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玩家凶猛〕〔盛世为凰〕〔诸天降临现实〕〔锦华谋〕〔暗月纪元〕〔快去创造奇迹〕〔忍者战争〕〔极品妖孽至尊〕〔幻神〕〔爷是病娇得宠着〕〔三国双绝〕〔超神悟道〕〔超管警告〕〔诸天尽头〕〔司礼监〕〔大明海殇〕〔那时青春太狂放〕〔欧皇崛起〕〔丹师剑宗〕〔修罗战帝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275章 抓住大鱼了
    一个穿着黑衫的人小心的向前走着,可是这走着又极小心的向后张望,这一路上面也不知道在防着什么,人,或者是鬼。

    风卷起了树上的叶子,也是落在了他的脚边,他伸脚就踩了过去,而后也是发出了沙的一声,而他的脚步却是未停……

    直到他进到了一间宅子之内,而后当他进去了不久,又有人走了过来,这是一名年轻的公子,他的手中拿着一把玉骨的折扇,步履极快,也是向着这间宅子而来。

    他上前,敲了几下门,而后门打开,那人就已是走了进去,再是过了许久之后,门再是打开了,那个穿着黑斗篷的人这才是出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风太大的原因,他身上黑披风,被风吹的歪了一下,而后再是露出了真容。

    而藏在披风之下的,是一张妇人的脸。

    妇人连忙的将披风拢住,再是将自己的脸包了起来,然后急匆匆的向前面走着,未过多久,另个男子也是出来,他到是随时,怎么样来的,也便是怎么样的离开,丝毫也都是没有想过档一些,也不知道是因为那个妇人太小心,还是这个男人心太大。

    等到两人都是离开了之后,门口已经停了一辆马车,马车的外面,都是沉重的铜色,拉车的马也都是极为的健壮,在此时,天地也几乎都是黑色融为了一体,而后大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了一队人,而被几名身着黑及的待卫簇拥着的,是一名近二十左右年轻男子,他面无表情的向前走着,等到了马车前,一名护士也是上前,半跪在了地上,也是将自己的腰了弯下,男子直接就踩在了他的背上,也是坐上了马车,马车的轮子压着此时夜色,不久之后也是消失在了路的尽头。

    而此时,并无人知道,就在这里的大树之下,坐着一名全身都是包裹严实的黑衣人,他在所有人都是离开了之后,这才在几个起落之后,就已经离开这里。

    外面突然有了几个响动声,沈清辞睁开了双眼,也是坐了起来。

    “你回来了?”

    “是。”外面传来一道低沉暗的嗓音,于这样冷清的夜中,有些说不出来的诡异。

    “进来吧。“

    沈清辞将自己的头发顺了一下,靠在被子上面,也并未拉开了帐子,隔着帐子之外,是是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出黑衣男子。

    “他们出现了?

    沈清辞摩挲起自己的指尖,都是等了这么久了,是不是大鱼终于是上钩了?

    “是的,出现了,”男人低沉暗哑着声音,就如同鬼魅一般,幽幽的冷冷的,也似无一丝的人气。

    而这一生最不怕鬼魅的可能就是沈清辞。

    她自己都可以说是个死人了,而有时,人比起鬼魅,还要可怕,也是要阴狠的太多。

    “是谁?”

    她轻抬了一下自己的红唇,眼角的冷光也是慢慢的晕染而上。

    “他们两人去了一座外宅。”

    “恩……”

    沈清辞听着,娄紫茵身后的人,是不是要出现了?

    “是三皇子在宫外的府邸。”

    “三皇子?”沈清辞再是坐直了身体,手指轻卷了起了自己的发稍。

    “是。男人再是惜言如字的回答,不用再问什么真伪。

    “看到人没有?”沈清辞抿紧了自己的红唇,年轻的少女,此时却是多出一些难言的迟暮之色出现,如此的沉重,也是如此的苍老,更是如此的悲凉。

    “那两人先行一步离开,而确定无人之后,三皇子也是从府里出来,坐上了马车,方向应是宫中。”

    沈清辞轻轻的摆了一下手,让黑衣男出去。

    黑衣子男子一抱拳,再是消失在了暮色当中,唯有空气当中,似乎还是留有刚才帘子揭开之时的冷气,似乎天又是要冷了。

    沈清辞的手指还是卷着自己的发稍,而后突是一个用力,几乎都是将那缕头发,从头皮上面生生的撕了下来,而她却是连眉头也是没有皱过。

    这是她花了银子找来的人,再是也安全不过,一手拿银子,一手拿消息。

    她上辈子便是听说过,只要你想要知道的事情,只要你给银子,想要知道的都能知道,她没有让他们刻意的去查,只是让他跟着了蓝氏与黄东安,跟了足有半月之久,最后想不到了,到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她本来还想着,这出戏应该还会再是演的久一些,然后再是收了这网,只是没有想到,会如此的快,竟是让她给找到了。

    她还真的小瞧了娄紫茵还有黄东安了,她本来还真的以为,他们为的只是娄家的香典,为了那些唾手可得大笔金银。

    原来,还真的如她所想的那样,这里面还有一条大鱼呢。

    而这条大鱼,被她抓住了,如果再不抓住,足可以再是一次让他们全家人跟着鱼死网破。

    对,这样便对了,她就猜在蓝氏和黄东安身后的那个人,一定身份极高,高到哪种程度,她不知,可是却是一定会比他爹爹高的很多,否则,比不可以算计的如此的精密,将她身边的人一个一个的算计没有了,就是为得到那部香典。

    只是,那人为什么要娄家的香典,甚至不惜布了如此大的一个局。

    她闭上眼睛,仔细的回忆着当初的发生的事情。

    她失手打死了威平侯的女儿,然后她可能要为威平侯的女儿偿命,爹爹为了她主动去打那一场没有把握的仗,就连粮草也都是不敢同朝廷多要,要是胜了,不过就是换来她的一条命,如果输了,哪怕是横死沙场,也都是会落得一个教女无方的骂名,而后黄东安失手打伤了四皇子,将四皇子一条腿生生的打断。

    后来,黄东安过来求她,大哥又是为了她,替黄东安顶罪。

    四皇子没有坐上那个位置,而他却本就是皇帝所选中的未来的储君的人选,那么最后坐上皇位的人究竟是谁?

    她哪怕在那里呆了六年,却是不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她的活着,也非就是关在那一方天地当中,以及那一棵陪了她六年的梨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攻略:男配滚〕〔倾世女帝〕〔第一糖婚:神秘娇〕〔海贼之日日果实〕〔我的体内有个神明〕〔透视神医女婿〕〔学霸的黑科技系统〕〔谪龙〕〔天价宠婚:霍总的〕〔修真聊天群〕〔快穿之女主她真的〕〔诡秘之主〕〔变成血族是什么体〕〔垂钓之神〕〔家的味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