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双宝来袭:亿万爹〕〔南珺琦席承骁〕〔娇妻归来:宝贝叫〕〔秦时之我要做军阀〕〔我的灵宠有分身〕〔扫帚大侠〕〔宠妻山里汉:种田〕〔谋断星河〕〔此事不简单〕〔地球穿越时代〕〔恭喜殿下:王妃一〕〔最强奶爸兵王〕〔傲世惊鸿〕〔国民影后要出逃〕〔倾国策之西方有佳〕〔快穿之女配辞职了〕〔玄门妖王〕〔万界建道门〕〔一胎两宝老婆大人〕〔一胎俩宝,老婆大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反派的后娘[七零] 89、国家安全
    大清早的, 矿区的沙枣树全开花儿了, 像小铃铛一样挂在枝头, 鸟语花香的。

    当然,繁忙的(春chun)种也结束了,所有人可以说是全累弯了腰。

    但这还没完了。(春chun)种一结束, 静等小麦发芽的时候,还得赶着(套tao)种棉花, 等把棉花种进地里头,又该给刚出苗的小麦打杀虫剂,锄草啦。

    矿区小学的孩子们刚一放学,陈甜甜就来找聂卫民了:“大蛋大蛋, 走, 上你家给妹妹拨胡萝卜去, 一起走啊。”

    “好啊,哎,不过妹子, 你今天也不去我家吗?”他眼疾脚快,就把只要一放学就匆匆跑的刘小红给拦住了。

    “不啦卫民, 我妈都八个月啦,快生孩子啦, 我得回家给她做饭呢。”

    “那不还有你外婆呢嘛, 为啥天天要你做饭,我今天不准你回去。”

    “真不行,卫民, 我得走啦。”

    “你看你爸都没来接你。”

    “我自己会骑自行车呢,你看。”学校门口果然停着一辆二八自行车,孩子太小骑不上大杠,就从三角叉里(套tao)进脚去,人刘小红骑的有模有样。

    “那什么,二蛋和我家蛋蛋都发烧了,你难道就不该去看看他们?”聂卫民于是又说。

    好吧,刘小红跳下了自行车:“二蛋发烧还没好啦,这一个(春chun)天都快过去了呀”

    自打吃伤之后就发烧了二蛋,其实可不希望病好了,躺在家里又没有老师层出不穷的骂声,(挺ting)美的呢。

    “所以,去帮我妈做做饭吧,她一个人实在太忙啦。”主要还是帮陈丽娜洗洗衣服什么的,要不然,她一个人实在太忙呢。而聂卫民呢,自己还要忙着看书,当然没时间给陈丽娜帮忙啦。

    “那行吧,甜甜,你坐上来,我带你一起走。”

    “带我吧。”聂卫民一下就跳上去了,甜甜也在后面追着:“小红姐姐,带我嘛,我也想坐自行车。”

    刘小红也是刚学会骑自行车,拐拐扭扭,满头大汗,带聂卫民一段儿,再把他放下来,带甜甜一段儿。

    “刘小红,你不觉得你该叫我一声哥哥吗,我都叫你妹子啦?”人刘小红骑的正专心呢,突然,聂卫民凑过来就说了一句。

    刘小红本来车技就臭,一脚没踩准,哐啷一声,滑了脚,好嘛,俩人一起摔地上了。陈甜甜在后面大叫:“大蛋儿,大蛋儿,摔疼了没啊。”

    “你会不会骑车啊,看我裤子都摔破啦?”聂卫民爬起来一看自己的膝盖,好嘛,灯芯绒的裤子,摔破一口子。

    “你会你来啊。”刘小红手掌还划破了呢,气的摔了自行车,赌气就走啦。

    本来嘛,聂卫民连自行车都没摸过的,撑了起来,看了一会儿,一脚窜上去,咦,还真就骑着走了。

    “来嘛,小红姐姐,你看,大蛋儿带着我呢,你也来坐。”刘小红赌气往前走了两步,就见聂卫民骑着自行车儿,快要越过她了。

    好嘛,小家伙晃晃悠悠:“我妈说了,方向盘上挂个饼子狗都会开车,这自行车不是(挺ting)容易骑的吗,就这,听说你还在农场里整整学了半个月才学会?”

