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长一梦〕〔魏晋干饭人〕〔朝仙道〕〔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重生都市之我是仙〕〔玉花女神〕〔洪荒:我带领混沌〕〔诸葛重生,熬死司〕〔极品花都医仙〕〔第一鬼神〕〔天行医尊〕〔无敌医仙战神〕〔术师手册〕〔穿到年代当姑奶奶〕〔仙穹彼岸〕〔昆仑一黍〕〔乔乔有个大神男友〕〔年代文男主的亲妹〕〔封天神狐
泉州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喰气 第5章:你也辱我?
    喰气极反之梦第5章:你也辱我?六老和原身沆瀣一气,这种人前显圣的配合无需言语计划,只需时机成熟,便可触发。

    这也是原身成长过程中与六老磨合中生成的默契。

    只是在冰原城,这种显圣的机会已经濒绝,但京城显然还有很多。

    李梦生面无表情,淡淡道:“还算不晚。”

    什长面对散发着气场的六老,也只得硬着头皮上前询问:“何以证明身份。”

    世子回京的消息早已传遍梦都,好色嗜酒的印象已经深入人心。说这话时他心中已经信了七八分。

    六老展开玉制卷轴,金色锦布上烙着明晃晃的字体。

    这正是文书,六老之前便是去寻回小贩,拿回文书。

    众人难以置信的看着打扮平平的李梦生:这小子真是世子!

    转念一想,联系访间传闻和贾医师的话,又觉得:嗯,应该就是!

    “我等见过世子殿下!”

    面对众人的问候,李梦生置之不理,而是毫不留情地质问什长:

    “我这根葱,有资格收妖吗?”

    这绝对不是报复什长,真的,只是为了维持人设。

    “世子殿下的身份,收服一只小妖,那是合情合理。”

    白虎卫虽不怵王公贵族,但那是面对触犯律法的贵族。

    李梦生没有细想他说的是不是“核情核理”。

    径直走到秋香面前,迫不及待地伸手摸在了秋香头上,紫色光团瞬间消失在他手中。

    秋香整个人都还在恍惚之中,没想到眼前人真是世子。

    她一直坚信男人在床上说的话,十有**句是假,还有一句是半真半假。

    没想到,眼前有点土的男人狠狠地打了她的脸,更没想为了她直怼白虎卫。

    她很想说:再打重点。

    秋香眼中泪花亮晶晶的,面色痴痴地望着李梦生:果然有着世子这个身份,看着更帅了耶。

    李梦生等了片刻,光团没入身体之中后还是没有动静。

    他无奈叹息:总感觉这个光团在辱我!

    这时,秋香或许因为死里逃生,喜极而泣,一下蹦到了他的身上,紧紧抱着他。

    李梦生:连你也乳我!

    面对秋香姑娘的上头行为,他也只能默默承受。

    众人也只能假装没有看见。

    “我懂了!”

    突兀的叫声打断了秋香的啜泣,她也意识到自己有些过分,红着脸,扭扭捏捏地站到一旁。

    众人没在意秋香姑娘堪称影后的表演技巧,而是将目光聚集在贾医师的脸上。

    什长目光热切,意识到关系到案件的进展,询问道:“贾医师,可寻到突破口?”

    “凶手的目标并非小春,而是你,北原世子!

    也只有你的身份才值得起暴露春蛊。”

    贾医师自顾自地说,语气中掺杂着洞悟案件奥妙的喜悦:

    “小香昨晚给你送了酒,不出意外的话,酒里也下有蛊毒。

    万幸的是,你并没有喝酒,不然早已饮恨西北。”

    虽然你猜测得很对,但李梦生还是很想怼他一句:用得着这么兴奋吗?

    听了这话,六老不乐意了,这就差说他害了自家公子。

    顿时,他戾气迸发,喝道:“殿下行踪隐秘,唯我一人知晓,难不成老夫出卖殿下不成!”

    贾医师皱眉不快,却也解释道:“这只是一种猜测,还得待我检测酒中是否有毒。

    何况,祭蛊一道有天机蛊一脉,有勘破天机之能。凡人踪迹,未尝不可寻觅。”

    六老哑口无言,他的确想简单了。

    刚刚暴怒,反而有做贼心虚之疑。

    他转头便向李梦生解释:“殿下,老夫脑干涂地,忠诚之心天地…可…可…鉴!”

