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初中:学霸女〕〔战神,你家萌狐要〕〔都市之至尊魔主〕〔我的野蛮老祖〕〔大妖猴〕〔穿越星际:妻荣夫〕〔宴先生,她回来了〕〔诸天投影〕〔最高之战〕〔重生绝世天帝〕〔重生大富翁〕〔侠女来袭:本王妃〕〔女友有个系统〕〔万古神龙变〕〔有钱就是了不起〕〔重生毒女:王爷您〕〔急诊科恋人〕〔异食斋〕〔天价婚宠:权少赖〕〔绝世宠妃:妖孽夫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反派的后娘[七零] 91、领奖啦
    “妈妈, 你不是说轻伤不下火线吗, 那为什么还要给哥哥请假啊, 我们今天都该去上学啦。”二蛋早晨起来,见哥哥一(身shen)草绿色的军装,也不背书包, 正在门外帮妈妈迭车,就困惑了。

    “嗯, 他今天必须请假一天,因为我有事要带他去矿区,但是你必须去上课,喝了汤就早点儿走, 今天中午呀, 要是妈妈没赶回来, 就去甜甜家吃饭,明白吗?”

    “好的妈妈,我知道啦。”二蛋刷完牙, 刺溜了一大口的汤,啊的叹了一气, 说:“真香。”

    “妈妈,你今天真的不带我吗?”三蛋儿最遗憾的是这个。

    “真不能带, 所以, 你去和小金宝玩吧,说不定我赶中午能赶回来呢?”

    上了车,聂卫民其实也很担心呢。

    他其实比爸爸更了解陈丽娜的脾气, 在她这儿,可没有什么事(情qing)是不做总结就能划上句号的。

    但是,他扔下俩弟弟,私自跑到白杨河畔去围观抓捕苏修的行动,这么大的事儿,罢了之后她不闻不问,就跟那攒利息似的,聂卫民就很害怕了。

    真不知道她最后有怎么问罪啊。

    “高区长您好,不会今天关于抓捕苏修间谍的公开报告,就是由您主持吧?”在区政府大楼遇上高区长,看他一(身shen)解放装,还特地戴着黑框眼镜,陈丽娜就问。

    “怎么,卫民也来旁听?”

    “可不,他当初不是就在你们车上,也是参于了战斗的,我想让他听一听全程发生的事(情qing)。”

    “此次白杨河形动,是自六六年大逃疆事件以来,我们牺牲士兵最多,破坏(性xing)也最严重的事件了,自治区各兵团,各县区的领导们全来了,这个报告还非得我做不可啊,快进去吧,你今天不也得上台做报告?咱们全自治区的领导们,可都等着看你这个女英雄呢。”高区长开玩笑说。

    接过讲话稿,陈丽娜就进门了。

    她因为举报龚红星有功嘛,被安排在第一排,没有聂卫民的位置,孩子就只好给她抱着呢。

    “妈妈,那天武装部总共牺牲了多少个同志啊?”

    “你看,据上面统计,伤十五人,死五人。”

    “那苏国间谍呢?”

    “两架直升机,统共二十人,活捉三人,剩下十七人全部击毙。”

    “那秘书小张呢,他肩部中弹了,你问高伯伯了吗,他是不是还活着?”聂卫民眼巴巴的,就问。

    妈妈叹了口气,摇头:“肩部的弹片只是小伤,真正让他陷入昏迷并失血过多的,是他心脏部位中的弹,卫民,他已经牺牲了。”

    聂卫民虽然只是一年级的小学生,但是读书多嘛,接过讲话稿,就认认真真读了起来。

    共和国成立之后的孩子,从小看了太多抗战电影,在电影上看了太多的枪战,但真真实实的体会,看着子弹穿透玻璃,呼啸而来,那就是另一种感受了。

    “现在有请木兰农场的场长陈丽娜上台,让她为我们讲述一下,自己是怎么发现龚红星是个苏修反/革命的。”

