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守着阳光守着你〕〔听闻你仍旧天真〕〔废婿翻身〕〔都市最强妖孽战皇〕〔我真不是学神〕〔我爸真是大明星〕〔我的2110〕〔我在地球当武神〕〔我家爹娘超凶的〕〔快穿女配生存计划〕〔桃运小兽医〕〔倾国策之西方有佳〕〔医妃倾天下元卿凌〕〔医世天才〕〔惹谁都别惹医圣大〕〔贴身战兵〕〔重生过去当传奇〕〔这个总裁有点二〕〔超级狂兵〕〔仙尊奶爸从无敌开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反派的后娘[七零] 第254章 营救成功
    地坛公园里。

    望着一群衣着时髦的,或者在跑交际舞,或者在跳迪斯科再或者就是弹着乐器的年青人们。

    李明成和聂卫国什么也没说,抱臂看着呢,突然就听一阵自行车的铃响:嘿嘿,伤风化了啊,赶紧把摊子都收起来,不准再跳啦。

    大爷,您可一边儿躲着去吧您呐,现在不讲风化啦。”年青人们继续跳舞的跳舞,唱歌弹吉它的唱歌,才没人理这些治安员的话呢。

    俩人转了一大圈儿,也没物色到后点儿的,能一起合作的

    晚上回家的时候,碰见陈甜甜了。

    “你俩居然跑地坛公园里去找人?噗!&ot;陈甜甜说:“那地儿吧,除了些年轻时髦爱跳舞的,就没有懂音乐的,真要想找乐器的,找我呀,我带你俩找去。”

    “究竟哪有啊,你说说呗。”二蛋说。

    甜甜掰着手指头说:&ot;后海啊,那一溜儿全是酒吧,真正音乐学院里的孩子们,全在那一块儿混呢。

    那明儿,你跟我们一起去?”李明成说。一转头,他说:“哎二蛋,你脸咋红了啊。

    蛋赶忙摆手:“没事,没事。”

    不过,他跟在甜甜身后,就又问说:&ot;听我妈说,你现在是

    房婆,在北京好多套房呢,为啥到现在还没结婚啊?”

    甜甜估摸着,二蛋就要问自己这个,装做特无所谓的说:我找不到好的。

    “我也觉得,没啥小伙子配得上你,不过甜甜,人总还是要结婚的嘛,能不能跟我说说,你喜欢啥样儿的小伙子啊。

    甜甜想了想,觉得二蛋这样子,啥都能干,就是不可能去当兵,所以就说:“我喜欢当兵的,喜欢军人,我就喜欢那一身戎装。

    二蛋再没说话,转身进家门了。

    进家门,迎门就碰上冷奇和聂工俩人在院子里面对面的站着呢。

    “爸,我回来啦,我妈呢”他说。

    聂工说:“在屋子里呢,你赶紧一边忙去,不准进屋子。”

    二蛋还非不听,刚要进门,冷锋在屋子里急的直跳脚呢叫说:“嗷,嗷,停电啦,停电啦。蛋蛋哥的电脑黑屏啦。

    聂工一听急了:“聂卫国,你给我上天台上去,不准再在下面呆着。

    “爸,我犯啥错了吗?”二蛋简直懵了,这才刚进家门啊。怎么,他又闯祸了吗?

    陈丽娜也才刚进门,说:“你爸说你是硫酸手,一回来他的无线电就要岀毛病,这事儿跟你也讲不清楚,二蛋,赶紧的,上天台去吧,啊,一会儿妈给你们做炸酱面吃。”

    二蛋还是一幅,我招谁惹谁了的样子,跟李明成俩上天台

    聂工进了屋子,问蛋蛋:“停电了,电脑一重启,是不是所有你刚才的苦功,就全白费了?

    蛋蛋正在重启电脑呢:“是,我得重新再进一遍,不过,爸这回应该比刚才快,真的。

    “你哥去追那个女人了,那个女人的身后是尤布,而尤布几兄弟,牵涉着各方的恐怖组织,是很难缠的那种人,他必须得搭载上国安的无线波断,才能给咱们发送座标,所以,再加把劲儿,好吗?”聂工说。

    “好呐爸爸。&ot;真是,天下也没有比蛋蛋更乖的儿子啦。

    陈丽娜也是一脸的懵,进门洗了手,问聂工说:“到底怎么回事,你中午打传呼问我是不是出了车祸,我怎么可能出车祸我要出了车祸,又怎么可能不通知你?”