    他腿长,不需要像刘小红那样斜伸着腿,直接翻上大杠,书包往(胸xiong)前一挂,再把陈甜甜一带,骑的贼溜。

    “来嘛,妹子,上来坐嘛。”

    “不坐。”

    “来嘛,你看我单手骑车多危险,快跳到大杠上来。”后面坐的是陈甜甜,刘小红要真坐,就得跳到大杠上去,聂卫民慢慢骑着,曲里拐弯儿都快跌倒了,还单伸一只手,示意她上来呢。

    好嘛,刘小红慢腾腾走了几步,忽而再快跑两步,聂卫民再把她一捞。

    前面一个妹子,后面一个妹子,简直人生赢家呀,骑着就窜了。

    “咋回事,今天家里怎么这么多客人?”带着俩妹子才到门口,一看外面停的小汽车,聂卫民就跳下车了。

    “甜甜快回家去,我家估计有要客,你看,那是陆地巡扬舰,战时指挥车,咱们矿区武装部高部长的,那小汽车,阿书记的,估计矿区的领导全在我家呢。”

    甜甜说:“可我想喂妹妹。”

    “你是自己想吃胡萝卜吧,一会儿我拽两个,隔墙给你扔过来。”说着,聂卫民就把陈甜甜推回她家了。

    “你看,那个小马跑了,小尤也跑了,现在就剩龚红星一人了,她不走,但也不出手,每天就是在矿区四处转悠,肯定是有所图谋的,我觉得她在搞(阴yin)谋。”客厅里,高大勇说。

    高区长两口子也来了,相互对视了一眼,就问阿书记:“您说呢,咱们该拿她怎么办?”

    “最近上面施压的厉害,我可全给顶住了,她闹不起什么风浪来,也就走了嘛,不足为惧,啊,不足为惧。”阿书记还是一惯的和稀泥。

    聂卫民一个个看过去,回头对刘小红说:“好家伙,咱们矿区的领导全来啦,看来,那个龚红星离滚蛋不远啦。”

    “不过,我听着大人们似乎都没啥办法的样子啊。”

    “你放心,我妈(胸xiong)有成竹呢。”聂卫民拍着(胸xiong)膛说。

    爸爸妈妈在聂卫民的眼中,那可是巍巍高山啊。

    “贺大姐今天帮我个忙,给咱们擀顿长面,咋样?”陈丽娜笑着说:“这眼看中午了,就在我家吃一顿。”

    七八个大人,好几个小孩子呢,这么多人的饭可不好做,贺兰山当然也得进来帮忙。

    刘小红书包一扔,就跑地里帮着陈丽娜摘豆角儿去了,羊(肉rou)臊子汤,里面加上炖软的豆角儿,鸡蛋花子西红柿,胡萝卜丁儿,再爽口不过啦。

    翻锅一炒,先炒羊(肉rou)再加料,不一会儿,一大锅的臊子汤就出锅啦。

    “这小闺女,干活儿可真是够勤快麻利的,丽娜,你不会看准备她给你当儿媳妇吧?”贺兰山擀着长面,眼睛就瞅着灶下的刘小红。

    “要我真看上了,贺大姐你觉得咋样?”

    “麻利,勤快,是(挺ting)好的。”

    “哟,小姑娘脸红了呢,来,再加把火,我可下面啦。”贺兰山于是说。

    “行了,贺大姐,你不能这么取笑我闺女,说实话,整个矿区我就没看上能给我作女婿的。”

    “不是你姐的嘛,咋就成你的了。对了,你和聂工,真就不打算再要一个?”贺兰山努了努嘴,悄声说:“你只看那仨小子,就证明老聂工夫不错,你咋就怀不上呢?”

    “那你呢,咋不再生一个?”

