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殷女帝〕〔透视仙王在都市〕〔兵王弃少〕〔农门凰女〕〔华娱之闪耀巨星〕〔凰女之海棠无香〕〔我真要逆天啦〕〔都市之修仙归来〕〔重生AI〕〔温少你老婆又作死〕〔洪荒青松道〕〔世界第一巨星〕〔陆言遇白葭〕〔黎南〕〔崛起〕〔林逸顾缘〕〔重生富三代〕〔方舟史前生物进化〕〔刀了个塔〕〔凰归之鬼医魔后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反派的后娘[七零] 92、交公粮
    “哇, 这真是咱们陈场长啊, 哟, 报纸上这照片照的可真好,不过呀,怎么看都没她本人好看呢。”

    秋粮大丰收, 冬粮也一样,眼看就是新的一年了, 今天陈丽娜到矿区粮食站交公粮,就听窗口里几个小伙子悄声的,就在议论她。

    万人迷就这样,走哪都是焦点, 没办法啊。

    “听说她还是咱们矿区主抓过苏修的英雄呢, 咋, 小伙子,你看她看呆了,都不检查粮食了吗?”另一个戳了这个一下, 就说。

    “木兰农场的公粮,那必须放宽了称啊, 哎哎,称给我再放松点儿。”

    “不对啊场长, 别的农场的公粮交完了不够还要补, 咱们农场的咋还余出两袋子呢,我现在觉得,粮食站的工作人员们, 也不尽是公平的。”安娜闷闷的说。

    “怎么,多余两袋子,咱搬回去自己吃不好吗?”经历过半年窝头半年糊涂汤的知青们,对于小麦有一种格外的偏(爱ai)。

    知青小秦揉着袋子里金黄的粮食,就说:“为了这两袋麦子,我打算再留一个月,好好儿吃几顿细面大白馍再走,等回到城里,要找工作,粮票也不一定充足,估计还有艰难的(日ri)子要过呢。”

    木兰农场的知青们大多数已经陆续接到调令,一个个儿的,就要返城啦。

    至于那些老教授们,因为如今她有英雄的(身shen)份,陈丽娜也一直在积极的为他们的平反而奔波。

    都是有知识,有文化的人,回到城里,投入到各行各业中,建设祖国,拨乱反正的十年虽然没有提前,但是确实加速的来了。

    陈丽娜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眼看农场里劳动力越来越少,但是,她不能阻止孩子们奔向新生活的脚步啊。

    “行了,这两袋麦子,你们今天所有要上火车的人,一人抓上一大把,拿回家用去给父母看看,也叫他们知道知道,你们在边疆都干了些啥,好吗?”陈丽娜于是笑着说。

    “真是舍不得走啊,场长,我听说你是今年的劳动模范,我好想等看完你得奖再走哦。”小秦说。

    “真是嘴巴跟那抹了蜜似的,你要真不想走,就留下来跟我们一起建设边疆,行吗?”陈丽娜一把就把这姑娘的衣领给揪住了:“火车票给我,我要撕了它。”

    “那个,场长,虽然我(热re)(爱ai)边疆,但我还是觉得,像我这样的人太(娇jiao)气了,适应不了边疆,还是回上海的好。农场这地方呀,还是更适合孙多余那种人,场长,我们走啦,再见。”小秦挥着手,就跳上火车了。

    从火车站出来,先到塑料厂,陈丽娜从杜厂长手里接过一只大土布袋子,从里面小心翼翼捧了件呢子大衣出来,当时就脱了(身shen)上的旧棉衣换上了。

    “姐,这衣服哪来的呀,穿上可真好看,暖和吗?”安娜就问。

    陈丽娜裹紧了大衣,长叹:“暖和,真暖和,暖的连知青们走了以后农场怎么搞生产我都不愁了。”

    “不过,杜厂长可是有家属的,他咋给你送这么漂亮件大衣,这一看价值就不低吧。”安娜忍不住提醒。毕竟,就算杜厂长是干部,这件大衣看起来,至少要杜厂长一个月的工资。

    “想什么了你,这是我自己攒钱,托他在广交会上买的。农场里走了知青,她们奔向了更广阔的天地,咱们可就难办了,何以解忧,唯有购物,饭可以不吃,衣服必须得买啊。”

    安娜就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她们终归是要走的,我下定决心了,你不走,我就不走,咱们一起建设边疆,你说成吗?”

