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宠妻山里汉:种田〕〔乡间轻曲〕〔高龄巨星〕〔向往的生活之娱乐〕〔重生在90年代〕〔一朝穿越王爷手到〕〔第一战王〕〔我在抬头你在看〕〔王妃C道出位〕〔穿越后,我成了国〕〔萌妻难追:总裁爹〕〔都市无上仙尊〕〔惹火娇妻:闪婚老〕〔镇魂风云录〕〔穿到七年后我成了〕〔帝少追缉令,天才〕〔都市之无限返现〕〔神级至尊奶爸〕〔溺宠神医狂后〕〔独步九天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反派的后娘[七零] 第40章东北乱炖
    饶是给仨孩子准备了半夜的衣服,第二天早上起来还是跟打仗似的。二蛋才穿好, 出门跑一圈回来衣服又脏了, 还得拍拍打打。

    聂卫民的裤子昨夜就烫的展展的,一早起来还嫌不够展, 自己打开铁熨斗, 给自己来回烫着呢。

    不过这孩子干任何事小心,陈丽娜也就不((操cao)cao)心他, 他稳,心里有数。

    等把几个孩子都给放到车上,扣好安全带,陈丽娜才能赶回来收拾自己。

    “爸, 我妈怎么还不出来啊。”等着等着, 聂卫民就着急了。

    聂博钊还是他那(套tao)解放装,黑框眼镜,笔袋里别着一支派克笔,标准的知识分子“女人出门向来比较麻烦,咱们等吧。”

    等了十分钟, 从车窗子里, 二蛋就见钱狗蛋儿跟只小炮蛋似的冲出来了, 嘴里不只喊着啥,一股风似的跑远了。

    “爸,肯定是放映队的人来了, 估计要放电影, 我要去看看。”

    “放电影也得到晚上, 现在有啥好看的,好好儿呆着。”

    “爸爸,我想喝水。”三蛋儿又叫开了。

    “等到了乌玛依,阿伯伯家有汽水喝,再忍会儿。”磨磨蹭蹭,约好的中午做客,再磨蹭下去,到乌玛依就该下午了。

    “她终于出来了。”聂卫民高兴的差点儿跳起来,又闷闷坐了回去,小声说“爸,你还别说,我妈其实(挺ting)漂亮的。”

    “你都在爸跟前叫她作妈,在她跟前为啥不叫”聂博钊觉得儿子很好笑。

    聂卫民脸一红,不说话了。

    她穿了一件卡其色的翻西装领的外(套tao),里面是自己织的开襟羊毛衫,羊毛衫里面是的确凉的花衬衣,其实仔细看,就能看出来,这件衬衣是拿聂博钊那工装衬衣改的,头发也不知咋烫的,大花卷儿,但又扎了起来,下面是同样卡其色的裤子,但不比别人的大棉裤臃肿,清清爽爽,就四个字儿,精干又漂亮。

    “跟着这样的妈妈出去,脸上有光吧”聂博钊笑着打趣聂卫民,小家伙脸一红,转向了窗子外头。

    先到的阿书记家。

    阿书记家是标准的两室两厅,上有老下有下,客厅里铺的都是(床chuang)。三蛋儿正是傻的时候,啥也不懂,手里抱着只大桔子,蹬蹬蹬就跑人家卧室去了。

    聂卫民抱他不出来,陈丽娜自己进去抱,才发现大卧室里还坐着个白发苍苍的老(奶nai)(奶nai),牙齿都掉光了,一只手似乎是缺了,蜷着摸孩子,三蛋儿好奇的看着她那只只剩了两根手指的手。

    “这是我(奶nai)(奶nai),今年98了,健康吧。”阿书记的家属年龄也不大,但是非常胖,她的名字也很好玩,叫阿来。阿来笑着说。

    陈丽娜感叹“这住房也是够紧张的。”

    “太(奶nai)(奶nai)和孩子们睡,我和婆婆睡一屋,男人们睡外头。”阿来感叹“比起来,我宁愿住在基地,至少夜里能翻(身shen)。”

    这年代,还没有大量建房屋,确实农村至少家家户户有大炕,城里面,十个人挤八平米小卧室的都有,陈丽娜是经历过的。

    她带的礼物,是一条自己织的围巾,并一件纯羊毛的小背心儿。

    虽说东西很普通,但是线用的七彩线,花色织的非常漂亮。说实话,要是水果蔬菜,或者是扛只大肥羊来,阿来都会拒收的,下面的人来作客的时候送好礼,转(身shen)就举报他们贪污受贿的事儿可太多了。

