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就是天阶〕〔武帝之路:我能看〕〔五行金仙〕〔盘龙之掌握轮回〕〔混在皇宫假太监〕〔精灵:我科普精灵〕〔奶爸的美食店〕〔假如我能进入游戏〕〔绝世唐门之镇世铜〕〔满级女神她离婚后〕〔影视:从咱们结婚〕〔渣男变奶爸:回到〕〔整座大山都是我的〕〔不朽金丹〕〔真酒是最强游戏制〕〔唐人的餐桌〕〔神秘复苏:我能无〕〔废土恋爱游戏〕〔修仙就是这样子的〕〔世界足坛之王
泉州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秦:始皇帝,我真没有忽悠你啊 第三百七十八章 那你说,朕能活多久
    嬴政看着一派农忙景象,脸上渐渐浮现出满意的笑容。

    此次巡视天下,令他感到最为欣慰的便是,天下百姓已经恢复了生产力。

    而且随着百越之地源源不断地产出巨量的稻米,使得百姓都能吃饱肚子了。

    既然如此,他们也就没有什么理由造反了。

    即便是六国遗民又如何?

    孰轻孰重,他们自然是拎得清。

    当六国子民,整日里服兵役、服徭役、服劳役,还被苛捐杂税压榨,吃不上饭。

    遇到饥荒年月,甚至卖儿卖女。

    可是如今,一切都好起来了。

    嬴政非常爱惜自己的百姓,但同样也十分痛恨那些死不悔改的六国贵族!

    他们如同下水道里的老鼠一般,肮脏的令人恶心。

    他们无时无刻不活在自己的世界中,只想要恢复自己六国勋贵的地位。

    丝毫不会考虑,天下百姓的死活!

    嬴政收回了思绪,看着眼前深深作揖的许望,笑吟吟的下了马车,走上前去,将他搀扶了起来。

    “许望,还记得朕吗?”

    许望不胜惶恐,激动道:

    “当然,微臣当然记得陛下呀!

    当年您为了保护微臣的女儿,特意降下圣旨。

    如今,微臣的女儿已经长大了,取名莫负。”

    嬴政点点头,笑吟吟道:

    “莫负,莫要辜负朕呀!

    哈哈!好名字!”

    许望看着嬴政身后,只有百人玄甲骑士,和赵高驾驶的马车,心中不禁感叹不已。

    始皇帝陛下真是太节俭了,甚至连帝王的仪仗都没有。

    当然了,这只是许望的一厢情愿。

    仪仗嬴政当然有,而且极为的奢华与威严。

    单单是重甲之士,就不下两万。

    大型奢华的车架,需用十六匹毛色一致的玄色战马拉着。

    嬴政更是不苟言笑,威严不已,令看到的人,都忍不住心惊胆战。

    而这些东西,都是在巡视六国重地之时,给六国贵族看的。

    当来到小小的温县时,就没有必要了。

    实际上,嬴政在秦风的熏陶之下,已经不太喜欢这般的奢华。

    一切从简,似乎逼格更高一些。

    没错,秦风首创简约风。

    无论是他的家具,还是家里的装修装饰,都是如此。

    世人都以为秦风不慕奢华,崇尚节俭。

    实际上他就是懒而已,大家误会他那高尚的节操了。

    就在嬴政与许望寒暄的时候,突然,他发现一个小女孩竟是丝毫没有害怕的模样,站在后面,歪着脑袋看着他。

    这让嬴政感到十分的有趣,在这个女孩子的身上,他似乎看到了赢姝的影子。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嬴政就发现自己特别喜欢小孩子。

    可能是岁数了?

    嗯,有必要让秦风跟赢姝生一个了。

    “来,到朕这里来。”

    嬴政招招手,许莫负便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

    许望一看到自己的女儿,顿时瞳孔骤缩。

    刚刚自己居然忘记让她先回家了!

    若是她说出什么大逆不道的话,该如何是好啊!

