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女配冷静点〕〔我爸给我二十亿〕〔双宝来袭:亿万爹〕〔重生柯南当侦探〕〔上门狂婿〕〔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毒医凰妃〕〔重生之好命〕〔我夺舍了魔教教主〕〔笑傲仙缘〕〔封天邪仙〕〔无敌神婿〕〔轮回乐园〕〔无敌神婿全文免费〕〔万鬼吞噬系统〕〔银匙会〕〔窃道诸天〕〔都市灵剑仙〕〔我的老婆是海皇〕〔世子妃世子又扣您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反派的后娘[七零] 90、甜菜炒牛肉
    第二天一大早儿, 陈丽娜照例上班, 聂工也有他自己的事儿, 都先走了。

    起来烧好了汤,刘小红就又闹着要回家了。

    “妹子,就再留一天呗, 明天我亲自骑着自行车送你回农场,好不好呀?”聂卫民早晨起来, 打着哈欠,一看桌子上,眼睛亮了:“这是槐芽呀,你给凉拌了?”

    “我早晨起来摘的, 水一焯, 比槐花儿好吃, 快尝尝吧。”刘小红说着,转(身shen)就进小卧室了。

    俩小的昨天倒是退烧了,但还是蔫哒哒的, 没办法,换季节的流行(性xing)感冒, 整个矿区的孩子,除了聂卫民不感冒之外, 已经过一茬儿了。

    而二蛋和三蛋, 不是吃撑了又吐,肠胃给搞坏了嘛,就更严重了。

    “蛋蛋, 起来喝点汤吧,我给你烧的鸡蛋汤,里面加白糖啦。”刘小红说着,就拍了拍三蛋儿的(屁pi)股。

    “不行,我还想睡。”三蛋儿这么说着,人却爬了起来,这是准备往大卧,摸妈妈去呢。

    “蛋蛋,小姨今天有事儿,一早起来就走啦,你现在乖乖儿的喝汤,等汤喝完,估计病就好了呢?”刘小红要哄孩子,那可真是够耐心的。

    “小金宝,你又抢我的袜子,我不要穿你的臭袜子,把我的袜子还我,呜呜。”隔壁,陈甜甜又因为袜子,在跟弟弟俩人吵吵呢。

    “好啦好啦,夏天该换凉鞋了,甜甜今天不穿袜子,咱穿凉鞋好不好?”王姐说着,翻箱子找出去年的凉鞋来,就给陈甜甜换上了。

    “大蛋,二蛋,快来看,我的凉鞋漂亮吗?”好嘛,转眼,甜甜就过来了,要给大家炫耀一下她漂亮的红色小凉鞋。

    二蛋和三蛋因为甜甜的一双凉鞋,居然不再赖炕,也就起来了。

    刘小红趁势儿,一人一碗鸡蛋甜汤,就哄着他俩喝起来了。

    三蛋儿也(爱ai)吃槐芽儿,跟聂卫民两个包圆了半盘子的甜槐芽子。

    俩孩子喝完了汤,混(身shen)(热re)腾腾的,想出去玩呢,刘小红又不让了:“不行,给我滚炕上睡觉去。”

    “我这会儿精神着呢,我要出去。”二蛋说着,就准备往外去。

    刘小红啪就是一巴掌,拍他额头上了:“感冒才好,汗津津的,你这样子出去,一会儿风一吹准发烧,你这样子出去,就是在浪费我小姨的药你知道吗?”

    二蛋狠狠瞪着她,瞪了半天,说了一句:“母老虎。”

    三蛋儿一看哥哥都上炕了,也不敢吱声儿,尿憋的什么似的,也趴炕上去了。

    “好啦卫民,中午呢,我这儿擀好了长面的,那儿呛好了浆水汤,蜂窝煤炉子我就不熄了,你中午把水往锅上一搭,自己做饭仨人吃,行吗?”说着,刘小红就准备收拾自己的书包,要走啦。

    “那什么,妹子,你再等会儿,我有好东西给你。”聂卫民说着,也翻箱子去了。

    不一会儿,他就在大卧室里唤开了:“妹子,快进来。”

    “这啥?谁的?”

    两只绿色的塑料小凉鞋,上面还有塑料压成的小蝴蝶呢,蝴蝶的翅膀上还压着俩小水晶,那叫一个俗不可耐,跟陈甜甜是一个款,不过,陈丽娜是秋天买的,买回来以后就一直放着呢嘛,等着夏天才准备给她穿呢。

    “我让我妈买的,你今天也有凉鞋穿,总能留一天了吧?”聂卫民于是说。

    撒谎,心虚,鼻子就会痒,于是挠了一下。

    刘小红咬着唇看了他半天,说:“你想留下我,是为了让我替你看着二蛋和三蛋吧,说吧,你是不是想悄悄溜出去干坏事儿?”

