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镇妖博物馆〕〔玄幻:我,反派宗〕〔家族修仙,我有一〕〔玄幻:我在御兽世〕〔外卖员出现在案发〕〔谍影无声〕〔拒不复婚之前夫滚〕〔朕即大宋〕〔末世后,我杀了一〕〔败家神豪:开局九〕〔四合院:晋升工程〕〔你假装修炼一下吧〕〔我的五个师姐又美〕〔重生之江州往事〕〔大佬帮帮我〕〔我用惊悚游戏,虐〕〔木叶:这个忍者浑〕〔诡道求仙,从将自〕〔从食魂者开始〕〔漫威:秘术法师奈
泉州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失落的黄金之国(完)(日+288+289)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旁边是惊慌失措的国王和祭司, 古罗伦的守卫茫然地看着这个突然出现在古罗伦入口的白柳,询问:“请问这是您的客人吗?”

    ——这是十年前,国王和白六交易那一刻, 逆转的沙漏将白柳带到了这一刻, 让他见到了正在和国王进行交易的白六。

    “不, 他并不是我的客人。”白六笑着解释,“但我确实很期待他的来访。”

    “我期待这样的来访, 已经期待了十年。”

    “你从十年前来到这里, 和这些人定下交易的那一刻,你就知道会有十年后, 我进入游戏, 拿到沙漏, 逆转时间来到你面前这一幕了?”白柳语气无波无澜地询问,“真是煞费苦心啊。”

    白六轻笑,他状似无奈地耸肩:“也没有办法吗,和先生约好了, 不能主动来干涉你。”

    “但你进入游戏, 主动到穿越时间来找我, 这就不能叫我干涉了。”

    “你从什么时候猜到这个副本的怪物是我的?”白六笑眯眯地询问, 他张手挡住白柳抽过来的鞭子,“真有敌意,一过来就要打我触发怪物书。”

    每个副本都会有怪物, 但《失落的黄金之国》这个副本里, 白柳并没有发现怪物。

    无论是满地的金粉,还是遍地黄金化的动物, 以及矿区门口黄金化的人, 都不属于怪物的范畴, 但一个副本,是不可能没有怪物的——那答案就很明显了。

    “关键是时间。”白柳抬眸,他看着自己系统面板上浮现出来的怪物书面板,“怪物并不存在十年之后的黄金之国。”

    首发

    “——而是沙漏逆转之后,十年之前的黄金之国。”

    “反应速度真快。”白六两指夹住白柳甩过来的长鞭,笑眯眯地歪头,“我已经配合你解锁怪物书了,作为回报,我们能和平地谈些别的事情吗?”

    “——比如现在城墙上,那位即将对我射箭的乔治亚王子?”

    一支黄金的箭矢凌空射出,穿入两人之间,白柳后撤长鞭,侧眸看向城墙上将弓拉满年轻乔治亚。

    白柳的到来明显分散了这位王子对于白六的敌意——此刻只有十六岁的乔治亚正蹙眉,将弓箭警惕地对准了白柳这位突然出现在古罗伦国门外的不速之客。

    “一个维度里,是不能有两个一样的灵魂的。”白六声音含笑,“你将乔治亚从十年前带回来,他就会变成十年前的样子。”

    “看来,你为了收购这位王子殿下的灵魂做的努力,似乎要报废了。”

    白六摊手,笑语:“——十年前的乔治亚可不记得你帮助他守护了古罗伦,对你我都抱有一致的敌意。”

    “这个副本有两页怪物书。”白柳将视线从乔治亚身上移过来,看向白六,“除了你,还有一个怪物,是点金石,对吗?”

