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奶爸戏精〕〔你是我的念念不忘〕〔女神的超级赘婿〕〔重生农家小娘子〕〔喜欢你我说了算〕〔破梦者〕〔凌天剑尊〕〔这个修士很危险〕〔橘子味的竹马〕〔季总今天又向影后〕〔巨富女婿〕〔总裁凶猛:霸道老〕〔啵啵小毛球〕〔爱与时光终年不变〕〔我是反派终结者〕〔我有BOSS模板〕〔光影传说1龙脉传奇〕〔都市全能医皇〕〔绝代名师〕〔农门肥妻苏晚许亦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抢救大明朝 第483章 李自成挑了个好时候
    “殿下,殿下,李自成要动手了,李自成可是挑了个好时候啊!”

    李岩上报的紧急军务原来是李自成终于要大举出兵东下了!这位面对清兵南来都显得云淡风轻,胸有成竹的大军师,这一次却异常焦虑。

    朱慈烺坐在书案后面,对面坐着魏藻德和吴襄,三个人都有点诧异的看着李岩。

    吴襄只是一笑:“唉,当什么大事情,李自成有什么好怕的?有左家军在前面顶着,总能抵挡一阵子的。”

    魏藻德也笑着:“太子殿下的新军战无不胜,还怕区区流寇?”

    朱慈烺则笑吟吟看着李岩,显然也没有意识到李自成也在进步啊!

    现在的李自成和历史上从襄京南下的李自成不一样了!现在的李自成学会了“圈地扎根”和“计口授田”,不仅革命队伍更加稳定,而且对湖广劳动人民的煽动能力也增强了不少。

    另外,李自成不是放弃仅有的根据地,以流寇的状态南下。而是一边牢牢控制襄京、陨阳、南阳、汉中、西安五府之地。一边抓住了个极为有利的时机,挥军东下湖广了。

    李岩摇摇头:“现在左良玉生死未知,左军上下人心惶惶,最近还传出消息,说是左家军正在向荆州府移动,显然是要避战了!”

    朱慈烺眉头微皱,“又怎样?李自成还能强过豪格?”

    李岩一愣,有些诧异地看着朱慈烺,“李自成如何会比不过豪格?昔日在山海关,他以六万大军抵挡吴三桂和东虏联军十余万,苦战到深夜才败北西走,损失也堪堪过半。如果当日只有豪格一军一万八千人,早给李自成打垮了。”

    这......李岩说得好像有道理啊!

    李自成的流寇老营真狠起来还是挺能打的,他们在山海关大战中的表现可不比克难新军在血流溪战中的表现差到哪儿去。

    山海关大战之后他们的战斗力越来越弱的原因,其实是李自成迟迟不肯走封建主义退步路线,让手底下觉悟不高的老兄弟寒了心,没有打天下的劲头了。

    不过现在李自成已经改正错误,积极争取退步了,圈了襄京、陨阳、南阳的上千万亩土地分给手底下的七八万兵将,完成了封建土地兵役制的改造。

    而七八万得到了土地的大顺兵将,至少在短期内又有了十足的战斗精神。

    李岩眉头紧锁:“而且现在湖广一带的秋收才结束没多久!”

    吴襄不解地问:“那又怎样?”

    李岩道:“秋收之后,往往是绅佃矛盾最重的时候啊!佃户要抗租赖账,地主则要逼租逼债。而且湖广一带又没有免粮五年的恩典,替左良玉办事的地方官还要变本加厉的去搜刮,佃户之怨能不沸腾?流贼的细作从秋收前就在湖北各州县散播计口授田的消息......”

    “秋收起......”朱慈烺冷不丁的就从嘴巴里蹦出这四个说不得字儿了!

    李自成现在打得就是“秋收绅佃矛盾激化”的主意啊,虽然时间上稍晚一点,但是效果没什么不一样——李自成的军队也封建化了,他们自己也是地主,也需要在秋收后收租子,不可能在秋收的同时出兵,所以最早的出兵时间,就是初冬!

    “对,就是利用秋收之后的矛盾啊!”李岩是流寇出身,当然明白秋收之后农村的绅佃矛盾有多大了,“李自成打得就是这个主意......莫说左良玉死生未知,便是好好活着,也挡不住湖广民变和闯贼大军夹击之威啊!