    “没有的事儿,我就去王繁家听会儿词带,一会儿就回来,等回来我教你唱首歌啊。”好嘛,说着,把凉鞋往炕上一扔,俩弟弟还在炕上躺着呢,原本妈妈叮嘱好了的,就该他照顾着弟弟们吃饭,吃药的,他倒好,把刘小红一扔,自己溜了。

    走的时候,还顺走了刘小红的自行车。

    出门时不望回头看一眼,刘小红一幅看穿了他的样子,冷冷的盯着呢。

    从一开始,处心积率,他就是想碥她来给自己带孩子,还偷她的自行车呢。

    “郭记者,郭记者。”一溜烟儿骑着自行车赶到农场,郭记者果然不在。

    “聂卫民?正好儿,小伙子,来,给我扛着保温杯,背上照相机,一会儿高区长的小汽车就该来接我们了,走,咱们亲自上阵,见证一场苏修抓捕战。”

    “来,保温杯我帮你背着。”聂卫民就说:“您能告诉我,为啥靳伯伯不去?”

    “小子,我可是信任你才带你的,靳师是摄影师,但是吧,你不知道,他是个特胆小的人,要是正常的采访,他愿意拍照片,可要是迁涉到军事行动,他惜命,就不敢去了。话说,一会儿万一有枪战呢,我听你妈的意思,苏国可能要空投敢死队下来,你要现在想怂,我立刻放你走。”

    “郭叔叔,你觉得边疆的风这么刮着,狼在荒原上叫着,能留下来的,会是孬种吗?”

    “我觉得不会。”

    果然,不一会儿高区长的小汽车就直接开到农场,来接人了。

    真要有小型军事摩擦,还是炸毁大桥这样重大的事故,第一时间有记者在场,那真是,宣告全国啊。

    张秘书开车,高区长就坐在后面,等郭记者上了车,高区长就笑开了:“卫民,你要跟我们去,你爸你妈知道不?”

    “知道。”小家伙二兮兮的,郑重其事的点头。

    “那行,郭记者,我就这么跟你说吧,要是虚惊一场,咱们矿区所有的领导今天晚上请你喝酒,明天欢送你上火车,当然,这次的军事行动,也求你只字不要往外漏,要有,咱们一起立功,咋样?”

    “我还是不敢相信,苏国真会空投敢死队,高区长您还甭说,我也是第一次亲(身shen)经历战争,心(情qing)十分激动。”

    “要你呆在边疆,这是家常边饭。”高区长说。当然,这是吹牛批。

    “依照事实,无论发生了什么,照片我会拍,报道我会想尽办法发出去就是了,领导,你说呢?”郭记者于是说。

    他话才刚一说完,只听轰的一声,好像车顶上落了个什么似的。

    白杨河大桥就在眼前了,建国以来边疆最大的基建工程,横跨一条大峡谷,就在小张停车的时候,四面八方围过来的,全是武装部的人。

    “站住,这里是共和国的土地,放下武器,准备投降。”高昂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一遍汉语,一遍俄语。

    “不会,咱们被当成苏修了吧?”郭记者下意识说。

    聂卫民够着窗子,叫着说:“新鲜啊郭叔叔,看见了没,那是俄国伞兵,我爸早就听说他们会空投特务到咱们的土地上,但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啊。”

    小伙子兴奋的跟什么似的,只听刷刷一阵子弹(身shen),郭记者大吼了一声卧倒,就把这孩子给压到座位上了。

    外面突突突,四面八方全是机关枪的声音,震的人耳膜发痛,郭记者紧紧压着聂卫民,以防他再爬起来。

    也不知等了多久,枪声才算是停了。

    “怎么样,你们没事儿吧?”又不知过了多久,才有人来拉车门。

    “小张,小张!”高区长见小张一动不动,拉了一把,就见他一手捂着肩上的伤,这竟是昏迷了这是。

    要说高区长和郭记者,还有聂卫民几个幸运的没中弹,还得是因为他们躲得及时。

    聂卫民惊魂未定,爬起来一抖落,(身shen)上全是弹夹的碎片。

    放眼望去,给击落的直升机,巨大的残骇坠在白杨河大峡谷中,还冒着白烟,一顶顶的伞盖,有的落在树上,有的落在谷底,散落的弹壳,机枪,处处冒着白烟,有些伞兵一落下来就给枪毙了,还有一些跟武装部的同志开枪对战过。

