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宠妻山里汉:种田〕〔乡间轻曲〕〔高龄巨星〕〔向往的生活之娱乐〕〔重生在90年代〕〔一朝穿越王爷手到〕〔第一战王〕〔我在抬头你在看〕〔王妃C道出位〕〔穿越后,我成了国〕〔萌妻难追:总裁爹〕〔都市无上仙尊〕〔惹火娇妻:闪婚老〕〔镇魂风云录〕〔穿到七年后我成了〕〔帝少追缉令,天才〕〔都市之无限返现〕〔神级至尊奶爸〕〔溺宠神医狂后〕〔独步九天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反派的后娘[七零] 第266章 卫国番外
    现在是1993年。

    陈丽娜刚从汽车厂里岀来,大夏天的,才戴上她的墨镜,打开她的太阳伞,一群人就围过来了。

    “老领导。

    “陈书记!

    “陈厂长。

    陈丽娜上了车,吩咐司机:“直接开车,不要理那些人。”

    司机喇叭驱赶着纷过来的人潮,不停的喊:“让开,我们领导要去开会,快让开。

    “领导,给条活路吧,我们全下岗了呀,不找你,我们再找谁啊领导。”一个五十多岁的女同志说。

    还有一个男的直接围着车呢:“领导,娃才刚考上大学,我这一下岗,没法再就业,娃的书就没法读了呀领导

    司机看后视镜里面,陈厂长,哦不,现在她是董事长,钊氏置业的董事长。

    她戴着墨镜呢,司机也不知道她心里面在想啥,总之,曾经从毛纺厂、服装厂出去的很多人,有一部分是创业不成功,还有一部分,是在别的厂子里工作,但最后因为效益不好而下岗了,也知道陈丽娜这个领导,因为是个女性,最心软,全跑来求她来了。

    陈丽娜在后座上坐了半天,一个电话就打出去了。

    最近,又有新上的大哥大了,再不像前几年那种,因为辐射太大,人打半个小时的电话就会牙酸。

    陈丽娜这个,就是最新的大哥大。

    “向南。咱们的小商品城现在建的怎么样了?&ot;她说。

    那边,苏向南说:&ot;马上就竣工了,怎么啦,领导,关于招商,你有什么想法要跟我说的吗?

    小商品城呢,是咱们自己的,不牵扯集团股东们的权益,我这儿有个想法,就是,曾经在毛纺厂和服装厂千过的那些工人们,或者是最近矿区新下岗的职工们,如果有想租铺面,创业的,给个一年免租金的优惠,可以吗?

    “为什么要这么做啊。&ot;苏向南说:“咱的铺面又不愁租,租出去就是钱,现在是有大批的下岗职工,但咱可是企业,得挣钱的啊。”

    陈丽娜咬了咬唇,叹了口气说:“我是个女人啊,看好多曾经的老职工那么辛苦,找不到碗饭吃,没办法,心软,好了,这事儿就这么办啊。

    “对了,我听说你又要出去,这趟是准去哪儿啊。&ot;安娜也在办公室呢,接过苏向南手中的电话,问说。

    陈丽娜骄傲着呢:“领袖诞辰一百周年,不是有场音乐会吗,我们卫国在北京漂了三年了,说自己也能参加,我们全家准备要去看呢。

    安娜笑着说:&ot;“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等俩娃高考完了咱一起走,我也想去北京看看冷奇呢。

