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奶爸戏精〕〔你是我的念念不忘〕〔女神的超级赘婿〕〔重生农家小娘子〕〔喜欢你我说了算〕〔破梦者〕〔凌天剑尊〕〔这个修士很危险〕〔橘子味的竹马〕〔季总今天又向影后〕〔巨富女婿〕〔总裁凶猛:霸道老〕〔啵啵小毛球〕〔爱与时光终年不变〕〔我是反派终结者〕〔我有BOSS模板〕〔光影传说1龙脉传奇〕〔都市全能医皇〕〔绝代名师〕〔农门肥妻苏晚许亦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抢救大明朝 第279章 王可不是给你们的!
    朱慈烺掌控下的大明朝廷的办事效率,有时候会高得出奇!讨伐东虏和先入燕者王的令旨,只用了一个时辰就拟定完毕,然后明发天下了!

    对了,先入燕者不是封燕王,那是朱棣用过的王号,不能再封出去了。所以入燕者能够得到的王号是“北平王”。

    同时发出的,还有更改北京为北平,北直隶为北平省的诏令——北平省是北直隶在朱棣迁都北京前的原称。现在要“入燕者王”了,自然不能再把北京当成京师对待了。

    这次的决策过程之迅速,让坐在御座上学习怎么当皇帝的崇祯瞠目结舌。

    连册封藩王那么大的事情,这个逆子都能一言而决了,逆子如果想要篡位,群臣们会不会也一致同意啊?

    另外,逆子要真的收复了北平......是不是就有攒够了篡位的威望?难道朕还是要当太上皇了?

    不过崇祯皇帝这个时候并不知道,所谓的“先入燕者王”根本就是个骗人的题材!

    靠黄得功、高杰、刘良佐、刘泽清、许定国他们几个,怎么可能先入燕呢?他们不被人入就要烧高香了。所以仅靠一个“先入燕者王”的空头支票,他们压根是不会出兵的。

    哪怕现在黄河以北的形势瞧着不错,大顺军继续高奏凯歌,他们几个也不会考虑出兵的。

    “成国公,您瞧老夫这样,哪里是能当藩王的样子?而且老夫麾下的兵马不多,器械不备,粮饷更是不足,不能出兵啊......”

    正在归德府的府城睢州城中,袁尚书府(已故兵部尚书袁可立的宅邸)内对前来宣旨的朱纯臣大倒苦水的是个身材魁梧的白胡子老头。

    这老头名叫许定国,之前曾经当过山西总兵官,不过在第三次开封之战时被李自成击溃全军,本人也因为兵败被崇祯派人逮捕,差一点杀了以正军法。不过后来走了门路,被赦免死罪,让他回河南召集旧部,还封了个援剿河南总兵的官职。

    在北京被李自成攻破时,许定国正驻兵睢州,还一度向李自成称臣,但很快就反正又跟大明混了,还被朱慈烺封了个归德镇守总兵官。不过地盘还只是睢州一地,手头的兵马也就是大几号千人,北平王什么的,的确不是他能染指的。

    朱纯臣笑着点点头,又将目光转向了袁尚书府大堂之中的另外一位总兵——刚刚被朱慈烺任命为河南总兵官的刘良佐。

    刘良佐占据了半个归德府和半个开封府的地盘,总兵衙门设在归德府的府城商丘。

    这次他是因为朱纯臣和河南巡抚吕大器的邀请,才离开老巢商丘来睢州的。

    对于北平王什么的,他同样没有一点兴趣。之所以前来,不过为了应付一下抚军太子朱慈烺。

    朱慈烺可不是历史上的弘光帝,他手上陆师水师加一块儿,十万大军都能拉出来!

    这可是实打实,没有空额的十万人。根本不是刘良佐这样的角色可以正面对抗的。

    而且现在鞑子和流寇斗得那叫一个热闹,你打山西,我来河北,忙得不亦乐乎啊,谁也没功夫插手河南、山东的事情。刘良佐、许定国即便想要投鞑,眼下也没门路啊!他们的地盘在河南,要投也只有去投李自成。

    “成国公,”刘良佐一脸应付的笑容,“下官也不是当王爷的料......而且下官的兵马也没准备好,出兵什么的,我看就算了吧!”

    一旁的巡抚吕大器听了两个军头的话语,只是一个劲儿的叹气。

    人言朱大太子奸诈,今日一看是言过其实了。“入燕者王”这种诱饵,哪能钓得住刘良佐、许定国这样比猴儿还精的家伙?还不如给点银子靠谱。

    朱纯臣却嘿嘿笑着,笑得在场的刘良佐和许定国都有点愣住了。这个成国公啥意思?被气着了还是怎么了?

