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初中:学霸女〕〔战神,你家萌狐要〕〔都市之至尊魔主〕〔我的野蛮老祖〕〔大妖猴〕〔穿越星际:妻荣夫〕〔宴先生,她回来了〕〔诸天投影〕〔最高之战〕〔重生绝世天帝〕〔重生大富翁〕〔侠女来袭:本王妃〕〔女友有个系统〕〔万古神龙变〕〔有钱就是了不起〕〔重生毒女:王爷您〕〔急诊科恋人〕〔异食斋〕〔天价婚宠:权少赖〕〔绝世宠妃:妖孽夫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反派的后娘[七零] 第231章 去做客
    论能叫已婚妇女们同仇敌忾的第一危机是什么,小三。

    论能叫已婚妇女们能于第一时间,就结成战线联盟的是什么,还是小三。

    而那个赵小莉,陈丽娜就见了一面,不,应该说只看了眼,但她多老辣的眼神啊,一眼就看出来,那个女人有问题。

    不过,对于邓东崖娶她是为了报复她,陈丽娜觉得这有点荒唐。

    “小季你相信我,邓东崖我也算了解,你说他娶你是为了报复你,这话太荒唐了,我觉得这是有人故意作祟,想破坏你们的夫妻感情,要我猜的没错,应该就是那个第三者。&ot;陈丽娜说

    季超群自己吧,冷静下来想想也觉得不可能,但是她生气的是,那个躲在暗处,像阴沟里的老鼠一样,不停的捉弄她,但她又抓不到证据的,赵小莉。

    “有人打骚扰电话,你可以查啊,东崖什么身份,难道公安局就查不岀来谁打的?”陈丽娜觉得很吃惊。

    季超群摊着双手说:&ot;怎么没查,查了啊,全是公用电话而且吧,都是在特偏远的地儿,抓了好几个人,都说打电话的人戴着大口罩,压着帽檐儿,有时候是男,有时候是女,人都说不准的。”

    “你先停止上访吧,你一再的上访,到市委闹,只会把东崖冾越推越远的,你明白吗?&ot;陈丽娜于是又说。

    季超群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的心早就不在我这儿了小陈,不是我不努力,我努力过了,可是他心里爱的是那个赵小莉,你明白吗?”

    “所以,你想离婚?

    “对,离婚,但是,我一直以来给电话骚扰的夜里难眠,本来我是个很好的外科医生,最近也因为手抖的厉害握不住手术刀,怕出医疗事故,就转到行政上工作了,我的前途给那个赵小莉毁了,我恨她,我恨到不知道怎么办,我总是抑制不住的想去杀了她

    这是快给小三逼出抑郁症来了。

    陈丽娜本来明天就想走的,默了半天,却是问了季超群句话:“当初你说邓淳偷了你的手表,那会儿他才五岁吧,后来他说那块表你找着了,但是,你始终没有跟邓东崖解释过这事儿,对吧?”

    “不过一块表而已….季超群说。

    陈丽娜紧接着说:“骚扰你的,也不过一通电话而已,可你看看你自己,现在成什么样子了?

    季超群顿时愣在哪里:“孩子还记得这事儿?

    陈丽娜说:&ot;“日以继夜骚扰你的电话,别人都觉得,拨了线就完了,可是,在你这儿,是过不去的坎,不是吗?

    要没有叫人误解过,没有像现在这样,那怕丈夫是个职位很高的领导,她也没有说理的地儿,季超群是无法理解一个五岁孩子给误解以后的痛苦的。

    她立刻就说:“我错了,那是我的错

    事实上,邓淳外婆本来是连孩子带房子一起抢过去的,最后又把邓淳送了回来,理由就是他偷东西。

    而季超群的表,正是证据。

    总之,自己家里的破事儿不能给人说,季超群这时候也只能说,是自己的错。

    正好这时候,邓淳和聂卫疆两个吃饱了肚肚;嘴里哼着浪奔浪流,连摇带摆的,就进来了。

    刁一推开,聂卫民都在扭屁股呢。

    几个孩子突然撞见个陌生人,同时就,变成小木偶了:“阿姨好。

    季超群深吸了口气,说:“邓淳,当时那块表,不是你偷的妈冤枉你了,给你道歉,好吗?”