    冷奇现在在党校学习呢,回来之后,会到自治区的赈灾办工作,安娜都半年没见他了。

    陈丽娜说:&ot;“好啊,你要想去,咱们一起去,反正现在咱们这帮老梆子,也该退居二线了,工作,就让她们年青人忙吧。

    收了电话,转眼已经到家了。

    一个地方发展的快了,就有一个地方的不好,这不,最近基地旁边要盖几幢家属楼,虽然也是属于油田上的,但是基地的家属们很不高兴。

    因为新楼一起来,就挡了她们的视线,她们的阳光了

    “王姐,闹的怎么样了?”对此,基地所有的家属大闹,陈娜鼎力支持呢。

    王姐这几年头发白的厉害,摇着小旗子说:“油田上已经让步了,说重新调整设计方案,务必就是不能挡了我们的光和视

    盖楼可以,但不能挡我们的视线啊,对不对。

    要知道,1号基地的家属区,经过这么些年,绿树成荫,街道也一直在修缮,家家户户又修的漂亮,就在城边上,院子宽大,住着舒坦,能种地,能搁锄,前两年还进行了整体的上下水改造,现在也有抽水马桶,虽说比不上楼房舒适,但夏天住着,那叫一个凉爽啊。

    年青人大部分都搬楼里头去了,但老人们,还在坚守阵地

    这不,陈丽娜拿钥匙开了门,就进家门去了。

    宋嫂子,钱工媳妇儿,除了在家带孙子之外,还帮陈丽娜收拾收拾屋子

    屋子里干干净净的,当然,在她回来之前,宋嫂子就把屋子给她收拾的干干净净了。

    前年,卫星上了油田中学,基本上就一直住校了。

    去年,卫疆和邓淳俩为了更好的发展事业,也终于搬到上海去了。

    不过卫疆的习惯,一开始一个月就得回来看她一趟

    陈丽娜吧,总觉得飞机那东西不安全,骂了几次,卫疆最近至少有三个月没有回来过了。

    好吧,院子终于可以一整天都保持干净了。

    屋子里,也没有总是到处乱丢的衣服。

    旦是,孩子们不在的时候,太安静啦,安静的陈丽娜有时侯都挺伤感的。

    正在这时,电话响起来了。

    “妈,你和我爸到底什么时候起身啊。&ot;是二蛋,在电话里问呢

    陈丽娜无奈的说:“聂卫国,卫星马上就要高考,嗯,还有三天她就高考了,我们当然得等她考完了,才能走啊。

    “卫星居然要高考了,那要我回来陪她吗?”二蛋说

    陈丽娜在电话里翻白眼呢:“你就为了音乐而奉献吧,她本来去年就该高三的,那不留级一年,跟冷锋一起高考嘛。”

    “这样吧,高考完了你们就坐飞机;我参加的音乐会在6月10号,肯定能赶上的,好吗,妈妈?

    这孩子,出门闯荡三年了,从来没回来过,报喜不报忧。

    而他在外面究竟混的怎么样,要不是这一趟,陈丽娜和聂工都不知道呢。

    总之二蛋就是,永远把最好的一面展示给家人,有苦有累都自己扛的那种。

    现在他终于肯见父母了,陈丽娜想,他应该也是混出点起色了吧。

    北京。

    高小冰才下班回来,就给老妈堵在门上了。

    “你男人简直了,我都不好说他。&ot;她边说,边翻白眼儿呢

    高小冰就纳闷儿了:&ot;“妈,又怎么了嘛。

    贺兰山直到进了自家院子,才说:“他今天又跟聂卫国一起排练音乐,叫我给抓现形了。

    啊,你不会又打电话去骂我婆婆了吧。”

    李明成在聂卫国参军之后,跑回北京,在邮局找了一工作千着呢。

    而高小冰学的是金融,在银行工作。

    虽然李明成的工资远不及高小冰的一半,但俩人还是开开心心的,结了婚了。俩人五年前生了个小闺女,小名涵涵,正是聪明又可爱的时候。

    结果,原本一直好好上着班的李明成,三年前给当兵复员的聂卫国一勾搭,工作也不肯好好干了,俩人天天什刹海,后海的,悄眯眯卖唱赚钱呢。

    好吧,他一出去搞音乐,贺兰山就打电话,跟胡素俩吵

    就这,现在家庭关系紧张着呢。

    不过,得亏高小冰小时候任性,长大了之后,也不知道是怎么转的,性格居然跟她爸特别像,乱糟糟的家庭里,她有耐

    也有智慧

    这不,一路边走就边跟劝贺兰山呢:“不论明成怎么样,你不能再骂我婆婆啦,我们结婚以后,明成几乎就没回过家,她再又没孩子,就明成一儿子,一年见不着几回,听说他的消息就是你批/斗明成,我婆婆能高兴吗?”

