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师兄宠妻成瘾〕〔恒行诸天〕〔五代游龙〕〔恶魔契约:吸血老〕〔斩神绝之君临天下〕〔神魂丹帝〕〔重生大明星,又又〕〔我可以无限升级〕〔美利坚纵享人生〕〔我抢了灭霸的无限〕〔厉少,今天求婚成〕〔山海异兽传〕〔前妻有毒:反派BO〕〔都市狂兵〕〔自完美世界开始〕〔大叔,轻点撩〕〔正在直播作死〕〔八零军婚甜蜜蜜〕〔农门悍妻要休夫〕〔重生大富翁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反派的后娘[七零] 第178章 正义
    因为柱子都是实心儿的,马小芳赏了小张几个大耳光,并且让他滚的远远的,永远都不要让她再看见他。

    小张捂着脸回到工头上,这儿陈丽娜跟母老虎似的,立等着要钱呢。

    你把人屋子砸了,拍拍屁股就走当然不合适,这得给人修房子的钱啊。

    “钱我真没有,但我有仨闺女,你这儿子缺媳妇子不,不行领走一个?”

    “小张,甭跟我玩这套,当初你在乌玛依乖乖儿的滚蛋,今天在红岩,我照样能治你。陈丽娜说。

    小张摊着双手就笑了:“那你来治啊,我就在这工地上,不走。不走,但就是不给钱。

    “小张,你不觉得亏人吗?”陈丽娜反问

    小张继续的笑:“强龙不压地头蛇,这话不是你说的。咱们龚姐当初多牛的人啊,到乌玛依矿区,不就是叫你们这帮地头蛇,给弄没了的。”

    他还叹了口气:“要当初龚大姐没倒台,说不定这社会是个啥样子呢,妈的,我说不定现在已经升到中央了,那至于在这儿给人当孙子,包工程,天天搁脚手脚上掰猪蹄扣子啊。

    说着,他把手里一只猪蹄扣子拍到陈丽娜面前,低声就来了一句:“便宜占光了就走吧,何必了你们?

    高所长也说:“小陈,这样吧,我给你们打个保底,两年时间,让他给你把房子起起来,咋样。”

    他又来和稀泥了。

    今天的陈丽娜,还是昨天那蓬头垢面的样子,脸都没洗,脸上两行泪斑。

    双臂一抱,她说:&ot;你们真以为,我在红岩就凭你们欺负了你们真以为你们就能一手遮天?

    小张一幅,我就是把你欺负了,你能咋地的样子,还说陈场长,黄河没盖子,咱红岩可乱着呢,你说你在这儿犟个啥气啊,真准备让聂工到下游捞你的尸体吗?

    聂国柱知道红岩的水深,劝陈丽娜说:“算了吧,我算是看到了,这社会啊,黑透了,没治了,丽娜,早点回边疆吧,我要吃个亏没啥,你还带着个孩子呢,万一真在这儿吃了大亏呢?

    “我不走,我和我儿子就在这儿站着,你们要不解决,我就躺在省委的门上,也不准你们进出,你们要不怕延误工期,咱们就拼,我这条命不要了,我就要看看,你们这事儿给我咋解决

    说着,陈丽娜就跟聂国柱说:“我和我儿子都不怕,你怕个啥,把这门堵了,咱们就在这儿坐着,我倒要看看,今天谁敢从这儿进出。

    她这真是要拼命了她。

    小张拎着个小皮包,没办法,就又去找马小芳了。

    领导,那女的难缠着呢,现在问我们要修房子的钱,你说咋办?

    马小芳刚洗完澡,给冷奇打过电话,也不知道冷奇会不帮自己把大黄鱼给截停在半路上,正愁的六神无主呢,一听陈丽娜得了黄鱼不说,居然还要赔她房子的钱。

    她拔了几个电话,一个直接打到冬风市,问那边的武装部要调人,结果人说武装部长已经出去执行任务了。

    生气,恼火,她想起早上那一桶溲尿,咬着牙说:“她不是会耍泼嘛,居然给我泼尿,你也让你的人往她们身上淋粪,不就是比泼嘛,我倒要瞧瞧,谁比谁更泼。”

    小张一听,这主意好啊。

    既然陈丽娜能从自家往出来泼尿,他为啥不能呢。

    这不,转身,他再回省委,就准备要这么干去了。

    聂国柱和陈丽娜,三蛋儿三个,堵着门呢,人让进出,材料不让进,省委门前聚了一大堆送材料的人,里面当然也停工了,那不还有好事儿的人,也聚在省委门上,全围在一起看热闹

    人群当中,有一老头儿,手里抱着个收音机,若无其事的站着呢。

    突然,有个中年男人拔开人群,就走到老头子跟前儿了爸,您找我?

