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初中:学霸女〕〔战神,你家萌狐要〕〔都市之至尊魔主〕〔我的野蛮老祖〕〔大妖猴〕〔穿越星际:妻荣夫〕〔宴先生,她回来了〕〔诸天投影〕〔最高之战〕〔重生绝世天帝〕〔重生大富翁〕〔侠女来袭:本王妃〕〔女友有个系统〕〔万古神龙变〕〔有钱就是了不起〕〔重生毒女:王爷您〕〔急诊科恋人〕〔异食斋〕〔天价婚宠:权少赖〕〔绝世宠妃:妖孽夫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反派的后娘[七零] 第9209章 神级赛车手
    苏向东笑的温文尔雅, 但估计心里头, 也一抽一抽的。

    而且, 他昨晚不是给冻伤了嘛, 走路都一瘸一拐的。

    给了陈丽娜一把车钥匙,就说:“陈女士,咱们最新款的小型轿车, 记得系好安全带, 以及, 跟好前面的试车员, 要跟不住就回来, 或者用对讲机喊, 我们会来救你的, 没人会笑话你的。”

    总共有十五辆车,这是一个测试队。十五个试车员, 全是男性,而且都是从上海来的年青小伙子, 统一的赛车服,安全头盔,看着陈丽娜,全在笑呢。

    “你说没人笑话我, 那为什么我看他们全在笑?”陈丽娜松着手臂,踢着腿,转而戴上头盔,就问苏向东。

    苏向东摊了摊手:“也许是因为陈女士美丽得体, 又大方的缘故吧。”

    他就是那种,温文尔雅,笑的礼貌又得体,表面上看着尊重女性,绅士风度,其实骨子里妥妥儿就一流氓,还是特看不起妇女的那种。

    “我不止能跟得住他们,我还能跟他们飚车,不过,苏工,我邀请你坐我的车,你敢坐吗?我想,你可能觉得,一个女人开车,玩笑吧,她就只会开碰碰车,可我能给你的发动机,能给你的转向,扭距,制动系统做极限测试,要不要尝试一下?”

    苏向东叼着一支烟,说:“那我只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聂工不介意我和你一起同赴西天的话,我不介意。”

    还在鄙视,瞧不起她呢。

    陈丽娜勾唇一笑,上车了。

    戈壁滩上风呼呼的。

    汽车性能测试,那是一项非常复杂的工程。

    其中包括爬坡、耐久性、涉水,侧翻,以及轮胎的耐磨程度等各个方面,戈壁滩上,正好是实验的最佳场所。

    而陈丽娜呢,是在最后一个。苏向南都怀疑她能不能跟得住车队,至于超车,笑话,她也不看看这是什么路况。

    苏向东抽空儿,就问苏向南:“聂博钊为什么不肯要你,你就没有努力一下?”

    苏向南说:“甭提了,他看过我的论文。”

    “这是为你好。”妹妹给苏向南抱着,突然就神来一句。

    苏向南和苏向东俩兄弟顿时就笑了,心说这小孩子究竟懂不懂自己说的是什么呀。

    苏向东很耐心的说:“聂工如果能够指点你一二,你的进步肯定会更大的,你为什么不再努力一下呢,我觉得你应该再去说服他,而不是跟着陈丽娜,她在矿区,人称揪查小分队的分队长,逮谁都要洗洗脑的,你不能总跟着她。”

    卫星手里有个千纸鹤,是在路上的时候,苏向南给她叠的。

    她颇不善意的盯着苏向东,就说:“叔叔想偷我爸爸的东西。”

    事实上还真的是。苏向东非常想要聂工实验室的研发资料,像他这种人,可不讲究什么爱国,当然也不讲道德,只向钱看。

    现在石油业发展的这么迅猛,只要把他的核心技术卖到中东去,那等于是,白白发横财啊。

    苏向东伸手,从苏向南手里把妹妹要了过来,就说:“听说你有俩爸爸?”

