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盛世贵女之王牌相〕〔农门闲女之家里有〕〔丧萌世子燃萌妃〕〔亿万暖婚之夫人甜〕〔重生嫡女之药妃天〕〔沈七夜林初雪〕〔战神狂婿〕〔先婚后爱:丑妻也〕〔流年不负笙情〕〔秦时之我要做军阀〕〔名门婚宠:替补老〕〔陈凡〕〔我的灵宠有分身〕〔蜜宠前夫请止步宁〕〔娇妻别跑:前夫总〕〔林凡凌雪菲〕〔天师神医〕〔前世镜:与子成双〕〔魔君从良以后〕〔西游路上有妖魔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反派的后娘[七零] 第116章 小童工
    这天夜里, 聂工和小聂, 还有记者睡了一夜, 陈丽娜跑到小卧室, 去和二蛋三蛋挤。

    “妈妈,让我闻闻你身上的香香嘛。”三蛋就往陈丽娜怀里挤。

    “热,累, 一边儿去。”

    “妈妈, 我也想闻闻你身上的香香, 我也要抱你。”

    “二蛋, 你晚上洗脚了吗”

    “洗了呀妈妈, 打着香皂洗的。”

    陈丽娜掰过二蛋的脑袋来闻了闻,哎呀真臭。

    再摸了把他的小裤衩子, 问说“最近是不是没洗过裤衩子”

    “洗了呀,自己搓的。”

    “不行,你俩都起来,我教你俩怎么洗裤衩子。”陈丽娜把俩孩子拉了起来,从小库房里取了专门洗裤衩子的盆儿出来。

    俩人胡里八求洒了点儿洗衣粉就差开了。

    “不行,二蛋, 你不能就那么揉揉一下,那根本洗不干净,把你的力气用上,来, 搓。”

    “好呐妈妈。”因为有妈妈盯着嘛,二蛋就开始死命的差啦, 噗嗤噗嗤,搓一会儿,盆子里的水都变黑了。

    “记得了吧,往后内裤要这么洗,否则洗不干净,身上永远是臭臭的。谁家的孩子会喜欢身上臭臭的小伙伴呀,不但孩子们不喜欢,老师也不会喜欢的。”

    “是因为我身上臭臭的,小红和甜甜才不跟我玩的吗”二蛋问说。

    “可不”

    二蛋搓的更起劲儿了。

    第二天一早起来,大家都还睡着呢,二蛋突然嗷的一声,叫着就冲进小卧室了“妈妈,妈妈,牛牛着火啦,牛牛着火啦。”

    “你干啥了这个样子”陈丽娜一头雾水,三蛋儿也揉着眼睛“哥哥你咋啦”

    “着火啦,妈妈,昨天内裤洗的太干净,着火啦。”

    陈丽娜闻着浓浓的一股风油精的味儿,一把把二蛋拉转过去,扒了他的小裤衩子下来闻了闻,说“你在上面喷啥啦,味儿这么重”

    “不是你说别人都是嫌臭才不跟我玩的”

    “所以你就在上头喷花露水儿啦,你个小笨蛋,赶紧洗洗去呀。”

    二蛋苦着脸说“妈妈,那个不是香水吗”

    随后赶来的聂卫民哈哈大笑“傻子,妈妈压根就没香水,那个是花露水,防虫的。”

    内裤上喷花露水,难怪小牛牛要着火呢。

    但逢周末,孩子们都得到农场里去。

    钱狗蛋儿早早的就拿着大棍子在敲门了:“聂卫民,来嘛,咱们一起去放苗苗,挣了工分换玻璃球啦,快走。”

    “别吵啦,我们还没吃饭呢。”聂卫民只看了点门缝缝,就见外头围着一帮孩子。

    “哎,给我们看一下嘛,你们家的洋鬼子早上吃的啥”

    “鸡蛋煎饼,你们又不是没吃过。”聂卫民洋洋得意,推着门不肯放开。

    “洋鬼子还吃鸡蛋煎饼,好新奇啊,快开门,给我们看看嘛。”钱狗蛋一马当先搡开了门,什么小金宝,小豆豆,小狗剩儿的,就全涌进来了。

    歪国人坐在老聂家的餐桌上,正在吃陈丽娜早晨起来摊的鸡蛋荞面煎饼,照例的大白菜和土豆丝的凉菜,他不会用筷子,拿调羹把菜卷进去,在孩子们的眼中,他那张嘴可真是够大的。

    “这洋鬼子不会用筷子”

