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初中:学霸女〕〔战神,你家萌狐要〕〔都市之至尊魔主〕〔我的野蛮老祖〕〔大妖猴〕〔穿越星际:妻荣夫〕〔宴先生,她回来了〕〔诸天投影〕〔最高之战〕〔重生绝世天帝〕〔重生大富翁〕〔侠女来袭:本王妃〕〔女友有个系统〕〔万古神龙变〕〔有钱就是了不起〕〔重生毒女:王爷您〕〔急诊科恋人〕〔异食斋〕〔天价婚宠:权少赖〕〔绝世宠妃:妖孽夫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反派的后娘[七零] 第2278章 冷爸爸来了
    其实医院里困着的人,压根就不是什么日籍游客,而是两个这世界上少有的卑鄙之人。

    对了,就是肖琛和他的妻子安琳俩。

    这俩人不是开着车偷偷跑了嘛,本来以为有车,就可以回上海呢,结果出去以后,才发现四处都是水,路都没了,还怎么跑

    正好他们转移到了五家岗,然后安琳不是会几句日语吗,不想住在避灾账篷里,就假装自己是日本人,还有心脏病,只是证件丢失了,于是,就住进医院来了。

    医院全体人员撤离的时候,他俩自信着呢,以为水漫不上来,没走,还在医院里躺着呢。

    结果水位一天比一天高涨,堰塞淘淹没医院,住院楼的三层都给淹掉了,他俩这才害怕了,还是谎称自己是日本游客,让人来营救他们。

    整整两个小时啊,岸上围着一群的人呢,堰塞湖水位还在涨高,一个小伙子似乎一直在想办法,用各种方式,躲避水流躲避水中障碍,想要接近这座水中的孤楼,来营救他们。

    “天啦,那个小伙子看起来可真勇敢。&ot;肖琛不由自主的叹说。

    安琳白了他一眼:“是勇敢,但万一咱不说咱是日本人,上面应该不会派这么多人来救咱吧?

    肖琛没说话,只能说,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这话再没错的。

    “早知道当初不要跟你结婚,我现在也有这么大一儿子了突然的,安琳就发起脾气来了。

    肖琛也起坏了:“是你当初怂勇我办内退,害我下岗,现在四处找项目找不到,还给困在这么个鬼地方,你还好说我。”

    “当初不是你先勾搭的我,你倒有脸说我,你个不孕不育的你有脸吗你?”

    “你连安娜一跟脚趾头都比不上,安琳我告诉你,我真是瞎了眼了才会找你。“好吧,失去了的永恒美丽,而得到的,成了一抹蚊子血了。

    你,肖琛你给我等着,回到上海咱就离婚。&ot;安琳气的骂说。

    突然,对面岸上的人欢呼了起来,好吧,小伙子终于突击进来,爬上三楼了

    敬了个礼,他说:“你们好,我是一名中**人,我不懂日语,但我想你们应该能听懂,女人先走,然后才能是男人,我得驮你们过去,所以,除了人,一切能丢的全部丢掉,明白吗,水流非常湍急,你们必须要学会舍,明白吗?”

    肖琛突然啊的一声。

    这孩子在他眼里,好熟悉啊。

    哦,对了,他想起来了,这是安娜的儿子啊,他大概五六年前吧,还跑到边疆悄悄的看过。

    肖琛激动的都不会说话了。

    他转身,到了另一间病房里,坐了半天,安琳进来了。

    “走啊,那不有个当兵的游过来了嘛,你赶紧收拾,我先走

    肖琛应了一声:“好。

    安琳突然说:“哎你没事儿吧。”

    肖琛摇了摇头:&ot;没事,但是安琳你知道吗,刚才那小伙子,是安娜的儿子,你看,他看起来多阳刚帅气啊

    “啊?”安琳本来兴高采烈的准备要走呢,仿佛当头给浇了盆冷水似的,尖声说:“你说他是安娜的儿子?她跟那个老军官生的,老来得子还能长的这样好,真是怪了事了,我以为人老了生孩子,生出来都会有缺陷呢。