    但一看这漂亮的花围巾,她就舍不得撒手了。

    立刻围到脖子上,跑出去就问阿书记,小陈织的围巾好不好看。

    坐到中午,在阿书记家吃了一顿手抓,仨孩子兜里装满了阿来姨塞的油馓子,糖果和花生瓜子,就该去高区长家了。

    聂卫民装了两兜兜,但吃得很少,二蛋儿的嘴巴就没停过,兜兜却是空的。

    “真想天天走亲戚啊,爸爸,咱们明天还有亲戚走吗”二蛋问。

    聂卫民看他嘴上糊了一嘴的糖,嫌弃的拿自己的小手绢儿替他擦着“你要再这么脏,我们就把你踢下车,踢到沙漠里喂狼,走亲戚,别想啦。”

    “高区长的(爱ai)人贺兰山,可是咱们矿区炼油厂的厂长,是哈工大毕业的,标准的女强人,原来和卫民他妈关系很好,等到了以后,你不要说话,咱们坐一坐,吃顿晚饭就走,你说呢”到了高书记家楼下,聂博钊才说。

    这楼下只有一辆上海牌小汽车,那是高区长的。

    陈丽娜一个猛扎,再调头,车上几个孩子只觉得眼睛一眨,车已经停稳了。

    “那这一顿是鸿门宴老聂啊老聂,原来的你可不是这样儿的,温柔体贴,凡事都会为我考虑的。”

    “毕竟高区长是上级,咱们该走动还是要走动,我这不怕你不敢来嘛。”

    “所以就叫我打没把握的仗”陈丽娜轻轻拂了拂自己用熨斗烫出来的头发,“你要早说,我会打扮的更漂亮。”

    “这已经很漂亮了,应该说,整个乌玛依也没有比你更漂亮,更”聂博钊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就(套tao)用哈工的话“你就是阿瓦尔古丽。”

    她这种烫发,要在内地,当然得给当成思想糜烂抓起来。

    不过边疆处处都是天生卷发的异族人,这方面当然也就放的比较松。

    现在汽车的引擎声还是很稀少的,一听见发动机的声音,高区长就亲自迎出门来了。他家在一楼,也是两室两厅,因为是从大庆油田上调过来的,没有老人,就俩夫妻,并一个闺女。

    “小陈同志,你好你好。”

    “高书记你好,上次让你看了个笑话,这次我特地登门赔罪。”陈丽娜说着,伸了手过去。

    像她这种大美女,习惯于男人的震惊和眼神中那种惊艳,就是有点儿遗憾,自己一个人烫的头发,烫的不够完美。

    贴着大大的喜字的窗户里,煎炸蒸炒,矿区炼油厂的厂长贺兰山,和人事科科长王富生的妻子孙(爱ai)男,正在厨房里忙碌着呢。

    带鱼才炸出来,还要炸丸子,粉条泡的晶晶亮,剁好的鸡块在另一只锅里咕嘟咕嘟着,蜂窝煤炉子没有一刻空闲的时候。

    不过,这一切都是由孙(爱ai)男来作的。

    她手脚特别麻利,当然也特别勤快,一手包干了所有的事儿,贺厂长就只有袖手旁观的份儿了。

    “我二姐只是看错了矿区的文件,才把二十斤白面发成了两斤,这个,她已经补发下去了,贺厂长,回头你劝劝高书记吧,就别追究我二姐了行吗”孙(爱ai)男说。

    贺兰山就很严肃的批评她“(爱ai)男,不是我说,你那个二姐这方面有点儿窝家,咱们要不为孙工,聂工的面子,真不会任命她做仓库保管员,这回就算了,下不为例啊。”

    好嘛,一桩贪污的大事儿,知青们领头闹到了矿区,本来该严肃惩处的,但在领导家属之间,只说个补发,求个(情qing),就几句话给解除危机了

    孙(爱ai)男惯会巴结人的,连忙就说“我二姐保证下不为例,保证以后尽职工作,贺厂长,你放心吧。”

    “聂工找的这新(爱ai)人不错啊,那一(身shen)卡其色的(套tao)装可真漂亮,也不知道谁给她做的。”贺厂长瞥眼望窗外,一眼就看到陈丽娜了。

    孙(爱ai)男踮脚一看,卡其色的小解放装,也不知道她咋裁的,修(身shen)又体贴。

    而且更重要的是,她这衣服可是现在最时兴的军装款,一点毛病也挑不出来。

    “贺厂长,你就没问问你家老高,那陈丽娜的出(身shen)他真没问题”