    冷奇逢人就说,自己是聂卫星的爸爸。

    聂卫星说:“我只爱我妈妈。”

    小丫头,嘴巴可真灵巧。

    “哥,论文的事儿就别提了,我曾经以为那于我是荣耀,直到看到聂工把我爸抄袭的段落全标明出处,我才意识到抄袭论文这件事的严重性,你想过没有,如果聂工把自己标过的那份东西送到学校,我爸的职位可能都得丢?”

    “在我这儿,钱比面子更重要。”苏向东淡淡的说。

    苏向南却不这么认为:“但主流圈子,面子就是比钱更重要,那篇文是你帮我登的,我现在恨不能把所有的杂志全买来,集中烧毁。”

    就在这时,陈丽娜打开车窗,勾手指头召手,示意苏向东上车呢。

    “小丫头,我要能活着回来,给你叠一千只千纸鹤。”苏向东说着,把千纸鹤还给了聂卫星。

    好吧,他特怕死,但是,得到上车去笑话陈丽娜呢。

    苏向东一上车,陈丽娜的那辆车就咆哮着窜出去了,戈壁滩人为的掀起一阵黄尘,她咆哮着一个几乎直角的转弯,在戈壁滩的一个大转变处,连漂带甩,两转弯子之后,越到了第一的位置。

    然后,它绝尘而去。

    “那是我妈妈的车。”聂卫星指着说。

    接着,她又说:“我妈妈跟我吹牛批,说自己原来是沙漠拉力赛的冠军,一群小伙子追在她后面吹口哨。”

    穿的跟只小棉球似的小丫头说的可认真,可骄傲了。

    苏向南有点儿懵:“吹牛批,她说了是吹牛批你也信?”

    “当然,因为我爱我妈妈呀。”

    也就是,陈丽娜偶尔想起前世,就会当成故事,在被窝里讲给妹妹听,听完呢,又怕她要把那种热闹的故事和现实相混淆,就会解释,自己只是吹牛批,胡说的。

    妹妹又不懂吹牛批三个字的意思,在她看来就跟讲故事是一样的。

    苏向南给风吹的睁不开眼睛,目光还在紧紧追逐那些在沙漠里前后驱赶的车。

    “百米加速,垃圾,转速表已经爆表了,发动机响的就跟驴叫一样,你看这速度,才八十码。”陈丽娜快速的换着档位,四档根本加不起来,只好换成三档拼力量,突然一个横甩,车底盘在尖叫,在咆哮:“我要再快一点,轮胎就飞了,你们用的什么垃圾钢材,就这车,你们还吹牛批说你们的汽车制造工业世界领先?”

    苏向东系紧了安全带,眼花了,除了想吐就是想吐,两手四处乱攀着。

    突然,他看见外面已经看不到地面,只有一片蓝天:“陈丽娜,你让这车起飞了吗?”这他妈是冲上蓝天了这。

    突然哐的一声,只听底盘刺啦一声,车再度重重着地。

    “上坡的时候还不如一辆驴车,半路就没力量了,你听听你的发动机,这不是驴,这是一头老牛,就这,你们也要投产?”

    总共十公里的测试路段,这顶多开了两公里。苏向东大叫:“开门,我要下去,让我下去。”

    “好呀,你可以开门可以下,后面一群车在追我想超过我了,你想给他们撞成渣渣吗?”

    再一个下坡的俯冲,下面是一汪碧蓝色的水,车朝着水冲了过去,苏向东整个人贴着椅背,觉得自己肯定要跟陈丽娜一起淹死在水里,结果突然一个甩尾,他和车全都飞了起来,奔驰而去。