    “嗯。”白六叹息,“除了你不愿意这点,你真是邪神继承者的完美人选。”

    “这是装满眼泪的沙漏。”白柳伸出手,抬眸平视白六,“按照你千年之前定下的交易内容,黄金之国古罗伦与你的交易中止,我将沙漏给你,你将点金石给我。”

    当白柳张开手掌,掌心里装满眼泪的沙漏展现在所有人眼前那一瞬间,所有人都惊呆了,就连城墙之上再次将弓箭拉满的乔治亚都停下了动作,缓慢地将弓箭放下。

    “这是——!”国王不可思议地惊呼,他用一种不知道是期待还是抗拒的眼神望着这个沙漏,小心翼翼地凑近看,“时之沙漏!”

    “我当然可以中止交易。”白六笑容里有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他用余光一扫旁边脸色有些不好看的祭司,轻笑着说,“但在交易停止后,如果有人还想和我继续进行下一个千年的黄金交易,我自然也不会拒绝。”

    白六张开了手掌,上面是悬浮的点金石,他微笑着询问:“古罗伦的国王,你想选择,还是选择?”

    国王看着这两个东西,眼中充满了挣扎——一个是溢满了眼泪的,破败的,历经了无数风霜的陈旧沙漏,一个是散发着光泽的,金色而又华贵的,崭新的点金石。

    当被这样分明地展露在他的面前的时候,每一个在黄金之国长大的人,都会出自于对本能的向往,去抓握那块可以带来黄金的点金石。

    “国王陛下!”祭司拔高了声音,他看着陷入犹豫的国王着急地快要跳起来,“今年春天的黄金开采量还不足去年的十分之一,再没有黄金,很多人就要饿死了!”

    守卫们也迫切地劝告:“陛下,选黄金石吧!”

    “父亲!”乔治亚从城墙上翻身一跃而下,他少有做出如此不合适的行为,但到了此刻,这位年轻的王子也顾不得什么皇家礼仪了,他跑过来,开口的时候虽然神色平宁,但却是带着喘的,“请不要选择点金石。”

    “选择沙漏。”

    乔治亚用那双棕色眼眸执着地望着国王:“您在失去母亲的那个夜晚里,知道填满这个沙漏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难道你要让所有古罗伦的国民经历一次这样的痛苦,以此偿还神要的痛苦吗?”

    “王子殿下!”祭司又是着急又是无奈,“您就别来捣乱了,要是没有这块点金石,今年古罗伦的冬天会饿死冻死很多人的!”

    “但如果拿了这块点金石。”乔治亚目光未有分毫躲避,他直直地望着国王,“千年之后古罗伦的冬天,就再也无法过去了。”

    “那时,古罗伦还会存在吗?”

    “会不会变成一个只有痛苦的国度,因为要偿还欠下的千年黄金,而被埋入海底,消失不见呢?”

    祭司一怔,就连守卫们都讷讷地停下了七嘴八舌地劝告。

    国王眼神复杂又挣扎,他无力地说:“但乔治亚,那也是千年之后的事情了……”

    “对于当初定下交易的古罗伦国王而言,我们也是千年之后的事情。”乔治亚抬起头,他轻声说,“但对于我们而言,此刻,此时,并无千年之分,冬天就是冬天。”

    “那么对于在此刻之后的千年,那时的古罗伦国人面临要偿还的千年黄金,他们的冬天难道就不是冬天了吗?”

    “父亲,您教导我,要做一个对国民负责的君主,要为了古罗伦国民的幸福快乐而存在。”

    乔治亚握紧手里的弓:“这里的国民,不光是现在的,也应该包括未来的,不是吗?”

    国王陷入了久久地沉默。

    祭司和守卫也不再言语,所有人都沉默着。

    最终,国王长出一口气,他抬起头,眼里是千万种复杂纠葛的情绪化作沙尘散去:“我选沙漏。”

    “这倒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白六浅笑地收起点金石,他转向白柳,“你是料到乔治亚能说服自己的父亲吗?”