    聂工说:“是这样的,中午有个女人,差点把卫星和冷锋俩孩子给拐了,打的,就是说你出车祸了的借口,得亏俩孩子聪明,没给拐走,还把那女的给抓住了。卫民直觉那个女人的身后有黑手,应该是有预谋的犯罪,所以,他故意放走那女的,自己暗中跟踪那女的去了,蛋蛋正在尝试进入国安的无线电波段,这样,才能追踪到卫民。

    “你的意思是,抓了苏向东的人不止想抓他,还想把卫星和冷锋都给抓了?”

    “他把自己所有的家产全留给了俩孩子,如果他不愿意帮对方办事,那么冷锋和卫星,于他来说就是最好的威胁。”聂工说。

    陈丽娜顿了顿,问聂工:“那怎么办,卫民一口咬定苏向东的身后肯定是洪进步,要不,你去上面举报他?

    聂工说:“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儿,没到北京我还不知道,洪进步目前的关系,真正算得上是盘根错节了,这种情况下,他又是在那么个位置上,你要举报他,没有足够的证据是不行的

    现在去举报洪进步,他要真黑心一点,毕竟现在那么个位置,真跟谁鱼撕网破,聂工家大业大的,最怕的,就是对方拿孩子们做牺牲品,欺负他的孩子们。

    冷锋和卫星俩一左一右,还在蛋蛋身旁凑着呢

    “你喜欢电脑?”蛋蛋看冷锋看的入迷,就问说。

    冷锋因为中午的时候扔下卫星,跑回家来通风报信儿,给他爸打肿了屁股,还在揉屁股呢:“相比之下,我更喜欢打拳不过,你的电脑要能把我干爹救回来,我以后也学电脑。

    “你个笨蛋,天天数学考八十分,还好意思说自己要学电脑卫星揉着他的脑袋说。

    冷锋隔着蛋蛋,给卫星吐舌头呢:“早知道你这么爱管我就让那个坏女人把你带走,哼。”

    突然,蛋蛋噓了一声:“给,这是两块钱,你俩不敢走远就在胡同口买两块钱的冰棍儿回来,好吗?”

    “哥,我们会给坏人捉走的,我们不出去。”卫星说。

    蛋蛋说:“没事的,坏人就来那么一下下,再说了,你俩不是很厉害嘛,哪有坏人能把你俩拐走,快去吧。

    等俩孩子一出去,蛋蛋就把他爸喊进来了:“爸,已经黑进去了,你来追踪我哥的位置吧。”

    聂卫民拿着苏向东通过卫星递交到他手里的追踪器,去跟踪,并找苏向东了。

    蛋蛋负责进国安的系统,等用电脑找到频段并黑进去了则由聂工来追踪卫民目前的位置。

    陈丽娜正在和安娜俩聊天,商量着这么多人,晚上吃什么呢,进来一看聂工正在玩他那只会嘀嘀嘀的无线电台,就笑了“你们父子几个要想犯罪,估计能把天捅塌吧?

    聂工戴着耳机呢,摘了一只耳朵出来:&ot;唔,原则上来说,破解国安的无线电频率,我们现在就是在犯罪,不过,这种犯罪是值得的,是为了共和国的常治久安。”

    “那要真的找到苏向东,并且,挖出他身后那些犯罪分子呢爸,咱们该怎么办?”蛋蛋问说。

    聂工毫不犹豫的说:“交给公安。”

    “公安可能不会重判他们,比如说洪进步,聂工你知道的,他人就在公安系统,如果是他和那个金某一直在背后操纵犯罪,那可是罪大恶极的事儿。多少年了,石油系统因为偷油盗油死过多少人,白骨累累啊,而红岩的毒/品市场,更是叫人触目惊心,这种人要真抓住了,我得先给他们上私刑,玩废了再交给公安。”冷奇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进来,捏着腕子说。

