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肥妻苏晚许亦〕〔杨小落的便宜奶爸〕〔万神之凰〕〔猎户出山〕〔神霄九宸〕〔我只想安静的宅在〕〔我的植物很高能〕〔全球巅峰时代〕〔快穿之醋王系统总〕〔我被偏执大佬预定〕〔我有一间古着店〕〔太子陛下我要翻墙〕〔我家宿主超级萌〕〔不二臣〕〔新白蛇问仙〕〔亿万宗物母〕〔超牛女婿〕〔重生后大佬叫我小〕〔龙神至尊〕〔超神悟道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抢救大明朝 第665章 有特大利好!
    终于买到了!

    用38万两的银票换到了面值51万两的平西藩和朔方藩的藩债!

    为了买到这些藩债,他不仅在海商行的雅室内等了足足一个半时辰,而且还走了一个熟悉的海商银行襄理的路子,给了1000两的贿赂,才成功插队,抢在了另外几个大户前面

    现在两行的债券交易实行的是“做市商制”,也就是买卖双方不直接发生交易,而是由两行的债券局向买卖双方提供报价(双向报价),并且在该价位上接受买卖要求,以其自有资金和债券与买卖双方进行交易。

    但由于姚大桥想要购买的数目太过巨大,几乎达到了两藩一期债券发行总额的一成。所以海商银行无法马上达成交易——银行库存的债券没有那么多!

    因此就只能让姚大桥耐心等待,一直到当天晚上快要收市的时候,才得到了一个“不取现货”的买入机会。

    所谓不取现货,就是得不到债券实物,只能拿到一张海商银行开具的“三个月期限的可转让藩债存单”——实际上,这是一笔期货交易。海商银行是中间商,找到了原有卖空的徽州和泉州奸商,由他们接下了姚大桥的巨额买单。

    当然了,这些徽州、泉州奸商手里也没货。所以只好和银行签一张三个月后交货或者按照当时市价结算的合同,并且缴纳押金。

    而他们的卖出藩债(面值一百)的价格是74两(姚大桥的买入价是745两,半两银子是海商银行吃下的差价),而第一期藩债如果真的能在短期内,比如在支付第一年利息的同时得到兑付,那可就不得了啦!

    这一期藩债的计息起始日是从洪兴元年6月1日,如果在支付第一年利息时全额兑付本金,那么到年底时,债券的续存期就只剩下5个月了。

    所以到那时,债券的价值怎么都不会低于95两,卖空的奸商可就要亏死了

    至于姚大桥,他甚至不需要等上三个月就能通过卖出“可转让藩债存单”获得利润了!

    实际上,让他大赚上一笔的机会很快就出现了!

    就在大明洪兴元年九月初十,一个特大利好就从四川传到了武汉。

    李自成死了!

    “陛下,臣刚刚得到四川密报,流寇匪首李自成已经于九月初一病逝于重庆伪皇宫之内”

    东湖宫,勤政殿内,正在主持两府重臣朝议的朱慈烺忽然听到一个让他大吃一惊的消息。

    “朱纯杰,你在说什么呢?李自成不是早就死了?”

    是啊,人家装活装了快三年了,怎么才死啊?

    “陛下,”朱纯杰解释道,“这一回是正式死了流寇的伪太子李过诏告天下,宣布李逆病死,还遵其为伪顺高祖。”

    朱慈烺点点头:“哦,那就是死两回这个李自成登基是两回,死也死两回,还真辛苦啊!”

    的确辛苦死都死了,还硬生生装活装了两年半有余。自古号称帝王者,如此勤勉的,大概也只有李自成一人了!

    朱慈烺心里感慨了一番,又问:“既然李自成正式的死了,那么他的伪顺皇帝给谁当了?”

    “是李自成的太子李过,”朱纯杰道,“密报上说,伪顺从明年开始要改元共治了。

    另外,李过还一口气封了八个议政王。以后伪顺就是八王议政,君臣共治了。”

    朱慈烺心说:还挺进步的农民起义就是不一样啊!