    “不。”白柳平静地回答,他将沙漏递到国王的面前,垂眸,“我只是相信人的眼泪会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作用。”

    “我能赢你前两次都靠的是意料之外的感情,所以——”

    “——所以你这次依旧做了同样的选择,你选择了相信人的感情,然后你赢了我第三次。”白六笑得饶有趣味,他将点金石递给白柳,“虽然我不理解,但的确很有意思。”

    “作为你赢了我的奖励,点金石送给你,当然还有另一个送给你的东西,你离开游戏的时候就能发现了。”

    “不过现在。”白六看向充满敌意地盯着他的乔治亚,彬彬有礼地行了一个脱帽礼,然后对国王道别,最后看向白柳,微笑着说,“看来这里不怎么欢迎我这个生意人。”

    “我就先走一步了。”

    白六随意地向左一划,生成一道银蓝色漩涡门,他笑着对白柳挥挥手,转身离去:“期待我们下次见面。”

    “——那应该是在十年后了。”

    白柳看着那扇银蓝色的门合拢,然后缓慢地松开了自己攥住鞭子的手——白六带给人的压迫感实在是太强了,如果不按照对方的步骤来,这闲到脑子长包的神说不定会干出强行交易的事情,到时候,他也无法阻止发生在古罗伦身上的事情。

    不过现在……白柳垂眸看着自己手上这块点金石,握住,转身也准备登出游戏。

    虽然乔治亚那边的灵魂没有拿到手,但他忙活一场,也不算什么都没拿到——不过他也早就料到乔治亚的灵魂拿不到了,那人防备心很重,对他十分警惕,在他提出那个要求的时候,乔治亚看他的眼神都带上了审视和杀意。

    怎么说,应该说不愧是做审讯三局局长吗,明明他都做到这地步了,但依旧没有放松自己的戒备,看他还是跟看犯人似的。

    ——明明他真的只是个喜欢收集灵魂的热心市民。

    白柳心内遗憾地叹息一声。

    ……乔治亚灵魂的技能,那么好用,拿不到真是有点可惜,但也没办法,他也不是每件事情都能如意的。

    游戏外面,他的队友应该都等急了,也没必要再拖下去浪费时间,白柳收拾整理好,刚准备退出有些,结果一道有些生涩的男声叫住了他:“等等。”

    白柳转过头,挑眉。

    年轻的王子在他面前勉强维持着自身的风度,但脸上却有些微微的红晕,他伸出手,诚挚地道歉:“刚刚攻击您,非我本意,对不起。”

    “虽然不知道您从何而来,但您的到来的确拯救了古罗伦,我不应该对您做出如此无礼之事。”

    白柳保持一种微妙的表情看着乔治亚,直到把这位佯装镇定的王子看得满脸通红,眼睫颤抖地请罪:“如果您不能接受我的道歉,我回去之后会请罚,罚量可以由您裁定,直到您愿意接受我的歉意为止!”

    白柳:“……”

    倒也不必。

    他很久没有骗小孩子了,久违的有点不上手,可能是陆驿站碎碎念那句真的入脑了吧,他刚刚一瞬间都没有想起来还有骗年轻乔治亚的操作。

    更准确一点说,他是真的没想到,那位看起来严肃冷漠的三局负责人乔治亚,年轻的时候,会这么的……

    天真。

    天真这个词在白柳这里,一般都和好骗挂钩。

    “我接受你的歉意。”白柳迅速摆出一副人模狗样的友好微笑,他握住乔治亚的手,用力地摇了摇,“不用和我这么客气,说敬词,十年后我们的关系可没有这么生疏。”

    “可以说,我正是受了十年后的你的嘱托,才会来到这里,给你们送沙漏。”

    “十年后的我……”乔治亚的表情有些疑惑,“这是什么意思?”

    白柳垂眸轻笑:“你可以理解我是从来的人,而十年后的你是个非常了不起的人,你为了拯救自己的国度,以自己的眼泪为引子,将沙漏装满了,托我送到了十年前,想要提前十年中止古罗伦的交易。”

    “而你真的成功了。”

    “是这样吗?”乔治亚望着白柳静了静,他深吸一口气,“那十年后的我实在是麻烦您了。”

    “也算不上麻烦吧。”白柳一本正经,“我们是灵魂挚友,帮你这个忙很正常。”

    “灵魂……挚友……”乔治亚冷静地抿了一下唇,耳朵有些发红,“我和您,是这么亲密的关系吗?”

