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慕浅墨景深〕〔万界秒杀网〕〔天涯行镖〕〔我真不是大明星呀〕〔万界风纪聊天群〕〔我绝不做宠物猫〕〔位面棋士〕〔异界之超能二次元〕〔掌欢〕〔快穿女配生存计划〕〔乡村小神农〕〔武侠世界的慕容复〕〔花都第一阔少〕〔庸人安好〕〔弃妃,你又被翻牌〕〔重生学神:封少娇〕〔反派今天也很乖〕〔我在人界掉马甲〕〔校草居然是你前男〕〔万欲妙体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反派的后娘[七零] 61、狗都不行
    贺敏重新出山, 居然还拿来了一架相机, 并且, 到了农场的第一件事,就是请求陈丽娜在麦仓里给自己照相。

    好嘛,好大喜功, 虚荣心重,专会抢人功劳, 这种人,陈丽娜很乐得送他一程。

    在麦仓里拍完了照,贺敏要过陈丽娜手中的海鸥相机就倒放了起来。

    不错,她的拍照技术真的是无人能及。

    而且, 她特地屈膝拍照, 一只只盛着麦子的麦栓就像小山包, 而他的(身shen)材被拍的无比高大。

    “陈小姐,这样吧,咱们再去趟坎儿井, 给我在坎儿井前也拍几张,好不好?”那也是今年农场最叫领导们赞叹的大工程。

    “贺书记, 你是我的领导,咱们也是搭班子的工作伙伴, 你要再叫我小姐, 我立刻就到矿区汇报领导,说你思想有严重的资本主义之风。”

    “是是是,好好好, 陈场长,是我不对,咱们去坎儿井吧。”贺敏说。

    开车到了才开凿的坎儿井竖井口,贺敏扛着铁锹,又是一通的摆姿势。

    三蛋儿跟着妈妈,也是无聊嘛,再三保证自己不靠近水坑了,就在河边捡石头玩。

    “聂三蛋,来嘛,咱们一起玩。”有个看上去七八岁的孩子也在河边,就说。

    三蛋一看有俩大哥哥在河边站着,毕竟小孩子总是喜欢跟大孩子玩的嘛,就说:“好呀,不过,你叫什么名字呀哥哥?”

    “我姓李,叫李大爷。”

    “你骂我呢。”

    “没骂你,来嘛,到水边来,我教你钓鱼。”

    “我哥哥说了,不会游泳就不能靠近水边,哥哥你们也离水远一点,好吗?”三蛋叫知青们教育着,可懂礼貌了。

    另一个孩子说:“哎,大耶,他看起来不好哄啊,我去拽他?”

    三蛋多贼的心眼子,听说这俩孩子要拽自己,早看出他们来者不善,转(身shen)(屁pi)颠(屁pi)颠的就跑了。

    陈丽娜和贺敏就在河畔的水泥渠上,这俩孩子也不敢再往前,其中一个抓起块石头掂了掂,瞄准了扔过去,三蛋头上着了一石头,应声扑倒在地。

    不过,他很快就站起来了,蹬蹬蹬的,跑回了陈丽娜(身shen)边。

    “妈妈,有人打我。”三蛋儿说。

    陈丽娜把相机还给贺敏,抱着孩子走到河畔一看,没人啊。

    “打你哪了,疼不疼?”陈丽娜还以为是跑到河边来顽的那些野孩子们呢。

    三蛋看妈妈心急,男子汉嘛,当然得硬撑:“不疼。”

    陈丽娜因为还要陪着贺敏这个领导转来转去,尤其孩子头上的包在头发里面,也就没怎么关注。

    回到农场,一群知青围着,贺敏往知青们中间一坐,就开始给她们看陈丽娜给自己拍的照片。那边社员们还忙的(热re)火朝天呢,他倒好,一看还剩下五六张的胶卷,就又非得给这些知青们拍照。

    小女孩们都(爱ai)美嘛,大家站在沙枣树前,白杨树前,尽(情qing)的绽放着她们的(身shen)姿。

    “场长,你今天好像不高兴。”安娜说。

    陈丽娜抱着孩子,正在看着社员们晒粮,看有些地方粮食已经干了,就伸出推把推一推,好把湿粮翻出来。

    太阳当空,这些粮食基本上只要翻个面儿就全都晒干了。

    “安娜,你是不是特别想平反,摘帽子?”

    “场长,我想这座农场里所有的牛鬼蛇神们都想被平反,这是我们长久以来的渴望,不想摘掉自己头上的大帽子?”

