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没想入赘〕〔我被系统带偏了〕〔贴身兵王俏总裁〕〔我的意识好神奇〕〔穿越财富人生〕〔赘婿风范〕〔重生八零悍妻来袭〕〔厉少,你家老婆超〕〔殿堂欢〕〔都市至尊奶爸〕〔盛世余生只为遇见〕〔超神纪元〕〔女皇的新生〕〔都市狂枭〕〔仲夏夜的秘密〕〔罗马尼亚雄鹰〕〔第一狂妃:废材三〕〔影视世界体验师〕〔不为天狩〕〔九天魔帝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诡秘之主 第895章 相逢
    达尼兹张开嘴巴,下意识就吐出了一个因蒂斯语单词:

    “旅馆。”

    空气似乎瞬间凝固了下来,达尼兹看了看车夫深棕色的皮肤、毛糙凌乱的黑发、较为柔和的轮廓线条与同样茫然的表情,无声吐了口气,自认倒霉地提着行李,往街道另外一头走去。

    “狗屎!竟然遇上了这么一个不懂因蒂斯语的车夫!在码头附近载客,不是应该会几个北大陆单词吗?这里来来往往那么多因蒂斯人、鲁恩人、弗萨克人!”达尼兹一边嘀咕,一边张望前方,寻找外表像是来自北大陆或者有相应血统的路人,以便顺利住进旅馆,填饱肚子。

    据他所知,贝伦斯港的因蒂斯移民相当多,鲁恩人、弗萨克人、费内波特人也有一些,只要能遇到一两个,沟通就不成问题了。

    不过,达尼兹觉得,这一切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自己在寻找的过程中没有中暑晕倒。

    “这狗屎天气!”他抬头望了望蔚蓝的天空、洁白的云朵和不够炽烈的太阳,举手抹了把额头的汗水,表情略有点扭曲地诅咒道。

    骂归骂,达尼兹其实很清楚,这个季节的南大陆气温适中,甚至有点偏低,自己之所以热成这个样子,是因为戴了那枚“太阳胸针”,但是,初到这里,还没摸清楚状态的他,不敢把这胸针取下来,塞进行李箱里——如果一不小心弄丢了这物品,他完全能够想象得出格尔曼.斯帕罗又冷酷又疯狂的眼神。

    来几个北大陆人吧,随便哪一国的都好,我可是掌握了多国语言的大海盗……达尼兹嘴巴不停地低念着,脑海里浮现的尽是加了冰的啤酒和飘着冰山的海洋。

    念着念着,他突然抬手揉了下眼睛。

    他终于看见了一个明显是北大陆人种的家伙!

    而且,似乎大概可能还是熟人!

    达尼兹的斜前方,和煦阳光照耀的街口,一个金色短发梳成三七开的年轻男子正靠在墙上,吹着银白色的口琴。

    他有双碧绿的眼睛,穿着没系最上两颗扣子的白衬衣、完全敞开的黑马甲和深色的长裤,戴着一只孤零零的黑色手套,正是迷雾海最强猎人,安德森.胡德!

    这么巧?这家伙竟然跑到西拜朗来了……达尼兹心中一喜,只觉自己终于在茫茫人海里抓到了一块浮木,顾不得去回想安德森在“黄金梦想号”上的表现,直接就靠拢了过去,用猎人的标准口吻打起了招呼:

    “怎么?做不下去宝藏猎人,开始街头表演了?”

    他有注意到,安德森的面前倒放着一顶礼帽,里面装着二三十个黄铜硬币,少量属于因蒂斯的“科佩”,大部分是本地的“德力西”。

    ——“德力西”在因蒂斯语里就是铜板的意思。

    安德森停止吹奏,瞥了达尼兹一眼:

    “这不是我的帽子。

    “我刚好路过这里,看到这样一顶帽子掉在地上,没人发现,心中有点感慨,就拿出口琴,随便吹了一下,谁知道,不少人旁听,丢了些钱在里面。

    “你这种粗鲁的海盗大概是不能明白音乐魅力的,这是没有国界的,我告诉你,你们船长特别喜欢……”

    “停!”达尼兹额头一跳,制止了安德森不知会往哪个方向偏的话语,转而问道,“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安德森拿着口琴,认真地想了想:

    “这是个好问题。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就到西拜朗来了,中间这两个月究竟发生了什么,我完全记不起来。”

    达尼兹本想说别开玩笑了,可安德森正经的表情让他不由自主就有点相信,斟酌着问道:

    “什么都记不起来?”

    安德森收好那银白的口琴,弯腰将装有不少硬币的礼帽拿起,弹了弹灰尘道:

    “我最后的记忆停留在拜亚姆,和格尔曼.斯帕罗分别后,似乎要去预定的地方见什么人,结果一觉醒来,就在西拜朗了……

    “哈哈,不用在意这些事情,还活着就好,啊,快中午了,走,找个地方用餐,我听说贝伦斯的猪肘特别出名。”

    说话间,安德森将那顶礼帽连同里面的硬币,放到了隔壁流浪汉的身旁。

    达尼兹又热又饿又累,闻言精神一振道:

    “你懂这边的都坦语?”

    安德森顿时呵了一声:

    “你难道没听说过我这个宝藏猎人在西拜朗多次冒险的经历?”