    聂工说:“那你就和苏向东没什么两样了。国家是国家,法律是法律,冷奇,一个苏向东还不够吗,是你自己说的,爱国不当,是为爱国贼。

    就在这时候,国安系统的波断上有人在发密报了。

    频率,密码都是一置的。

    冷奇拿着本《豪秘》呢:“快,赶紧查查,卫民说的啥。”

    聂工对于豪秘,那是烂熟于心的,一手摁着耳机听着,数字刷刷刷的,已经写出来了。

    “东安市场里,水产海鲜铺?&ot;冷奇一看愣住了:“犯罪分子怎么会在这么个地方?你甭告诉我,苏向东给押着,在东安市场卖海鲜了吧。”

    “不要废话了,赶紧走。&ot;聂工看冷奇在别枪呢,突然一枪就把他给指住了:“你这是黑枪吧,给我放下。

    “万一那头是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呢,聂博钊,我枪法比你更好。

    “你是国家干部,没有配枪的权限,而你这枪,肯定还是当年咱们剿油耗子的时候剿来的黑枪,子弹上的编号都是黑的,你不要命,不要前途了吗?”

    冷奇站了片刻,突然叭的一声,把枪扣蛋蛋的电脑桌上了:“早知道我就该考北工大,干到聂博钊的位置,他妈的神州大地上,走哪儿都有持枪权。

    聂工要穿外套呢,陈小姐进来了:“新给你买的内部皮尔卡丹,你还甭说,皮尔卡丹的西服,版型那是真好,来,赶紧穿着

    冷奇一看聂工穿上新西服,顿时比自己帅气了很多,再看人家的儿子,也是没一个差的,本来心中就不爽,结果呢,出胡同,就见自家的匪小子提着一大塑料袋的冰棍儿,跟卫星俩嘟嘟嘟,开着小火车往家走呢。

    他一巴掌就拍出去了:“跟你们说不要乱跑不要乱跑,怎么又跑到外头去了,还买冰棍儿,谁给的钱?

    冷锋声音比他爸的还高:“蛋蛋哥给我的钱,而且,你要再打我,早晚有一天,我会把你摁住的。

    “摁住干嘛,也揍他屁股?”聂工回头问说。

    冷锋给他爹瞪着,哼了半天,说:“哼,就摁住他,不让他再打我。拉着卫星往回跑着,他又回头吼说:“爸,我爱你,虽然我不能像卫民哥哥一样聪明,考一百分,但爱你啊,我会给你和我干爹都养老的。