    “想摘帽子有很多种方式,以及,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烙印,就比如说五八五九□□,事实证明路线是错的,中央就会改,而现在这么多人戴着帽子生活,那么,大家终将有平反的一天。我觉得你寄希望于一个作风浮夸,并且满嘴放炮的领导,想要借助他摘帽子,这种方式是最蠢的。”

    “贺书记一直都特别同(情qing)我父亲,而且,他也确实亲口承诺过,可以帮我父亲平反,场长,在这边疆,除了你,他是唯一能理解我的人。”

    “是,他还特别亲切的和你谈心,每天关怀你的生活起居,有时候早上一来,就会说,哎安娜今天气色不大好啊,是昨晚没睡好吗?于是,到了晚上就送你两片安乃近,这种温柔的关怀,是不是让你觉得他特别平易近人,而且还特别赏识你?”

    安娜没说话,但确实,贺敏是这样做的。

    “而且,他还很适度的和你保持着距离。不,应该说他就算和知青们相处的时候,教你们跳舞的时候,那怕是跳交谊舞,手也只是背环着你们的(身shen)体,和王富生那种人完全不一样,对吗?”

    “是,他非常有分寸。”

    “甚至于,有些女知青玩笑开过一点,他还会说猛然抱住她,又松开,说,同志,请不要考验我对于组织的忠诚(性xing)。就好像,他内心在天人交战,想要抗拒女(性xing)的魅力,是个合格的正人君子,这种做法,会让一个女(性xing)觉得,自己特别有魅力。”

    安娜的脸红了:“我确实见他曾猛然间抱过一个知青,但是,很快就推开了。”

    所以,一个幽默,风趣,平易近人,对知青好但又一点也不越界的领导,就是这样编织起一张大网,准备着这些知青们自投罗网。

    和他相比,王富生和刘解放的段位可真是太低了。

    “道理大家都明白,我就不多讲了,肖琛一个汽车厂厂长家的公子哥儿都能在基地修大车,陪伴你,安娜,那顶帽子摘的早或者晚并不重要,你要真的能安心工作,早晚,我能帮你把它摘掉,但是,我希望你看清楚,到底谁才是真正想干事业的人。”

    安娜听了这话,越想越不对劲儿,偏偏才多走了两步,正好碰见贺敏,他端着相机就说:“来,安娜同志,最后一张胶卷,我要替我们边疆最美丽的喀秋莎照张照片,留住她的倩影。”

    安娜接过相机来一翻,好嘛,丰收了,粮食进仓了,场长都还在忙着晒麦子,书记却给自己拍了那么多摆拍的照片,这种照片拿到矿区,矿区的领导们不得把功劳全记在他(身shen)上?

    确实如陈丽娜所说,他看似风度翩翩,实则虚伪无比。

    “贺书记,这相机呀我替您保管着吧,你不是脚伤还没好吗,快进办公室休息会儿去吧。”

    安娜说着,郑重其事的接过相机来,等贺敏进了办公室,她直接把胶卷从相机里扣出来,曝光在太阳底下。

    32张的柯达胶卷,那可是进口货,贺敏也就止此一卷,底片到了太阳下,瞬间曝光过度,这照片呀,可就全废喽。

    三蛋儿今天睡着的特别早,还没到中午了,孩子就睡着了。

    陈丽娜雷打不动,中午要回家做饭,把三蛋儿抱到车上,才走到场区门口,就见贺敏骑着两二八自行车,就停在场区门口。

    这大门口,一直以来住的都是生产一队的社员们,说实话,自打孙家被连根拨起后,他们给排挤的很厉害,也稀稀拉拉的,大部分都在门前站着。

    “场长,咱们生产队的田里,丢了十几只大倭瓜,咋办。”生产一队的队长王广海上前说。

    “有目击者看到偷瓜的人了吗?”

    “没有,十好几只呢,那可是专家们培育出来的,有一只至少二三十斤重,要送到乌鲁去参展,评优秀了,就一个早上,全没影儿了。”

    “让治安队每家每户搜查,再把个个白杨林,草甸子都找一下,问问孩子们,看有没有孩子们使坏给搬走的。”

    “还不止大倭瓜啊场长,我们的葡萄田也给毁的可以,好几株品种优良的葡萄,今年才结侏,全给摘光了。”王广海又说。

    “我闻着陈场长的车里有葡萄的味儿。”人群中,突然有个孩子就喊了一声。

    陈丽娜是吩咐过王红兵,让他留下一部分的东西藏起来,但是,那些东西全是老教授们私下种出来的,而且,有专门的库房存放,陈丽娜自己可是真的连一颗葡萄都没有从农场私下拿过。

    自己(身shen)子端,才能影子直嘛,这点她还是了解的。

    孙家寨的这些怂人们,原来给欺压的厉害,到现在还抬不起头来,要说整个矿区谁最讨厌陈丽娜,大概就是孙家寨的这帮子人了。

    贺敏没说话,但也兴致勃勃的看着。

    陈丽娜明白了,这大概算是他的夺权前奏吧。

    农场丢了东西,孙家寨的人起头,贺敏参于,是以为,她来农场,回家做饭总要带点儿菜呀蔬果什么的吧。

    别看东西小,(身shen)为场长要是带头往家里搂东西,那可等于是开了偷拿偷放的门路了。

    拉手刹,下车,一把打开了后备箱,陈丽娜转(身shen)问:“为什么没人过来看?”

