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顶级医少秦天李欣〕〔乡村透视仙医〕〔医武兵王俏总裁〕〔轮回乐园〕〔余生有你,甜又暖〕〔帝世无双〕〔网游之最强法王〕〔上门赘婿岳风〕〔决胜新金融时代〕〔绝对一番〕〔快穿之醋王系统总〕〔锦鲤农门崛起日常〕〔大周王侯〕〔仙医帝妃〕〔魔妃无霜〕〔我只想安静地打游〕〔贴身家丁〕〔神君有个小师妹〕〔九阴大帝〕〔从观众席走向娱乐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抢救大明朝 第705章 儒家第一勇士!
    紫禁城,内校场。

    今天这里已经被布置成了考场!

    是第65代衍圣公的考核选拔之场!

    大明洪兴皇帝朱慈烺和崇祯上皇朱由检并肩坐在位于内校场正中央的一处楼阁内,楼阁四面都是空空荡荡的广场,地上铺着煤渣,还用木栅栏分隔成了南北两个区域,北面是跑马场;南面是靶场。

    “父皇,这个衍圣公是儒门表率,所以必须要严格选拔。至圣传下来的道理,如果连他的嫡传子孙都学不了,那别人还能学吗?所以儿臣就觉得,这衍圣公必须得考出来,得让所有圣人的苗裔都来考,最有本事才能当衍圣公......”

    听着儿子在这里胡说八道,崇祯上皇就想:当衍圣公要考,那当皇上要不要考?是不是也让太祖高皇帝的苗裔来考?考上了就当皇帝?考不上没得当?

    “春哥儿,”崇祯又问,“当衍圣公要考什么呢?”

    朱慈烺掰着手指头对崇祯道:“第一是考六艺,重点是靠射和御两艺,因为这两艺是传道和护道所必须的!”

    崇祯一愣:“什么?传道护道靠射箭骑马?”

    朱慈烺摇摇头:“当然不行,骑马、射箭只是基础,要当衍圣公得考更难的。”

    崇祯问:“更难的是什么?”

    朱慈烺道:“射艺不仅要会射箭,而且还要会打火枪,会开大炮!”

    崇祯一愣:“啊?还有大炮?”

    朱慈烺一本正经的说:“西洋德意志国大哲俾斯麦曾经说过的,真理只在大炮射程之内!所以要传播儒家真理,教化四方蛮夷,首先就要用好大炮!身为衍圣公,当然得会开大炮了!”

    崇祯叹了口气,心道:这个俾什么的,说的好像还挺有道理......朕就是只有真理,没有大炮,所以才被人篡了大位!

    朱皇帝继续教育崇祯道:“而御艺,过去是赶大车,现在不时兴车战了,所以就考骑马和马上交战的本事。骑射、骑马夹枪冲锋、骑马挥剑砍杀和用丈八长戈克骑兵,都是需要掌握的本领。”

    崇祯心说:给你当衍圣公还真不容易,朕都不行,朕也就会个骑马射箭。

    崇祯想了想,又问:“除了六艺还考什么?”

    “还要考论道!”朱慈烺说,“论道分两种,一是论剑道,二是论义理!”

    “论剑道?”崇祯一愣,“君子动口不动手啊!论道是以理服人,论剑算什么?”

    “君子都动口不动手可不是至圣说的,”朱慈烺摇摇头道,“至圣和他的弟子在周游列国传播道理的时候,可是剑不离身的......剑不离身,自然是要准备动手砍人的,所以衍圣公也应该精通剑术!

    论剑之后,才是论义理,只论至圣先师的义理,不涉及其余儒家先贤。”

    这是魏藻德这个补课老师的主意,儒家发展了那么多年,大道小理的一大堆,连魏藻德这个状元都记不全,何况只记得半部《论语》的孔胤正?

    所以“魏老师”干脆来个“唯孔子说”,只有“孔子曾经曰过的”才能拿来考衍圣公。至于别的什么子说过的道理,就别用来折腾孔子的子孙了。孔胤正这些日子已经够惨的了,要学的东西那么多,时间又那么紧,而且学不好还有可能有生命危险!