    “成,怎么不成?再说了,马上就会有大批的社员们赴边的,咱们这农场里的人啊,不会少的,走吧,快回去,我也该回家给我几个儿子做饭了。”陈丽娜说着,甩了甩头,就说:“不行,安娜,后天就是颁奖典礼啦,我这衣服漂亮,头发不行,走,先回肖琛家,你得给我把它好好儿的烫一烫。”

    “好呐,走吧。”安娜就说,于是,俩人到了基地后,路过老聂家时也不停车,直接就往肖琛家去了。

    “聂卫国,你存在这社会上,简直就是浪费我们共和国的粮食,你就是民族的耻辱,啊,你看看贺军强,你看看他有多聪明,他才不过二年级的孩子,就已经会做四则运算,会熟练的运用乘法了,科科一百分,再看看你自己。”

    新来的校长,也是二年级的数学老师王革命,一手拿着戒尺,指着二蛋的头,就在不停的骂着。

    王革命一件土布解放装,上面摞了至少十层补丁,裤子上摞的更多,那叫一个补丁叠补丁啊。

    而且,她原来也不叫王革命,她叫王二妞。

    原本呢,在旧社会,是个在外讨饭的,后来不解放了嘛,也是得好心人收养,三十多岁了才读书识字,当然了,她有口材,善演讲,无论到了哪里,一(套tao)悲(情qing)的说辞总能打动无数人的心,于是乎,在大庆,她不但参于了如今最富时代特色的,小学课本的编撰,还是当地的妇联主任。

    要说现在的孩子们吵个架都要带标语,那跟她编的课本可是分不开的。

    到矿区小学也有两三个月了,她的到来,就正如王总共讲话时讲的那样,带来了新的风气,也带来了新的教学模式。

    就比如说,比起田老师的造粪机器,她这骂法,可不就文雅多了嘛。

    而且,她还不止骂二蛋呢,她连聂卫民都要骂:“还有你,聂卫民,你以为自己会搞点初中数学你就了不起啊,我告诉你孩子,骄傲使人放松警惕,你现在啊,就是一只骄傲的小孔雀,不许再跟陈甜甜传纸蛋儿,你这种流里流气,吊儿郎当的孩子我见多了,自认为肚子里有半瓶默水就瞎晃((荡dang)dang),怎么,会点儿物理和化学的皮毛就骄傲的很吗?你看看贺军强,他不是不懂,但他不说,他不骄不躁 ,他才是真正的三好学生。”

    贺军强,贺敏的儿子,坐在第一排最中间的位置,小风头用口水抿的光光的,正襟危坐,呵,这要把他肘主席台上,直接就是个小领导啊这。

    好容易放学了,二蛋终于松了一口气,就说:“小红姐姐,你今天去我家呗。”

    “不去。”刘小红说:“我得回去给我妹妹洗尿布呢。”陈丽丽生了个小闺女,已经五个月了,精贵的跟只瓷娃娃一样。

    “别骗我了,你妹的尿布全是你爸洗,大姨嫌弃你手里没力气,洗的不干净。”二蛋知道的可清楚着呢。

    “那我也得回农场啊,有要回城的知青阿姨们要打包行李,我帮她们理行礼,她们会把不要了的旧衣裳啊旧(床chuang)单什么的全送给我,裁出来就是尿布子,我妹能用呢。”说着,刘小红骑上自行车儿就走啦。

    “哥,你今天也给骂了吧,而且,你这次月考不是只考了97,你敢告诉妈妈吗?”

    “敢,有什么不敢的。根本就是王革命不对,我题是全部都答对了的,她就只挑说我考试态度不端正,要扣三分,我就问你,你觉得我态度端正吗?”

    “是没有贺军强端正。”二蛋由衷的说。

    “那叫态度端正?阿呸,我觉得那就是装模做样,虚伪至极。”聂卫民就说。

    但是,自打上学以来,他真的还是头一回考的这么差啊。

    但这还没完呢,刚一放学,他就叫王革命给叫住了:“聂卫民,后天不是矿区优秀职工表彰大会吗,我告诉你,我可是好不容易,才争取到在咱们基地举办的,你必须给我来一个声(情qing)并茂的诗朗诵,这是任务。”