    冷锋在那边加固绳索,压根儿就没有听到这边俩人的说话呢

    “阿姨,好啦,该走啦,我会把你驮过去的,快来吧,叔叔你得等会儿啊,我等会儿再来驮您。”冷奇说着,已经下水了把安琳一背,再有对面的人拉着,就游过去了。

    肖琛望着滚滚江水中的少年,挥了挥手,轻轻的说了声再

    离婚后,一开始跟安琳结婚的日子当然是快乐的,是新鲜的,当然,他也一直在怨恨安娜,可过了几年后,他就不怨恨了,因为他也开始怀念边疆的生活了

    他无数次的想过,要当初不会上海,他又会怎么样呢。

    但是,那一切都是白想了,在他一门心思恨着安娜的那段日子里,一切就都改变了,对吧。

    燕塞湖的水位还在涨,冷锋刚把人驮到对面,在试绳索呢,就听有人叫说:“不对,不对,冷锋你别过去了,那人在解绳子

    八格牙路,对面的日本鬼子你不要冲动。”有人喊说

    “有会日语的吗,快劝劝那老头子,他解绳子干嘛啊他?冷奇也在喊:“注意你们的影响,不准叫日本鬼子,什么年代了你们还这样?”

    虽然他心里也想骂,但得忍着,对吧,仇恨咱埋心底,表面得有主人的气度

    要真有个日本人死在国内,那可属于外交事件,冷奇可不想惹麻烦,对吧。

    但是,对面的男人毫不犹豫,纵身一跃,直接就跳进湖里去了。

    肖琛!肖琛!&ot;安琳尖叫着,嘶吼着,她完全不敢相信,好端端一个人,他居然毫无征兆的就跳江了,安琳想不明白,活的好好儿的,他到底为什么啊。

    “爸,那个男人跳河了,还要我去救吗?&ot;冷锋抹着脸上的水珠子,问说。

    冷奇回过头来看着安琳,好吧,这女的他见过,那还是很多年前了,在上海,她穿的跟只花孔雀似的,在跟肖琛一起欺负安娜呢。

    “跳湖的是我的丈夫,肖琛,我是日本人,但他是中国人不,你们不论派谁,不论派出多少人,也一定要把他救回来,真的,领导,您是领导吧,请把他救回来,好吗?”安琳转来转去,那不看见一男的,穿着军绿色的雨衣,眉深鼻挺的,就冲过去了嘛。

    冷奇一声笑:“你是叫安琳吧,安娜是你姐

    安琳愣住了,手还抓着冷奇的雨衣,看着他呢。好吧,这个官员看起来冷竣,威严,就是眼神,透着一股子的:我不好若

    我,我是日本籍,真的。&ot;安琳说。

    冷奇简直了,对于安琳这种人,那叫一个由衷的厌恶:“安琳同志,你大概不认识我,但我是你姐夫,明白吗,我爱人叫安娜,天,你怎么老成这样了,我得告诉你的是,你看起来比你姐老了至少二十岁你知道吗,甭跟我说什么日籍游客,你他妈哪儿生的哪儿长的我能不知道吗,现在,我们得严肃处理你这种不听从指挥,该撤退的时候不撤退,最后却要浪费我们武警官兵们的力量,来撤退你们的问题。

    找了秘书来,他说:“把这女的送到安置点去,然后,把这事儿汇报上去,然后让北京方面通知上海安琳家的居委会,查证她的身份后,再送回去,记得在居委会广播一下她的光荣事迹,怎么会有这种人,真是。

    现在的城里人,亲戚不多,那就把这事儿报到居委会吧。

    好吧,你浪费警力,你还冒充日本人,简直是,这种丑恶的样子,冷奇都不忍多看。

    至于肖琛,居然自杀了。

    冷奇只能说,男人,窝囊到他那个地步,早死早好。

    车上。

    冷奇坐在后面,摇摇晃晃的,看看儿子,再看看卫星。

    卫星小时候可爱弟弟了,冷奇要打趣,说长大了卫星就嫁小锋锋吧,卫星抱住冷锋吧唧就亲一口,真的当个小丈夫来疼呢,长大后就叛逆了,摆明了的说自己不要冷锋,说他幼稚,还嫌他学习不好。

    唉,冷奇不是没逼着冷锋学过啊,他除了读书不行,别的方面还是很优秀的嘛。

    能修坦克能拼刺刀,能赤手空拳放翻几个人,这还不够优秀吗?