    说着,俩孩子嘴里开着小火车,又跑了。

    “皮小子。&ot;冷奇无奈的说:“皮的要上天了,但礼仪孝道他心里有呢,孩子嘛,笨点没关系,关键是得心善,聂工你说呢。

    东安市场里头,一间大冷库中。

    “俩孩子都抓不到,你们可真是废物。还是那个穿着六五解放装的男人,刷的一巴掌,就掮到尤布的脸上了。

    “阿卡,继续打,打苏向东,上面的命令,他必须死,就现在,必须是活活打死,然后扔进废水沟里。”男人咆哮说。

    尤布自来,还没见过自己的老东家呢。

    冷库里特别特别的冷,冻的又全是鱼虾,他跟着这个穿着解放装的男人往里走,掀开一层层的塑料布,就见有一处塑料布上,沾满了血迹。

    现在是六月啊,盛暑的六月,那是一个手指头都已经冻到快要坏死了的男人。

    他蜷缩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躺着。

    阿卡,尤布三哥,比起尤布来,凶狠的不是一般。

    尤布呢,只想贩毒,赚大钱,求财,阿卡不一样,他也是个有着狂热信仰的,教徒式的人。

    “苏向东,我再问你一遍,东西在哪儿,钱在哪儿?&ot;男人问说

    苏向东没动。

    男人示意阿卡和他的手下踹他两脚。

    阿卡亲自上前,踹了几大脚,苏向东缓缓的动了。

    deboues damnesla terre deboues forts dela faim,raison tonneson cratere苏向东一句句的唱着。

    穿绿解放装的男人直接就笑了:“苏向东,不要再搞你理想主义的那一套,狗屁的变革,我们要的是钱,赶紧把钱交出来

    “合伙倒卖了那么多的黑油,我拿钱给他们买房子,供他们的孩子在国外花销,现在倒好,他们还要杀我灭口

    要不说这个,穿解放装的男人还没有那么愤怒:&ot;“钱呢,你要不把钱交出来,我们就在党内举报,说你和高峰邓东崖是伙,就算你死了,我们也要榨干你的剩余价值。“

    “钱,钱我全投到汽车厂了,要不然,汽车厂怎么可能发展的那么快。

    阿卡,打死他,活活打死他

    当黑钱被投到汽车厂,基本就等于是洗白了,洪进部和金某他们想把这钱再搞回来,那是没可能的了。

    苏向东继续唱着:“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奈尔就一定能实现。

    打手们不停的踢着他的头,踢着他的腹部,他蜷缩着,依旧在断断续续的,唱着。

    突然,一支飞镖飞了过来,直接就扎阿卡眼睛里了。

    阿卡一声尖叫,拨出来一看,居然是只玩具飞镖。

    谁,这冷库里进不该进的人了,快追。”阿卡叫说。

    顿时,围着踢苏向东的打手,还有一群正在打牌的,喝酒的,全提着家伙就站起来了。

    突然,再一支飞镖飞过来,是从高高的货架上面飞下来的也是稳准狠的,就扎进了一打手的眼睛里。

    这个打手气坏了,飞起一脚把高高的货架踢翻,吼着说:&ot;兄弟们,人在上面,打死他。

    “站住,不要动。”

    “打啊,把他拦住,拦住。

    苏向东连冻带挨揍,已经快要昏迷了,可就在这时,他看到高高的鱼鲜货架上;有个穿着白衬衣的少年,很轻巧的,就跃到了另一堆,堆的高高的货架上。

    他记得这个年青人啊,聂卫民。

    没错,他曾经看中的人材,小伙子身手敏捷的,引着一群打手们追他呢。

    我爱你中国,我爱你春天蓬勃的秧苗,我爱你秋日金黄的硕果。

    苏向东心说,我更爱的,是祖国这些蓬勃生长的少年啊。

    萌心自问,他曾多想改变这些少年,继而,改变这个国家

    “全都不准动,谁再敢动,我就开枪了!

    突然一声尖锐的吼声,再是鸣天两声枪响,苏向东在这枪响之中,彻底晕了过去。

    那怕是黑社会,反社会,一切的分子们,在首都是不敢持枪的。

    苏向东听出来了,这是聂工的声音。

    某处,会议室。

    高峰和洪进步都在座。

    高峰今天所面临的,正是组织对他和苏向东关系的质询。

    有人举报,说高峰在自治区的时候,伙同苏向东盗黑油,贪污巨款无数。

    而苏向东一天找不到,高峰就一天洗涮不了自己的清白。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闯入了:“洪部长,东安市场发生枪响事件,有人侵入了我们的无线电网络,不过,因为侵入的时间太短,我们还没有查到,究竟是市民恶作剧,还是别有用心的犯罪分子干的。

    “找到苏向东了吗?&ot;洪进步突然就站了起来,一脸的慌乱但发现高峰看着自己,又赶忙的掩饰着。

    下属遗憾的摇头:“目前还没有。”

    能黑进公共安全的无线电波断的,高峰想了想,估计除了聂卫民莫属啊。

    这么说,正如聂工所言,聂卫民一到北京,不过两天的时间,就已经找到苏向东了?

    那局面于他来说,就已经是完全逆转了的

    他看着洪进步呢,洪进步也在看着他。

    高峰对着组织的人说:“我高峰对得起共和国,对得起党对得起我的家属和我的孩子,我会静待组织的审查结果。

    作者有话要说

    二蛋:停电也能怪到我头上。

    继续收网,让敌人无可循形,就酱,嘻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家的味道〕〔倾世女帝〕〔山海意难平〕〔副本掌控者〕〔九星毒奶〕〔绝对一番〕〔诡秘之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修真聊天群〕〔傲世仙尊〕〔海贼之日日果实〕〔我真没想出名啊〕〔赘婿当道〕〔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顾先生待我如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