    出自王储的乔治亚从小到大对自己都非常严苛,几乎没有同龄朋友,因为朋友在他的眼里是朋友之前,更是他的国民,他对他们肩负责任,那就不能离他们太近,这不符合王储的行事守则。

    他关系近的同龄人,就只有一个盲目崇拜他的弟弟,阿曼德。

    第一次遇到有人带着沙漏,冒着穿越时空的风险救古罗伦于水火,还是他未来的朋友,而且一上来就是灵魂挚友这个级别……乔治亚深吸一口气,甚至都有些无措起来了:“我能将古罗伦的事情托付给您,您……你一定是我很信任的人。”

    白柳煞有介事地点头:“没错。”

    “你邀请我和我的团队一起到十年后的古罗伦玩游戏,我们还赢了,你弟弟因为输了游戏,哭得很惨,我们还安慰了他很久。”

    白柳面不改色地胡扯。

    “阿曼德真是……”乔治亚无奈地笑了起来,他的眼神变得柔和了不少,“都十年过去了,还那么小孩子气。”

    “但就算是朋友,也不能让你白跑这一趟帮我。”

    乔治亚真诚地询问:“你有什么需要的吗?”

    “虽然目前的古罗伦处于困境,但也没有让拯救大家的人空手而归的道理,我有一笔提前存储在外面的黄金资源,可以抽调一部分给你,当然这是俗物,你可能并不喜欢。”乔治亚迅速地解释,“这只是古罗伦的习俗,我们对自己最好的朋友,以黄金相赠就是最高规格的珍视和礼待。”

    白柳在心里长叹一声——乔治亚,从此以后你和整个古罗伦的人,都是我的好朋友。

    希望你们带着黄金常常对我以礼相待。

    “不用黄金。”白柳抬眸,“我要你的灵魂。”

    乔治亚一怔:“灵魂?”

    “如果说以黄金相待是古罗伦最高的交友规格。”白柳微笑,“那以灵魂作为交易,就是我对挚友最高的交友规格。”

    “灵魂挚友并不只是一句空谈,是真实存在的联系。”

    “所以乔治亚。”白柳抬头,看向乔治亚,伸出手,轻声询问,“你愿意把灵魂贩卖给我吗?”

    乔治亚怔了很久很久,才伸出左手,轻轻放在白柳的手心:“……如果只是我一个人的灵魂,而不是所有国民的痛苦,那么作为你拯救了古罗伦的感谢。”

    “我可以将灵魂交付给你。”

    “但你不能用它去做伤害他人,使人痛苦之事。”

    “我一般只做让人快乐的坏事。”白柳笑眯眯的,“多谢信赖,乔治亚队长。”

    与此同时,现实世界。

    孤岛上,陆驿站随着队员们急匆匆地跑进了控制室,地上横七竖八地倒着队员,调查员的脸都吓白了,廖科迅速蹲下伸手检查了一下他们的侧颈,抬头向陆驿站汇报:“只是晕了,都还活着。”

    陆驿站松了一口气。

    幸好来的是,要是来的是其他的马戏团成员,他们来见到的估计就是一地的尸体了。

    “操纵台被拔了电闸,泼了咖啡,但损害不大。”有队员一边检查仪器仪表一边抬头说,“我现在立马检修,马上就能用!”

    “好了!”队员见操作屏亮起来,一喜,“我看看水下巡视的机器人在不在正常工作!”

    屏幕上扩散出一圈一圈的雷达波纹。

    “在!”调查员长出一口气,他扶住操作台,“看看异端0073的情况!”

    “能量保护罩还是完好的,没有被破坏,我们赶上了!”队员脸上全是欣喜,“他应该还没潜到水下三千米的位置,机器人没有探测到!”