    “我能没问吗,我问过了,但他说真没问题,三代贫民。”这其实是一句打含糊的话,从陈丽娜往上推,确实三代贫民,老太爷那是第四辈人。

    “我是真不希望三个孩子叫她带着,听我妈说,大蛋都给她惯坏了,连老人都敢打。” 孙(爱ai)男不遗余力的,在领导跟前坏陈丽娜的水呢。

    “行了,人都进来了,你们这些家属们,能不能少议论点儿别人家的(情qing)况”高区长第一个进门,直接就瞪了贺厂长一眼。

    贺厂长一个眼色,孙(爱ai)男也不说话了。

    而且,孙(爱ai)男也没从厨房里出来,跟个旧社会的老妈子似的,就在人家厨房里观察着陈丽娜呢。

    “贺厂长你好。”陈丽娜进门,摘了手(套tao)就握手。并教仨孩子“叫叔叔,叫阿姨。”

    聂卫民带着二蛋一起叫阿姨好,倒是礼貌得很。

    “这是俩小海军啊,不错不错,真帅气,小冰正在卧室里写作业了,一起进去玩吧。”贺厂长说。

    高小冰,高区长两口子的独生女,那将来可是真正的白富美,看来,聂卫民和这个高姐姐关系不错,带着二蛋儿就跑了。

    “贺厂长,我们住在基地,也没什么好东西,这是我自己拿咱们矿上发的卡其布做的小背带裙,不知道还合不合小冰的(身shen)高,她今年应该是八岁吧”

    现在最流行的就是背带裙了,贺厂长接了过来,跟陈丽娜(身shen)上那衣服一样,一水儿的卡其布,小背带裤真漂亮。

    但就现在的高小冰来说,穿它还有点儿显大。

    再接着,她直接就把一只布袋子递过去了“这里面是我自己炸的油果子,没放羊油,你尝尝味道。”

    外地来的人,总会有习惯不了膻味的,就比如贺厂长。她们这种城里的小灶,支不起来炸酥脆的油果了,外头卖的又全是搀了羊油的,抓起来尝了一是颗,又酥又脆,可见里面鸡蛋白糖放的真不少,贺厂长直接就竖起大拇指了“好吃,小陈这油果子炸的真地道。”

    孙(爱ai)男抢着来接礼物,准备着的就是,只要看见陈丽娜送了什么资本主义的浮夸物品就直接转(身shen)给她举报的,嗨,油果子和一条裙子,那裙子直接是照着军装裁的,这可咋举报啊。

    一锅子的小鸡炖蘑菇,白菜粉条大筒子骨,标准的东北席就上桌了。

    从卧室里喊出几个正在玩闹的孩子来,聂卫民满头的汗,正在给高小冰追着用枕头打,他躲到了陈丽娜的(身shen)后,不停的喊“有我妈保护我,你打不着,打不着。”

    大家一落坐,孙(爱ai)男也上桌了。

    “二蛋,你的礼貌哪去了,见了姨咋也不问一声”好吧,这是孙(爱ai)男唯一挑出来的毛病。

    “是啊,二蛋,这是你三姨呀,小时候还带你到我家作过客。”贺厂长也说。

    二蛋摇头“不认识。”

    “小陈,你既然当了他们的妈妈,至少也该教他们点儿礼貌,我是他们的三姨,孩子咋能连姨都不叫一声呢”孙(爱ai)男开始发作陈丽娜了,当然,也是想在贺厂长眼皮子底下挑点事端。

    陈丽娜眼皮都不抬一下,冷冷说“现在人拐子多得是,要个个儿都说是我儿子的姨妈亲家,是不是都能不通过我就把孩子带走”

    她也是毒,直接就拿黄花菜抢孩子来堵孙(爱ai)男的嘴。

    当然,高区长可见过(日ri)记的,也知道孙(爱ai)男想要聂家的孩子,誓在必得。

    “(爱ai)男,我聂博钊的孩子,不会送给任何人,你是他们的姨妈是没错,但是,像突然闯入基地来抢孩子的事儿,你劝劝孙伯母,以后不要再干,否则,我会直接报到治安队的。”聂博钊也不客气了。

    “姐夫,我妈想去看看孩子,这没错吧,那是我姐生的。”

    “是看孩子,还是想带走孩子,(爱ai)男你心里应该比我更明白。都是亲戚,难道非得((逼bi)bi)着我带着孩子们远走了不可”

