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神宠兽店〕〔空明之主〕〔神域修罗战神〕〔开创万道〕〔绝品剑尊〕〔魔尊是我徒弟〕〔我的毒功已天下无〕〔永序之鳞〕〔我在西游界当团宠〕〔我要成为老爷爷〕〔吾家上仙是只鸟〕〔重生之总裁追妻路〕〔神器大道〕〔千古长歌〕〔异世腾龙〕〔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皇天战尊〕〔万古一帝尊〕〔重生荒界〕〔龙神至尊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抢救大明朝 第1296章 争的是为国立功!
    快点打完就有钱了?是不是要趁着陕南明军休整完毕前,让云川贵总督司下的明军一鼓作气把仗都打完?云贵川总督司下面的军队可都是南军,和大明朝廷嫡系的北军不是一个系统......

    朱慈烺心想:你这个中兴首辅就不能好好查一下户部和工部的账吗?让两伙奸商蒙成这样,以后还怎么青史留名当大明诸葛亮啊?史书上能写堂堂大明诸葛亮连账本都看不懂?

    “打仗的事情,也不能贪图一个快字啊!”朱慈烺思索着道,“现在陕南诸军都疲惫不堪,继续整补休息,而且新任川陕总督人选还没定......只怕夏季之前,是没办法再打了。”

    “陛下,”魏藻德小声提醒,“虎牙山的乱民现在正沿荆门山西进,或可加以利用。如果他们能通过施州卫的地盘抵达忠州、石柱一带,再来个出其不意,偷下忠州或是石柱,那么云贵川总督司下的精兵就有机会了。只要能拿下忠州、石柱、丰都、涪州,切断长江水道,断了夔州府和重庆府之间的联络,由东路入川的孔道就算彻底打通了。到时候大军从东北两路夹击,流寇就只有弃四川而走了!”

    魏藻德是首辅嘛,当然知道虎牙山暴动的内幕了......不过他应该想不到奇袭忠州或石柱的点子。朱慈烺太知道这个魏首辅的路子了,他就是个算盘珠子,拨一下动一下,没什么主张的。

    今天的主意一定是马士英出的!

    吴三桂一死,吴家的声势一落千丈,而北人党当中,又没有够分量的人物压阵,大家的心思都活了......

    “好好,”朱皇帝笑着点点头,“这个办法很好!朕回头和李岩、封思忠、朱纯杰、潘宇晨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行。对了,你和马士英也一起来商量吧!”

    虽然心里明白,但是现在的朱慈烺也不会去参与党争——党争这事儿虽然不好,但是却没有办法避免,只能加以引导和控制。

    现在南北二党争的是为国立功的机会,而且他们都有立功的能力,并不是在瞎争。所以这样的党争还是可以容忍的......所以不必去阻止。

    当然了,也不能让南人党借着四川、云南之役膨胀得太大。

    朝中的平衡还是要想办法维持的!

    第二天的午朝本来就是“军部朝会”,就是大元帅府和兵部、海军部高层参加的军事会议。地点也在勤政堂,不过不在正堂,而在勤政堂的西厅,又称地图厅的副楼当中。

    因为吴三桂病死军前的事儿,大元帅府和兵部中的北人武官们都显得有点低落。

    朱皇帝没有一上来就提入川之战的事儿,而是说起了吴三桂的葬礼。

    当然是风光大葬了,葬在滁州卧龙山皇陵之旁——所谓的卧龙山,其实就是滁州境内一连串山丘的总称。是朱皇帝的风水先生在洪兴元年的时候找到的风水宝地,说是最多可以再保大明300年(不包括洪兴元年)国祚。

    在吴三桂的坟墓完工前,吴三桂的棺椁会停在武汉的武圣庙——这个武圣庙不是供关二爷的,而是供儒家武圣人的。吴三桂虽然不是战死的,但他的去世还是和为国征战有关,所以也有封圣的资格,以后就是儒家的小圣人了,排位得摆在武圣庙里面享受香火。

    当然还要为吴三桂举行隆重的丧礼!在武汉的高官勋贵一个都跑不了,都得随份子!

    朱慈烺自己也得随一份,怎么都得随个十万两银子!