    啊,还要诗朗诵,还要声(情qing)并茂。

    要知道,聂卫民是那种踢着(屁pi)股都踢不上台的人啊,怎么会搞诗朗诵嘛。

    “那个,王校长,我最近一直喉咙痛,是真发不出声来。不过,能让我家聂卫国上吗,他的舞台表现力可比我强多了。”聂卫民于是说。

    “就他?可拉倒吧,他一个考试才过极格线的人,凭什么上台,行了,你要不上,我就让贺军强上了,他可真是优秀啊,一人独顶咱们学校仨节目。”

    “哥,你真的不参加吗,人刘小红全程参于,和贺军强合唱,你上不了,我也上不了,这是为啥呀?”站在矿区的大铁门前,二蛋很忧郁的,就问同样垂头丧气的聂卫民。

    “我最烦的就是搞那(套tao)形式主义,贺军强喜欢,就让他上呗,不过你不是顶喜欢唱歌的吗,为啥不主动报名?’

    要知道,这次优秀职工表彰大会,矿区小学、2号基地小学,3号基地小学全都要参加,二蛋那么(爱ai)唱歌的人,又喜欢上台表现一下,这不(挺ting)好的吗?

    “王革命说了,让我上台,除非她死了,碑上还长满青苔,哥,碑上要长满青苔,得几年啊。“

    “阿呸,你等着,我给王革命家的烟囱里塞几块砖头去,今晚她生火呀,就甭想生着。”

    二蛋只是生的熊,要说干坏事儿,可远没有聂卫民的(身shen)手。

    而且,上学这一年多,这孩子由当初基地一条龙,给几个老师连番的骂,骂成基地一条虫了,现在可胆小着呢。

    家里的广播开着,广播里一个女声慷慨激昂,正在说着什么。

    二蛋止步在家门口,就耍起了赖皮。

    “二蛋,熊了吧,你敢不敢告诉你妈妈,你只考了59分?”

    钱狗蛋儿一蹦一蹦往家跑着,高声的喊说:“妈妈,妈妈,我考了80分哟,二蛋只考了59分,他是个大鸭蛋。”

    “哎呀,这上面那么多的红叉叉,我就不信你能考80分,说吧,是不是自己改分数啦?”钱大嫂的大嗓门儿,就吼开了。

    “老师说啦,我态度端正,思想积极,原本50分,再加30分。”钱狗蛋儿更有理呢。

    二蛋看了看自己的卷子,咦呀,原本80分啊,就因为态度不端正,思想不积极,愣是给扣了21分,变成59,不极格啦。

    孩子脏乎乎的小爪子一把拍在脑门上,心中就想起了那首儿歌:小呀嘛小二郎,背上书包上学堂……就怕老师骂我懒呀,没有学问呀,无颜见爹娘。

    现在这(情qing)况,可不就是无颜见爹娘?

    小汽车不在家门口,显然妈妈还没回来呢,书房的玻璃窗开着,不过爸爸并不在前院。

    他在后院里,往已经冻了土的菜地里洒草灰了,草灰是肥,跟着雪融进土里,明年土壤就肥沃了嘛。

    二蛋还是不敢回家啊,但是碍于钱狗蛋的嬉落嘛,就躲到了小库房里。

    结果,嗨,刚一进去,他就看到个穿着一件窄窄的小管儿裤子,解放装领子开的好大,外罩一件呢子大衣,脚踩高跟鞋,还披着大波浪长发的女人进院子啦。

    “爸,爸,来了个大美女啊,进咱屋了,你快去看看,跟她好好聊会儿,我会帮你在我妈妈面前保密的。”二蛋溜到后院,就说。

    聂工满(身shen)的锅灰,一听来了个大美女,也激动了:“真的,直接就进咱屋了,你咋不喊住她?”

    他的书房还没锁了啊,虽说现在比起前几年,政策和风声都松了很多,但是吧,万一再来个苏修呢?