    “老高到上海检查过,弱精,有小冰就已经能耐了,年纪越大,只怕越怀不上。”

    “女孩男孩都一样,你培养好你的小冰,我培养好我仨儿子,等将来咱们老了,再让他们好好替咱们建设边疆。”

    “你要相信一点,我闺女一定比你这几个儿子都强,说实话,你这仨儿子,也就卫民还有点儿出息,小的那个太小,二蛋嘛,就只会吃,唉,这种儿子呀,还不如生成闺女。”

    “那可不一定啊贺大姐,我觉得我几个儿子没一个弱的。”

    俩人斗了一会儿的嘴,大长面已经出锅了,两大盘土豆丝就着,一人刺溜了两大碗,这一抹嘴,大家就准备要走了。

    谁知道这时候,陈丽娜才上桌子呢。

    “卫民,带着小红去把碗洗了去,爸爸妈妈今天有些事儿,要跟这些伯伯们说。”陈丽娜收完了桌子,给大家重新又沏了茶,才跟聂卫民说。

    “好呐妈妈。”小伙子进厨房,刘小红又在擀面呢。

    “再打两桶水,放墙根儿,舀一锅过来,我要给二蛋和三蛋儿做饭吃。”都这会儿呢,在炕上发烧睡大觉的俩小的还没吃饭呢。

    “行,你咋说我咋办。”聂卫民干脆的说。

    “给,萝卜,洗干净的,隔墙扔给甜甜去。”

    抽空儿,刘小红就递了他俩胡萝卜。没办法,聂工干活细致,懂得如何调配化肥和农家肥,后院那一亩三分地,肥的简直流油,种出来的胡萝卜,比别人家的甜菜还甜呢。

    “呀,不是你我都忘了,你等着,我给甜甜扔萝卜去。”

    聂卫民转(身shen)刚要走,就见刘小红似笑非笑的盯着他。

    小伙子突然觉得不对劲儿啊:“刘小红,你笑什么笑,我不就送俩萝卜嘛,你干嘛这么笑我?”

    “出息。”刘小红说着,回头就擀面去了。

    这边,陈丽娜自己端杯茶,一看聂工主动让贤,就坐到他的位置上了。

    “高部长,你们武装部的工作最近做的咋样?”陈丽娜笑着就问。

    高部长还没说话,于参谋立刻就说:“怎么也不能比陈场长差呀,尽力保卫矿区安全,可是我们的使命。”

    “边防上也没啥新(情qing)况,自打温都尔汗事件以来,咱们边疆跟苏国,似乎关系好了很多呀?”陈丽娜于是追问。

    于参谋看了一下高部长,说:“自打前年欧美首领访问共和国,再随着□□实验成功,战争局势解除,苏国大幅撤兵,咱们不也撤兵了嘛,现在呀,咱们跟苏国的关系,确实不紧张了。”

    “所以,马放南山,兵撤伊犁,大家也觉得,永远不会打仗呢?”

    “可不?”

    “事实上,龚红星在咱们基地的时候,给中央发过他实验室,白杨河大桥,以及咱们几大油井的座标数据,你们说,座标,是不是军事打击之中最重要的数据?”

    她这话一说,所有的人全都坐正了。

    聂工直接从小书房中拉出一张地图来,印刷版的边疆地图,但是他自己局部放大再打印,然后,整个乌玛依矿区的农场,油井油田,甚至于细到每一条乡间小路,就给标注的明明白白了。

    “从木兰农场到阿里木林场,要经过白杨河,你们看,这是白杨河大桥吧,白杨河大桥,是咱们共和国成立以来,边疆第一座真正意义上的超级大桥,无论咱们要运输油品,还是往塔城和克孜尔加尔输送战略物资,都要经过它。

    而龚红星把座标发送到中央之后,我特地去了一趟克孜尔加尔的5号油井,在边防上纪录了大批苏国无线电信,我就发现,咱们白杨河大桥的座标,在苏国的无线电中频繁出现,你们难道不觉得,这和龚红星有关?”

    “聂工,你这个想法有点天马行空啊,要知道,用介绍信上的话说,龚红星可是个久经考验的**战士,是整个红岩思想最积极的人,你要说她为了拼革命而不分清红皂白,激进我都相信,你说她是苏修间谍,我不能信。”

    “她是不是苏修,我有足够的证据可以帮你们证实,但今天我想说的不是这个,我想说的是,只要证实了她是苏修,并且发送了我们的座标,咱们反向而推,阿书记您说,她来咱们矿区的理由,单纯的,就真的只是搞革命吗?”