    “本爵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朱纯臣笑着又摸出了两个信封,“北平王什么的,本来就没你们份儿......你们没那个实力!”

    这话说的不中听,不过也是这么回事儿。

    朱纯臣顿了顿,左右看了看。

    许定国许老头子明白意思,挥挥手让堂内伺候的人都退了出去。

    朱纯臣道:“不瞒二位,北平王已经有人要当了!”

    有人了?

    怎么可能?

    谁有那么大本事?

    这回不仅是刘良佐、许定国吃了一惊,连吕大器都没料到,愣愣的看着朱纯臣。

    朱纯臣只是笑着:“那人是谁,二位想一想就能明白......现在谁能在关键时刻给鞑子致命一击?谁能给鞑子致命一击,谁才有资格当这个王啊!你们说,这人是谁啊?”

    “吴三桂!”

    “平西伯!”

    刘良佐、许定国立马就明白了,双双惊呼了起来。

    吕大器也大吃一惊,望着朱纯臣就问:“成国公,这事儿......”

    朱纯臣道:“这事儿理所当然啊!千岁爷是平西伯的妹夫,之前就想封平西伯为晋国公的。而平西伯为鞑子所困,不得已剃发降鞑,心里面还是忠大明的!这一次有了反戈一击的机会,他自然要把握住。而千岁爷也不会亏待他,一个异姓王如何不能封出去?”

    吕大器点点头道:“如果真有这样的功劳,倒是可以封王了!”

    朱纯臣摸着大胡子,“是啊,流寇是被他引东虏进来击败的......如果东虏再被他赶出去,他可真是大明开国以来第一功臣了,是该封王的!”

    他瞄了眼刘良佐和许定国,将两个信封递了过去,“这是千岁爷写给二位总兵的手诏。”

    刘良佐和许定国连忙上前,跪接手诏,然后当场拆开信封,取出里面的信纸,就看了起来,一边看,一边就是一阵脸色变幻。先是惊,然后才是喜,接着又是疑。

    原来朱慈烺在信中把吴三桂将要反戈一击的事情告知了刘良佐和许定国,并且要求他们出兵配合!还答应事成之后,封他们一人一个国公。

    同时,朱慈烺还在信中直截了当地威胁他们,如果不配合行动,就要剥夺兵权,下狱治罪!还说将会很快率兵十万北上中都凤阳府......你们两位就看着办吧!

    这事儿,看来是假不了的!

    刘良佐和许定国还真信了——这事儿当然是假的,吴三桂被阿济格牢牢看着,哪儿敢反戈一击?如果真有这事儿,朱慈烺也不会告诉刘良佐和许定国啊!

    这俩又不是什么好人,都有通鞑的嫌疑,万一把消息泄露给了多尔衮,岂不是要坏了吴三桂的大事儿?

    朱纯臣笑吟吟看着刘良佐和许定国,笑道:“千岁爷的手诏你们也看了,出不出兵,什么时候出兵,就给本爵一个准信吧!”

    许定国许老头子收好了朱慈烺亲笔写的手诏,笑着对朱纯臣道:“公爷,老夫兵少,只有10000(其实只有0),也不能都离开睢州,最多出兵5000,三日内就可以出发。”

    说着话,许老头讨好的瞄了刘良佐一眼。

    刘良佐也收好书信,笑着说:“公爷,下官出兵15000,三日内可以从商丘出兵。”

    朱纯臣望了一眼吕大器,吕大器道:“有二位的两万大军北上吸引鞑子的注意力,平西伯大事可成,大明中兴在望。二位到时候就都是大明的中兴功臣了......本官手里没有多少兵力,无法和二位一起出兵,不过本官在亳州屯粮五万石,可以给二位用作军粮,稍后就让人运来。”

    “那就多谢抚台了!”

    “老夫也谢过抚台。”

    两个军头没想到,这五万石军粮的背后,也是存着阴谋的......

    朱纯臣笑着:“凤阳的黄总兵、徐州的高总兵虽然有事儿走不开,但是都会遣部将北上,山东的刘总兵也会出兵......五大总兵联手,一定可以给鞑子点厉害瞧瞧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能修炼一亿次〕〔游戏世界的开挂之〕〔山河远阔语轻轻〕〔神级兵王都市行〕〔男神大人太难追〕〔温炖的小时光〕〔诡秘之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凤素暖宫城免费阅〕〔医妃拽上天:邪王〕〔最终进化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我真的是最强炼药〕〔末日乐园〕〔黑金继承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