    要有层次高点儿的干部过来,保准得给吓死,因为,这中年男人,正是红岩省现在的二把手,金胜。

    “聂司令当初可是我的老首长,你们把人房子砸了不说,现在还这么侮辱人,你说,你们办的这事儿地道吗?”老爷子威严着呢。

    金省长看见省委门上站着的那三个,示威的人了

    他说:“爸,咱们不是为了搞修葺,换地儿办公了嘛,这事儿我真不知道。

    “你不知道个屁,刘莉昨晩跟你说的时候我也听见了,她说她听说好多人风传聂司令家有宝,有人不计后果准备抢呢,你倒好,非但任手下的人动了人的房子,好好一个省委,现在搞群混混在那儿鸡飞狗跳。”老爷子说着,把收音机往省长怀里拍:“不说对不对得起老司令,北京多少人盯着你呢,你是我儿子,你要再不作为,放任手下的人这么乱搞,趁早退了回家养孩子去。

    说白了,红岩黑道白道,从高层到百姓,大家都想知道马地主的爷爷拒不肯捐飞机后,那钱都藏哪儿呢。

    不过是老了三代人,过了几十年,这事儿传玄乎了,就真真假假了而已。

    可这老爷子,以及很多人明明白白盯了一晚上,只看到聂工一家受了无尽的屈辱,可没见什么金子。

    金省长站原地看了会儿,发现闹的确实不像话,招来秘书不过几句话的事情。

    很快,省委的干部们就出动了。

    聂国柱是真准备好了不成功就成仁的,还不停跟三蛋说:你放心,聂叔叔这回呀,谁保护不了,也一定保护好你。

    三蛋很想说,爸爸之所以敢走,就是因为妈妈这儿有人能兜底儿,但跟聂国柱,却没法解释这事儿。

    总之,不论任何事情,聂国柱跟聂卫国一样,永远都是属于心情大起大落,大悲之后大喜,如果事情不顺利,就要骂社会真黑暗,如果事情有转机,就得说上面都是青天大老爷的人

    他真当小张能只手遮天呢,没想到省委的干部一出面,小张直接就跟孙子似的。

    “对方报价一万两干块,张宝生,这钱你能出吗?“省委的干部问小张。

    小张摊着双手说:“我真没钱啊领导,你总不能逼我去卖孩子吧?

    “那行了,这工程你不用做了,明天开始我们重新招标人来做。这一万两干块,就从我们应该结给你的款项里出吧。”省委的干部说。

    小张仿佛给雷劈过一样:&ot;领导,这施工队可不是我一人的,马小芳你们认识吗,咱们军区的领导,这工程她往上面打过招呼,你们不能随随便便就把我给换了

    事实上省长就在外面站着呢,不过领导们嘛,都低调,不可能直接出面。

    但是,省长直接回头就吩咐身边的秘书:“去查一下,看这工程是不是马小芳揽的,要确定是,把她的人事档案退回军区

    秘书一听,其实也有点为难:“马小芳要进财政厅,那不是上面有人打过招呼的吗?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个女人胆子大到能明抢,让她进财政厅,以后财政厅岂不要姓马?”省长声音里都带着怒气了。

    真有大领导盯着,共和国的事情,办起来那叫一个,效率惊人。

    陈丽娜带着三蛋回了家,洗了把脸的功夫,省委那边已经来人,一只牛皮纸大信封,里面厚厚的一沓子,全是赔她的,厅屋的修葺款。

    “丽娜,你看派处所都把我给除名了,要不这厅屋,我来帮你建吧,保证木料价格,你给我两干块就成,这屋子呀,我就能给你起起来。

    陈丽娜说:“表哥,你看小张那包工头,当的好吗?