    “我就说嘛。”旁边的队员捂住自己砰砰狂跳的心脏,露出劫后余生的勉强笑容,“我们开着潜艇都只能在水下八百米晃晃,一个盗贼,怎么可能在没有严密装备的帮助下随便下潜到三千米的地方,还偷走那么大一个……”

    “哔哔——!哔哔——!”

    正在探测的大屏幕上出现一个不安的红点,以一种肉眼可见速度飞快靠近0073的防护罩。

    所有队员的笑容都凝固在了脸上,正在操作的队员的手和声音都颤抖了起来,他脸上是无法遏制的惊惧:“调查队长,检,检测到有不明物体正在以高速靠近0073的防护罩!”

    “如果对方再以这个速度持续下去,不到一分钟,就能击打在防护罩上!”

    “这到底是个什么怪物啊……那可是三千米的海下,还能这么高速地移动,它不会受水压影响吗?!”

    “它到底是什么生物?!是异端吗?!”

    “绝对不能让这个人破坏防护罩,带走异端!”调查员双眼赤红地看着那个飞速移动的红点,呼吸急促,胸膛起伏,然后猛地转头看向操作队员,“我记得,乔治亚队长在建立这个守护异端0073的岛屿的时候,是以军事规模调动的资金,是以防护一个国家为基础标准的。“

    “这个岛上,备有导弹和水下追踪鱼/雷,足以把这个家伙炸得粉碎!”

    “什么?!”这下轮到陆驿站脸被吓白了,他被惊得魂不附体,“乔治亚还给这岛备了这种东西吗?!”

    什么时候的事情!?导弹都有?!也太夸张了吧!

    但是另外的三局队员倒是见怪不怪:“乔治亚队长一直都是以这种规模武装三局的存储库的。”

    “我们本局也有这些。”

    陆驿站头晕目眩,一阵腿软——他就说为什么乔治亚在收到预告函之后会那么镇定,都没有给总局报备一声,原来是以这种规模武装的总局和分岛啊!

    重建三局,修筑浮岛,还用了这些东西武装了仓储室,之前还帮苏恙报备了五栋楼的一部分资金,但乔治亚从来没有给总局申请过资金报备,从来都是自己出钱,导致他对这些事情一无所知……

    乔治亚这家伙手里到底有多少钱啊!

    不不不,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动用这些还是太离谱了!”陆驿站疯狂摇头,他试图摁住调查员想要摁下发射导弹的按钮的手,“对方并无伤人之意,说不定可以好好协商呢!”

    调查员冷酷地回答:“来不及了。”

    “先轰了他再协商吧!”

    陆驿站:“!!!”

    轰了怎么协商!轰了之后让上帝和他协商吗!

    怎么回事!三局不是管仓储的吗!怎么一个个攻击性这么强!

    陆驿站竭力阻止,额头上冷汗都冒出来了,心里惨叫——白柳,你倒是快一点啊,我快拦不住了!

    鱼雷轰过去,还真不一定能打死。

    其他世界线的马戏团队员在现实里全都是怪物面板了,在开启怪物书的情况下,的移速是非常快的,如果到时候鱼雷飞过去,躲过,让他察觉到海上有人在狙击他,一定被激怒,以这人的冲动程度,说不定真的会干出无法挽回的事情!

    正常来说,偷东西是不会破坏偷盗物的,但被惹急了,这家伙说不定会直接将防护罩在海面下戳爆,那就惨了!

    “再有五百米,它就要碰到防护罩外围了!”队员焦急地大喊,“调查队长,我们怎么办?!”

    “请不要挡住我,阁下。”调查员怒,他推开陆驿站,走到操作面板前,抬手就要摁下那个象征着紧急的红色按钮。

    同时,海面下。

    悬浮在海底,他看着面前金碧辉煌的黄金之国,挑了一下眉——难怪白六那家伙一定要偷这个,原来是这么一个值钱玩意儿。

    ……不过该怎么拿走呢?

