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战之基地崛起〕〔上门为婿〕〔你好,老公大人宠〕〔我为天帝召唤群雄〕〔混蛋爹地妈咪要改〕〔韩三千苏迎夏免费〕〔南山隐〕〔夺爱帝少请放手林〕〔宋景灏和林辛言目〕〔重击之王〕〔西游之绝代凶蟾〕〔御言深许清芷〕〔女婿来说没人比我〕〔近战狂兵〕〔王牌宠妃惹君心〕〔盛少私宠:天价弃〕〔福妻临门:农女巧〕〔名门掠爱:冷少的〕〔农家小福妃〕〔龙王赘婿(陆榆纪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754.第754章 做人多好
    第754章 做人多好

    天黑之前,车夫不由的再是抽了马一鞭子,那就快一些,天子脚下,皇城当中,这可是他第一次过来京城啊,他们村子里的人,祖祖辈辈都是呆在村子里面,谁也是没有出过村子几里之外,最多的便是去镇上卖些东西,可是他竟是到了京城了。

    天子脚下啊。

    这可是整个大周最是繁华之地,这一生能够见到京城,也真的已经死而无憾了。

    “老伙计,”他再是轻轻的抽了马一鞭子,“你可要再是跑快一些,我这知道这一路也是辛苦你了,可是我们马上就要到京城了,等到了京城之后,你就可以吃到上好的草料了,所以再是辛苦一天。”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匹马儿听明白了,也是撒开了蹄子跑了起来,也是溅起了一簇一簇的的扬灰,而尘土飞舞当中,便是那辆已经远去的马车。

    马车再是赶了足有两个时辰左右,他们才是人困马乏的到了京城的地界当中。

    马车刚要进城,结果却被人给拦了起来。

    “马车之内所坐何人?”

    京城已是要到了宵禁之时,所以此时进出于京城之内的人或马车都是要进行例行的检查。

    车夫哪还见过这样的阵势,一下子就定在那里,身体哆嗦,双腿发软,就连话也都是说不出来。

    就当那些守门兵要过来揭马车之时,一样东西却是丢了出来,也是差一些便是砸了守门兵的脸,守民兵刚是想要发火,也想要看看这到底是哪个胆大包天的东西,竟是敢对他们动手,这真的是不想活了是不是?

    俗话都说民不与官斗,他们再是如何,也都是这京城的兵士,也是了吃着皇家俸禄的。若是得罪了他们,进不进得了城是小事,搞不好,也都要好生的小心牢狱之灾,要不便是小心了自己的那一条小命。

    可是当是守门兵,看到了令牌上面所刻的字之时,却是突然感觉这令牌怎么如此的烫手来着,双手抚都会连忙的上前,也是将令牌小心的放在马车上面。

    “走吧,”烙衡虑伸出手,手指的内劲了一出,便再是将令排吸入到自己的掌中。

    守门兵连忙的放行,也是将脑袋低低的垂下,就似上面是哪里来的妖魔鬼怪一般,十分的凶悍。

    马车夫也是被吓到的擦了一下自己头上的冷汗,乖乖,这位到底是什么人啊,就连这些官爷都是对他毕恭毕敬的,这莫不是京中的大员不成,就是这么一块令牌,他们一路行来,没有人敢拦路,不管多晚,都是可以进城,不管多早都是可以出城,简直就是无往不利的。

    他的心中虽是有此疑虑,可是也没有多想,毕竟这天子脚下,此间的繁华,自不是一般地方可比。

    而车夫就像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般,什么都是好奇,什么也都是感觉新奇,而他一定要多看多听多记才成,等到回了村子之后,他就能够告诉别人,到底这京城都是有些什么人,什么事,什么好东西,而这些怕都是可以让他说上一辈子的。

    此时的京城哪怕是临进了宵禁,可是两边的却仍是店铺林立,护城河中也是灯火通明,甚至还能听到种种的鼓乐之声,上面的画舫,一艘连着一艘,甚是壮观。

    车夫根本就不知道,这些画舫是做什用的,只是感觉这些大船着实的好看,甚至还有一条街也是灯光通明,里面的人也是往来不断。

    好像还有一股子香风袭来。

    车夫真想去见识一下,那里是卖的什么东西,怎么会有如此好看的灯来着?

    公子,那个地方是做什么的,怎么好多灯啊,是卖的什么的东西?

    车夫忍不住的问着,而现在他所能问的,好似也便只有马车中的这一位了。

    烙衡虑睁开了双眼,其实不用揭开马车的帘子,便知道车夫所指的是什么?

    京中最是出名的花街,怎么,你想去?

    烙衡虑问着车夫。

    “嘿嘿……”

    车夫不好意思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公子说笑了,我没有银子,去不得去不得。”

    其实他的心里还是有些蠢蠢欲动的,可再是想一想,说书人所说的那些,这去了那些地方,不要说盘缠没有了,就连命有可能都是要搭在里面。

    说书先生也是说过,这什么牡丹花下死,做鬼也是风流。

    可是他还不想做鬼,他还想要当人,等到他回去了,就能拿到二十两的银子,这银都是可以够他家里起了房子,再是给他娶房能干的媳妇了,以后这一辈子也都是要好过的多了。

    他干嘛要去当鬼,放着年老的老子娘不要,要去给别人当鬼?

    真不知道,这些书中所说是真的还是假的,怎么会有如此蠢的人,非是要鬼不可?

    “驾!”他再是抽了马一鞭子,按着烙衡虑所指的方向走去,对于那个一路灯火通明的花街柳巷,现在一见都是头皮皮发麻,还怎么可能过去?

    那里可不是什么京中好地,非明就是不知道哪里而来的人间地狱,人形进去,鬼形出去。

    想想,他都是感觉头皮发麻,就更不论说其它。

    马车在官道上方不时的走着,不知道走了多久,车夫已是将马车驾到了一户大宅的门口。

    这户大宅不同于其它的地方,四周竟都是无一户人家,而且整个宅子在京中之内的面积竟是如此的巨大,门口也是站了四名十分的威风的护卫。

    先不论其它,这些护卫个个都是身量高大,面容威严,太阳穴也都是高高鼓起,就连握着长枪的手背,也都是布满了青筋,可见这几人绝对不是什么空架子,而是实打实的内家高手。

    “做什么,马上离开!”

    那些护卫一见马车停下,沉声一喝,也是将让车夫吓到了差一些没有摔下马车。

    就当车夫还有些不知如何应对之时,马车的帘子却是打开,一只如玉般光洁的手伸了出来,而后一人走下了马车。

    那般的芝兰玉树,那般清绝无尘。

    门口的护卫都是愣在那里,半天也都是没有什么反应?

    烙衡虑走了出来,再是向前走去,而车夫不由的为他握了一手的冷汗,我的大爷啊,你这样很容易被杀了的。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果核启示录〕〔仙王的日常生活〕〔山海意难平〕〔诡秘之主〕〔我家夫人是全系废〕〔叶飞太极玉〕〔山野医龙〕〔降魔专家〕〔伏天氏〕〔第一序列〕〔霍夫人是个小哭包〕〔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顾先生爱妻如命〕〔娱乐圈之一线大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