    要让他说,就该把这俩关禁闭,关一个房间里,关上三天夜,出来聂卫星准就愿意了。

    但是,话还是要好好说,对吧。

    “卫星毕业以后打算去哪儿啊?”冷奇特温柔的说,样子十足的狼外婆。

    卫星说:“我大概要出国两年,柬埔寨有个同学,介绍了我一份翻译的工作,我想过去看看,但过几年我还是得回来,回矿区,陪我妈妈。

    冷奇给儿子一个眼色,那意思当然是:你爸是不是料事如神。

    对了,冷锋申请了去柬埔寨的维和任务,到时候异国它乡再遇故知,就问你感动不感动。

    冷锋给他爸使眼色呢:“爸,你转过头去,老看后面干嘛呀

    他爸才一转头,冷锋大手摁上卫星的脑袋,吧唧就亲了

    “冷锋,你死定了,真的。&ot;卫星说着,揩嘴巴呢。

    冷锋把胳膊送给她了:“咬啊,打啊,你又不是没打过。”

    不过,他肚子饿的咕咕叫呢。

    卫星掐他的胳膊,掐不动,再扯他的耳朵,冷锋还在叫不疼,不疼,真不疼。

    他闭上眼睛,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卫星觉得屁股咯得慌,一摸,咦,屁股兜里还有一枚巧克力,她剥开,趁着冷锋闭着眼睛呲牙咧嘴的念叨,塞他嘴里了

    小锋锋猛的睁开眼睛,丰田霸道,他爸坐在中排中间位置呢,两手张开着,右手还竖着大拇指,那叫什么:儿子,勇敢点上啊。

    冷锋翻身一压,就把聂卫星给压椅子上了,好吧,一口巧克力,俩人一起吃了。

    “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吧?你要不愿意,我就让我爸把那个姓顾的小菜鸡帮我打跑,真的。&ot;冷锋亲了一气,悄声说。

    给他压在汽车座椅上的小卫星多可爱,多漂亮啊,闪亮的就跟一颗卫星似的,这样的姑娘,只能做女朋友,就不能做姐姐,真的。

    卫星依然还是觉得冷锋很幼稚,但是,幼稚,也可爱啊,毕竟自己养大的,怎么看都顺眼,对吧。

    卫星梗起脖子,在冷锋鼻尖上亲了一下,再亲一下。

    冷锋舔了舔唇,那叫什么,突如其来的生理反应,他给羞的,突然头就埋卫星的头发里了。

    冷奇对前面的副部长和司机说:“同志们,你们没发现咱们都很尿急吗?

    “没啊。”司机一脸茫然。

    冷奇命他靠边,一把拔了钥匙:“我尿急啊,走,我请你们撒个尿去。

    好吧,后面还有一列的车呢,所有的车全停了下来,好多人都摸不着头脑呢。

    陪领导撒个尿,需要这么大的阵势吗?

    冷奇这泡尿,格外的多,撒了足足半个小时。

    卫星确实给冷奇哄走了。

    他言之凿凿的说陈丽娜病了,让她赶紧回家看妈妈。

    结果等卫星千里迢迢赶回家,哭着推开家门时,就看见,妈妈正在院子里帮小航航的狗洗澡呢。

    “妈,原来您从不让我养狗,您说脏。”卫星可生气了,怨念可大了。

    陈丽娜洗着只小狗子,挑了挑眉头:“可是航航喜欢啊。

    航航,小家伙两只手支着小脸蛋儿扭呢:“美丽漂亮的陈小姐也喜欢狗狗,而且,它叫山子,山子可爱吗小姑?”

    卫星揉了把小航航的脑袋,小家伙,长的跟他爸一模一样

    而且,不像卫疆啊,邓淳啊,孩子对他们有戒备心理,邓汐呢,又因为怕自己有病,不敢亲近他。

    聂卫星喜欢小航航,航航也喜欢有个小姑陪着。

    好嘛,陈丽娜最讨厌的小子进门了,为什么呀,因为航航喜欢啊。

    她最讨厌的鸡也进门了,为什么呀,因为航航喜欢啊。

    聂卫星总算见识了,什么叫偏心眼儿,因为她小时候妈妈觉得不可以的事儿,小航航全都能干。

    但没办法,谁叫小航航那么可爱呢。

    “你不会真要跟冷锋谈恋爱吧,聂卫星,妈鼓励你出去多谈几个啊,要不然,等你年龄大一点,你会后悔的,女人就该多闯一闯,多试一试,你总不能,从小到大只守着个冷锋吧?&ot;陈丽娜问闺女。

    卫星心里也在打鼓儿呢。

    她都回家一个来月了,毕业论文都写完了,冷锋没给她打过电话,也没给她写过信,这不是他的风格啊。

    他原来属于那种,屁大的事情也要大书特书,给她汇报番的。

    好吧,二十岁的大姑娘有心事啦,天天守在电话前等着呢

    她就想,我绝不给你冷锋打电话,我得等着你打给我。

    结果,这天,陈丽娜接起个电话,远远就喊呢:&ot;卫星,进来接电话,是个男孩子哦。

    卫星激动的,险些给桌布绊倒:“喂,小锋锋

    “卫星,是你吗,我是顾磊啊,你还好吗?“居然是顾磊。

    聂卫星兴趣缺缺:“我很好,倒是你,怎么啦?”