    邓淳摸了一下脑袋,却是在看邓汐。

    没想到妹妹已经变的那么大了,而且看起来也乖乖的,好吧,跟聂卫星一样可爱的小女孩

    “小汐,那是你哥,过去叫哥哥。”季超群说。

    邓汐这孩子呢,这两年中,因为父母不合,也因为母亲的敏感和神经质,影响很大,突然就把季超群给抱住了,一言不发,但也好奇的,打量着邓淳呢

    俗话说的好,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季超群看人孩子都来了,也不好再多坐,就说:“这样吧明天正好周末,我在家,你们来我家作客,咱们一起吃顿饭,你们就把邓淳带走,好吗?

    邓淳出去送他妈,一直一直的,就见邓汐回头在看自己呢

    “哥,明天记得回家呀。&ot;临上电梯前,邓汐突然就说。

    邓淳转身就跑,赶忙儿的,钻屋子里了。

    “你妹看起来一点也不凶啊。”聂卫疆揉着吃饱了的小肚皮,就说。

    邓淳给俩人放水呢,准备要洗澡,轻轻叹了口气说:“我记得你小时候,给聂卫星准备了很多奶酪干儿,硬硬的那种,她要咬东西,你就给她塞个奶酪。”

    “是啊,孩子出牙的时候喜欢到处磨一下,这正常的嘛。”

    邓淳突然就捣了聂卫疆一拳头:“我怎么就没有你那么聪明呢,我妹当时也是牙痒痒才咬我的啊,我非但不理解她,还老爱告状。”

    “各打五十,看来你也有不对。你就是个丁力,丁力。”聂卫疆说着,就先把自己给泡池子里了:“啊,真想天天住宾馆啊舒坦

    陈丽娜自己的智商不高,想分析一下季超群和邓东崖之间的事情,还就找不到个人。

    老聂呢,这两天忙着写报告呢,为防陈丽娜还要来骚扰自己,直接把房间的门给反锁了。

    拒绝诱惑,拒绝性/生活。

    不得已,陈小姐就只好跟聂卫民说这事儿:“卫民你说,骚扰电话会不会是你邓伯伯办公室的那个女人打的?还有,这事儿公安都没办法,还有别的办法可以查吗?”

    聂卫民把俩弟弟赶去睡觉,一人坐聂卫星的床上看《上海滩》呢:“别人不能,我能。

    “聂卫民,能不能收起你自恃聪明,洋洋得意的那一套,好好跟我解释。“陈丽娜就怒了。

    聂卫民用了六个小时就抓住了尤布,给扔公安局去了,外界一点水花都没有掀起过,这会儿正有点了事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的寂寞呢。

    就分析说:&ot;“你不是说,电话总是在邓伯伯加班的时候才打吗,而且,那个女人就跟邓伯伯在一起,也不可能跑出去打电话,对吗?”

    “对啊,正是因为这样,季超群才恼火,因为没证据啊。

    “那证明,电话是她雇人打的啊,给谁给上一两块钱,找个偏远的地儿打一通电话,多容易的事儿。不过,妈,凡事得有凭据,你才来上海几天啊,就能笃定,一个才见过一面的女人跟邓伯伯关系不正常?”

    女人的直觉,就跟你能听到无线电波从那个方向来一样超敏锐的。&ot;陈丽娜说。

    聂卫民特嫌弃的看了她一眼,说:“行了,咱不明天去做客吗,明天到邓伯伯家了再说吧。

    邓东崖今天下班早,才晚上八点就要回家了。

    “领导,我明天就要去嘉定区了,不过,你确定我不在,你能照顾好自己吗?&ot;赵小莉才收拾完办公桌,端了一纸箱子的个人物品。

    邓东崖呢,一直以来用赵小莉都用的很顺手,也不知道再来一个办公室主任,自己能不能用顺手

    但是为了灭后院的火嘛,在他看来,这等于是无端的让赵小莉顶罪,所以特抱歉:“毕竟工作上的事儿,谁也伴不了谁一辈子,我会努力适应的,你也记得好好工作,不论在哪个区工作都要记得往前抓。

    “我会的,谢谢你啊领导,这么多年,你对我是那么的照顾

    赵小莉说着,转身就走了。

    邓东崖是真不想回那个冰冷的,女儿和妻子都有点神经质的家啊,但是呢,下班了没地儿去,人总还是得回家的吧。

    结果他自己一人下楼了,就在三楼和二楼之间的拐角处,突然,赵小莉就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