    “你也没问个阿姨好什么的,你看了没,是不是眼睛大大的,皮肤白白的,嗯,姓包?”聂工就问二蛋。

    二蛋其实也没看清楚人形,只觉得那女的对自家特别熟悉似的,就夸张形容:“漂亮极了,眼睛可大了,简直是,我一眼看过去,我就想,哎呀,这个给我当妈(挺ting)好。”

    聂工一听,这不最漂亮的女同学来了嘛。

    包曼丽,他们北工大的校花,一直在红岩歌舞团,最近一直写信,说她排练了一部特别震撼的歌舞剧叫《梦里敦煌》,最近要来乌鲁演出,让聂工专门抽个时间,到乌鲁去观看她的演出呢。

    聂工想着,估计是女同学到矿区出差来啦。

    踢了布鞋换皮鞋,洗完手还顺带理了理最近长了可多的头发,水里一看,哎哟喂,胡子就跟马克思似的。

    然后,俩父子对望一眼,进门了。

    “怎么,为啥看鬼似的看着我?那什么,聂工啊,你是不是也该理个头啦,你看看你的头发现在有多长,还有,我给你作的西服,后天颁奖的时候你一定得穿。我刚才去矿区,高区长说,我的摘帽子申请已经打上去了,很快,我就不是臭老九喽。”陈丽娜说着,顺手抓起缝纫机上的橡皮筋就把头发给绑上了。

    “你这衣服哪做的,真漂亮。”聂博钊说。

    说实话,小公主成天觉得自己貌美无双,艳压四方,恕他眼拙,只觉得她是(挺ting)漂亮,但没像今天一样,光凭一个背影,那真叫,怦然心动。他心中甚至暗暗觉得对不起小陈,毕竟他可从来没有对她,如此心动过。

    “就自己缝纫机上做的呗,昨天还在外面挂着呢,也没见你夸。”陈丽娜于是又说:“聂工啊,咱们边疆的摘帽子工程开始啦,我今天送走了一大批知青,但同时,也迎来了一大批从内地来边疆安家的社员们,可累死我了。”

    “妈妈,你渴吗,想喝水吗?”二蛋说着,就提了暖瓶过来,一提里面空的,于是又赶忙儿的,跑车上把陈丽娜的保温杯给拿回来了。

    “妈不渴,不过二蛋,今天期中考试吧,你考的怎么样啊?”

    人生三大难,被问成绩,那可是学渣们的头一道难题啊。

    “哥哥肯定没考好,估计都还没及格。”三蛋笑嘻嘻的说。

    “哪里,我根本就及格了好不好,但是我也不知道为啥,就给扣分了呢,这一扣,就不及格了。”

    陈丽娜接过卷子一看,就说:“行了,你哥呢,他那么个一般老师挑不出毛病来的人,不会这次居然不是满分吧。”

    “97!”二蛋说的幸灾乐祸。

    事实上,聂卫民只考了97分,这个消息,比二蛋考不及格还夸张。

    不过,聂工和妻子对视了一眼,并没有多说啥。

    “行了,告诉我你们今晚想吃啥?”陈丽娜就问。

    “妈妈,我还有资格吃饭吗?我觉得我今天可能需要饿一饿,冷静一下。”

    “考好考坏,是人就要吃饭,为啥你没有吃饭的资格,快说吧,究竟想吃啥?”

    “拨丝甜菜,行吗?”

    要说甜菜,那可是用来做糖的东西,一般来说,家家户户都不怎么(爱ai)吃它,但是吧,妈妈有一回拿白糖拨丝,做了个拨丝甜菜,自打吃完之后,二蛋就念念不忘。

    “行,有啥不行的。但是,你最近正在换牙,吃完甜食再刷牙,一定要刷足三分钟,要给我发现你没刷牙,甜食以后就甭想再吃了。”陈丽娜说。

    “好呐妈妈,不过爸爸,你是不是也该帮妈妈干点活儿啊,你看地上好脏啊,要不你来帮妈妈擦吧。”二蛋走的时候,还不忘提醒聂工:“哎呀好险,爸爸,可千万不能叫妈妈知道,我们把她给认错了啊。”

    有那么一瞬间,仅凭一个背影,聂工心动了,觉得这就是妻子该有的样子。

    二蛋直接花痴了,觉得这会比现在的妈妈更好,结果呢,俩人白激动了。

    作者有话要说:  二蛋:早晚有一天,我要告诉妈妈今天发生的事(情qing),哈哈。

    24小时撒花,留言,灌溉营养液,有红包相赠哦,昨天太忙没顾上,今天发昨天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报告教官,我要追〕〔谪龙〕〔伏天氏〕〔诡秘之主〕〔重生七零小娇妻〕〔九星毒奶〕〔第一序列〕〔末日仙姝〕〔顾先生爱妻如命〕〔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美利坚捡宝王〕〔东山再起〕〔罪全书全集(十宗〕〔重生空间之烈女归〕〔天价狐宝:娘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