    聂国柱想了想,摇头:&ot;跟狗一样。对上一张脸,极尽献媚对下一张脸,极尽凶恶,真的,人都活成狗了。

    刚才聂国柱出门看了几眼,见那小张蹲马路上干嚎呢,哭的真跟条狗一样。

    陈丽娜又换了件裙子,从屋里出来了:“不是生活实在过不去,就别去当狗,你好歹还是当过兵的,你就说,省委在咱这事儿上,公平吗?

    虽然闹的时候挺难的,但等省委的领导一出面,确实事情解决的非常顺利,也非常公平,可以说,聂国柱看到省委的干部亲自递来的钱的时候,都激动的,热泪盈眶了。

    “公平,真公平,有时候我就觉得吧,社会特黑暗,可有时候我又觉得,这世上总还有好人,有好领导。”

    你要也能做一个好领导,你看看,像我这样孤苦无助,给人欺负到打掉牙往肚里吞的人得多感谢你。“陈丽娜笑着说。

    聂国柱嗨的一声:“我?我哪有当领导的命?好好儿一个片儿警的活儿,也叫我给丢了,我这运气啊,这辈子也是没谁了

    陈丽娜再没跟他说啥,这不外面有人瞧门嘛,她刚换了条裙子,打扮了一下,就跟聂国柱说:“表哥,我约了人吃饭呢你先在我家呆着,等我回来,咱再慢慢聊。”

    在外面等着陈丽娜的,是聂工在红岩一毛厂的同学,刘莉

    也就是那位,在同学会上想唱一首《小河淌水》,愣是没从同学们那儿抢到话筒的那位刘同学。

    她是一毛厂的厂长,陈丽娜修建两座毛纺厂,请教的最多的人,就是她了。

    当然,她也去矿区出过好几回的差,可以说,不止是朋友,还是莫逆。

    这刘莉的丈夫,正是金省长。不过,一般来说,聪明一点的女同志,只要交往不深,是不会透露丈夫工作的。

    防着人想走后门,也免得给自己找麻烦。

    毕竟太多的人想走关系升职啊,或者是调工作什么的。

    像聂工这样的人,虽然说呆在遥远的矿区,几乎不跟人来往,但是他父亲留给他的关系,就足够厉害了

    聂工可能都不认识这些人,但这些人对于老首长的感恩之情,那是只要活着,就会记得的。

    那种感情,从革命的一辈之后,再也不会有人有了。

    但是,这种人,要真不是闹到无可挽回,人身安全受到威胁的地步,人家也不会出手相帮。

    这就是一种搏弈,也是为什么陈丽娜必须耍泼了,她要不耍泼,不哭那么一场闹那么一通,在省委门前撒死坠命,就瞒不过别人的眼睛。

    让人相信没金子,她们才能安全离开,可要让人相信真的没金子,赔偿款她就非要不可。

    刘家其实住的也不远,就在省委对面的家属区里,房子挺大,应该是两套两室一厅给打通的。

    老爷子很和蔼,老太太也很干练,丈夫看起来挺内敛的,陈丽娜进门打量了一圈,就问刘莉说:“刘厂长,你家孩子呢,怎么不见孩子出来?

    刘莉说:“他们还报了班儿,晚上练书法呢。“越是层次高的人,大人越自律,孩子越上进

    刘莉又说:“我听说聂工也来了,他怎么提前走了,把你和孩子留在这儿?”

    陈丽娜叹了口气:“我们是听说有人想拆我家房子才来的,他那工作,一天也脱不开身的,就提前走了。我总得照料着把房子给收拾一下吧。我公公所有的遗物,都还在厅屋的瓦砾里头呢。

    老爷子狠狠看了一眼儿子,儿子清了清嗓音,躲过了老爷子那严厉的目光。

    陈丽娜装的可乖了,当然,小蛋蛋也很乖。桌上的老爷爷不停给他夹菜,还问他喜欢吃什么,蛋蛋吃着别的菜不如妈妈做的,唯独有一道糯米藕盒,妈妈没做过,特别好吃

    他悄悄在陈丽娜耳边说:“妈妈,记得这道菜哦,回去了做给我吃,好吗?