    而且是特别突然的,就扑到他身上,在他唇上晴蜓点水似的,吻了一下。

    邓东崖是长的帅,但人并不花,而且还挺保守,直接就吓呆了。

    “您读过红楼梦吗?”赵小莉捂着唇,两目的泪:“既担了虚名,越性如此,也不过这样了。晴雯死都不悔,我有什么好后悔的。

    毕竟赵小莉还小,又给季超群闹了好多回,闹的邓东崖对她心里那叫一个愧疚。

    站在那儿,跟给雷劈了似的,邓东崖就站着呢。

    赵小莉哭着,转身跑了。

    回到家,季超群忙忙碌碌的,还在厨房里准备着呢:“老邓,过来搭把手吧,明天小陈两口子带着孩子们,要来咱家做客吃饭,咱们家的锅太小,我今晚就得准备菜。”

    邓东崖站在厨房门上,跟鬼打过似的看着季超群,半晌,来了一句:“季超群,咱俩离婚吧。”

    女人天天喊离婚,离不了的,但男人要真说一句离婚,那就是真的要离婚了。

    “真离婚,你的前途可就完蛋了。李超群本来在搡肥肠的拍了一把碱水说。

    邓东崖说:&ot;“前途,我不要了。王纯的事儿我可以当作没发生过,但我想告诉你,我和赵小莉清清白白。

    季超群就笑了:“王纯的事儿,你真以为是我行医不成,故意杀人?”

    接下来的话,她没说。

    事实上,季超群是想等离婚了,再把自己这几个月来从国外翻译的论文,资料,以及王纯当年的病例,全甩给邓东崖的

    她要在签字离婚之后,再给自己一个正大光明的自辩。

    第二天一早,陈丽娜把新洗过又烫过的白色洋装就穿上啦

    妺妹呢,是她给买的,上面印满了草莓的小裙裙,哎呀,实在是太可爱了。

    几个孩子要去做客,都很高兴啊,唯独就邓淳不高兴,他怕自己一回去,就给陈丽娜留下来,回不来了呢。

    “聂博钊,真不考虑跟我们一起去吗?&ot;陈丽娜敲开聂工的门,就问说

    聂工估计昨晩埋头写了一晚上,摘了眼镜搡着眼睛,摇头说:“不行,你们去就成了,有什么好吃的,记得回来给我带点儿

    “大领导的家你都不去,难怪你总是升不了职。陈丽娜说

    聂工这会儿才抻着腰,解了衬衣准备要洗澡呢。也是奇了怪了,他这个年肌,一般男人肌肤都得松驰,聂工常年要么站着工作,要么就是在油井上,一身肌肉简直了,每次他脱了衣服,陈丽娜都喜欢捏两把。

    “我这工作还能升到哪儿去?聂工说:“只要没人捣乱,没人想着关我的实验室,我就打算干一辈子了。

    是啊,共和国任何一个岗位,那怕邓东崖今天就滚蛋了他的职位也有人能顶得上。

    唯独聂工,他是陈丽娜独一无二的男人,也是整个工和国独一无二,没有任何人能顶替的,超级工程师。

    四年未至,但一进大院儿,邓淳的心就雀跃起来了。

    “走,上我卧室,我给你找玩具去。&ot;邓淳说。

    聂卫疆一看,直接哇的一声:“邓淳,好家伙,你居然有单独的卧室和床?”

    而且还是好大一张床,床上罩着白被单儿呢,邓淳一把拉开,扑床底下往外推着:“哎,这我小时候的玩具啊,我记得可好玩的,现在看,怎么这么傻啊?”

    什么上了发条的老鼠啊,会跳的兔子啊,会翻跟斗的猴子啊,聂卫疆哪还看得上玩这个啊。

    但是聂卫星喜欢啊,看了半天,就说:“邓淳,你这玩具我能买吗?

    “买了干啥,我全送你。”

    “那好啊,我要全部带走。“聂卫星说着,就去扒三蛋背上的书包了:“哥,全拿着,回去给咱的小锋锋玩儿。”

    “啥,你居然要给冷锋玩?“邓淳一听不干了:“你玩儿可以冷锋不行,他算个啥呀他,整天咬我,不给不给

    “那是我弟弟,他咬你我不抽他了嘛,我买你的玩具,我给你钱,玩具你必须卖给我。&ot;聂卫星虎着呢,一把拍邓淳头上玩具全揽自己包里了。

    虽然已经说好马上就去扯离婚证了,但客人来了,总还得要招待的。

    家里有个阿姨,在帮季超群做饭呢。陈丽娜跟邓东崖坐了儿,就问说:“你从来不下厨?”

    “男人,下的什么厨?”