    “聂工,你这话什么意思?”于参谋长最是警觉:“你该不会认为,上面也有苏修,而她就是苏修派来搞座标的吧?”

    “那么,如果她是苏修指派来的,你们说,真正的苏修会在哪里?”陈丽娜紧接着追问。

    那只能证明,是上面有真正的苏修了。

    但是一群人都倾苏了吗,还是只有一个人,这个,他们就连猜敢不敢猜了。

    阿书记一看聂卫民就在窗外站着,在喂一只白绒绒的兔子。

    他率先把自己手中一直带着的一只小收音机,就交给聂卫民了,然后说:“大家要(身shen)上还有这东西的,全交出来吧。”

    别人没有他这样,无论走哪儿,都带个收音机听新闻的习惯,但也立刻站起掏衣服兜儿,以示清白。

    “卫民,去把你家的院门关上,我们现在有重要的事(情qing)要谈。”阿书记说。

    事实上一开始,聂工请他们来的时候,他还以为聂工是有了重大的科研成果,来不及到矿区汇报,要在实验室给他们展示了,没想到居然是这么重要的事(情qing)。

    “聂工,这是危害国家安全的重大,特大事故,你该到办公室来汇报的,怎么能在你们家?”

    “我们家有窃听器,龚红星送来的,但是,我给她录了无间段的歌曲,天天循环唱给她听了,而你们的办公室,我不敢确定会不会有人监听。”

    众人相互对望一眼,突然就明白,他说的也对。

    万一苏国真想对矿区发起攻击,而且还和上面某些人联合,那他们的办公室里,说不定早就装上窃听器了。而聂工家,还真是个最安全的地方,毕竟他在无线电领域,那是家传。

    “我有证据表明龚红星往中央发送过我们的座标,而我也破获了苏国的无线电密码,就是炸毁白杨河大桥。要知道,白杨河大桥可是一座战略式的桥梁,如果真的被炸毁,其意义是不可估量的。无论中苏会不会有战,咱们整个矿区的领导,可全得给一锅端了,到时候咱们会被问责,会全当成苏修被处理,中央会委派新的领导层,而没了1号油井和我实验室的数据,咱们矿区的科研成果和技术,会倒退到十年前。”

    也就是说,只要白杨河大桥上一声炮响,整个矿区就得被清洗。

    “要万一就只是虚惊一场呢?我们也不能因为你一句话,就发起一次军事行动。”

    “要真虚惊一场,害你们武装部白白出动,把你的指挥车留下,我这有个用来做实验的奔驰发动机,我给你改装上,怎么样?”聂博钊于是就说。

    好嘛,高部长才站起来,又坐回去了:“我同意行动,书记,区长,你们的意思呢?”

    那还用说嘛,这种事(情qing),无论有还是没有,明天果真会不会有苏国间谍前来,都必须去白杨河畔蹲守。

    炸毁一座大桥,至少需要五百公斤的火/药,靠一两个人当然不行,那是军事行动,最可能的,就是苏国直接空投敢死队,在大桥的关键位置填埋,并引燃,这在老蒋蠢蠢(欲yu)动的南方,屡见不鲜,只要抓到,那可就是大大的功劳啊。

    好嘛,刘小红把饭做好的时候,就看见叔叔伯伯们起(身shen),要告别了。

    俩发烧的小傻蛋儿,这会儿不在呼呼大睡了,给扶起来,哄着一人一碗面,二蛋看着细溜溜长的臊子面,心里想的要死,可愣是吃不下,你就说,这孩子发烧的得有多严重。

    “老聂,你不是信口开合吧,你要真有奔驰的发动机,就该有辆奔驰啊,我咋觉得你是在忽悠我呢?”出了院门,高部长说。

    “那不是70年上海汽车场进口了一台,用来拆卸,研究如何造车嘛,我要研究他们的原装机油,打审请就给要过来了。”聂博钊说。

    “哎呀,我说句难听的,我真希望苏国会行动,反正我们肯定能抓住他们,但愿不是虚惊一场。”