    “这个,陈场长,也没人说是您偷了东西,对吧?而且,就只是个孩子喊了一声,您何必生这么大的气?”贺敏说。

    “不。贺书记,做人就要清清白白,只是孩子喊了一声,我今天要不开后备厢,那葡萄就是我偷的。1号基地的小学免费上,这么大的孩子不让他们去上学,整天在农场闲游野晃就是个问题。这时候家家户户都该做饭的,不回家做饭,在这儿集合,不就是为了看我的后备箱,我问你们,满意你们看到的吗?”

    孙家寨的几个社员连忙说:“陈场长一心为公,大家都是看到的,这谁家的孩子乱喝乱叫的,赶紧给胖揍一顿,欠收拾啊真是。”

    也有人说:“陈场长别生气,你是最平易近人的场长,有些人天生心术不正,或者见不得大家过好(日ri)子,这种人呀,欠收拾。”

    关上后备箱的门,陈丽娜上了车,才出农场,后面一辆二八自行车的贺敏就赶来了:“陈场长,我也回家,你捎我一段儿吧。”

    “你的自行车咋办?”陈丽娜放缓了车,问。

    贺敏连忙说:“我放回农场,放孙家寨,咱们下午一起来上班,咋样?”

    想夺她的权,还想搭她的顺风车?

    “贺书记,你要想检查车上是不是有葡萄,我欢迎你检查,你要是想搭顺风车,那我得告诉你,我家老聂醋(性xing)大着呢,我单独开车,他绝不(允yun)许我搭别的男人。”

    “我不是外人。”

    “公狗都不行。”一脚油门,她绝尘而去。

    像贺敏这种见缝插针献殷勤,见个女(性xing)就要施展自己男(性xing)魅力的男人,她两辈子,就没有看上眼过。

    “妈妈,今天吃什么呀。”二蛋自打上了学,瘦了很多,也蔫了很多,孩子是给老师骂的,最近啥信心也没有了,就妈妈每天做的饭,能让他开心一点。

    “咱们先看看咱们的菜园子里有什么,天还这么(热re),吃顿浆水面咋样,妈有榨好的酸菜。”

    “不要,我想吃(肉rou),大肘子。”

    自打吃过一回大肘子,二蛋就对于猪(肉rou)念念不忘,可惜呀,矿区只有羊(肉rou),没有猪(肉rou)。

    “二蛋,要真想吃大肘子,妈妈想办法给你办,其实呀,猪(肉rou)还有很多做法,比如红烧(肉rou),回锅(肉rou),梅菜蒸(肉rou),还有腐(乳ru)蒸(肉rou),尤其是梅菜扣(肉rou),把五花(肉rou)切的薄薄的,裹上调料,扣碗里蒸出来,夹着虚腾腾的饼子,甭提多好吃了。过阵子,妈妈想办法给咱们买点儿来,咱们到农场去做,不过,你真想要我做,妈有个要求。”

    “妈妈你说。”为了能吃到香喷喷的猪(肉rou),二蛋觉得自己什么都能答应。

    陈丽娜屈膝,指着他的鼻子认真的说:“上课的时候,只看老师的嘴巴,只听她在讲什么,然后等到放学了回来,给妈妈讲一遍,坚持到周末,就可以了。”

    “那今天咱们吃啥?”聂卫民问。

    “羊(肉rou)吧,妈腌了一罐儿羊(肉rou)臊子呢,今天咱们就吃菜汤吧,妈给你们做羊(肉rou)菜汤。”

    聂卫民倒无所谓,二蛋一马当先,就跑小菜园子里摘菜去了。

    尺长的豆角,还有圆圆的小南瓜,再加上一把嫩嫩的小白菜,羊(肉rou)臊子一炒,一锅菜汤烧出来,配着八五粉蒸成的大馒头,浓浓的调和遮住了八五粉的土气,一锅(热re)腾腾的羊(肉rou)菜汤,南瓜软糊的跟鸡蛋黄似的,汤香馒头虚腾,二蛋一个人就吃了两大碗。

    “蛋蛋,你今天咋闷闷的,为啥还不起来呢?”聂卫民见三蛋儿吃完了饭往炕上一趴,就跑来逗他了。

    “疼,哥哥,我头疼。”三蛋儿说。

    聂卫民一摸,哎呀,弟弟脑袋上有个斗大的包。

    扑拉开了头发,聂卫民气的直接抓狂了,小嘴一嘟扑扑的给弟弟吹着风,再揉一揉,哎呀,包更红更大了。

    “谁打你了?”