    稍加思索,他看向这个黄金之国外面泛着金光的防护罩——总之不管是切碎了拿走,还是用道具装走,这个碍事的防护罩应该是要弄破的。

    但是……白六那家伙事得很,他应该不喜欢弄得乱糟糟的偷盗物,要是弄碎了防护罩,里面的东西乱作一团,又要说他偷东西莽撞,上次搞回去的那副名画被他抓破一个角,这男人两天都对他笑眯眯的,看得他脊背发凉。

    啧。

    真烦。

    思前想后,牧四诚决定不戳破防护罩,用他容量最大的空间道具装回去——但不幸的是,这个空间道具的延展性不够,如果加上防护罩包裹的上部空间,道具装不下去。

    那这就没办法了。

    ——只能麻烦白六那个事多的家伙勉强接受一下这个湿漉漉的战利品了。

    海面下,牧四诚揉了揉拳头,甩出猴爪,靠着防护罩前进,海岛上,陆驿站和调查员的僵持进入了白热化,但陆驿站在看到小红点略微停顿了之后,还是靠着防护罩前行之后,脸色一沉,暗道一声不好。

    估计是因为装不下,还是决定戳破防护罩了!

    正当陆驿站深吸一口气,准备拔出重剑,对调查员说他准备下水强行阻止的时候,旁边的操作员的声音开始变得迷惑和惊恐:“调查队长……”

    “异端0073的海面深度数字在减少……”

    “它好像正在……”操作员呆滞地望向调查队长,“自己上浮。”

    海面上正准备动手的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即将偷盗的国度慢慢地从地下浮起,里面原本死寂一片的场景,仿佛时间倒转般开始迅速变化,化作黄金雕塑的人们身上的黄金片片落去,漫天的金粉就像是被神回收的雨,从地上向天空坠落。

    时间在倒转,黄金在融化,岛屿在沸腾,沉眠于海底十年的国度在与神交易结束的一刻苏醒。

    略微双眉都挑高了,退开身影,让岛屿从他的面前向上浮起,没有动手,他不爽地看着防护罩里活蹦乱跳,互相拥抱着大声嚎哭的古罗伦国民。

    都是活的?

    搞什么啊,白六,他不是说过他不偷活人吗?!

    岛屿上,陆驿站虚脱般地长出一口气,坐在了椅子上,颤抖地捧着杯子倒了点热水想缓一缓,旁边的一众队员望着那个正在徐徐上升的异端0073,表情已经完全痴呆了。

    “队,队长。”操作队员呆呆地发问,“异端0073要升上海面了,我们要开导弹把它射下来吗?”

    正喝水的陆驿站一口水呛进肺气管里:“咳咳!!”

    调查队员恍惚地摇了摇头:“……还是不要了。”

    “我总觉得……我们要是这样干了,明天乔治亚队长就会把我们沉海里。”

    “队长……”操作队员盯着显示屏,奇怪地诶了一声,“海下那个靠近异端0073防护罩的红点不见了。”

    陆驿站一边呛咳一边看过去,然后转头和廖科对视一眼,两个人都是一副终于放松下来的表情。

    这人不偷活人,也不喜偷,看到古罗伦复苏的场景,这个生性叛逆的盗贼是绝对不会乖乖服从白六命令的,他现在应该是回到了原来的世界线,找和白六大吵一架,然后挨罚。

    虽然做了错事,但在陆驿站这里,是罪不至死的。

    廖科眼神复杂地看向瘫软地椅子上,捧着杯子双眼放空喝水的陆驿站——所以哪怕是那种紧急的情况,老陆也竭力地把保下来了。

    就算是敌人,在犯了致命的错误之前,陆驿站也不会宣判他们死刑的。

    ——因为需要保持清醒和理智。

    这是身为不容僭越的绝对标尺。

    绝对清醒理智的审判者陆驿站是脚软手软从三局里被廖科扶出来的,三局的队员对陆驿站前来提醒进行了感谢之后,就紧锣密鼓地对廖科和陆驿站进行了调查——一调查就持续了一个晚上,问的问题多达三千多个。