    聂工监听苏国电台,以及监听中央(情qing)报的那一段,是被隐去的,所以,所有的功劳,全都堆在了陈丽娜的(身shen)上,她现在是个女英雄了。

    陈丽娜于是起(身shen),就上台去了。

    武装部的同志们带头鼓掌,甚至还有几个人带头叫好,掌声响的聂卫民耳膜都在发痛。

    “首先,我得向大家致以深深的检讨,我得承认,一直以来,是因为我不想惹事,我想因为我的成份而规避掉检查,才会让苏修分子有机可趁,在我们矿区里大摇大摆,甚至于,明目张胆的发电报,暴露我们的座标,险些造成不可挽救的损失。”她深深鞠了一躬,顿时,所有的人都沉默了。

    就不说自治区别的人了,至少矿区的领导们,像阿书记啊,高部长这些人,说实话,(挺ting)惭愧的。

    当龚红星在矿区活动的时候,他们虽然说没有给予配合,但所有人为了怕惹麻烦,却是在放任她的。

    比推波助澜,或者说亲(身shen)参于更可怕的,是视而不见。

    当战火没有引到他们自己(身shen)上时,他们选择了躲避,于是,他们获得了暂时的清静,也可以说,战火没有燃烧到他们的(身shen)上。

    可最终造成的结果是什么呢?

    5死15伤,一座千辛万苦建起来的大桥,险些被敌人摧毁。

    摘了眼镜,高区长也站起来深深鞠了一躬:“确实没什么可表彰的,陈场长需要检讨,我又何尝不是?事实上,我这个领导,更应该带头检讨。”

    慢慢的,矿区所有的领导们全都站了起来。空气中突然就静的可怕……

    “对了,小陈,聂工为什么没有来,他是首先监听到无线电密码的人,也是第一个破译了密码的,虽然说鉴于他的特殊(身shen)份,这个咱们要保密,但是,他是这件案子里的大功臣,不来怕不合适吧?”散会后,阿书记就在会议室门口等陈丽娜。

    “他有些工作要向总理汇报,所以去北京了,估计今天就回来啦。”陈丽娜说。

    “单独去的,怎么也不汇报我一声?”阿书记若有所思,记得最近总理病的厉害,好像没给矿区打过电话呀。

    “是他的一个科研新成果,总理当时电话直接打到基地的,他大概还没来得及向您汇报吧。”

    告状分早晚,聂工手里的证据,可没有全部交给武装部。他自己带着证据,亲自赶赴北京,当然是想能给总理第一手的证据,好让重病中的总理,能够帮知识分子们打个漂亮的翻(身shen)仗嘛。

    听完报告会出来,陈丽娜特地到供销社里买了五斤饼干,包成了五分,专门到矿区医院,去看望了一回在枪战中受了伤的武装部的同志们。

    于参谋凡有战都一马当先,当然也挂了彩,胳膊上缠着大绷带呢。

    就那一斤饼干,他都不肯要呢:“我家又没孩子,快拿回去,给聂工仨儿子吃去。”

    “你不吃,人小包不吃吗,于参谋长,小包同志就算如今升级成了于夫人,待遇可不能变啊,我发现你最近都很少表忠心了呢?”

    “不不,我(胸xiong)膛里一颗火(热re)的心,除了随时准备为共和国而牺牲之外,就是想着,怎么好好的欣赏我们小包同志的美了,小包你说是不是?”

    “行了吧你,赶紧躺好了。”地包天的小包一把拍在于参谋的胳膊肘子上,于参谋疼的整张脸都在抽搐。

    “陈场长,您有多余的照片吗给我一张,成不?”小包削好了苹果,递给陈丽娜,见陈丽娜转手递给了聂卫民,于是又削起另一只了。

    “怎么,为啥要我照片?”陈丽娜反问。

    小包笑着说:“我堂姐呀,不是在红岩军区嘛,一直来信,说想看看您的照片呢。”

    “哟,跟我家老聂是同学吗?怎么,她也在军区系统里工作?”