    “农场里的坏孩子,他说他叫李大爷。”三蛋儿记得清楚着呢,那俩坏孩子还想把他往河边哄。

    “告诉妈妈,她是场长,帮咱们揍人。”二蛋最直率。

    “不行,那样妈妈就不会再带我去农场了。”三蛋儿忧心的是这个。

    聂卫民也觉得不行:“蛋蛋,你还记得那俩孩子的样子吗?”

    “记得,见了就能认出来。”

    “在基地,可没人敢欺负我兄弟。明天上农场,揍他丫的。”

    好嘛,第二天正好周六,早上起来聂卫民扛着扫帚就在扫院子,二蛋更勤快,一早起来就在做作业。

    “哎呀,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啊这是,咱们二蛋居然这么早的就开始写作业了?”陈丽娜调侃说。

    二蛋的表(情qing),就有上辈子那张照片上的狰狞,一只小胖手握着铅笔,怒眉瞪眼,仿佛小小的作业本是他的敌人,一支铅笔,他正在孤军奋战。

    聂卫民从自来水管子里提了几桶子水,顺着沟渠把菜浇了一遍,问说:“妈妈,我们今天可以去农场里捡麦穗吗?”

    “麦穗早捡完了,麦田也已经耕过了,现在都种上赶秋霜的最后一茬大白菜了,儿子,农场里只有摘棉花的活儿,那个不适合你们干啦。”陈丽娜说。

    “但是,我们还可以在菜园子里捉虫子啊,我记得大倭瓜上菜虫可多了,我们去帮妈妈除四害,好不好?”二蛋终于写完了作业,给妈妈展示着自己写的,还算整齐的字儿。

    “那好吧,可以去,但是不准跟农场的孩子们打架。”

    “放心吧,我们是绝对不会跟人打架的。”聂卫民连忙保证。

    “二蛋,你还没跟妈说呢,老师昨天下午讲的啥,讲来给妈听听。”要求还没提完了。

    二蛋这孩子,毕竟小,上课的时候,课堂外的说话声,走路声,别的同学的小动作都会吸引他,所以,他一直做不到专心听课。

    小肥(屁pi)股胖颠颠的小家伙立刻就开始说了:语文老师讲了啥,数学老师讲了啥,生产队有三个大南瓜,送给公社一个大南瓜,还剩两个大南瓜。

    咦,可以呀,这小家伙自己听课不专心。但是,他自己不(爱ai)听,妈妈想听呀,本着要教妈妈的精神,这家伙居然真的,认真听课啦。

    好吧,小家伙讲的还(挺ting)像那么回事儿。

    陈丽娜不是亲生了孩子的,虽然说着重教育,但总归没有像别的家长那样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雄心,相对来说,在学习上就放的比较宽松。

    聂卫民是全靠自己敏锐的观察力和非常好的记忆力在自学,天赋不同,二蛋能做到认真听讲,也算是个非常大的进步了。

    “那就走吧,今天中午呀,咱们在农场大姨家吃饭。”

    出了门,全幅武装的聂工戴着白手(套tao),正在路边大汁淋漓的干着呢。

    “爸爸又在修车。”

    “嗯,你们的妈妈最近应该没超速过,值得表扬。”聂博钊说。

    “你们爸爸是x光眼,那你说说,我平常跑多少码?”

    聂博钊把一枚钉子哐啷一声扔进一只铁盒子里:“最高六十码,不然,你的胎早爆了,你这车胎啊,扎着钉子了。”

    这严谨的工程师,每天下班回来,都会检查一下(爱ai)人的车辆,轮胎有什么问题,自己拿千斤顶顶车,拆胎换胎补胎一条龙,保养做的贼流,机油都是他来换。

    “行了,我们今天又得去沙漠里军训,秋天野兔肥,晚上我打两只肥野兔给咱们吃,你们也赶紧去吧。”

    一家人出了家属区,朝阳才升,又是美好的一天啦。

    作者有话要说:  聂卫民:我们兄弟打算以德服人,真的不打架哟。

    聂卫国:我的小拳手已经按捺不住饥渴啦,嗷嗷,揍丫的。

    24小时留言,评论,撒花,灌溉营养液,有红包相赠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谪龙〕〔山海意难平〕〔虎婿杨潇全文txt下〕〔枕上婚宠〕〔海贼之日日果实〕〔超维术士〕〔这个光头很危险〕〔诡秘之主〕〔第一序列〕〔玄幻:我能吸收属〕〔重生痞妻:寒少,〕〔美利坚捡宝王〕〔甄小嫣安以恒〕〔修真聊天群〕〔九星毒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