    “总理还亲自下厨做饭呢,你邓东崖多少级啊,就飘成这样

    “这跟飘没关系吧陈丽娜,我就纯粹不会做饭而已。邓东崖说。

    陈丽娜拍了拍聂卫民的肩膀,说:“小季跟我说,她这些年总被一个无良电话骚扰,而你呢,找公安都破不了案,对吧,我大儿子说他想看看你家的电话,看能不能查出点啥来,你也知道,我这儿子是在东高地,八机部的,他帮季超群查查这个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啊,要能抓到人,证明赵小莉的清白,我很乐意。邓东崖说。

    陈丽娜觉着吧,邓东崖现在就是个冥顽不灵。

    当然了,跟这种冥顽不灵的人,她也懒得说话

    转身,她也进厨房了:“小季,有什么要我帮你做的吗?

    季超群吧,因为决定要离婚了,心里难过着呢,正好想跟陈丽娜倾诉一下,就把阿姨打发到外头摘菜去了,悄声的跟陈丽娜说:“邓东崖吐口了,我们明天,周一就去办手续,离婚。”

    说实话,这要是因为别的矛盾而闹离婚,陈丽娜根本就不劝的。

    但是,因为一个丈夫身边人,没有任何道德的女人的破坏而离婚,这事儿它憋屈啊。

    你要离了,赵小莉立刻就能从外地回来。&ot;陈丽娜断然的

    李超群顿时抬头了:“真的?

    “那还用说嘛,想撬人壁角的,全这个套路,不过既然你们要离婚,喜事儿,咱就不说这个了。&ot;顿了顿,看聂卫民在厨房勹外站着呢,陈丽娜就问:“从电话上,能看出什么来不?

    卫民摇着本黄页说:&ot;“我翻了一下季阿姨记录的来电号码,找着了点儿挺有趣的规律,但还得自己出去实地跑一跑,验证下,妈,给点儿钱我坐公交车。”

    陈丽娜给季超群一个颇得意的笑;我儿子,能看见风从哪个方向来,还能听到无线电,肉眼视力,据说整个共和国没几个。“说着,她掏了二十块钱给聂卫民。

    聂卫民抱着本黄页,和一堆的电话号码单子,走了。

    季超群看聂卫民高高的个头儿,又帅又斯文的,就问:“邓淳在你家,也这么听话吗?”

    陈丽娜摇头:“不,他跟聂卫民不一样。

    季超群脸变了变,以为陈丽娜要给自己告点儿邓淳的黑状呢

    谁知道陈丽娜说:“我儿子,虽然说听话,但对于未来,没有危机感的,用钱就会跟大人要,这在他们看来是天经地义。而邓淳呢,他不要钱,但他比谁都有钱,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在学校,他总喜欢帮别人代写作业,然后五毛五毛的收费,寒假暑假,那就更了不得了,他帮好几个孩子代写暑假作业呢,而农场里摘棉花,他也比谁都极积,赚了钱全攒下来,这几年,估计七八十块是攒了的。

    “你知道为什么他会悄悄攒钱吗?&ot;陈丽娜又说:“因为在他的心目中,你们已经把他遗弃了,孩子还那么小,却只能自己给自己规划将来。

    季超群一下就把嘴捂上了。

    这一刻她所感觉到的羞愧,是无与伦比的。

    好吧,她以为这世界上自己就是最无助,最痛苦的人了,可没想到,她也曾亲手,把一个孩子给推到最无助的境地之中

    陈丽娜看季超群哭的憋不住,眼泪直往下掉,赶紧拿手绢就给她揩着:“你放心好了,我那儿子出马,没有搞不定的事儿不是个三儿嘛,今晚就让她显原形,真的。”

    作者有话要说:

    卫民:搓搓小手,最喜欢的就是这种,需要动脑筋的事儿,嘻嘻

    邓东崖:我是清白的,清白的,清白的(然鹅嘴巴已经不清白

    丽娜:坐等邓东崖洗嘴然后自掌嘴,不然坚决劝离不劝

    灌溉营养液啊亲们,会有红包相赠哒,留言也会随机有红包哦。灌了一定记得留言告诉我数量鸭,留了我就会发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攻略:男配滚〕〔贵女重生:侯府下〕〔倾世女帝〕〔隔世欢:富贵惹人〕〔第一糖婚:神秘娇〕〔全身只有一滴血〕〔我的体内有个神明〕〔战争狂想曲〕〔火影之幕后大BOSS〕〔我在娱乐圈修仙〕〔海贼之日日果实〕〔修真聊天群〕〔主神调查员〕〔诡秘之主〕〔原来我是妖二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