    而苏向东自以为会吓死陈丽娜,开到一半就不敢走的,是一段近乎垂直,只有两车道宽的拱型山坡,那是测试段的极限,最陡处是接近70度的斜坡。

    她甚至没有刹车,又稳又快的通过,在那一瞬间,苏向东闭上了眼睛。

    回到原地,赵鸭绿目瞪口呆,因为陈丽娜远远领先所有人。

    苏向东从车上下来,机械的鼓着掌。

    而随后赶来的,从车上下来的试车员,果然都在向着陈丽娜竖大拇指,吹口哨,好吧,苏向南现在明白了,人家不是吹牛批,而是真的能办到。

    “陈丽娜,能跟我聊聊吗,你这种专业的赛车手的驾驶技术,没有人教是不可能自学的,咱们找个地方好好聊聊,成吗?”这回改苏向东追着陈丽娜的屁股了。

    陈丽娜心说:笑话,当年为学这个,光私教就不知道请过多少,车又玩坏过多少辆,聂博钊甚至亲自上手,和改装行的人一起研究如何替她改装车辆。

    技术,那是钱堆出来的呀。

    “有时间来我家吃饭,咱们再聊,你说呢?”陈丽娜于是说。

    既然公安们硬攻不下来,苏向东这根硬骨头,她试一试软啃吧。

    不过一把方向盘,身上背负着给共和国造好车任务的苏向东,就得追在陈小姐的屁股后面跑啦。

    油田中学。

    柴老师正在宣读由中国数学会所举办的,第一届数学竞赛自治区预选赛的规则,以及报名资格等事。

    数学竞赛,79年是头一年报。

    从这一年开始,会陆续的增加物理、化学等,各学科都会有全国性的竞赛,但这是第一次,给出的奖项也特别的丰厚,那就是,只要能得到全省的前二三名,会有加分,而如果在世界数学竞赛中得到冠军,或者晋军,则会得到直接保送清华北大的机会。

    全班学生都听的特别认真,没办法,这个机会实在是太诱人了。

    “咱们自治区,只有两个名额可以进一试,而你们也知道,去年和前年,咱们整个自治区考到北京的,也只有15个人,所以,你们谁要报名。”

    几乎是一瞬间,所有的孩子都举起了手。

    只有一个孩子,没有举手,她就是高小冰。

    今天是周末,只听下课铃一响,全部五百米冲刺回宿舍,背被子,提衣服,逃也似的,大家一起离开校园。

    “聂卫民,你真的不考虑读北外吗,你英语不是好嘛,跟我一起考北外吧,好不好,求你啦。”

    “那不好多同学都想考北外,傅开强,阿凡提,阿凡提还有加分呢,保证能考得上。”聂卫民走的可快了。

    高小冰在后面追他呢:“我肯定会出国,但你就不想跟我一起出去吗,咱们一起去美国吧,我们去南部,走遍每一处庄园?“

    “不想。”聂卫民说着,快跑几步,已经没影子了。

    他刚上了蹦蹦车,刘小红后脚的,也上来了,满头大汗的。

    “明天到农场,给我辅导一天数学,成吗。”她说。

    聂卫民离她远着呢:“你们家的猪崽子卖掉了吗?”

    刘小红说:“原来的卖掉了,但前两天我妈说刚又下了一窝,正逢春天,小猪崽子价格高着呢,一只五十五,那全是宝贝疙瘩。”

    “那我不去,跟猪坐一炕上,谁知道你们家的碗有没有喂过猪,我才不要吃你家的饭。”聂卫民想起刚生出来的猪崽子,就是一种无以言喻的,混身难受。

    刘小红冷冷的瞪了半天,转身,坐到另一边儿去了。

    “你可以明天来我家呀,周末,我妈肯定会做很多好吃的。”聂卫民有点不忍,她那双大眼睛,一直盯着他看呢。

    刘小红没说话,翻开一本数学书去看了。

    “来嘛,来了正好在我家浴室里洗个澡,你天天跟猪睡在一起,我真的……”

    最近只要一想起刘小红跟小猪崽子睡在一起,聂卫民就,没有原来对她那样的喜欢了。

    参加国际竞赛,刘小红清楚自己没有那个能力,但是只要是自治区的前二,她就能加分,这个诱惑真的很大的啊,就为这个,她也非考到前二不可。

    但聂卫民不帮忙,就只有抓紧时间自学了。

    而他有意无意的那种,真正的,跟别的男同学一样对她流露出来的看不起,虽然聂卫民没觉得怎么样,但在刘小红来说,心里特别特别的不舒服。

    她养猪换钱上学,于是所有的同学都看不起她。

    但那又怎么样,如果说矿区能有两个孩子进决赛,她必定就得是二分之一。

    油田宾馆,傍晚,苏向东正在考虑,明天要不要到聂工家去吃饭呢,就见苏向南从外面哼着歌进来了。

    “向南,我不是让你去盯着聂工,以便能在科研领域有所发展吗,你唱的什么,你身上穿的这又是啥?”她连衣服都换了,穿着一件很薄的风衣,里面也穿的特少,三月啊,也不怕给冻死。

    苏向南拉开裙摆就问苏向东:“哥,这裙子漂亮吗?”