    要知道,不止边疆油田,大庆那边也一直在向聂博钊抛橄榄枝,希望他能把实验室搬到那边去。真((逼bi)bi)急了,聂博钊还真考虑要搬家。

    但他想搬家,高区长就坐不住了呀,这种人材走了,基地不得完蛋

    “那个,小孙同志,你们自己家也很忙吧,我就不留饭了,好吗”高区长说。

    孙(爱ai)男做了半天的饭,(屁pi)股还没坐稳了,看着原本属于自己的三蛋儿乖乖的坐在陈丽娜怀里,一会儿说一句妈妈要这个,一会儿说句妈妈要那个,气的脑壳发痛,还想赖皮着坐会儿,压根没人理,她也就走了。

    贺厂长原本和孙转男关系好,那是因为都是女强人,都有共同话题,当然,不涉利益,也就没有孙家人的偏心眼子。

    冷眼打量了一番,仨孩子穿的整整齐齐,尤其是聂卫民和二蛋儿,明显有礼貌了很多,小三蛋儿去年走的时候才一岁半,现在看着脸蛋儿圆丢丢的,显然了,陈丽娜没亏孩子。

    凭真本事征服人,她在心理上,对于陈丽娜首先就认可了。

    吃完了饭,聂卫民和二蛋两个又去找高小冰玩了,大人们坐在一起吃饭聊天,高书记也是半开玩笑的说“小陈同志是大学生,光带孩子可不行,也得为咱们基地发挥点儿余(热re),怎么样,整个矿区,有没有你看上的职位”

    帮有知识的家属安排工作,一能稳定军心,二能拢络人才,实在两全齐美。

    陈丽娜笑着坐正了,深吸了口气,说“一直呆在基地,真呆在家里不工作,确实(挺ting)无聊的。聂工建议我去当木兰农场的场长,虽然自知年青,还力薄,但我想试一试,也算为咱们基地的建设,添砖加瓦。”

    一句话吓的聂博钊差点没跳起来。

    他什么时候建议她,让她去作木兰农场的场长了

    “哦,小陈在大学里学的是什么专业,而且你就只上了一年大学,农场场长的位置,我怕你拿不下来,你还太年青啦,倒是一个教师的工作,很适合你啊。”高区长也不打含糊,直接就说。

    “那么,高区长觉得,目前咱们木兰农场的生产规模怎么样呢”

    高区长顿时摇头“不行,比起那些建设兵团来,咱们的产量可真是差远了,人家兵团农场除了自给自足,给国家上缴的粮食足以养活大半个共和国,可咱们木兰农场也不知怎么了,种棉花棉花欠收,都不够供给矿区,我们还得贴钱买棉花才能保障民生。种小麦也要遭害,去年农场产的小麦,就只够供给一号基地和二号基地,我们吃的米和面,都还是我想办法从719兵团农场调来的。”

    “您觉得是天灾还是**”

    “也谈不上天灾**吧,咱们农场规模不大,也不是军事化管理,知青和工人们的积极(性xing)也调动不起来。”

    陈丽娜说“我在女子师范大学,学的是生物科学,而在生物科学学科,我们的功课,除了动物科学,就是植物科学。前几天我去农场走了走,发现咱们农场里的棉花种子,还是最老式的中棉二号,小麦还是最老式的新冬2号,而在建设兵团的农场里,他们棉花种的是中棉11号,小麦是新冬7号,无论棉花的结株与抗冻,还是小麦的防病害,咱们早已远远过时了,又怎么可能比得过别人。”

    原本,高区长只是懒懒的在自己家的沙发上坐着,听了陈丽娜一席话,立刻就坐正了“可以啊,小陈对于植物科学,还真有一(套tao)研究。”

    “要是我当场长,一年之内,实在棉花自给自足,两年之内,实现小麦的自给供应,区长从此之后,就不必再去兵团农场求人要粮了。”

    缺粮食的年代啊,家属们多一桶油,或者说多几条带鱼,那叫一个兴高采烈。

    孰不知,领导为了点儿福利,也是四处求爷爷告(奶nai)(奶nai)。

    “初生牛犊不怕虎嘛,我刚到基地的时候,也才大学刚毕业,夜里搭着账篷,啃着窝窝头,听着狼叫声,幸不辱领袖和总理的使命,终于采出石油来。要是高区长不放心小陈,我当初在生物学科领域还有点儿研究,到时候多帮帮她就行了。”

    聂博钊看高区长还在打犹豫,赶紧的,就多加了一句。

    这时候不捧场,回家陈丽娜肯定没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山海意难平〕〔谪龙〕〔虎婿杨潇全文txt下〕〔枕上婚宠〕〔海贼之日日果实〕〔玄幻:我能吸收属〕〔承蒙你出现〕〔诡秘之主〕〔超维术士〕〔这个光头很危险〕〔修真聊天群〕〔第一序列〕〔我的体内有个神明〕〔九星毒奶〕〔美利坚捡宝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