    “小冰,妈可是专门退休了替你带孩子的,你这是要怨我?

    你带孩子是您的功劳,我没说什么呀,我们单位下个月组织到北戴河旅游呢,到时候我只带你和涵涵,不带李明成和我爸,这总该成了吧。

    “你爸忙,你就专门请他他也不去。可是,小冰你说说,你爸现在也是有身份的人吧,明成这个女婿,就够叫我们丢脸的了,现在他还想继续搞摇滚.…

    “我会劝他的,我会痛骂他一顿,然后劝他改邪归正,真的,妈,你赶紧看着阿姨去做饭吧。&ot;上了楼梯,高小冰就把她妈给推下来了。

    但是,一上楼,她就跟只小松鼠似的,朝着卧室蹦过去了怎么样,明成,纪念领袖诞辰一百周年的音乐会上的名额,有你俩吗?”

    李明成跟他的小闺女,脸跟高小冰一样圆的涵涵俩在地板上趴着,教闺女写幼儿园的作业呢。

    “快说啊,有你俩没有啊。”高小冰说。

    李明成翻了个白眼儿:“我听见你妈又在骂我,懒得说。

    “快说嘛,我总没骂过你吧,多少回你晚上出去唱歌,不是我帮你打掩护,嗯?我还是你的小迷妹,我到处给你俩鼓掌。

    熎滚小迷妹高小冰,你甭看在银行里上班,必须得端庄大气再加点刻板,但她对于摇滚,那是忠实的热爱。

    “我们起步的时候,错过了时机,本来,要86年就开始唱,那现在我们绝对成腕儿了,可现在你看看,崔健、黑豹,来自呼和浩特的零点乐队,一个比一个强,我和卫国,想要闯出名堂,真的特别艰难。

    “我知道,但我是支持你们的啊,我就问你们,纪念诞辰音乐会上,有你俩吗?”

    高小冰再问。

    李明成说:&ot;本来没有,但是,有个赞助商给电视台这个节目组赞助了二十万,怎么说呢,历尽干难万阻,电视台的领导个个的听我俩唱,终于批下来了,我俩可以上了。

    “二十万?哪个企业啊,这么有钱?

    “据说是个人,并非企业,总之我们也不清楚,反正,诞辰音乐晚会上,我们会有十分钟的演唱时间,我也跟卫国商量过了,能红,头一年的收入全给我,我砸给你妈,然后正大光明搞音乐。要红不了,我回邮局数包裹,他回矿区开公交车,就这样。

    你们一定会红的。“高小冰说

    涵涵也说:“爸爸肯定会红的。”

    李明成揉了一把高小冰的头,再揉了一把涵涵一把,把她的头扭开,亲了高小冰一下:“俩一样傻的傻丫头。

    聂卫国没有高干老丈人,也没有个在银行工作,能拿高薪的媳妇儿,再有甚者,为了怕大栅栏的人要笑话陈丽娜,家都不敢回,现在是个实打实的北漂。

    不过,现在的北漂,比之将来,条件还是要好很多的。

    还有三天就要演出了,他挂了公用电话,突然就啪的,掮了自己一巴掌。

    他怎么就忘了呢,最乖巧最可爱的妹妹,马上就要高考了

    身为二哥,他连卫星高考的日子都忘了。

    “来啊,神父,来俩串羊肉串儿,怎么,兜里又没钱?&ot;隔壁羊肉串摊的老板说。

    二蛋摆手:“我不吃刺激的食物,我妈烤的羊肉串我才吃,你这个,我不吃。

    “你说你搞摇滚是为了啥,啊,我问你?在我看来,搞摇滚就是为了喝不完的啤酒,睡不完的女人和花不完的钱,哦,还有,等钱多的没地儿花了,叭,抽上两口海洛/因,要多爽得有多爽,你说对吧?&ot;烤羊肉串的小哥扭着屁股呢,喇叭里响的正是那首《一无所有》,听起来正得劲儿。