    “没什么,就是问你好不好,对了,你是不是马上要去柬埔寨,是去维和部队做翻译吧,我跟你说,我也报名了,到时候咱们一起去好吗,柬埔寨的维和部队,可是咱们共和国派岀的第三支,其意义非常非常的重大,对吧,我觉得我必须得参加

    卫星哦了一声,还在想呢,小锋锋为什么不给她打电话。

    那天在车上,一车的男人全下车撒尿了,他抱着她亲了半天,不是说,不行,兵都不当了,从今往后每天哪都不去,就要蹲在大学校门前守着她的嘛,这倒好,两个多月了,洪水都退了,就不见他的踪影。

    “对了,我听说安家大院隔壁那条街上那些老铺面全是你的,不会吧,有人说苏向东家的铺面和院子全留给你了,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吧?&ot;顾磊犹犹豫豫的,还是问出来了。

    他跟安琳认识,这些事儿,肯定是安琳告诉他的

    卫星啪一把就把电话给挂了:“再见,我不想说这些。&ot;转手,还把电话线给拔了。

    既然冷锋也不打电话,那这电话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拔了吧,拨了千净,卫星心说。

    唉,从这时候起,卫星就不快乐了。

    因为她只要到矿区,就得想起从小屁颠屁颠跟在自己身后的冷锋,他嫌弃她,转过头又吧唧吧唧抱着亲她。他学习不好,于是她专门留级,要跟他一起读书,记得那天她走进教室,老师当着全班孩子介绍她的时候,冷锋嘴巴张的老大的笑着呢,笑着笑着就哭了

    她还记得自己要去上大学,他已经穿上军装了,给她背着行李,送她去学校。

    蛋蛋哥在火车站就把她给接走了,她在车里回头看的时候,他迈着步伐跑着,一直在追她。

    十一月,卫星得前往柬埔寨了。

    因为是前去部队做翻译的,卫星在北京整整军训了两个月才前往西郊机场,和维和部队的人一起汇合,前往柬埔寨。

    她坐在飞机上时还在想呢,冷锋,你姐这回出国,你就甭想再找得到了。

    二一。&ot;嘹亮的声音在机场上回荡着,卫星从窗子里看下去,就见两列军人迈着正步,朝着飞机走了过来。

    隐隐的,她总觉得领队的那个人看起来很熟悉,但是大檐唱盖着他的脸,再加上飞机玻璃两层子,总是看不真切。

    一群战士在舷梯下面站定了

    “立正,向后转,稍息。“那人高声说。

    卫星心怦的跑了一声,突然就站了起来,挥舞着自己的手

    居然是冷锋,他穿着笔挺的军装,肩章闪着金光,两只手臂紧贴着腰线,行走时仿如钟摆般摆动着,独自穿过队列,登上了舷梯,一步步往上走着。

    阳光洒在他的鼻梁上,照着他野刺剌的眉毛

    聂卫星还在挥手,她的小锋锋,步履不快不慢,一脸严肃的就登上飞机了。

    他迈着刚劲的步伐,朝她走过来了。

    “你也要去柬埔寨?&ot;他说

    卫星使劲儿点头呢:“嗯

    冷锋伸手,把窗子的遮光板给拉下来了,突然一把把卫星抱坐到椅背上,叼上她的唇先咬了一下,再伸舌头舔了舔,随即深吸一口气,给了她一个法式长吻。

    聂翻译你好,我是维和部队十一连的连长,冷锋。”他说“非常感谢你配合我们的任务,维和部队欢迎你!

    作者有话要说

    冷锋:对不起啦诸位,小卫星最后还是我的,哈哈。

    嘻嘻,还有一章,2000年的,这章本来也该写的,但是作者直,确实是太累了,就写不下去,谢谢大家的鼓励,于是热情洋溢的又码了一章,不过,依然求营养液啊,还有吗亲们,有就灌我吧,嘻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攻略:男配滚〕〔贵女重生:侯府下〕〔倾世女帝〕〔隔世欢:富贵惹人〕〔第一糖婚:神秘娇〕〔全身只有一滴血〕〔我的体内有个神明〕〔战争狂想曲〕〔火影之幕后大BOSS〕〔我在娱乐圈修仙〕〔海贼之日日果实〕〔修真聊天群〕〔主神调查员〕〔诡秘之主〕〔原来我是妖二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