    “可不,啥菜都得用勺子,而且吃得特多。”二蛋说。

    总之,家里来个客人,那就是二蛋的灾难啊,他们总是有奇特的好胃口,这个洋鬼子的肚子已经很大了,可他还是不停的吃吃吃。

    转来转去没见甜甜,他问小金宝“你姐究竟怎么啦,最近门都不出,大周末的,她不想去农场玩吗”

    小金宝神秘兮兮的说“她受伤啦,最近总流血。”

    这话说的,还把聂卫民给吓着了。到隔壁一敲门,王姐就说“卫民,甜甜最近心情不好,你们自己去玩吧,她就不出来了。”

    一会儿身体不好一会儿心情不好,聂卫民就纳闷儿了,小时候那个能跟他一起爬树滚泥坑的陈甜甜,究竟怎么啦。

    想想还是小时候好啊,那时候的甜甜多乖多泼皮啊。

    三蛋就坐在洋鬼子的身边,一直在玩他带来的个东西。

    孩子们全挤到餐桌旁边了,钱狗蛋见三蛋儿手快的不得了,拿个方块块不停的扭来扭去,就问说“蛋蛋,这玩意儿干啥的呀,你咋不停的扭来扭去呢”

    洋鬼子拿块手帕揩干净了嘴,指着说“魔方,我的时候,从匈牙利带来的,你们还有谁会玩,试一试”

    “咦,这个洋鬼子还会说咱们的话,奇了嗨。”钱狗蛋说。

    三蛋提醒他“要叫伯伯,爱德华伯伯。”

    昨天聂卫民仔细问过了,爱德华都五十岁了,这么大的年龄,不好叫爷爷,不过得叫伯伯。

    钱狗蛋于是从三蛋手中抢了过来,仔细一看,就是个拳头大的小方块嘛,四面都是不同的颜色,红黄蓝白的。他于是扭了两把,好嘛,颜色全弄乱了,一块蓝一块白的。

    他扭了两把,扭不回去,于是扔给了三蛋“这,这东西有啥玩头,给你自己玩吧。”

    三蛋把魔方接了过来,刷拉刷拉,不过几把,就把六个面全部都还成一色了。

    “这次用了几分钟”爱德华问他。

    三蛋儿想了想,竖出两根指头来“二十分钟。”

    爱德华竖了根大拇指出来,叹了一声酷,就见这家的女主人,笑眯眯的陈小姐说“爱德华先生,你今天打算去哪儿走一走呢”

    爱德华摇头“陈小姐,我看得出来,你们努力的想要展现给我们这些歪国人一个幸福,强盛,人民安居乐业的国家,但是,我想说的是,你们并不了解这世界上大部分的人在怎么生活,所以,随便你们啦,我是个中国通,不会因为这些就改变看法的,另外,我得说你做的饭菜非常好吃。”

    “我知道你们的生活是什么样子,可乐,薯条和汉堡,爆米花,以及没完没了的肥皂剧卡通片,在你们看来,那就是幸福,发达和富裕了。”

    看看像三蛋和聂卫民这些孩子,不怪外国人觉得仁慈而又怜悯了。

    他们没有一件像样的玩具,除了上学,还得跑到农场里做大量的工作,至于课外书,那更是少的可怜了。

    过年放一两场电影,孩子们兴奋的能几天几夜睡不着觉。

    而聂卫民兄弟相对来说,还是这个基地条件最好的人家的孩子呢。

    “陈小姐,童年是孩子们最快乐的时候,你不该用劳动来剥夺他们的快乐,他们应该尽情的玩耍,而不是去干农活。”爱德华拿手比了一下三蛋的身高,又来了一句“不过,在你们中国,剥削童工应该是历史了,当初我在上海的时候,就见过太多太多的童工了。”

    陈丽娜两手叉腰,听出他的讽刺来了,就说“行了,爱德华先生,你要不愿意去农场,就四处走走吧,我们该去工作啦。”

    一家子要出门,全是麦杆编成的大草帽子,一人一顶,三蛋儿出门之前,把一只复原了的魔方交给爱德华“十分钟哦,我完成啦。”

    “你真是个小天才。”爱德华说。

    他还没有见过,能这么快复圆魔方的人呢,更何况是一个,只接触过魔方不过几次的小孩子。

    三蛋舔着小舌尖儿,可没发现自己是个天才,就是想着,要是爱德华伯伯能再给自己玩一回呢,他自信这一回,可以复圆的更快。

    自治区政府的工作人员就在外面等着,他们给爱德华安排了别的采访路线,准备要带他去看矿区的工人文化馆,以及矿区正在开拓的6号基地,6号基地算得上超级工程了,也算是给外国人展示一下自治区的实力嘛。

    谁知道看着一群孩子欢天喜地的跳上拖拉机,要往农场去,爱德华想了想,就跟自治区的工作人员说“走吧,我们也去农场。”