    “八个王都有谁?”朱慈烺又问。

    “密报上说有秦王孙可望,汉王刘宗敏,晋王李定国,隋王田见秀,唐王刘文秀,宋王袁宗第,楚王艾能奇,魏王刘芳亮。”

    还挺有讲究的,排在前六的议政王的王号都来源于始皇帝统一天下后的统一的汉人王朝,按照年代先后,依次排序。

    而楚王艾能奇的王号应该来源于楚义帝,魏王刘芳亮的王号则来源于篡汉的魏国。

    朱慈烺将目光转向了入朝述职的云贵川总督马士英,问道:“马总督,你怎么看?”

    马士英看着垂头丧气的,他现在是败军之帅了。大明各处形势一片大好,就他不行,先丢重庆,后丢成都。现在整个四川省都丢得差不多了,只剩下川西南一带的山区州府和川南的遵义府。

    幸好朱慈烺早先改革了言官制度,取消了御史议政之权,还撤了六科给事中,要不然马士英一准给一帮御史言官给骂死了。

    不过多管闲事的大明文官还是很多的,这些日子弹劾马士英的奏章雪片一样飞到朱慈烺的案头,各种让人看了之后能把马士英恨死的锦绣文章写了不知道多少。

    如果现在还是崇祯上皇当权,马士英非得让人剐了不可。

    可朱慈烺却根本不加理睬,看都不看这些弹章一眼。

    四川兵败的问题自有大元帅府作出检讨——李岩当了钦差大臣,亲自去四川贵州调查了。根本不需要一群不知道四川前线情况的文官瞎嚷嚷。

    现在李岩还没回,不过朱慈烺已经知道四川为什么打成这个样子了——根本就非战之过!

    大顺军计口授田可是玩真的,不知道多少贫苦的四川农民白得了土地!

    而张献忠死后,大西军余部的战斗力得到了解放,这部分人在和尚原把吴三桂都打趴下了,如果不是急着入川,吴三桂现在都不用为了藩债的问题操心了

    有战斗力爆棚的大西军再加上得了四川人心的大顺军,马士英靠着一帮地主团练和土司武装怎么可能打得赢?

    所以朱慈烺只是削了马士英的爵位,意思一下就算了,连云贵川总督的官职都没削了去。

    他还指望马士英能够整顿从四川跑出来的各路军阀和地主团练,也整合出一个贵州镇什么的,好填住川边、贵州、遵义这几个无底洞。

    “陛下,”马士英叹了口气,“李自成早就死了,而李过之所以长期不宣布,也不是为了瞒咱们这事儿最多瞒三两个月,怎么可能瞒两年多?李过不宣布李自成之死,是因为其内部不稳,他宣布之后,也很难即位当伪皇帝。

    而他现在已经公开宣布李自成之死,说明他已经理顺了内部,可以做伪皇帝了。”

    马士英的分析应该是对的!

    朱慈烺眉头微皱,有得必有失啊!自己忙活着“讨饭”和北伐,把四川的烂摊子丢一边,本想着等一帮四川土豪劣绅知道错了,回来求他的时候再大举出兵。

    却没想到张献忠的四个儿子吃了回头草,还去和大顺搞“八爹共治”了。大顺、大西一联合,兵力至少翻一倍,能打的估计有20余万!而且还通过计口分田得到了广大四川劳动人民的拥护了。

    这意味着大顺朝廷可以通过提拔劳动人民入军府的办法快速补充战损要消灭他们,可就不容易了!

    不过收复四川的旗号还是要打的!

    不高高举着收川的旗号,那撤藩的故事就讲不下去,没有撤藩那么新一期的藩债发给谁去?

    朱皇帝已经得到黄江、苏生的报告了——市场买盘踊跃啊!

    如果现在以折扣价增发期限、利率和第一期藩债完全一样的新债,他们估计六分年息的债可以卖到80两,至少可以筹集到四五百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能修炼一亿次〕〔游戏世界的开挂之〕〔山河远阔语轻轻〕〔神级兵王都市行〕〔男神大人太难追〕〔温炖的小时光〕〔诡秘之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凤素暖宫城免费阅〕〔医妃拽上天:邪王〕〔最终进化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我真的是最强炼药〕〔末日乐园〕〔黑金继承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