    而躺在地上的,横七竖八的尸首中,居然有穿着六五式军装的,武装部的同志们,有一个的一条腿直接给轰掉了。

    聂卫民于一瞬间明白了,战争跟电影里演的完全是两个样子。

    他们的车之所以被击中,是因为有一个伞兵降落时,砸在了车上,而他以高区长的车为据点,跟埋伏着的武装部的同志展开了殊死的对战。

    陈丽娜(身shen)为农场的人,当然不可能跟着武装部一起出任务,但是她是为了农场,到矿区买种子去了。

    矿区政府通知她去领人的时候,她都惊呆了。

    再一听护送他的同志说小张都差点中弹而亡,嘴巴半天都没能合得拢。

    ”万幸啊小陈,得亏苏国人不了解我们的国(情qing),以为小汽车在咱们国家也是遍地满大街,才没有把我们当成人质,否则的话,我们今天都不可能活着回来。”高区长搂着聂卫民的脑袋,如是说。

    “小陈同志,我觉得我可以解释,但是你要听吗?”跟在陈丽娜的(身shen)后,聂卫民小心翼翼的就问。

    陈丽娜一进门,只看刘小红在,就知道这小伙子是怎么个处心机率的,扔下俩弟弟跑到白杨河大桥上去的了。

    外人在,不教子,更何况聂卫民还好面儿呢。

    陈丽娜就问刘小红:“怎么,看你这急躁躁的样子,是想回家了吗?”

    “可不,我连着两天没回家,我外公我外婆肯定会着急的呀。”刘小红说着,就摇了摇手中的凉鞋:“小姨,谢谢你买的凉鞋,我记得这凉鞋是咱俩一起去买的呢。”拿凉鞋,还不忘戳穿聂卫民的谎言。

    “那行,我也不留你了,趁着肖琛要送郭记者的车,赶紧回农场去,我这儿给她拨了一把甜菜,回去叫她蒸着吃去。”

    “好呐,谢谢你啊姨。”刘小红说着,就走了。

    “小陈同志,你为什么总要把刘小红送走啊?”聂卫民见陈丽娜进了厨房,也就跟进来了。

    “为了照顾俩小的,为了自己能逃出去玩儿,你就处心积率的,把小红给留下来,有意思吗?”陈丽娜就问。

    “让她帮帮你,不好吗?”

    “不好。她是叫我姐给领养了,但是我可是千叮咛万嘱咐过我姐夫,一直跟他说,自家生了闺女怎么疼,就要给我怎么疼刘小红,因为她给领养的时候本来就已经很大了,哦,亲爹亲妈都没了,爷爷叔叔又不要她,她要的是来自家庭的温暖,而你把她叫咱家干活儿来,回去再到农场帮我姐家干活儿,这叫啥,流动保姆吗,那跟当初塑料厂那俩夫妻有啥两样儿?”

    “但她干活不是很麻利吗?”

    “那我问你,聂卫民,我是小公主吗?”

    “是,你是,你是女王大人,但她不是啊。”聂卫民一头雾水。

    哐一声,菜刀剁案板上了:“小聂同志,我要怎么说你才能懂呢,这世界上所有的女(性xing),都是应该要尊重,不,应该是要敬重的,你都不懂得从心底里真正的敬(爱ai)女(性xing),你就不是一个合格的绅士。”

    “绅士有是啥?”

    “就是,会特别讨女孩子喜欢的男人。”陈丽娜说。

    “你又在教坏小孩子。”聂卫民强辞夺理,转(身shen)就要跑:“好啦好啦,我明白啦,我知道是我不对,这总行了吧?”

    一揪耳朵,陈丽娜就又把他给揪回来了:“不,聂卫民,大多数的男人都知道自己该尊重女(性xing),但是,知道得多,做到的少。尤其是很多男的,有了好的仅着自己先吃,好像我是爷我就有理,上了公交车跟孕妇抢座儿,也是觉得男人天生就该坐着,女人才该站着。我想告诉你的是,你爸在这方面就做得很好,你留心看看,他啥时候不尊重我过,他啥时候会像你一样,就因为想自己躲懒,故意赖着不肯给我帮忙过?”

    聂工就是,忙的时候或者十天半月,甚至三五个月都在井上,但是,只要他回来,从那台车到家里的每一根保险丝儿,敲敲打打,拖地扫地,全是他的活儿。

    聂卫民脸红了,当然,其实他早就知道自己做的不对。

    但是吧,说孩子不如他爹,这可就把聂卫民给深深的刺激到了。

    毕竟,他可是把老爹当成楷模来活的啊。

    “妈妈,我饿。”总算退了烧的二蛋摇摇晃晃的,就凑到厨房门上来了。

    生病将近一周,他脸都饿瘦了一大圈儿,哈叭着就问:“妈妈,咱们今晚上吃啥呀。”

    “拿甜菜炒个牛(肉rou),再拿大白菜炖个粉条,今天妈到矿区的时候,抽空去了趟供销社,你猜我买着什么啦?”