    另外,主持吴三桂丧礼的肯定是衍圣公孔胤正,得让他好好给吴三桂操办一下,也别按照国公的规格,再提一级,就按照郡王的规格大办。想必老吴泉下有知,也会非常高兴的。

    还有就是谥号了!

    “吴三桂的谥号怎么定?”朱慈烺问,“第一个字肯定是武,现在就定第二个字吧,诸卿都说说。”

    “陛下,臣觉得吴三桂是先取得大胜,为朝廷开了入川的门户,而后病亡,可称得上一个宁。”

    回答这个问题的是军师封思忠,这个武宁是明朝武将谥号中排第一的,在明朝的历史上只有中山郡王徐达得了武宁的谥号。

    “武宁不合适,”朱慈烺却否了封思忠的提议,“三桂虽然劳苦功高,但是在吴家一门中并不能排到第一。”

    封思忠明白朱皇帝说的吴家第一功臣是吴三辅——吴三桂到底是个三臣,而且他的功劳的确不能和吴三辅比。所以吴武宁只能是吴三辅......

    “武毅也不合适,已经有一个吴武毅(吴襄)了,”封思忠又道,“就只剩下武敏或武惠了。”

    “就用武敏吧!”朱慈烺说,“敏者,疾也!三桂用兵快捷,无论进退,速度都是快,不想略阳一役动作慢了,就病亡在军前了......”

    朱皇帝开了金口,以后吴三桂就是吴武敏了,武敏也是美谥啊!

    “再议一下入川的事情吧!”朱慈烺说,“大元帅府怎么看?现在是诈取忠州、石柱的机会吗?”

    “陛下,”封思忠说,“臣以为诈取忠州、石柱是可行的。不过单靠云贵川总督司下辖的兵力,还是不足以取全川的。毕竟流寇的北都就在重庆府,那里驻扎重兵,而且还将重庆修成了铜墙铁壁。

    取忠州、石柱最多就是将流寇军的注意力从北线吸引到东线,为北线的奇袭成功创造条件。”

    北线的奇袭一直在准备当中,具体方案是通过松潘卫攻入四川盆地。一个师的近卫军已经上了高原,正在适应高原气候,同时等待天气转暖。

    朱慈烺又看了看马士英,“马卿,你是两任云贵川总督的老臣,你怎么看?”

    马士英笑道:“如果夔州府易手,流寇一定会汇集重兵于重庆。但是也不至于将成都的兵力抽调一空,走松潘高原南下的风险还是不小的。如果想要确保奇袭成功,还得再出一路兵,从贵州出兵打曲靖,威胁流寇的云南老巢。”

    “云贵川总督司下的兵力够用?”朱慈烺问。

    云贵川总督司下的兵力较少,只有云南军、四川军、贵州军等三个军,其中云南军是以沐国公府的人为骨干,招募云南跑出来的各种牛鬼蛇神组成的。四川军就是西川镇的军队,是云贵川总督司下的主力。贵州军就是贵州当地的军户豪强和土司豪强凑出来的军队。

    三个军相加,总兵力只有七八万人。而且战斗力较弱,面对大顺军只能取守势。

    “不够,”军师封思忠道,“云贵川三军最多只有八万人,能拿下忠州、石柱、涪州已经不容易了,再想同时打云南是不够的。不过云南之战一时也打不起来,还有时间向贵州调兵,有两个新军师进去应该可以对曲靖构成威胁!”

    朱慈烺笑着点点头,笑道:“那就由大元帅府和兵部制定方略吧!”

    他没有再征求马士英的意见,现在大明的军务不必让内阁的文臣过问,自有大元帅府和兵部、海军部的专业军官制度方案。之所以请马士英过来,只不过是因为正沿荆门山向西流窜的“义军”当中有刑部的卧底,所以得让马士英这个刑部尚书跟一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剑神在星际〕〔温炖的小时光〕〔我能修炼一亿次〕〔诡秘之主〕〔游戏世界的开挂之〕〔法爷永远是你大爷〕〔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霍夫人是个小哭包〕〔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满级绿茶穿成小可〕〔阴山密档〕〔我的细胞监狱〕〔平平无奇大师兄〕〔超次元女子监狱〕〔我要做门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