    “咱们红岩军区歌舞团的台柱子,最近由她自己创作的歌舞剧《梦里敦煌》快要上映了。”

    哟,一听就是个大美人儿啊,要不然能独挑大梁演《梦里敦煌》?那部歌舞剧,可是红岩省的经典曲目,将来领导人们出国访问,都得带着四处巡演的剧目。

    看来,聂工的女同学自认高人一等,这是想看看她是何方神圣了。

    “你告诉她,应该过不了多久,《新青报》通版介绍我们木兰农场,我会上报的,让她在报纸上看吧。”

    郭滨走之前,特地给她看了靳师为她拍的黑白照片,屈膝在一片雪白的土膜田里,包谷苗子拙壮而长,就有一点不好,拍的跟刘胡兰似的。

    包曼丽同学是个优秀的舞蹈家,她陈丽娜也不错啊,将会以最优秀的农场场长的姿态,登上报纸呢。

    “行,我会说的,不过陈场长您当初可真该练舞蹈啊,您这形体实在是太美了。”小包说着,又凑了过来:“跟我说说呗,您用的啥化妆品?”

    “我妈妈用绵羊油啊,小包阿姨你不用那个吗”

    这个,聂卫民是知道的。因为她妈妈换了绵羊油,最近矿区的家属们,大家全都把雪花膏换成绵羊油了呢。

    “行了,饼干你必须带回去,只要你能来看我,我就很开心了。”说着,于参谋长还是把属于自己的饼干,塞还给了陈丽娜。

    每回到矿区,无论那个孩子跟着,陈丽娜都会专门到供销社,给买点儿好吃的。

    好吧,拢络民心,当然,也让孩子能适应跟着她的,这种风风火火又枯燥的工作。

    毕竟她得谈粮种,还得去读书馆查资料,买种子,孩子们(屁pi)颠(屁pi)颠跟在(身shen)后,可无聊啦,没点甜头哄着,他们是真不愿意去。

    今天就参加了一场报告,赶中午的,陈丽娜就回到基地了。

    不出所料,俩小的扒铁门上,眼巴巴的等着呢。

    聂工也回来了,胡子拉茬,提着他的帆布旅包,就站在儿子(身shen)后,没办法,他出门的时候忘带钥匙了。

    “卫民今天很安静啊。”聂工听说要吃土豆丝就浆水面,主动就帮陈丽娜削起了土豆来。

    “可不,大中午的,下午还要上学啊,他倒好,锄地去了。”陈丽娜开着后窗子,笑着说:“瞧你儿子干的多得劲儿。”

    “哎哎,卫民,肥等着爸爸出就好啦,你给我从厕所里出来。”

    农家肥,自攒自用,比起氮肥磷肥来,那当然是最肥地的原料了。但是吧,大中午的一个小孩子亲自施肥,这成什么了?

    “哎呀爸爸,我不觉得臭。”

    “不臭为啥要用棉球塞着耳朵?”聂工从儿子手里夺回了粪勺,就说:“快去,这肥呀,我抽功夫会出,吃完饭赶紧给我上学去。”

    “小陈,你今天是不是骂卫民啦,要不然,他怎么表现的这么的……简直跟往(日ri)判若两人啊。”要知道,在往(日ri),聂卫民上茅房都是鼻子里要塞棉蛋蛋的,用他的话说,宁杀头,不施肥啊。

    “你这儿子的犟,不在于他笨,而在于他太聪明。(情qing)深不寿,慧极必伤,他这样的人,脑子里自有一(套tao)说服自己的逻辑,你唠唠叨叨在他耳边讲再多也没用的。我今天呀,带他参加了一趟报告会,又带他去医院看了一回在白杨河战役中受伤的伤员,这会儿估计他心里自悔的厉害呢。”

    可不嘛,一想自己万一要是死了,于国家,于集体,于学校,没有任何损失。

    可是爸爸没有儿子了,弟弟没有哥哥了,而他,也将永远都了解不到这个世界更深层次的奥秘,这种自责和自省,就足以叫聂卫民懂得珍惜生命了。

    “我就想问,小陈同志,你不是说你上辈子只带狗,没孩子吗,你从那儿学到的这么多教育孩子的方式?”

    简直立竿就见影啊,而且,还不跟孩子落仇。

    毕竟孩子嘛,你要不打,他会长歪,你要打了,他还记仇,越大越难管。

    “上辈子呀,我总(爱ai)开快车,你说了多回都不管用,然后有一回呢,我到交警队去处理违章,正好那天是交通宣传(日ri),交警队的外面喷了一大堆的牌子,上面全是各种事故现场,断手残肢,压成半个的脑袋,那叫一个残不忍睹啊。于是,在那之前,只要没监控的地方,我都开180,从交警队出来,无论有没有监控,高速上我只开120,警钟长鸣,可不就是这个意思?”