    对啊,我之前还想找你打听西拜朗情报的……这边局势混乱,危险不少,要是能拉上安德森,肯定会安全不少,而且还多了个翻译!不能说雇佣,我可支付不起他的报酬……达尼兹一点点露出了笑容:

    “那我就放心了,走吧。”

    他提着行李,和安德森一块,绕到旁边大街,就近找了家餐厅进去。

    听到服务生叽里呱啦的土著语,看见写满不认识文字的菜单,达尼兹一阵头疼,忙对安德森道:

    “你来看。”

    他边说边将菜单递给了对面的迷雾海最强猎人。

    安德森没有伸手,一脸平常地回应道:

    “我也看不懂。”

    “……你不是说你会都坦语吗?”达尼兹愕然脱口。

    安德森摊了下手道:

    “我可没有这么说过。

    “多次来西拜朗寻觅宝藏和懂都坦语有关系吗?”

    “你不会都坦语怎么看得懂古代神庙、城堡遗迹里的文字?怎么寻找宝藏?”达尼兹的表情又一次有点扭曲,语速不由自主变快。

    安德森拿起侍者刚摆好的杯子,咕噜喝了口水道:

    “带一本字典就能解决的问题不能算是问题。

    “再说,不会都坦语就不能和南大陆人沟通了吗?”

    说完,他侧头看向服务生,用因蒂斯语道:

    “两个特色猪肘。”

    那名侍者毫无疑问地一脸茫然,不断地将手指向菜单。

    安德森一点也不急躁,不慌不忙地用右手按住鼻子,模拟出了猪的哼叫声。

    侍者先是一愣,旋即露出恍然的表情,然后,安德森又指了指自己的肘子和菜单上的贝伦斯图标,用手指比出了“2”这个数字。

    “*%¥#”侍者一边说着有口音的都坦语,一边连续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而达尼兹在旁边看得都快呆住了。

    安德森一番比划,夹杂少量的简单的都坦语单词,终于完成了点餐,扭头对达尼兹笑道:

    “明白了吗?在这个世界上,真正通用的语言是,肢体语言!”

    达尼兹表情呆滞地看着,抽了下嘴角,算是回应。

    …………

    马车驶出西区,于岔路口向南,很快就抵达了一处军事基地。

    有加尔文上校手书和尉官引领的克莱恩顺利进入,来到了一片夯土铺成的广场,那里停着一个深蓝与纯白结合的庞然大物。

    这飞空艇有几十米长,厢体上面伸出了一根根坚固而轻盈的合金骨架,蔓延交错,支撑起了装有气囊的不透气防水布料,下方则是机枪口、投弹口和火炮口。

    此时,高燃素蒸汽机的嗡嗡声还未响起,相应的桨叶也未出现旋转,一切都显得非常安静。

    克莱恩将文件和身份证明交给了守在舷梯旁边的军官,于得到允许后,提着行李箱,一步步登上了飞空艇。

    这里就像船舱,分为三层,最上面有复杂的机械装置和存放货物的仓库,中间是可以举行自助餐会和舞会的大厅,大厅的周围和分别通往上层、下层的通道两侧,是一个个休息室,至于最底下那层,有机枪室,弹药室,火炮位,以及士兵们的房间。

    从端着步枪的一位位值守者中间经过,克莱恩按照刚才那位军官的告知,找到了对应的休息室,将行李放到了一张沙发样的座椅旁边。

    然后,他端起桌上放着的一杯水,走到窗口前,眺望起外面的风景。

    坦白地讲,虽然他什么都知道一点,但也只知道一点,所以并不明白这最新型飞空艇的设计原理是什么,不清楚这究竟能飞到多高,在半空有多大的颠簸。

    这让他有点忐忑,出发前还去灰雾之上做了次占卜,得到了自己能较为顺利抵达目的地的启示。

    好像有安全带,这个世界的飞空艇行业已经有不少年的历史,各方面经验都相对足够……克莱恩正要收回打量外面的目光,欣赏房间内的布置和坚硬玻璃罩后的烛火,忽然看见有一群人靠近这编号“1345”的飞空艇。

    这些人有男有女,基本都披着黑色的薄风衣,戴着红色的手套,提着大小不同的皮箱,唯有一位,套神秘的通灵师长袍,涂蓝色的眼影和腮红,正是戴莉.西蒙妮。

    而这位女士的侧后方,走着的是墨发碧眼的伦纳德.米切尔。

    其他人都毫无察觉的情况下,伦纳德的脚步突然有所放缓,随即,他扬起脑袋,望向了飞空艇的第二层。

    他的眼眸内随之映照出了鬓角斑白蓝眼深邃,穿正装打领结的道恩.唐泰斯。

    这位绅士立在一个窗口后面,露出和煦的笑容,举了举手中的杯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谪龙〕〔东山再起〕〔伏天氏〕〔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我死了也变强了〕〔重生宠婚:霍少,〕〔顾先生爱妻如命〕〔朋友的妈妈雪姨小〕〔诡秘之主〕〔元始玉箓〕〔魔法禁书目录(改〕〔三国:神级选择〕〔桃花醉:神君,收〕〔明歌曼舞〕〔顾安童司振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