    就在许望内心颤动不已,想着什么说辞的时候,冷汗已经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嬴政并没有注意到许望的变化,此时他的注意力已经全都被许莫负吸引了过去。

    他那威严的面孔上,努力挤出一个和蔼的笑容,道:

    “你叫什么名字?”

    “许莫负。”

    小女孩脆生生的回答道。

    “真是好名字。”

    说着,嬴政便招了招手。

    赵高十分识趣的从马车上拿过来一杯蜂蜜酸牛乳,递了过来。

    许莫负轻轻尝了一口,顿时眼前一亮,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小孩子罢了,无论再怎么神,也是喜欢吃这些美食。

    许望宠溺地摸了摸许莫负的小脑袋,道:

    “还不快谢谢陛下恩典。”

    “谢谢陛下恩典~”

    嬴政心情愈发的舒畅了,他觉得自己这一路行来,从没有如此舒畅过。

    于是,他干脆让赵高在这里支起棚子,就地驻扎,准备做一顿烧烤请许莫负吃。

    嬴政跟许莫负一大一小坐在河边,手里拿着吊杆,一起钓着鱼。

    令人没想到的是,许莫负一个小孩子,定力竟是极好,坐在那里全神贯注。

    只不过她在不经意间发现,嬴政的腰间挂着什么奇怪的东西,于是疑惑道:

    “咦?陛下,这是什么

    呀?看上去好生奇怪。”

    嬴政拿起痒痒挠挥了挥,淡淡道:

    “哦,没什么,打狗用的。”

    许莫负不由撅着嘴巴道:

    “啊?狗狗那么可爱,为什么要打狗狗?”

    嬴政笑吟吟道:

    “不打狗狗,打做事狗的人!”

    “哦~”

    许莫负迷迷糊糊的点点头,一副似懂非懂的模样。

    许望在一旁捏了一把冷汗,不停的赔笑着。

    他可是知道这痒痒挠的来历,传说中的神器——霜之哀伤啊!筆趣庫

    专门克制咸阳侯的火之高兴!

    据说,咸阳侯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被始皇帝陛下,拿着痒痒挠追着抽。

    也算是一道咸阳的奇景了。

    当烤肉那浓郁的香气,缓缓飘散的时候,许莫负终于是忍不住了。

    在凳子上不断的伸着脑袋,想要瞧瞧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么香。

    嬴政笑吟吟的看着许莫负,这个孩子终究是暴露出孩子气了。

    就在此时,他仿佛想到什么一般,扭头问道:

    “许望,听闻莫负她擅长相面之术?”

    许望顿时身子一颤,但仍旧努力使自己镇定的回答道:

    “不......不过是传闻罢了。

    莫负她还小,懂什么相面之术啊?”

    嬴政微微眯起了眼睛,他自然是看出来许望的不自然,也看出了他的心虚。

    “哦?是吗?莫负,你说说看,朕的面相如何?”

    许望当即内心绝望起来,他想要给许莫负使眼色,却被赵高挡住了视线。

    看着赵高那副皮笑容不笑的模样,许望腿一软,差点当场跪下。

    许莫负可不懂这些,她闻言,便歪着脑袋看向嬴政,认真的说道:

    “陛下,您是个好人,但是您不长寿的。”

    “扑通”一声,许望瘫软在地,却被赵高一把提了起来,满脸绝望。

    嬴政沉默半晌,依旧是笑吟吟的看着许莫负,问道:

    “那你说,朕能活多久呢?”

    许莫负认真端详着嬴政那威严的面孔,两只小手不停的掐算着,过了一会,才脆生生道:

    “就在今年!”

    ((|3[▓▓]晚安~dy搜“是秦王绕猪吖”~有惊喜哦~嘿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空姐美娇妻有〕〔道诡异仙〕〔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大夏文圣〕〔这游戏也太真实了〕〔蛊真人之行天下〕〔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治愈系游戏〕〔赤心巡天〕〔明克街13号〕〔镇妖博物馆〕〔宇宙职业选手〕〔万族之劫之幕后大〕〔摊牌了,那些超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