    “农场,那地方没什么看头,爱德华先生,矿区文工团的同志们还给您安排了盛大的红色娘子军演出,等您去完6号基地,就去看呢。”

    爱德华皱眉,又摇头“不不,还是去农场吧,比起来,我更想知道你们农场里的农民们,是怎么工作的。”

    “严格来说,他们不算农民,他们属于农业工人,和真正的农民是不一样的。”

    “那我就去参观一下农业工人们的工作,可以吗”爱德华语气比较强硬。

    怎么说了,他今年五十岁了,当时上海还是租界的时候,曾跟着做神父的父亲就住在上海,对于童工,真的是印象深刻。

    共和国,从解放前到解放后,他已经来了不知多少回了,当然,从黄祸到红潮,他写了大批量介绍共和国的文章,在美国可以说是权威的中国通,但也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使唤童工能像陈丽娜那么理直气壮的。

    这一回,他给自己定了一个主题,那就是,一个看起来狂热于权力的,慈禧式的女农场主,在教育孩子上的失败。

    母亲的教育,决定着孩子的出路。而孩子的出路,决定着共和国未来的方向,所以,这个农场主的母亲,看似只是一个很简单的个体。

    但是,像她一样的共和国的女性,才是真正掌握着共和国明天的人。

    论童工和她的中国母亲记录一个国家从母亲的手里走向无尽的黄昏和衰落。

    这,就是爱德华此趟边疆之行的报道题目了。

    农场里,现在正是忙碌的时候。

    虽然说一大批的知青全部反回城市了,但留下来的也很多。

    尤其是女知青们,年龄大了,在农场里组成家庭一起安了家的,就有近十户了,还有因为看过报纸,举家搬迁到边疆来的搬迁户们,填满了知青们的地窝子还不够,现在还得不停挖新的。

    虽然说现在不闹革命了,但是又闹起了路线方针。

    今天这样的方针,明天那样的方针,今天说社员致富有理,明天又说,养头猪也是资本主义的尾巴,非得上门来割。

    总之,生产要搞,方针也不得不尊循。

    比如说,孙多余最近养了一只猪,按照人民公社的看法,猪可以产生经济价值,那就是资本主义的尾巴了。

    于是最近从矿区来很多人,专门找着割资本主义的尾巴。

    没办法,孙多余给猪起了个名字,叫大花,然后,认它做了妹妹。

    这不,有人上门,要牵走她的猪,她就急了“这明明是我妹妹,咋个能是猪,你们看走眼了,这是我妹妹,不卖。”

    “孙多余,你啥眼神儿啊,这分明就是头猪,什么妹妹,你是说你生的就跟这头猪一样丑吧”来人是矿区国营饭店退休下来的老厨子邓大庆,现在不做菜了,专门瞅着割尾巴的。

    “你就说我是头猪我也认,要不你连我一起抓走,要不就留下我妹妹。”孙大余抱着只小黑猪,分毫不让。

    “小姨,你咋啦”就在这时,聂卫民从拖拉机上跳下来了,上前就问。

    “哟,场长家的少爷,你好你好,我是邓大庆,少爷你好。”

    “这农场里现在真是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连少爷这种资本主义的名字都叫上了,我就问你,你是来农场劳动的吗”聂卫民反问。

    邓大庆左右看了看,笑着挥了挥手就说“不是不是,我大概说错话了,行行,我在去别处转转,你们慢慢忙啊。”

    孙多余有仨大外甥,现在跟她关系都还挺好的。

    拍了拍肥猪的屁股,她说“你们不是都爱吃猪肉嘛,姨把它养大了过年宰,今年过年你们来我家吃肉,成不”

    孙多余原本很邋遢的,直到陈丽娜来了,才每天教着她洗澡洗屁股,送她内裤贴身内衣什么的,让这老闺女慢慢儿的变干净了。

    出于对母亲的爱,聂卫民兄弟只要来农场,也很愿意跟她一起劳动,挣了工分也全算在她的名下,这样,能帮她多换点劳保和白面嘛。

    “姨你今天去干啥,我们帮你。”聂卫民说着,就扛起了锄头。

    孙多余说“陈场长把西山向阳那块地全包给我了呢,说不论时间,只要能把那片地里的棉花全补齐了,就算我三十个工分。”

    “哇,三十个,小姨,我们一起帮你吧,咱们挣取一天干完,咋样”

    “二蛋,将来两条猪大腿姨都给你。”

    “好呐,姨,咱们走吧。”

