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辰萧初然〕〔万界淘宝店〕〔叶洛宋嫣儿〕〔九转霸体〕〔王爷,听说你要断袖〕〔玩家超正义〕〔狂妃来袭:腹黑王〕〔疯狂进化的虫子〕〔长生〕〔黑石密码〕〔神级护卫在都市〕〔我的绝色总裁未婚〕〔我的绝色总裁未婚〕〔无上神帝〕〔黄金召唤师〕〔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我居然是这种身世〕〔龙象〕〔功高盖世〕〔萧破天楚雨馨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满世界都是我徒子徒孙 第50章 她的就是她的!
    此时她已经困得睁不开眼睛了,可是为了装模作样,还是要像个僵尸一样坚挺在座位上。

    “看来今天应该是等不到你的那位娘子了,你娘子可真忙。”慕容徽冷声道。

    司玄轻掂起桌上的茶杯,笑意漫上唇角,“宴无好宴,自然不会参加。”

    嘴上这样说,但是他心中的冷只有自己知道。

    慕容徽被回怼了过去,不过他也不生气。

    只要今天没人来找司玄,那么获胜的就是他。

    已经一个晚上了,如果在意的话早就过来找了,现在都没有过来那还不是不在意吗?

    说再多逞强的话也只是打肿脸充胖子罢了。

    这时,王幽兰的丫鬟走到亭子前,朝几人轻轻福了福。

    “小姐,是否要为您们准备早餐?”

    王幽兰抬起头,直起身,朝丫鬟微微颔首,“可以开始准备了。”

    又扭过头对司玄道:“司玄,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呀,是喜欢吃甜的糕点还是咸的呢?”

    慕容徽突然插了一嘴:“幽兰,不必帮他准备了,也许待会儿就有人来接他回去了。”

    王幽兰眨眨眼,语气颇为幽怨:“不是吧,也许那人来了,司大哥也不一定会跟着回去吧。来迟的东西,可是比草都轻贱。”

    司玄唇角的笑容微敛,晃着酒杯,不再说话了。

    记忆中似乎有很多这样的场景,但是不管在哪里,他似乎都是被抛弃的那一个。

    这种游戏,真没意思……人心,是经不起试探的。

    司玄站了起来。

    慕容徽轻摇着折扇,偏过头,平淡地注视着这个俊美男人的侧脸,心中升起淡淡的胜利感。司玄带给他的压迫感也稍稍减轻了一些。

    司玄绕过石桌走出了亭子,玉色长亭,与他身上绛红色的衣衫交相辉映,却并不显得衣衫鲜活,反倒觉得凄清孤冷。墨发上的绑带随风飘飞,他整个人就像这飘带一样,似快要消散在空气中。

    王幽兰的瞌睡虫一下子跑没了,她很是激动地站起来,惊声问:“司公子,你干什么去?”

    司玄连头也没有回,只是道:“打扰了一晚上,我先告辞了。”

    说完,他就大步朝门走了过去。

    王幽兰急得朝前追了几步,拔高了声音喊:“司公子,不再留一会儿了吗?”

    司玄刚要回答,突然,一个动听的声音插了进来。

    “留什么留呀,都留了一晚上了,还不够呀。”

    听到这个声音,司玄本来没有任何弧度的唇角下意识地微微一勾,看向来人。

    同时,本来就站着的王幽兰和猛地一下站起来的慕容徽都有些失神。

    这居然,是个绝色女子。

    王幽兰倒吸了一口凉气,世间居然会有这样美丽的女子吗?

    她一直都是有底气的,虽然说在美女如云的京城中她排不上什么名号,可是再怎么样也是气度非凡的大家闺秀,她一向有这样的自觉,在这个穷乡僻壤根本就没有一个人能够比她更漂亮,她就是这里的金凤凰。

    可是,眼前这个女子,终于让她明白了什么叫做仙子落凡尘,哪怕是京城中最美丽的姑娘,也比不上她的一根汗毛。只要她站在那里,动静皆宜,都是一幅画。

    妖怪!她一定是成了型的妖怪!

    王幽兰咬紧了牙关。

    而她身旁的慕容徽同样震惊不已,他的阅历要比王幽兰丰富得多。慕容家与王室联姻已久,他之前好几次被皇上特许进宫,也见到过不少皇上宠爱的妃嫔,见识过不少惊为天人的美貌。

    可是眼前这个少女,她的美并不属于任何一种,任何语言都无法形容她的美,但就是当她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你的眼睛里就再也容不下任何人了。

    就像多年后,他告诉自己的后人,洛天尊是谁的时候,他只说了一句:“她就是你一眼望过去,人群中最美的那个。”

    “还有你,你自己难道不知道拒绝吗?什么狐狸精留你,你都敢待着。”洛臻扭过头低声呵斥司玄。

    呸呸呸,说刚才留司玄的那个女的是狐狸精,还是高抬了她,因为她根本没有狐狸精长得漂亮。

    司玄挑挑眉,不置一词,眼底却泛起阵阵涟漪。

    洛臻上前几步,双臂环胸,微微抬起下巴,对着王幽兰问:“你谁呀,报上名来。”

    “哼,我是王家嫡女,名正言顺的大小姐,你又是谁?”王幽兰忍着怒气道。

    洛臻上下打量了她一下,没觉得这位王小姐有什么了不起,于是皱着眉提醒她。

    “我谁也不是,只不过司玄可是我的人,你这样子抢不太合适吧。”

    王幽兰咬紧牙关,面上还是一副温柔贤淑的样子,但是问出的话却无比犀利。

    “是你的人?你说这话也不害臊,司公子同意吗?你们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吗?告诉你,只要生米没有煮成熟饭,我就有机会!”

    洛臻:“……”

    他们确实什么都没有。

    可是,她看上的东西,就是她的!

    洛天尊的东西从来没有供手让人的道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夜的命名术〕〔鬼吹灯〕〔都市:我成了富二〕〔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莫求仙缘〕〔明月倪裳〕〔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从姑获鸟开始〕〔从红月开始〕〔我家娘子不是妖〕〔镇妖博物馆〕〔宠妃撩人:摄政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