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情动99次,宠婚甜〕〔仙帝重生混都市〕〔时代巨子〕〔学霸也开挂〕〔华娱之闪耀巨星〕〔影帝重回十八岁〕〔透视医圣〕〔穿越暴力女天师〕〔女神的贴身弃少〕〔生随死殉〕〔平凡小医仙林奇〕〔大小姐的贴身狂医〕〔冒牌恶魔〕〔全能金属职业者〕〔逍遥兵王〕〔合成你的文明〕〔重生八九甜蜜蜜〕〔黑莲花进化日记〕〔末日乐园〕〔兵王归来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344章 写了就不能回家了
    沈清辞被扇的趴在了地上,她的耳朵嗡嗡的什么都是听不到,就只能隐约的听到了白梅的呜咽声,还有白竹愤恨的呼气声。

    其实她是真的要说句对不起的,可是这一句对不起,她却不是说给齐远,而是说给她的两个丫头。

    对不起,她旧连累她们姐妹两个人,跟着她这个主子,她们就没有过好日子,上辈子,就命都是丢了,这辈子,她想让她们活下去。

    她从地上挣扎着站了起来,脚边还有那一地的碎玉,将她的那颗心也是一并的粉碎了。

    齐远拿着帕子擦干了自己的手指,就像是刚才摸到了令人恶心的东西一般,他松开手,也是将帕子丢在了一边,然后打了一个手势,让人将沈清辞丢到屋子里面去。

    他只是冷眼看着被拖在地上的女人,冰冷的瞳孔之内也不知道为何,竟是有了一种愤怒,好大的胆子,竟敢是打他的脸,真是不想活了。

    这世上还没有哪个女人敢打他的脸了,如果不是她还有用,他立马就将他丢到山中的喂狼去。

    他大步的向前走着,身后的人也是拉着白竹和白梅就走,她们的身上无力,都是被拖在地上走。

    白梅一直都是在哭,而白竹却一直死死的瞪着前方……

    沈清辞被人按在了桌前,齐远一见屋内的喜庆,伸出手用力的撕下了一个大红的喜字,而铺着的红色波丝地毯上面,他的脚也是踩了过去。

    “拿来,”他将自己的手背到身后,人真是冷到了极点,也是狠到了顶点。

    不久之后,一个人已经拿着笔墨纸砚放在了桌子上,再是在沈清辞面前展开。

    “给你卫国公府的爹写信。”

    他警告着,也是命令着。

    “说你要同本王回去齐家祖宅,归期不定,三日后无法回门。”

    沈清辞将自己的双手握紧,死活也不拿那支笔。

    你最好乖一些,我现在可没有什么耐性,齐远再是习惯的一缕袖子,再是将笔按在了桌上,你这张已经让本侯的恶心了好几天,还要对你蓄意讨好,来得你的欢喜,想起便是想吐。

    对,他就是忍耐到了极点,他能耐着性子,将她娶回来,就已经是到了他的忍受的范围之内了,怎么还要他再是陪她将戏唱到三朝回门吧。

    “写!”齐远用力的一拍桌子,就连眼底也是视线也是冰了起来。

    “我可没有时间同你在这里多说半个字。”

    沈清辞微垂着眼睫,放在桌上的手指死活也都是无法张开,她很清楚,只要这封信一写,齐远就可以肆无忌惮将她弄死。

    他日后也可以随意的找个理由,就说她在路上病死,或者遭遇了什么不幸。

    他也不会为她掉一滴的眼泪,她却会让自己的亲人伤痛欲绝。

    “看来你是不写啊?”齐远能想到的,沈清辞自然也是会想到。

    果真的,沈清辞这个女人实在是不同于一般闺阁之女,他用了自己平生最大的耐心,才是将她娶到了手中。

    呵……沈定山的女儿果真是冰雪聪明啊。

    “把笔给她。”

    齐远有的是办法可以让她写这封信,还是心甘情愿的写,只要落到他的手中,他让她做什么都是可以,对,沈清辞猜对了,他就是如此打算的,他就是要神不沉鬼不觉将她弄死,不过就是几年光境,所有人都会谈忘了此事,当年横行一时的威平侯府,现在不也是被人给遗忘掉了,更保况只是一个沈清辞。

    他就是让所有人都是忘记她,哪怕是她的亲人,他要让她做一辈子的孤魂野鬼,让她当一辈子的无主冤魂。

    他要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得。

    一个拿过了笔,也是塞在了沈清辞的手中,也将将她的手指紧紧的抓了起来,几平都是折了她的手指。

    齐远还真的想不到,沈清辞一个姑娘,竟然是了如此硬的性子。

    呵……

    将门之女,还真是一点也不听话。

    只是,那又如何?

    “把那个会武的带来。”

    他淡淡的吩咐着手下的人,而不久之后,白竹再是被人拖了回来,她的身上都是土,也是没有丝毫力气的,她用力的抬起脸,愁恨的眼睛一直都是瞪着齐远。

    “沈清辞,信,你写不写,如果你还不听话,那么……”

    他突是一笑,整了一下自己的袖子。

    “把她的腿给打断了。”

    齐远又是淡淡的撇过了一眼白竹,这个丫头可还真是讨厌,对,武艺是不错,可是他就要折了她的腿,看她以后还怎么习武?

    沈清辞的双手一抖,手中的笔也是掉在了桌上。

    她身体急剧的痉挛了一下。

    不……

    而她的声音还未落下,就听到了骨头响起的格崩声。

    那一声,极近的渗人。

    白竹趴在地上,她的身体轻轻的抽搐着,却还是死的看着沈清辞,对她摇头。

    不要写,不要写,写了就不能回家了,写了就要死在这里,那个男人是不会放过她的。

    有人再是拿起笔塞在了沈清辞的手中,沈清辞只是握着笔,仍是未动。

    齐远的再是打了一个手势。

    然后再是格崩的一声,有一人再是将白竹的另一条腿一折,此时,她的双腿都是以着一种诡异的姿势扭曲着。

    沈清辞,你若还是不听话,一会我要扭断的可就是她的脖子了,我的耐心没有那么好,齐远让搬来了一把椅子,他坐了下来,就像是看死人一样盯着沈清辞。

    再一次的,一只笔塞到了沈清辞的手中。

    而这一次的笔没有掉下去。

    齐远嘴角的弧度再是弯了一度。

    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弱点,再是心硬的人都是相同,这世上能让沈清辞低头的事情其实也不少,这两个丫头就是其中之一。

    而他也是忽略了自己心头上那些突来的不悦。

    难不成,不是因为,沈清辞的弱点里面,本就没有他的存在吗?

    他到底是不喜了,还是愤了,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只是知道,他现在要做的事情,必须完成。

    沈清辞微微僵直了自己的背,也是握紧了手中的笔,她再是垂下眼睫,也是忍着眼帘前的那些尖锐,一只耳朵仍是嗡嗡的响着,她想自己的这只耳朵,可能是聋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陈平江婉〕〔百味一串〕〔极品狂医〕〔重生八九甜蜜蜜〕〔萌妻快递:误拐总〕〔重生八零:学霸娇〕〔诸天幕后魔王〕〔铁血青春之新兵日〕〔灭世霸尊〕〔抗日之战将传奇〕〔名门将女:王爷哪〕〔网游之凡人进阶记〕〔傲妃倾城:妖孽魔〕〔倾天娱后〕〔二婚很甜:首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