刚刚更新: 〔重生年代之悍妻超〕〔叶辰萧初然〕〔万界淘宝店〕〔叶洛宋嫣儿〕〔九转霸体〕〔王爷,听说你要断袖〕〔玩家超正义〕〔狂妃来袭:腹黑王〕〔疯狂进化的虫子〕〔长生〕〔黑石密码〕〔神级护卫在都市〕〔我的绝色总裁未婚〕〔我的绝色总裁未婚〕〔无上神帝〕〔黄金召唤师〕〔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我居然是这种身世〕〔龙象〕〔功高盖世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满世界都是我徒子徒孙 第14章 你脸怎么这么红?
    “洛小姐,这是我多年来苦心搜寻药材,再找炼药大师精心炼制的一颗涅槃丹。这是我的心意,请您收下。”

    说完,他一下子躬身到底。

    洛臻认真地细细地观察了一下那枚耗费了无数心血,听起来似乎价值连城的丹药,轻声道:“你确定要献给我?”

    “是的。”刘老看似大方地把锦盒推了出去,然而眼眸深处却忍不住染上了浓浓的不舍之情。

    “额,这个其实……”

    涅槃丹这种丹药好像是他在三岁的时候就能随便炼出来的,而且因为用的材料都是天材地宝,所以品相和功效都不知道比眼前这颗灰溜溜的好了几百倍。

    “洛小姐,你收下吧,不然老头子我是绝对不会安心的。”

    “那行,好。这个是我给你的回礼,这药对你的伤势有好处,这是一枚筑基丹,可以帮助巩固你的灵力。”

    为了把这枚筑基丹取出来,她可费了不少力,先是来到屏风后面偷偷摸摸地摸出了储物袋,然后在储物袋里面翻啊翻,最后在某个犄角旮旯儿终于找到了一颗貌不惊人的丹药……

    刘老见她只是随意地把丹药放在一个布袋子里,所以也没特别重视,但还是恭敬地把丹药接过来,认真地说:“谢谢洛小姐了。”

    “不用。”洛臻摆摆手。

    她这个人不喜欢欠人人情,因为她知道,人情这个东西你一旦欠下了,必须要花很多时间很多精力去还。

    不知道自己四岁时炼制的这枚筑基丹刘老有没有兴趣?不过这已经是她能够掏出来的目前比较低阶的丹药了。就连这个装丹药的袋子都是她临时找的,之前都被放在储物袋里。

    “你这妖女又蛊惑我外公!外公,我来救……”

    最后一个“你”字还没有蹦出来,南浩杰就已经被司玄迈出的一只脚给绊倒了。

    所以,他刚进来就与地板来了个亲密接触。

    抬起头,满屋子的人。

    洛臻满眼看白痴的神情。

    洛南被他吓了一大跳,大惊失色。

    而司玄,一脸的温良无害,笑眯眯地把他扶起来,好像刚才绊倒他的不是他一样。

    “外公!我听说您把知县大人绑起来了,您想做什么呀?”

    “哼,他御下不严,我就代替城主好好地教训教训她。”

    “哎呀,我的外公,你何必管这种破事,省得再被牵扯进去。”

    南浩杰苦口婆心地劝说,但是很明显,刘老并不想听他说话,甚至觉得他烦。

    “外公,你得答应我,我们这不能再任性了,您的旧伤要是再犯了怎么办啊?”

    “行啦行啦,就你聒噪,你一个男孩子怎么婆婆妈妈的?真是比你外婆都聒噪!”

    “外公,哎,我这是为你好。”

    “行了行了,臭小子!”

    南浩杰把自己外公安顿到马车上,却又扭头回到房间里,把洛臻拽到了一边。

    “你别什么事都找我外公,我外公并不是你的保护伞,他能保得了你这一次,也无法保你一辈子。希望你自重一点。”南浩杰的语气略带嫌弃。

    洛臻:“……”

    搞清楚,可是你家外公自愿来救我的。

    不过刘老是一番好意,她也不能说这种没情没意的话。

    所以,她只能淡淡地撇嘴,在他身上施了个小法术,想好好惩戒一下。

    傍晚时分,几人回到家。

    秦姨娘知道了白天发生的事情,担心得不得了。

    在洛南的百般安慰一下,最终才放下心来。

    牛旦和云帆以及剩下的那些护院包揽了研磨药材的活。刚到家,歇了一会儿,喝了一盏茶之后就去研磨药材去了。

    洛臻还记得白日里司玄刚握住她的手腕就阻断了她灵力流动的事,所以她叫住司玄,想好好地探究一番。

    洛南正好听见了,露出一丝不怀好意的笑,神神秘秘地回房间做他的功课去了。于是,月黑风高,花前月下,只有洛臻和司玄两个人,相依相偎,怎么看都是一副赏心悦目的画面。

    啊呸。

    尴尬到抠脚指头的画面。

    洛臻一直在想怎么跟司玄开口。

    是说,司玄,我看你根骨奇特,不如让我来把一把脉好呢?