    为了保住小命,他可真是豁出命去了,每天只睡两个时辰,剩下的时间都在练武习文。

    更没天理的是,练武还练出个花,还得学着开大炮,说什么真理只在大炮射程之内!只有用好了大炮,以后才能更好的护道传道,教化蛮夷——这是什么意思?能教化就教化,教化不了用拿大炮轰杀了?这还讲不讲理啊?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孔胤正还真有点玩大炮的天赋,学了几个月,就会比较准确测量距离,计算射击诸元和自行调配发射火药了。而且他极有数学天分,可以用朱慈烺写在《弹道术》中的一些方法快速心算出诸元,不一定精确,但是也*不离十。

    看起来这家伙不仅肌肉发达,还是个“理工男”,而且文科也不差,毛笔字写得很好,文章也能看得过去,虽然够不上举人、进士的标准,但是考个秀才没太大的问题。

    ......

    六艺已经考完了,差不多忙活了一个上午。

    骑马、射击、打枪、开大炮、舞长戈、骑马挥剑砍稻草人、骑马持戈刺稻草人等等,全都完美通过!

    如果考不上衍圣公,这家伙也可以去考个武状元啥的......而六艺之中的笔试,包括“礼”、“乐”(不是考唱歌,而是考乐谱)、“书”(考《论语》和书法)、“数”等四艺,考得也非常不错!

    全都是满分通过——魏藻德果然是状元之才,他自己出题考自己的成绩真是太完美了,而且孔胤正的记性也不错,魏老师给他的答案全都倒背如流。哦,也不都是作弊,数学是自己考的,当然也是满分。

    不过六艺之后,还有“论剑”和“论道”这两门要考!

    论剑容易考,就在校场当中的那个楼阁,名叫观军容台的建筑上考。这个观军容台上有一南一北两个平台。考完六艺的孔胤正就步行上了其中的南平台,身披甲胄,手持长剑,大声呼喊:“至圣先师子孙孔胤正在此,谁敢与某论剑!”

    这谁敢?

    这是在问魏藻德、钱谦益、朱之瑜、王夫之、黄道周这五位考官,当然是没有谁想去和他论剑了。这五位考官当中,只有朱之瑜会武艺。在崇祯十一年时曾以“文武全才第一”荐于礼部,但是朱之瑜却没有应征入仕,而是继续醉心学问。当年他是39岁,而如今朱之瑜已经50岁高龄,当然不能去和年轻力壮的孔胤正比武了。

    看到没有人敢和孔胤正论剑,坐在观军容台南面平台的屋檐下的朱慈烺就笑着说:“孔壮士乃是孔门第一勇士,剑道自然是好的,至于义理之论......不知五位考官有什么想问的?”

    “陛下,臣有话想问!”

    发问的就是朱之瑜。

    “问什么?”朱慈烺问。

    “问仁!何为仁?”

    朱慈烺松了口气,赞赏的点点头,这个朱之瑜还算上路——儒学的核心就是仁。只要是习过儒的,都能说得头头是道。

    “孔胤正,你说说看吧!”朱慈烺笑着将问题转给了孔胤正。

    孔胤正手按剑柄,目光灼灼,大声回答:“陛下,臣以为,仁者,勇者有爱也!”

    勇者有爱为仁?

    这个答案不标准啊!

    朱慈烺有点埋怨孔胤正了,你说个“上下相亲谓之仁”不就完了吗?说什么勇者有爱......

    朱之瑜也没想到这个孔胤正会说这样的话,当下就是一愣,“何谓勇者有爱?”

    “勇者,以力服人也!”孔胤正举起宝剑,“能以力服人,而又不凶残,不好杀,爱惜生命,才是真正的仁!所以仁者必须是勇者,必须刚猛有力,必须善于以力服人,必须手中有剑,心中有爱。若无勇无力而言仁,那就不是真正的仁,而是假仁!

    《淮南子》中有言:孔子之通,智过于苌弘,勇服于孟贲。《吕氏春秋》言:孔子之劲,举国门之关。《礼记》则言:孔子射于矍相之圃,盖观者如堵墙!可见至圣先师乃是儒家第一勇士!只有这样的勇士,才有资格言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能修炼一亿次〕〔游戏世界的开挂之〕〔山河远阔语轻轻〕〔男神大人太难追〕〔神级兵王都市行〕〔温炖的小时光〕〔诡秘之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凤素暖宫城免费阅〕〔医妃拽上天:邪王〕〔最终进化体〕〔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我真的是最强炼药〕〔末日乐园〕〔黑金继承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