    二蛋并不馋。

    他在英国的时候,给饿过劲儿了,不馋,但永远的,处于种饥饿状态,不过,为了维护自己的嗓子,酒不沾,辛辣柬激的食物不吃,烟不抽,这是最基本的。

    “我是纯粹的热爱音乐,我是为了理想而歌唱的,而且,酒性、毒品,这三样并非音乐的助兴剂,而是杀死音乐家的利器,我的先天嗓子并不算特别好,必须好好爱护。&ot;二蛋特实诚的说。

    旦在羊肉串老板看来,连串儿都不撸的人,他就是个棒槌

    “那你就继续追求你的理想吧,但愿你到五十岁的时候,还能吃得起街边那碗烩面,好吗?″羊肉串老板把自己烤的喷香的羊肉串横给一个嘴里叭叭着烟,兜里装着瓶二锅头,长头发,背着吉它的摇滚歌手,俩人交换了个眼神,同时给了聂卫国定义:“傻/逼。”

    二蛋抽了三块钱出来,在隔壁的河南面馆要了一碗烩面,仔仔细细的吃完了,再出来,就从兜里开始往外掏钱了。

    小卫星和爸妈都要来,他得攒点儿钱给妹妺花啊。

    给小卫星买件裙子吧,也不知道妹妹现在长的有多漂亮了二蛋抽了三百块出来,好,这个留着买裙子。

    然后再一数,还剩下两干二。

    也不知道那件演出服打折了没有,上次去看的时候,三千六,但两个月过去了,他一直看着,没人买呢,这会,二蛋就准备跟老板讲讲价,把那件演出服给入手了去。

    6月18日举行的音乐会,到时候全国现在所有的电视台全部要在晚上八点进行直播,干载难逢的机会啊。二蛋深知这个机会来的不易,所以,从乐器到演出服,都力争要准备最好

    他已经漂了三年了,终于等到一个机会,当然就会死死抓住,决不允许自己失败。

    “老板,那件服装呢,就是那件红黄相间,卯钉扣的服饰我昨天来看,还在这儿挂着呢,怎么就不见啦。

    “有顾客刚买走啦,人家来了就买,三千块,一分不少。哪像你,扣扣索索,看俩月了,一分不肯掏?”专卖演出服装的老板摊着手呢:“再挑一件儿呗,那件衣服是纯银打造的饰品,才会那么贵,你再挑件儿,这个鸡毛装,这个,紧身衣,这一件才几十块钱,我跟你说,穿上了效果其实都一样,真的

    聂卫国只问:“多久了,那人走远吗?”

    再不济,别人穿完他穿,或者租一天也行啊,他上台,必须穿那件衣服,真的。

    “那你自己去找吧,我跟你说神父,摇滚歌手我见的多了像你一样的棒槌全北京城就一个,你要能红,我跪下来喊你叫爷爷,真的。

    聂卫国转身出来,看着街上全是提着大塑料兜的人,追着想找呢,看究竟是谁把他看中的衣服给买走了。

    突然,就见一穿着高跟鞋,个头不算高的女人,手里提着那套衣服,拿着个大哥大,正在街边打电话呢。

    “喂,明成吗,卫国的服装我已经拿到了,就是你说他一直想要的那件,我现在马上要出差,我把衣服送你家楼下,你不能告诉聂卫国衣服是我买的,明白吗?”

