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玩家凶猛〕〔盛世为凰〕〔诸天降临现实〕〔锦华谋〕〔暗月纪元〕〔快去创造奇迹〕〔忍者战争〕〔极品妖孽至尊〕〔幻神〕〔爷是病娇得宠着〕〔三国双绝〕〔超神悟道〕〔超管警告〕〔诸天尽头〕〔司礼监〕〔大明海殇〕〔那时青春太狂放〕〔欧皇崛起〕〔丹师剑宗〕〔修罗战帝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330章 我会提亲
    齐远笑了一声,唇角也是扬那了一抹旭令人沉醉的弧度。

    “很喜欢,”沈清辞将书放在箱子里面,手指也是轻轻的划过了那些书。

    鬼谈乱志的,她也是看,可是她更喜欢却是游记。她向往的外面的一方天地,哪怕这里的再是精采,可是她还是想要出去,出去体味那一番不同风土人情。

    可是她却是知道,她的这一生,就像很多女子一样,要将自己的一切,都是停留在了这个京城里面,也是被这一切磨灭去了曾今已有的过往。

    谢谢,她低下头,视线落在了那个箱子上面,一双手却是叠在了一起,轻轻的一点点的握紧。

    呵呵,齐远再是一笑,哪怕是于此时的冷风之中,也能感觉的出来,他声音中的清暖,竟似一缕细阳,如此的归于她的血脉当中,竟然也是让她的身上的血肉一点一点的跟着温暖,发热,甚至是沸腾。

    齐远似是发现了什么,那一双眸子也是跟着微闪了一下……

    “清辞,”他突然叫着沈清辞的名子,可是沈清辞却是不由的一愣,因为……很陌生。

    她的红唇轻碰了一下,微敛的长睫也是隐住了眸中不知何时才是泛起来的水气。

    “怎么?”齐远伸出手,放在了她的额头前面,而她的的本能的向后一躲,躲过了他的手。

    “看来你是知道了?”

    齐远突是笑了起来,也是将身子趴在桌上,也是紧盯着她的脸,吐出来的气息竟也是落在了沈清辞的耳后,让沈清辞莫名的感觉自己的耳后麻麻痒痒的。

    只是,沈清辞还是不明白他刚才所说的那一句,她知道了,她知道了什么吗?

    “清辞,我心悦于你。”

    沈清辞猛的一征,也是带着的这句话,于她的脑中深深的烙印了进去。

    他心悦,于她?

    我以前就在想你是一个什么样的姑娘?齐远站了起来,也是站在了沈清辞的身后,而他的声音更像是蛊惑一样,就是如此的勾了谁的心魂,而后一切便不由了自己。

    而哪怕是真的万劫不复,仍是无怨无悔。

    “清辞,我为你而来。”

    沈清辞的双手再是握紧,长长眼睫跟着颤动了几下,有些微醉,就似醉了酒一般。

    “阿凝,你怎么了?”

    沈定山摸了摸女儿的额头。

    “你怎么最近老是出神?”

    “没有啊?”沈清辞拉开了沈定山的手,“我只是在想嫂子肚子里这一胎到底是男还是女?”

    “一定是孙女的。”

    沈定山再是自信不过,“就像是我家小阿凝一样,也一定会长的像是我家小阿凝的。”

    而他如此的自信,也是如此的坚信。沈清辞都是担心,如果万一不是一个孙女那要怎么办,她爹不会是真的要哭死了吧?

    而离林云娘的生产也没有几天了,可能也就是在近日,府中又有了孩子了,那样就好了……

    再一次的,沈清辞从塌上坐了起来,然后打开了门,这是……

    她伸出手,放在了外面,而手指也是一凉,外面,是下雪了吧,他应该是不会来了。

    其实他每日过来,有时就是几杯茶,有时只是这样安静的坐着,有时会给她带一些奇怪的小玩意儿,她也都是很喜欢,只是,她却是始终没有告诉过他,那一个过往。

    他是白锦,而她是阿凝。

    如果忘记了,那么也就不用再是说了,再说,或许于他的心中,听的也都不过是别人的故事,自己的陌生。

    她关上了门,心中有些说不出来的怅然。

    外面的门突然一声开了,她回过头,却发现只被风吹开了,而风雪也是从外面吹了进来,有几片落在了她的脸上。

    她走过去,再是关上了门,然后低下头,一步一步的向自己的晨里走去。

    外面的门再是吱的一声开了。

    今晚的风有些太大了,她再是转身,结果一见站在雪里的那人,眼角本来的温凉却是有些滚烫,就连刚才的失落也是一扫而光,是那种久违的,像是心动一样感觉,她听到了自己的心脏的跳动,扑通扑通的很大声,她也是感觉到了自己心中发出来的那一种喜悦。

    皆是由他而来。

    “我来了,”年轻的男子走了进来,发上也都是落下了一些雪花,他关上了门,那一眼浅笑映于了眸底,就似了某一个人,是他,也不是他,不是他,还是他。

    “我叫白锦,你记住了,白锦。”

    沈清辞的的红唇轻抬,差一些那一句白锦就喊出了口,而有一瞬间,她似乎都是感觉是不是白锦又回来了。可是她知道,这不是白锦,而是齐远。

    “怎么,不认识了?”

    齐远上前了几步,也是站在沈清辞的面前,然后用自己捭就这样轻碰到了她的额间,也是让彼此感到了一种奇妙的悸动,于他,也是于她。

    齐远还是笑着,他的手指微凉,实则却是很暖……

    小少女还是未长成,可是这一张脸却已经极美,想来不出几年,怕是这京中第一美人也就要落于她手中了。

    沈定山虽然人长的五大三粗的,可是三个儿女却都是长极顶好,尤其是沈清辞,完全肖似了自己的母亲,而齐远有一瞬间都想将她关在一个地方不见天日,这样她就是他的,一辈子都是他的,哪怕他不要了,那也是他的。

    “阿凝,我明日便会向你父亲求亲可好?”

    沈清辞愣了愣,“求亲?”

    “自然,”齐远轻轻的撩起了她的一缕发丝,不得不说,这女子生的确实是极美,也是令他不想再等了……

    “莫不是你仍想天天同我如此相见?”

    “我没有,”沈清辞退后了一步,她从未做过这些事,虽然她不是太将礼教放在眼中,毕竟这一世,她已经不像是其它姑娘那样,蹉跎了自己的人生,可是她却仍是知道自爱的,她从未做过一件过激之事。

    “我知道,”齐远再是将她的头发抓了一缕过来,双手也是放在了她的肩膀之上,“可是我想同你光明正大,你不会以为我想要一辈子与你偷偷摸摸吗?”

    沈清辞难得感觉自己的脸色微微的烫意。

    “所以明日我会向你父亲提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攻略:男配滚〕〔倾世女帝〕〔第一糖婚:神秘娇〕〔海贼之日日果实〕〔我的体内有个神明〕〔透视神医女婿〕〔学霸的黑科技系统〕〔谪龙〕〔天价宠婚:霍总的〕〔修真聊天群〕〔快穿之女主她真的〕〔诡秘之主〕〔变成血族是什么体〕〔垂钓之神〕〔家的味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