    “行了,我知道你厉害,不过二蛋,你为啥不去上学?”聂博钊回头见老二在门框上靠着,就问说。

    “老师说,我还是回家挑大粪吧,不用再去上学了。”二蛋看起来很开心呢。蹦蹦跳跳的,正在吃胡萝卜,吃一口,给妹妹喂一口。

    “啥叫回家挑大粪,你这么大的孩子就该去上学,赶紧给我去。”

    “可老师不想要我呢,她说,我那怕在戈壁滩上放羊,也比现在强。”

    “为啥?”

    “她说,我就是个造粪机器,爸爸,啥叫个造粪机器啊。”二蛋两只大眼睛里还闪着纯真的光芒,大概因为有机器俩字儿,还觉得老师是在夸他呢。

    “这个呀,爸爸匀后再跟你解释,现在赶紧去上学。”

    等二蛋背上书包也走了,聂博钊才开始头痛:”现在这些老师,也不知道她们怎么搞的,怎么能当着孩子的面,说这种伤人的话?“

    “行了,你儿子还太傻,不懂得老师是在骂自己,这也算点儿好处吧。”陈丽娜笑说。

    聂卫民他们的那个女老师姓田,红专毕业,也是从内地来的,那叫一个会转着弯子的骂人。

    “小陈,你不会还想揪几个萝卜送老师吧,怎么,你也要搞行贿受贿这一(套tao)?”见陈丽娜洗了几只地里的水萝卜揪起来,聂工嗅觉灵敏,第一时间就猜测到了,她这是要去送老师。

    “这不叫行贿受贿,这叫搞好关系,我先拿糖衣炮弹腐蚀吧,看你儿子在学校里能不能过的好一点,要这样也不行,我再想别的办法。对于知识分子,我向来是尊重的嘛,凡事儿不都流行个先礼后兵吗,聂工您说呢?”

    俩人一起到了学校门口,陈丽娜就把萝卜给聂工了:“要不你去,美男计啥时候都适用的。”

    聂工瞬间石化:“我为了儿子的学习,去给老师送萝卜?不不,我觉得我应该去批评一下这个老师的工作,要知道,我读书的时候才刚解放,可没遇见一个总是不分青红皂白,就批评学生的老师。”

    “算了算了,你要去了,田老师非但不会收萝卜不说,我估计你儿子还将要受更大的摧残,要知道,二蛋的脸皮已经够厚了,而且,因为从小就挨骂,他的抗打击能力可是很强的。我不知道是不是这个田老师最终把他给骂黜学,并走上黑社会之路的,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老师除了当面骂,还有至少一百种法子孤立一个学生,并叫他生不如死。你要骂走一个,那行,但下一个来了,能保证她不骂你儿子吗?”说着,陈丽娜就下车了。

    宁静的大((操cao)cao)场上,五月的天空可真是湛蓝啊。

    聂博钊踱步到教室门口,就见大儿子端端正正的坐在课桌旁,正在认真的听讲。这小子聪明,不驯,以他投入在生活中的精力,还真管不来。

    嗯,再看二蛋,好嘛,孩子也(挺ting)认真的啊,他于是(挺ting)欣慰的:这不(挺ting)好的吗,为啥老师总要骂我儿子?

    但是,旋即讲台上的数学老师一粉笔头就打过去了:“聂卫国,你又在发什么呆,为什么不认真听课?”

    作者有话要说:  聂卫国:实力表现,一个欣欣向荣的好孩子,是怎么给老师坑了的!

    丽娜:这辈子,有我在,我的儿子就都能成材。

    聂工:谁能想到,英明一世,我居然有因为儿子学习差,就去贿赂老师的一天?

    24小时撒花,留言,灌溉营养液,有红包相赠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攻略:男配滚〕〔贵女重生:侯府下〕〔倾世女帝〕〔隔世欢:富贵惹人〕〔第一糖婚:神秘娇〕〔全身只有一滴血〕〔我的体内有个神明〕〔战争狂想曲〕〔火影之幕后大BOSS〕〔我在娱乐圈修仙〕〔海贼之日日果实〕〔修真聊天群〕〔主神调查员〕〔诡秘之主〕〔原来我是妖二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