    太子殿下,咱们可不能再等下去了......一旦汉阳、武昌有失,湖广粮道就断了!”

    现在江南人口太多,而且经济作物又广泛种植,挤占了粮田。所以粮米不能自给,都得从上游的湖广购入。一旦武昌让李自成占领,把长江航道一掐,下游的粮价立马就得飙升,南京、苏州、扬州这样的大城市就得出乱子了!

    “这个李自成罪该万死!”朱慈烺骂了一句,“如果不是本宫和鞑子开战,他李自成早给打死了,如何有现在割据五府的局面?有五府之地,还不知足......本宫这回一定要剿灭此獠,一举平定湖广!”

    “太子爷,可是要出兵?”吴襄眉头微皱,“秋粮还没收齐......东南也不大安稳啊!”

    由秋收引发的矛盾不仅存在于湖广,也一样存在于东南。

    而东南的“秋收矛盾”和湖广又有所不同。湖广的矛盾还比较简单,就是绅佃矛盾。而东南这边就复杂了......绅佃矛盾当然也有,此外还有官绅矛盾、南北矛盾和主奴矛盾。

    其中官绅矛盾是因为朱慈烺的朝廷严查军屯、官田引起的!对于侵占军屯、官田的东南士绅们而言,朱慈烺的这个做法就是在没收他们的财产啊!

    南北矛盾也因为朱慈烺而起,主要是因为跟随他的北人集团获得了大量东南的土地——在东南的士大夫地主们看来,这些粗鄙的北方军事地主,就是朱慈烺的流寇啊!

    而主奴矛盾,其实也和朱慈烺有点关系。他为了征商税、查官田,强力打压东南的绅权。通过强化州县官府剥夺了一部分士绅治理乡村的权力,也让没有参与到“强化州县官府”行动中的地方士绅威武大大受损。

    而东南的绅权,又是借助威望实现对民众的统治的。

    在绅权的威信受到严重打击后,受压迫最重的奴婢阶层,已经开始蠢蠢欲动。

    这几个月间,朱大太子已经接到了不少地方州县上报的“奴变”事件了。

    “等不得了......”朱慈烺摇摇头,“武昌不能有失,湖广......更不能落在李自成手中!如果他真在湖广站稳了,咱们想收复就难了。

    而且计口授田之后,卖到江南来的湖广米粮就会大大减少!”

    计口授田会严重打击农村的商业活动,因为大部分地主都兼营商业,农村的商人和地主其实是一体的。李自成一旦在湖广计口授田,湖广的商人和地主一定会遭到沉重打击。原本遍布湖广的商业网络也会消失!

    另外,得到授田的小农户对于东南的丝绸、瓷器、茶叶和其他手工业品又有多大的需求?

    没有这些需求,他们又为什么要出售能够活人的口粮?

    “太子爷,”魏藻德摇摇头,“现在东南形势不稳,您最好还是派遣大将出征吧!”

    “谁能走这一遭?”朱慈烺皱眉问。

    “成国公如何?”吴襄推荐了朱纯臣,“他在凤阳打得还不错。”

    “还是从山东调李若琏回来吧。”李岩推荐了李若琏。

    这两个家伙能行?

    朱慈烺的核心集团最大的一个弱点,就是没有几个能够独挡一面的大将。吴襄和李岩也许有这个能力......可是朱慈烺需要李岩为自己出谋划策,同时又得防着吴家势力膨胀。

    毕竟现在已经有一个大清平西大将军王兼镶绿旗****吴三桂了......

    “还是本宫亲征!”朱慈烺想了想,“南京这边还是拜托首辅和老泰山了。”

    吴襄问:“出兵多少?”

    “陆军先出一个师......再加强两个三磅炮连,两个红夷大炮连。”朱慈烺说,“另外,长江水师主力要出动!”

    陆军一个师就是一万四五千人,长江水师出主力的话,差不多也是一万四五千,加一块就是三万人。

    魏藻德问:“那皇上去不去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能修炼一亿次〕〔游戏世界的开挂之〕〔山河远阔语轻轻〕〔神级兵王都市行〕〔男神大人太难追〕〔温炖的小时光〕〔诡秘之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凤素暖宫城免费阅〕〔医妃拽上天:邪王〕〔最终进化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我真的是最强炼药〕〔末日乐园〕〔黑金继承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