    “行了,无论军事行动会不会有,发动机我都装你车上,反正我已经用完了,这总行了吧?”聂博钊于是说。

    高部长这还未开战呢,就先下一城,凭白多个发动机,乐的什么似的,远远给聂工挥了挥手。

    一行小汽车早都调好了头,按职位排序嘛,先是阿书记的,再是高区长的,一辆又一辆,依次的,就离开聂家啦。

    “这下倒好,慈禧想通过整你们,整垮总理,要龚红星被抓,她的电台,密报,全是确凿的证据啊,这回,足以改天换地了。”目送着离去的领导们,陈丽娜笑说。

    话音未落,钱狗蛋儿的妈端着两碗水进来了。

    “小陈啊,我的蚯蚓水和鸡屎汤泡好啦,真的好治病的哦,来来来,端去给二蛋和小蛋蛋喝哟,两孩子又咳又吐,将近半月了吧?”钱狗蛋儿妈等领导们都走了,端了碗汤就进来了。

    哎呀,邻居家有大领导来,等领导走了自己也进来转一圈儿,蓬荜生辉啊。

    陈丽娜接过蚯蚓水和鸡屎汤闻了一圈儿,见钱狗蛋小脸黄黄的,跟他妈(身shen)后怏怏的站着呢,就说:“钱嫂子,这东西,狗蛋儿也喝过?”

    “喝呀,咋不喝,他就是喝了蚯蚓水和鸡屎汤才好的。”

    钱狗蛋立刻哇的一声吐,但还是强撑着笑说:“大蛋儿,你也喝一碗,有病治病,没病健体,这汤味道好的很啦。”

    聂卫民说:“谢了啊钱狗蛋儿,不过我的我请你自己喝掉,我是不会生病的。”

    “行了,谢谢你啊钱嫂子,一会儿我就给俩娃喝,喝完了我让卫民把碗给你送过来。”嘴里这么说着,但等钱嫂子转(身shen)一出门,两碗汤,陈丽娜就全给倒了。

    “我以为你真要给我儿子灌这东西呢,怎么,在你看来,还是吃药更管用?”聂博钊说。

    陈丽娜也是反问他:“怎么,这蚯蚓汤不会真能治咳嗽,鸡屎水不会真能治消化吧?”俩孩子现在的毛病,一个是咳嗽,一个就是消化了。

    “原则上是可以的,但是好好儿的有药,为啥给孩子吃这个?”

    屋子里,俩小蛋儿本来就难受的要死,听了这话,简直激动的(热re)泪盈眶,毕竟钱狗蛋的妈已经夸自家的土方子夸好久了。

    要是当初的黄花菜,蚯蚓水,鸡屎汤,全得一股脑儿捏着鼻子,灌他们嘴巴里去,毕竟治病嘛,能不花钱找土方子,干嘛还要花钱取药,你说是不是?

    诶,要不怎么人说,世上只有妈妈好呢。

    作者有话要说:  就说了,小龚不足为惧吧,(套tao)到大目标,她完蛋啦。

    以及,蚯蚓汤听说真的治咳嗽,鸡屎水治消化,在农村好普遍啊。

    24小时留言,撒花,灌溉营养液,有红包相赠哦亲们,加油留言吧,得到的机率灰常大。

    推荐基友星河鹭的文《校霸的佛系(日ri)常[穿书]》~

    一觉醒来,学霸少女杜津津穿越到古早校园文里,成为该书中同名同姓的女炮灰,不仅不(爱ai)读书,还是典型的作死小青年,堪称七中一霸,

    杜津津决定跟原本的人设划清界线,她要好好学习,做一个五好少女,

    并断言,这辈子都要跟校霸这两个字:划!清!界!线!

    谁知道有一天竟然被人发现她把一中校霸程稳同学按在楼梯底下咬嘴儿,

    啧啧啧,真打脸。

    一句话文案:搞不定的校霸少女的学霸之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山海意难平〕〔谪龙〕〔虎婿杨潇全文txt下〕〔枕上婚宠〕〔海贼之日日果实〕〔玄幻:我能吸收属〕〔承蒙你出现〕〔诡秘之主〕〔超维术士〕〔这个光头很危险〕〔修真聊天群〕〔第一序列〕〔美利坚捡宝王〕〔九星毒奶〕〔我的体内有个神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