    “你穿什么都漂亮,但咱们现在聊的,不是漂亮不漂亮这个问题。”苏向东说。

    苏向南才无所谓呢,在镜子前看着自己,突然回头,就说:“今天啊,我试了服装厂所有的照片,陈姐亲自给我拍的照片,已经寄到乌鲁去洗啦,彩色照片哦,将来会发往上海,要在百货商店挂着展出呢。”

    “你可是高知分子家庭的孩子,怎么能去给人拍画报,挂百货商场,那得多丢人啊。”苏向东说。

    苏向南就不明白了:“难道说,用我爸写的论文贴上我的名字,就不丢人了吗,哥,今天拍照的时候陈姐跟我说,你是个油耗子,她还给我看了很多,油耗子们非法炼油,以致周边的社员,无辜的儿童给烧伤炸伤的照片,我对你,很失望。”

    “我们有型的炼油技术,而且我一直以来强调的就是安全生产,不要把那种野耗子们愚蠢的操作失误,怪在我头上。”

    “所以你真是个油霸,改良了技术的那种,她所谓的,有文化的流氓?”苏向南冷冷盯着他:“帮我瞪论文就够丢人的了,你还是个小偷。”

    “不要说的那么难听,而且,陈丽娜的话你不能信,你要不想进聂工的实验室,现在就给我回上海。”苏向东说。

    苏向南生气了:“不要,陈姐说厂里缺个销售经理,就需要像我这样美貌大方气质佳,还特具有热情的,还给我配了一秘书呢,叫甜甜,特甜一小姑娘,明天呀,我就要出发,到成都去出差。”

    她清了清嗓音,说:“苏向东同志,请叫我苏经理,我是乌玛依毛纺厂的,销售经理。”

    苏向东气的摊倒在床上,使劲拿拳头捶着床:“苏向南,你要敢去,你就不是我妹。”

    人苏向南才不理他,哼着歌儿就走啦。

    而陈丽娜呢,正在等着苏向东呢。

    他又不会走,还总使着小混混们偷油,别给聂工逼的一生气,那天再朝他脑门上轰一枪,他死了倒干净,聂工这辈子手可就不干净了呀。

    所以,陈丽娜准备了一桌苏向东会很喜欢的菜,准备明天呀,他想谋她的技术,她想谋他的罪证,俩人好好儿的,聊上一聊。

    不过,这是桌鸿门宴。

    作者有话要说:  苏向东:我又不爱吃饭。

    转眼:跪求丽娜给饭吃。

    作者:你知道吗,冷奇表现那么好,都没吃到过陈小姐做的饭,哈哈,所以这是真鸿门宴哦,夫妻上演全武行的那种。

    上章有读者提到,说灌了营养液作者没送红包。

    是这样的亲,灌完一定记得留言,注明灌了几瓶,作者才能有端口发啊,你们现在查看上面的章节,但凡标注过灌营养液的,我肯定发过,而且不止发了一个。

    上章没发的,不要急,这章留言,我肯定会发的,因为留言多,量大,很快就冲走啦,作者每天都是,专门选时间发的,所以不要急哈。

    以及,继续求营养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攻略:男配滚〕〔贵女重生:侯府下〕〔倾世女帝〕〔隔世欢:富贵惹人〕〔第一糖婚:神秘娇〕〔全身只有一滴血〕〔我的体内有个神明〕〔战争狂想曲〕〔火影之幕后大BOSS〕〔我在娱乐圈修仙〕〔海贼之日日果实〕〔修真聊天群〕〔主神调查员〕〔诡秘之主〕〔原来我是妖二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