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玩家凶猛〕〔盛世为凰〕〔诸天降临现实〕〔锦华谋〕〔暗月纪元〕〔快去创造奇迹〕〔忍者战争〕〔极品妖孽至尊〕〔幻神〕〔爷是病娇得宠着〕〔三国双绝〕〔超神悟道〕〔超管警告〕〔诸天尽头〕〔司礼监〕〔大明海殇〕〔那时青春太狂放〕〔欧皇崛起〕〔丹师剑宗〕〔修罗战帝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第393章 娄家女的血
    “我身上独有的,”沈月殊轻拢了一下自己的秀发,那香便越是浓了起来,她在京中已是生活了许久,可是她身上的香却是独一无二的。

    而齐远显然也是极喜欢她身上这味香的。

    “独有?”

    沈清辞突是笑了起来,“白竹,你可闻过?“

    “自然闻过,”白竹站在沈清辞右手边,连眼皮也都是未抬,但是若是这些有人一丝的对自家主子的不敬,主子让她杀人,她便杀人,让她砸人,她就砸人,让她打狗,她立马去打灰狼和天狼。

    沈月殊还是在笑,她还以为是沈清辞是故意的,对,这些香是她从沈清辞那里拿到的,可那又如何,就连沈清辞自己也都是没有了。

    “一品香有卖。”

    白竹冷淡的声音,突兀间,便狠扇在了沈月殊的脸上。

    “叫相思花,定价不知,”白竹阴冷冷的继续的说着,“一品香能卖的香,自是所有人都可以买,怎么的就成了你的独有了?”

    沈月殊被噎的面红耳赤,只能是哼了声,不作回答。

    而此时,沈清辞站了起来,然后走到了沈月殊的面前。

    “怎么,还想打她吗?”

    沈月殊挺起了背,也是微抬起自己的下巴,倒还真的希望沈清辞的这一巴掌会落下,就是不知道沈清辞是不是有这个胆子?

    沈清辞伸出子手,而她的手已经挨在了沈月珠的脸上。

    而沈月殊脸的笑意到也越是重了一些,当然还有些幸灾乐祸的意思。

    好啊,打啊,打啊,她等着。

    可是沈清辞却仍是未动手,而沈月殊也是没有感觉到疼痛。

    “你的脸色不错。”

    沈清辞的手也只是轻划过了沈月殊的脸,而她手指几乎都是没有温度的渗凉,也是让沈月殊不知道怎么的,竟是后退了一步。

    “你怕我吗?”

    沈清辞笑道,而她的笑意极冷,“那么你当初怎么的就能喝下我的血?”

    沈月殊的脸突是一僵,也是无从反驳。

    “这都是齐远哥哥做的,与我无关,”她将所有的事情都是推到了齐远的身上,有本事去找齐远,和她的有什么干系?

    “你喝我的血,只是因为我是沈家女吗?”

    沈清辞放下自己的手,再是向前迈了一步。

    沈月殊必竟没有沈清辞重活一世之后的定力,所以沈清辞向前一步,她便退后一步,毕竟血是她喝的,人,是她冒充的,错,也都是她铸成的。

    她却只能向前,却是不能后退。

    因为后退,就是死路一条,不对,是比死还要痛苦,比死还要残忍。

    “你是不是感觉自己的越来越美了?”沈清辞继续的说着,而她的声音不大,可时却真的如同一根又一根的细刺,刺破了沈月殊的皮肤,刺破了她的血肉,就连她的血肉也是跟着一起纠结着,紧张着。

    “你是不是感觉你的精神越来越好,你的脸色越是红润。”

    沈清辞停了下来,她抬起自己的手腕,而她的手腕上面还有着几道淡淡的伤疤,而这些伤疤还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够好。

    直到了今日,她还是可以想起,当时他们是怎么用刀划破了她的手腕,再是一次又一次放着她的血,而后她的血,便是被这个女人喝了下去。

    “你这是什么意思?”沈月殊竟是有些害怕,就连她的额头上方,也都是参出了一些冷汗,还有她心中那种未降却升的,丝线的恐惧。

    沈清辞再是走回了到了自己的软塌上面,坐好后,懒懒的撑起自己的脸。

    “我只是在告诉你,”她轻轻眯了眯双眼,红唇泛笑,可是声音却是刺骨。

    “我除了是沈家的女儿,同样也是娄家女。”

    “娄家女,”她轻扯了一缕自己的秀发,放在指尖绕了起来,而声音未明,“娄家女生带异香,识百香,辩千味,对了,好像也没有人告诉过你,娄家女之所以身上有香,便是因为她们身上流的血,是独有的。”

    她的声音再是顿了顿,就像是玩着沈月殊一般,就是要让她紧张,让她害怕,也是让她恐惧。

    “娄家女的血……”沈清辞依旧笑着,可是眼睛却是越来越冷,越冰越霜。

    “喝了之后,会容颜亮丽,面若桃花。”

    沈月殊摸摸自己的脸,不由的心中一动,也是难怪的,她感觉自己越是漂亮了,还真的就是因为有这个女人的血。

    “但是……”

    而沈清辞的下一个但是,却是让沈月殊脸上的笑僵在那里。

    这世上天道公正,喝人血,本就是有违人伦的。

    沈清辞笑着,眉眼仍旧清冷,也似是自方自主的同自己说话一般。

    “娄家女的血,足可以令一个女人容颜出色,胜之原先三分,可是却也会老的更快,很快的,你会感觉自己越来越老,你的皮肤会干黄,你的头发会变白,就连你脸上的颜色也会退去,你的脸很快会出现皱纹,还有各种的斑点,就算是再好的胭脂水粉,也都是隐藏不了你那张丑陋的脸。”

    “不可能,我不相信,”沈月殊摸着自己的脸,她的脸不可能变老的,她也绝对的不会变老的。

    “你会的。”

    沈清辞轻轻的缕了缕自己的袖子,也是坐了起来,而沈月殊也是跑了出去,可能也是想要找镜子去看看自己那张脸吧。

    沈月殊对自己的脸本就是相当的重视,她从小到大都是爱美的,虽然说她是长相逊色一些,可是只要合体的打扮,名贵的衣服,还有上好的水粉,哪怕只有三分的容颜,也会有十分的长劲。

    而她要好好看看,当是沈月殊失去了那一张脸之后,她还有什么?

    而齐远到时,是不是还可以对着一个丑陋到底女人,说一句喜欢,还会不会将她疼入到心底。

    而这些不能怪别人,要怪就怪沈月殊自己。

    谁让她如此的贪心,抢了别人的东西,还想要人家的命。

    所以她会得到报应的,她要的多,那么以后付出的会更多。

    “姑娘,你说的都是真的?”

    白梅皱着眉头问着沈清辞,可是真的如此?

    “你可以试下,”沈清辞将自己的手腕放在了白梅的面前,白梅连忙的向后退了一步,她没有喝人血的嗜好。

    至于是不是真的,沈清辞只笑着,却是未多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攻略:男配滚〕〔倾世女帝〕〔第一糖婚:神秘娇〕〔海贼之日日果实〕〔我的体内有个神明〕〔透视神医女婿〕〔学霸的黑科技系统〕〔谪龙〕〔天价宠婚:霍总的〕〔修真聊天群〕〔快穿之女主她真的〕〔诡秘之主〕〔变成血族是什么体〕〔垂钓之神〕〔家的味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