    陈丽娜点头说:“好。

    那不老爷子在席间问完了聂工,又问了些聂工老家的情况陈丽娜就叹着气提了一句:“现在的转业啊,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我表哥当了十几年的兵,把青春全献给祖国了,一个转业等了四五年,这才刚转业,就因为帮我说了几句话,工作又要没了。

    说着,她摊了摊手:&ot;他跟我说,真不如生在解放前,当兵也当的爽气,至少能去战斗,真是生错时候了。“

    你甭看就这一句话,金老爷子就记在心里了。

    这不,等陈丽娜和三蛋两个吃完饭走了,他脑子里一琢磨公安上谁管人事,直接让人带个话,聂国柱的工作就有着落了

    老爷子亲自打招呼,和稀泥的所长就换人了,聂国柱接到所长任命的时候,看了好几遍,好大的人了,直接哭成了个孩子

    小张的施工队直接给省委开除,省委通知他去搬机器的时候,他算了一笔账,才发现自已这一回至少要赔五六万块。

    自杀吗,家里还有仨闺女呢,儿子都没生一个,当然自杀不了。

    于是跑去找马小芳。

    马小芳比他可惨多了。她原本一直在北京弄关系,给自己跑来的,是财政厅的工作,可现在档案又给退回军区了。

    军区又不肯再接她的档案,竹篮打水一场空,她又得从头替自己跑关系了。

    再说聂工这一头。

    连夜开车,人停车不停,聂工实在困到撑不住的时候,只能放弃原则,让聂卫民替自己把方向盘,不过他只要眯上一眼,立刻就会爬起来,把小狗把着方向盘的聂卫民给踢一边去。

    回到矿区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的凌晨了。

    人有疲意的时候,但是车没有。只要加足了油,它能一直开下去,而且因为齿轮的润滑,磨合,性能会越来越好。

    聂工不像陈丽娜,开车会越开越精神,毕竟开了三十几个小时了,中间也就在哈密歇了几个小时,困啊,困的眼睛都睁不开。

    但是吧,眼看就要到家了。

    也不知道走了一个多星期,小卫星在冷奇家住的惯嘛,她哭了嘛,会不会冷奇因为烦躁,骂过她啊

    小卫星跟别的孩子不一样,哭都不带大声儿的,估计就算给吓着了,也会闷在心里不说出来吧。

    突然,砰的一声,聂工头撞在方向盘上,幸亏有经验,在高速行驶中,没敢乱打方向,稳稳的抱着方向盘一个急刹车,只听趾溜一声,他的车已经跃到路基下面了。

    还好,这地方是一片空矿的隔壁滩,车只是冲到戈壁滩上了。聂工下了车,一看左边前轮爆了,转身就要到后备箱去取备胎出来换。

    现在还是两驱车,而且基本上像吉普这种车都是前驱,坏了后轮倒不碍事儿,要坏的是前轮,这车就得直接翻掉。

    俩孩子还在车上睡着呢,聂工取了备胎出来,再拿出干斤顶,拿脚踩着干斤顶慢慢把轮胎压了起来,正准备卸轮胎呢,就听后面啪哒一声,这是松保险的声音。

    聂工瞬时就把双手举起来了:“冷令奇,你打爆了我的胎,这是准备要劫车?

    “怎么样,我比你厉害吧?“冷奇玩个花式,把枪套后面了东西多吗,给我开个眼儿。”

    聂工松了双手,正准备要说话呢,就见左侧的车窗里,也伸出个黑洞洞的枪管儿来,那是他的老五四。

    “放开我爸爸。”

    冷奇眯眼看了半天,眉头皱起来了:“这卫民吧,开裆裤缝上了嘛就这么狂?”

    作者有话要说:

    冷奇:蓥于我目前已经是文中当仁的第一男神,咳咳,我给大家解释一下,我就纯好奇,真的。

    作者:中二期的卫民准备拿你当靶子,哈哈

    新鼠标到货了,可以滑动啦,昨天送了好多章的红包,有收到比较多的吗?

    没收到的也不要急,冒个泡儿,作者其实跟你们已经很熟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攻略:男配滚〕〔倾世女帝〕〔我的体内有个神明〕〔战争狂想曲〕〔第一糖婚:神秘娇〕〔全身只有一滴血〕〔火影之幕后大BOSS〕〔修真聊天群〕〔三寸人间〕〔美利坚捡宝王〕〔九星毒奶〕〔我有一座恐怖屋〕〔诡秘之主〕〔黎明之剑〕〔别怕,老祖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