    这其实也是一种变相的鼓励劳动制。

    农户可没有知青那么热血,鼓动一下就愿意死了命的干活儿。尤其是从内地新来的这些农户们,可会靡洋工了,一天天进了地里,你看他在那地里一天,出人不出活儿,再甭提搞生产了。

    反正只要混足十个工分,一样有饭吃,谁出力气,那不是傻吗

    针对这种情况,陈丽娜就实行了承包到户制。

    一户人家一片地,给你定了工分,随你几天干完,总之,早干完早回家,懒汉你就磨洋工,再也挣不到多余的工分啦。

    另一边儿,刘小红召集了一群小丫头,跟着陈场长,也要出门干活儿呢。

    今天,她是跟着陈场长一起出工,和田伯伯一起去农业大棚里。

    田晋教授,是在平反之后也留在农场里的专家之一。

    “田教授,郭记者一再拍电报来,让我把您劝回去,可您就是不肯回北京,要知道,您还不到五十,在我看来,真心不老,农大已经复课,回去继续教书吧。”

    “小陈啊,经过这长达十八年的改造,我的知识水平已经严重倒退,再到教授的岗位上去,有资格,但没能力,那就等于是尸位素餐了。反而这大漠戈壁,育种育苗,于我来说更有意义,你就甭劝我了,我是不会走的。”

    “您首都的房子郭大记者说已经给您还回去了,也空着”

    “只有俗人,才会为了一套房子而搬家,相比之下,我更喜欢冬暖夏凉的地窝子。”

    田老转而笑问“那小陈你呢,还真要扎根边疆好多人应该问过你这个问题吧,我觉得你如果能有更广阔的天地,事业会做的比现在更突出。”

    “老聂的实验室是搬不了的,前几天听阿书记他们商量,现在不要资金充裕嘛,马上就要选址,建造新的办公大楼。现在的办公大楼,可能整个儿做为老聂的实验室来用,你知道的,很多大型的仪器设备,价值连城的,搬一次就废了,他只能在这儿用,我们又怎么可能搬家”

    “但在这戈壁沙漠上消磨青春,于你来说,未免太遗憾了点。”田老更可惜陈丽娜。

    “田老您看,就交通来说,咱们跟乌鲁离的并不远,现在国道也是修通畅的,将来还会有高速公路,铁路很快也将直达乌玛依。而我们有棉花,有羊毛,我们现在差的,只是深加工,并把它变成整个共和国布批制料大厂,以及大棚蔬菜的主供应区,乌玛依将来会比乌鲁更加繁华发达,您就放心吧,我陈丽娜在哪儿,哪儿就是大都会。”

    田晋当然无法想象,这片戈壁绿洲会成一个大都会,笑着摇头,却也说“只要我活着,我会全力以赴的。”

    “田老您,就没有想过个人问题吗,既然您不走了,我可以想办法给您在基地申请一套房子,要咱们农场有年龄相当的人,你真不算老,就跟我谈一下,我想办法替您解决,怎么样”陈丽娜很认真的,就问了这么个问题。

    田老直接笑着摆起手来“算了算了,我眼看五十的人了,半截入了土,不提这个。”

    “小姨,这些是咱们新培育出来的甜辣椒,田爷爷说,是和西红柿杂交的,种出来估计味道会是甜的。”刘小红的手可真快,一铲子下去一个窝儿,苗子就种下去了。

    四月末的大棚里,真是能热的人汗流颊背,当然了,对于蔬菜来说,有地下水,有充足的光照和热量,这样的种植真的能叫产量以翻倍的速度增长。

    “甜椒,这东西我很久以前吃过,抓紧栽下去,等它长出来了,跟着咖喱一起烧牛肉,甭提多好吃了。”陈小姐说。

    “都小心点儿,千万可别踩坏了秧子啊。”刘小红端着盆儿,在菜地间踮脚走着,突然听见一个人嗨的一声,于是回头,就见有个黄头发的洋人,对着她照了一张相。

    她连忙侧首,笑着举起了自己手中的小铲铲,当然,她觉得自己很漂亮嘛。

    岂不知,要是这个洋鬼子的照片被送到另一个国家。

    那个国家的,穿着漂亮的花裙子,怀里抱着洋娃娃吃着巧克力的小女孩们看了,会觉得,她是这个世界上最贫穷,最可怜,也最无助的小童工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山海意难平〕〔谪龙〕〔虎婿杨潇全文txt下〕〔枕上婚宠〕〔海贼之日日果实〕〔玄幻:我能吸收属〕〔承蒙你出现〕〔诡秘之主〕〔超维术士〕〔这个光头很危险〕〔修真聊天群〕〔第一序列〕〔美利坚捡宝王〕〔九星毒奶〕〔我的体内有个神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