    还是说,司玄,我日间发现你体温较低,是不是身上有什么隐疾,我来帮你把把脉好呢?

    或者只干巴巴地说我来帮你把把脉好呢?

    越想她就越纠结,越纠结就越开不了口。

    司玄就轻飘飘地盯着她看,眸子宛若沉寂千年的深潭。

    “阿臻,我肩胛骨有点疼,你能帮我看一下吗?”

    “哦哦。”洛臻站起来,走到司玄的背后,手指轻轻搭在他的肩胛骨上,指尖灌输了灵力,帮他轻轻地揉捏起来。

    “怎么样?”

    “谢谢。”司玄的声音本来就好听,在这夜阑人静的深夜更显得他的声音空灵动听,仿佛一首美妙的小夜曲。

    从她的角度可以看到司玄绝美的如同扇子一般的齐刷刷的一排睫毛,就好像一只振翅欲飞的蝴蝶,脆弱中带着丝丝生机。

    当然,除了睫毛,还有精致好看的锁骨,那锁骨莹润白皙,在夜色中白得发光,她盯着那锁骨,突然觉得口干舌燥,耳朵有点热。

    “洛臻。”

    “啊?”洛臻慢吞吞地回过神。

    “我脖子有点痒。”

    说着,一双冰凉的手就探了过来,然后接着,摸到了洛臻的手上。

    陌生的触感袭来,洛臻稍顿,伸出了手,把咸猪手扒拉到他自己的脖子上去。

    叹了口气:“你方向感怎么这么差,摸自己的脖子都能摸到我的手上来。”

    司玄眼神幽幽,倒是认真跟她道起歉来:“不好意思,我只是不小心。”

    洛臻点点头,顺着他的话继续说下去。

    “既然你方向感这么差,不如我帮你把把脉,看能不能帮你治一治。”

    “好。”

    洛臻于是高高兴兴地把少年的手拉到自己面前,还小心地把一个小枕头垫到他手腕之下。

    做完这一切之后,她才摸着他的手腕细细诊断起来。

    柳树摇曳,疏影斑驳,司玄安静地盯着眼前嫩黄色襦裙,淡粉色轻纱的少女,眸子渐渐变得柔和,仿佛一潭春水。

    “咦,你这脉象,怎么像早就死了一样?可是这早就死了的脉象却又长出了一线生机。”

    “等等,你这是天绝脉!传说中会克死身边所有亲近之人的天绝脉!”

    洛臻就像发现新大陆一样,一双小鹿一般机灵的眼睛围着司玄一个劲儿地瞅,就像发现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

    “天绝脉,啧啧,真是稀奇!难怪可以阻断我的灵力流动。”

    如她这般到了一个境界之后,能够阻拦她的东西已经很少了,可是这天绝脉就是其中之一。

    天地是公平的,给你一项东西的时候,你就会失去一项东西。

    拥有天绝脉之人是万中无一的绝顶天才,他们拥有所有人都艳羡的天赋,拥有一般人无法比拟的悟性,甚至还有绝世无双的绝世美貌,他们甚至可以做到无懈可击。

    可是,天绝脉者也断绝了七情六欲,无欲则刚,没有七情六欲的他们不是成为冷清威严、维护正义的天道正统,就是成为生杀予夺、践踏苍生的堕道魔尊。

    天绝……

    这种脉象已经好久没出现了吧,毕竟拥有它的人每次出世都会引起轰动,成为正道和魔道两方竞相追逐的目标。

    而他们一旦落入魔道之手,就会成为正道不死不休追杀的对象。

    毕竟,这样一个敌人实在是太恐怖了,还不如在他还未崛起之前就将他抹杀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夜的命名术〕〔鬼吹灯〕〔都市:我成了富二〕〔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莫求仙缘〕〔明月倪裳〕〔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从姑获鸟开始〕〔从红月开始〕〔我家娘子不是妖〕〔镇妖博物馆〕〔宠妃撩人:摄政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