    居然是陈甜甜。

    二蛋往后退了两步,就见她拿钥匙开了街边一辆车的门,转专身,走了。

    过了不到两个小时,俩人就又在卫国的出租房里见面了

    见面就是直奔主题,毕竟成年男女,没那么多说头。

    她奔上来就脱他的衣服,他也把她压墙上亲呢。

    二蛋那一碗烩面的力量,除了用来唱歌的,大多数都用在甜甜身上。

    臭烘烘的一排式出租屋,每个人的房间里都是烟头,纸团和垃圾,聂卫国算是最干净的了,至少纸会入瘘,而且不抽烟,就没烟头。

    但乐器啊,书啊,简谱啊,也还是乱成一团的。

    完事儿了,陈甜甜还得起来替他收拾乱扔着的音乐书,各种乐器,二蛋就在床上躺着呢。

    “得亏你不抽烟不喝酒,你看看隔壁那些,又臭又脏的,烦死了。&ot;陈甜甜说。

    二蛋看她跪到床上,抓住陈甜甜的手,拉她躺到自己身边,拿他生满胡茬的脸,蹭着她软绵绵的胳膊。

    事实上三年前到北京,卫国就把陈甜甜绐睡了。

    毕竟都二十四五的人了,没那么多矫情的劲儿,说什么天长地久,谈什么爱与不爱的。

    当然,她也没说想跟他交往,听他给自己唱了好几首歌啥也没说,就把衣服给脱了。

    在外面跑了好些年,人陈甜甜还是个真姑娘了。

    用她的话说,也许这一睡,聂卫国的音乐生涯就完蛋了。因为他会发现,他的女神什么都不是。再或者,他会更上台阶,梦想破灭了,他会给自己重新找一女神嘛。

    但二蛋没有,他有在英国读过五年书的底蕴,还保持着当了四年兵的严苛作息,除了懒一点儿,装模作样的,真跟个音乐家似的。

    “我又代理了一个香港牌子,明天得去谈商场了,小陈阿姨帮我介绍的,这钱不能不赚,我走了啊。&ot;收拾洗涮完了,陈甜甜说。

    聂卫国哦了一声,激动,说实话,地下卖唱三年了,头回要登上中央新闻频道的八点晚会,特别激动,但是,陈甜甜太忙了,忙到没时间能跟他多说几句话。

    “你就不能陪我睡一夜吗?&ot;他说。

    他的甜甜姐姐,比他大着两岁呢,也快三十了啊,一身肉软绵绵的,一掐找不到骨头,抱着睡甭提多舒服了

    三年北漂,少年时也曾辉煌过的聂卫国没钱,没地儿住,找不到岀路,所有的慰籍,都来自于陈甜甜无私奉献的肉/体。

    可她太忙,在一起三年多了,没陪他睡过一夜。

    “傻瓜,外面那么多爱摇滚的小姑娘,你要想找谁陪你睡夜能找不着,我走了啊。

    陈甜甜说着,踩上鞋子,忽匆匆的,就出门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对不起,你们的甜甜和卫国,是最俗的那种俗世男女啦,嘻嘻

    不过,在九几年的摇滚圈,卫国能混成这样真算好了

    伴着摇滚乐的,不止是性和毒品,以及**。

    比如老狼,人家到现在不还和妻子在一起。李健,也很洁身自好的鸭,卫国和李明成,都会很好的。

    咱们商量一下,如果今天你们再灌我3000瓶,我今天更15000周日0点之前,把卫国的番外更完,好不好?

    感觉我把你们都渣成油渣了,不过,营养液是这样,你昨天订了书,其实今天就会有了,有时候你昨天觉得没有了,今天翻翻后台也就有了,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山海意难平〕〔谪龙〕〔虎婿杨潇全文txt下〕〔枕上婚宠〕〔海贼之日日果实〕〔玄幻:我能吸收属〕〔承蒙你出现〕〔诡秘之主〕〔超维术士〕〔这个光头很危险〕〔修真聊天群〕〔第一序列〕〔我的体内有个神明〕〔九星毒奶〕〔美利坚捡宝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