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品武帝〕〔重生之最好时代〕〔前世今非不期而遇〕〔重生九零小军嫂〕〔最佳赘婿〕〔神帝诊所〕〔溺情〕〔美女总裁的超级高〕〔最强神医叶小白〕〔爷是病娇,得宠着〕〔醉梦伴生〕〔星际大头条〕〔黑科技算命大师〕〔重生之绝世废少〕〔校园重生之王牌少〕〔重生农女喜种田〕〔佞臣惑国〕〔恋爱吗竹马先生〕〔九界第五界〕〔温少今天官宣了吗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366章 他想要沈三的命
    墨飞再是过来,一见沈清辞抱着折风,眼角都是抽了好久。

    也不怕被被它给抓了。

    而折风眯了眯眼睛,样子分明就是在在鄙视着他。

    墨飞生生的憋了一口气,可是就只能将这口气又憋了回来,不然怎么办,难不成让他同一只雕破口大骂吗?

    他才没有那么没品的呢。

    畜牲就是畜牲,人就是人。

    沈清辞的松开了折风,再是摸着它的脑袋,金雕站在一边的,一双雕眼,却是死死的瞪着墨飞,也是让墨飞怎么的都是有些害怕,怕人家雕爷一会就来抓他一爪子。

    他真是感觉这事情太诡异了。

    “我来给你施针,”他拿出了自己的银针,沈青也是安静的坐着。

    墨飞从里面拿出了一根最长的针,手指一抬一按,那根针就已经扎进了沈清辞的脑袋里面。

    “这是我最后一帮你施针了,再过几日之后,你的耳朵就能听到了,至于声音,也是应该恢复了大半,只是你不愿意说罢了,我说的对不对?”

    墨心一幅我什么都是知道的样子,他是大夫,不对他比大夫医术更高明,他是神医,沈清辞到底有没有恢复,到底是不是能够说话,难不成他还不知道?

    本身就不是先天的缺憾,她也不是聋子,不是哑巴,自然的想要再是开口说话,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沈清辞不说话,只是坐着未动,一双手也是握紧。

    “有些疼,你忍着一点。”

    墨飞也不是存心的让她的,可是非疼不可。

    沈清辞的双手越握越紧,额头上面的汗水也是一滴一滴向下掉着,而此时烙衡虑就站在外面,他抿紧了自己的薄唇,而后再是转身离开,而他漆黑的眸子里面,此时也是隐着一抹不忍。

    “怎么样了?”烙衡虑替金雕顺着头上的羽毛,也是问着了刚是出来的墨飞。

    “公子是在问沈三姑娘?”

    而烙衡虑一听到墨飞如此的称呼,不知为何,他的眼中到是变的温了不少。

    本就是沈三姑娘,他说过,成亲了,也是可以合离的,而以着沈定山的性子,这门亲事,定是不能再是做数了。

    烙衡虑的手指极是放在金雕的脑袋上面,也是听墨飞说着沈清辞的现在的病情。

    “公子可以放心,沈三姑娘的身体已经好了不少,于于失去的血气,却不是那么容易补回来,或许要和小白竹一样,好些,养上半年左右,若再是差上一些,可能都是要一两年才能养好。”

    “她的声音还有耳朵呢?”

    烙衡虑站了起来,再是走到了一边的椅子坐下,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放在了唇间喝了起来。

    “已经恢复过来了,不过就是她不愿意说话。”

    墨飞感觉就是如此,只是不愿意说话,这和哑巴有没有区别?

    “送她回去吧。”

    烙衡虑轻轻的晃起了手中的杯子,“她现在不需要我们,需要的是他们。”

    “公子?”

    墨飞真的不明白烙衡虑,公子费尽了千万万苦的救人,然后就这么送回去了?

    “她也是应该回去了,我这里毕竟不是她长大的地方,而且……”他微微的勾起了唇角,“齐远那边怕还没有那么容易收手,现在我就是想要知道,当是沈清山知道此事,他要如何应对?”

    “齐远的胆子不小。”墨飞也是感觉如此,“他人还是没有离开京城,是不是还在打着沈三姑娘的主意?”

    “他要的是沈三的命,”烙衡虑将手中的杯子放在了桌上,也是砰的一声,让墨飞不由的感觉自己的头皮一紧,好像,公子生气了。

    烙衡虑再是轻轻一敲桌子,桌上的茶杯便已经的准确的落在了他的手中。

    而他的好看的唇角,再是轻一抬,“他还没有拿到沈三的命,所以,他是不会走的。”

    只是沈三的命是那么好拿的吗?

    墨飞抱住了自己的胳膊,不时的点头,好像姓齐的那个将沈清辞想的太简单了,都是将人家的血快放光了,怎么还是指望人家跟他回去,回去做什么,找死吗?

    “可是公子啊,”墨飞又是想到了什么,又是感觉自己被泼了一桶冷水,“你说沈三姑娘会不会又发傻的,人家说了几句好听的话,然后又是跟着别人的跑了,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女人就是喜欢发傻的,为了一个男人,把什么蠢事都是做尽了。”

    烙衡虑手指微微的一顿,到是拔下了金雕一只羽毛,金雕突是惨叫了一声,直接就扑扇起了翅膀,从窗户外面飞了出去,生气的去安慰它的小羽毛去了,要知道,它是最爱最爱自己的这一身漂亮的羽毛的。

    可是却是被主人无缘无故的拔去了一根,真是肉疼死掉了。

    “如果真是如此,”烙衡虑再是端起杯子,五指也是不自觉的收紧,“那么就是她自己找死,与人何干?”

    墨飞也是感觉如此,如果沈清辞真要这样的自甘堕落,下一次就算是遇到了,他也不可能会救她,真是浪费了他的时间,他的药,还有那半根千年人参,他本来还说要给自己留下一些的,可能以后还有用,结果,被她给吃了个干干净净的,才是将一身的气血稍稍的补回来了一些,如果她要是被那个男人的甜言蜜语给骗走了,那么他就只能说说,活该了。

    不久之后,一辆马车向着卫国公府那里而去,马车上面也是坐着朔王府的护卫,而其它的马车也都是自行避开,尽量的不与这辆马车平行而去。

    马车上面有朔王府的标记,一般的人家是不会惹了朔王这样的人。

    他虽不是皇子,可是身份却仅在皇子之下,圣上也总共只有三位皇子,而这个侄儿显然的,比皇子更令君心悦然,有可能还是在三位皇子之上。

    而最多的原因,就是这个侄儿永远也不可能去抢自己屁股下方的那个位置,这个宝座坐的时间长了,就不想给人了,哪怕是自己的儿子也是不成。

    就像当年的北齐,本就是四国中兵力最强,号称有二十万大军,结果现在却是败给了一个只有五万大军的沈定山,还被人给占了边城要塞,这是为了什么,还不就是因为北齐的皇子,都是在抢着那一个宝座,为了这个皇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陈平江婉〕〔百味一串〕〔极品狂医〕〔重生八九甜蜜蜜〕〔萌妻快递:误拐总〕〔重生八零:学霸娇〕〔诸天幕后魔王〕〔铁血青春之新兵日〕〔灭世霸尊〕〔抗日之战将传奇〕〔名门将女:王爷哪〕〔网游之凡人进阶记〕〔傲妃倾城:妖孽魔〕〔倾天娱后〕〔二婚很甜:首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