    “啥?”二蛋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大肥鸡,你瞧瞧这肥不肥?”陈丽娜说着,就把一只扒好了毛的鸡给二蛋儿看  。

    孩子刺啦一声,口水就下来了:“妈妈,还做油炸大鸡腿吗?”

    哎呀,每到过年的时候,裹着面包糠炸的,外酥里嫩的油炸大鸡腿,二蛋想想,一下有胃口了。

    “不,咱们二蛋看着瘦了好多啊,今天妈得帮你们做个更好吃的。”

    “啥呀妈妈?”三蛋儿也凑到门上来了。

    “聂卫民,给他俩冲药,对,就那苦苦的药,一人冲上一大碗,让他俩当着我的面都吃了,我才告诉你们咱们今晚吃啥。”陈丽娜于是说。

    从矿区卫生院开回来的药,其实也不咋苦,想当初骗他们说是汽水儿的时候,俩人一个赛一个的能喝呢,但只要一说是药,就各种推拒,不肯喝。

    看妈妈把一只大肥鸡给放到锅子里洗干净了,拿到案板上剁了,俩孩子哈着气儿,((舔tian)tian)着嘴巴,一点点的,才算把那碗苦药汤子给喝完了。

    好嘛,等聂工亲自开着小汽车回到家时,就闻到一股极为奇异的香味儿。

    “甜菜炒牛(肉rou),闻着就香,嗯,这是白菜炖粉条,哟,这么一大盘鸡(肉rou),还是拿土豆和蘑菇一起烧的,不错,今天咱们家的伙食,应该超过矿区80%的家庭了。”

    “妈妈,喂我。”三蛋儿病了一回,越发的(娇jiao)气了。

    陈丽娜回头问聂卫民:“小聂同志,你最近是不是给三蛋儿喂饭了?”

    “没呀妈妈。”聂卫民连忙摆手。

    “喂啦喂啦,他自己不喂,就让小红给蛋蛋喂。”二蛋是告状的好手。

    “我刚见他的时候,自己扒拉饭扒拉的可香了,后来就是因为你俩大的老赶时间,想着吃完了就能立刻出去玩,于是填鸭子似的喂他,现在可好,长着两只手,自己还忘记怎么吃饭了呢,这是。”

    三蛋多乖的孩子,该撒(娇jiao)的时候撒(娇jiao),今天一看妈妈气不顺,端起碗来,刨饭刨的比谁都快。

    “怎么,龚红星那边咋样儿了,矿区怎么处理的?”陈丽娜把米饭盛给了聂博钊,就问。

    “她的微型电台,密报本,以及我所有监听来的纪录,已经全部上缴了。白杨河大桥桥桩下的炸药,苏国人的尸体,那两架坠毁在共和国境内的飞机上的黑匣子,她的上级呀,这会肯定是保不住自己喽。”聂工长吁了一口气,就说。

    曾经,陈丽娜以为能改变历史的人,说不定有多伟大呢,嗯,也许还头上挂灯泡,自带光环。

    但现在,她其实(挺ting)惴惴不安的。

    一方面,她希望这场革命能尽早结束,另一方面,她又不知道,当历史改变后,拨乱反正的那十年,又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来发展。

    现在是1973年5月,距离上辈子真正拨乱反正的开始,还有三年。

    空气似乎凝结了,聂工马上就要动(身shen),上北京,看着陈小姐,俩人还想就这些事儿继续谈下去。

    但是,正所谓孩子静悄悄,必定在作妖,陈丽娜侧首一看,聂卫民手里抱着只碗装模作样的在擦,正在客厅门上探头探脑呢。

    呵,这小伙子,抛下兄弟,独自一人跑到白杨河大桥上去看(热re)闹,差点死在那儿。

    这是以为自己躲过了清算,就悄悄摸摸的,开始偷听父母谈话啦?

    作者有话要说:  好啦,这件事儿翻篇啦,继续迈向新的生活,现在也该收拾那帮总是变着花样儿骂我们二蛋的坏老师了撒。

    24小时撒花,留言,灌溉营养液,有红包相赠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报告教官,我要追〕〔谪龙〕〔伏天氏〕〔诡秘之主〕〔重生七零小娇妻〕〔九星毒奶〕〔第一序列〕〔末日仙姝〕〔顾先生爱妻如命〕〔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美利坚捡宝王〕〔东山再起〕〔罪全书全集(十宗〕〔重生空间之烈女归〕〔天价狐宝:娘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