    问到最后,陆驿站觉得自己身为人的隐私和尊严都已经彻底没有了。

    陆驿站彻夜未眠,看见第二天的太阳都是晕眩的,走路左脚绊右脚。

    廖科又无奈又好笑,叹气:“……你上一场受那么重的伤,灵魂都只有半截了,本来应该好好休息,但白天你要去上班,晚上要带黑桃他们练习准备季后赛,同时还得和白六周旋,现在还去管异端处理局的事情,还要准备结婚的事情,你是铁做的都能被你自己用朽。”

    “但好在所有事情都平安落幕了。”陆驿站长出一口气,也摇摇头笑了起来,“……最近已经算好的了。”

    “联赛里黑桃已经能独当一面了,和队友的配合也不错。”

    “这倒是。”廖科说起这点也好笑,“总算是能停下来等队友了。”

    陆驿站和廖科在下船之后迅速登入进了一次游戏,在确定杀手序列比赛已经结束之后,才进入了三局的调查流程。

    “比赛结果果然和你之前所料一致。”廖科说,“隐形斗篷在双人赛中间就弃权了,我们提前了杀死比赛,现在整个游戏里都在讨论杀手序列,说算是开了在季后赛里提前杀死比赛的先河,赌率我们已经是最低了的。”

    赌率最低,代表这个公会赢的可能性最大,所以押这个公会赢得到的回馈不大——这就是说,在很多观众眼里,今年的冠军最有可能的战队就是杀手序列。

    “真是高调……”陆驿站头疼,“本来想好好练练团赛的。”

    “这也是没办法。”廖科安慰他,“事出突然,你也没办法,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们太高调,我们的讨论热度虽然高,但不是最高的。”

    陆驿站福至心灵地反问:“白柳他们战队?”

    “嗯。”廖科笑起来,“我听说乔治亚出来之后,找上了白柳,逼问他对自己做了什么,说看起来虽然很冷静,但口吻很恼羞成怒,说白柳骗了他,说是他最好的朋友什么的。”

    “说他偷了自己的灵魂,整个会场乱做一团,两方差点打起来。”

    “然后呢?”陆驿站听得兴致勃勃,“发生了什么?”

    廖科点头:“然后白柳就带着自己全队逃一样地登出了游戏,只留乔治亚仿佛被做了什么非常可怕的事情一样,脸色冰冷地留在原地,说一定要白柳偿还他,然后也登出游戏了,应该是去现实里找白柳了。”

    “现在已经有传言说,白柳在游戏的dlc期间轻薄了乔治亚,乔治亚找他负责呢。”

    陆驿站:“……= =这是什么离谱的传言?”

    “但有不少人相信。”廖科摊手,“我们公会就有个对这个传言深信不疑的队员。”

    “黑桃在我们登入游戏的时候,就已经走了,柏溢说他登出游戏去找白柳了,跑得快的话,说不定刚好和去找白柳的乔治亚撞上。”

    陆驿站:“……”

    完蛋了!!!

    白柳的出租屋。

    “我和他真的什么都没有。”白柳冷静地举起双手,“我只是正常玩了个游戏,然后赢了他。”

    “但你看他的目光充满欲望。”黑桃面无表情地握拳谴责,“你在馋他。”

    白柳移开视线,语气微妙:“……不要说得这么奇怪,我只是馋他的黄金。”

    平时一副淡漠的样子,为什么到这种时候就这么敏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空姐美娇妻有〕〔道诡异仙〕〔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姐夫是太子〕〔蛊真人之行天下〕〔我的治愈系游戏〕〔赤心巡天〕〔明克街13号〕〔宇宙职业选手〕〔镇妖博物馆〕〔我用闲书成圣人〕〔摊牌了,那些超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