    李梦生摆摆手不甚在意,毕竟脑干儿都涂地了。

    心想真是难为你了,硬生生憋出几个词语。

    何况他自己也没想到这世间还有这么多奇奇怪怪的手段。

    本就不多的安全感又减几分。

    其实也不怪李梦生,北原州修士九成九都是武夫,其他修炼体系的人少之又少。

    更别说北方天寒地冻,地广人稀。

    行商之人也少得可怜,信息闭塞也属正常。

    但更吸引他注意的是事态的发展偏离了自己猜想的几种可能,给他一种荒谬之感。

    “依医师所言,勘破天机以觅我,恐怕得付出不小代价。

    即便我身份再尊贵,也不过是个凡人。杀我,百害而无一利呀。”

    我老爹还没死,他没说。

    贾医师也蹙眉,虽然世子值得起春蛊,但不仅无利可图,还得承受一个强敌的报复。

    如此明显的手段,简直就是明目张胆地挑衅。

    有人泼脏水给祭蛊一道?

    没必要啊,蛊师已经是过街老鼠了。

    “那群邪恶变态的蛀虫做事不过脑子也不奇怪吧。”

    这时什长在一旁说道。

    众人点头,觉得又有几分道理。

    贾医师看向满脸问号的李梦生,出声解释:

    “巫蛊一道乃祭祀古灵从而汲取古灵之息,获取力量。

    修为越高,沾染古灵气息越高,越会被污染而丧失理智,沦为只会杀人的怪物。”

    李梦生暗暗记下,难怪大家一幅深恶痛绝的模样。

    “这一切都是猜测,可能并非针对世子,待查明酒中是否有毒,一切才能盖棺定论。”贾医师接着说道。

    “可酒已经撒了,你如此鉴别?”

    什长很上道,把李梦生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山人必有妙计!”贾医师自信满满地说:“不过明日才能知晓。”

    李梦生松了口气,实在不行,只能冒着风险将收集的毒酒给对方了。

    紧接着,贾医师又点醒白虎卫:

    “什长,现在不妨查查小春的背景,毕竟春蛊可没有控制人的作用!”

    什长眼神随即变得凶狠,难道这群蛀虫已经潜伏在身边了吗。

    什长的反应全部落在李梦生眼里,他不禁暗想,什长很痛恨蛊师啊。

    什长也是个雷厉风行的人,况且牵扯到北原世子,事关重大,当即行动起来。

    “殿下,属下先行告退!”

    众白虎卫匆匆离开,每个人身上都散发出凶狠气息。

    看来,近段时间京城不会太平!

    “我很好奇,你如此嗜酒,竟然没喝!”贾医师若无其事的说。

    身为医者,他很了解嗜酒成瘾对精神的摧残程度的。

    李梦生呵呵的笑了一声,道:“见秋香姑娘前,我便醉了。

    眼前有如此美色,当然顾不上美酒。

    哎……这也算上天给我的恩赐吧。”

    秋香在一旁欲言又止,不过现在她已经是世子的妖了,里里外外都是他的形状,公子说什么就是什么。

    “嗯……确实。”贾医师点点头,没有再纠结这个问题。

    随即使出浩然之气,将侵满毒酒的桌布团团包裹。

    “春蛊一事不小,我得速告家师,先行告辞。”

    望着消失的身影,李梦生心中才松了一口气。

    刚刚他回答得平平稳稳,没有一丝不该有的情绪波动。

    这是他多长的一个心眼,因为刚才贾医师不过瞧了他一眼,便把他的身体情况摸清楚了,让他有种心悸的感觉。

    如今的他有种四面环敌,草木皆兵的恐慌感。

    对于这个世界,他不过一个陌生来客。

    谨慎谨慎再谨慎,一点也不为过。

    “心跳平稳,体温未变,没出现出汗……

    看来,他并没有说谎!”

    远去的贾医师自语道。

    而正如李梦生所想,打消他的疑惑的不是口头话语,而是身体反馈的“话语”。

    ………

    外城夜晚的热闹程度比之白天犹有过之。

    白天的燥热散去不少,晚风习习,出门逛街的人更多。

    所以与白天热闹不同,夜晚的更具活力。

    真更有活力,

    华灯初上,几个穿着轻丝薄布的漂亮姑娘倚在窗栏外。

    向着过往行人眉目传情,银铃般笑声扰动着行人的心弦。

    什么,你说大晚上看不清楚绸缎下曼妙的身子?

    那就掏钱入门,不论世态多么炎凉,姑娘怀里永远是暖的。

    而根据青楼的知名程度,少则需要几钱的入场费,多则几两。

    越是高等的青楼,如‘阁’、‘馆’、‘院’等尾缀的青楼进入之后玩的花样越多,消费也越高。

    有俗语道,入馆一看,一天白干;馆内走一圈,钱包瘦一圈;馆内过一夜,回家吃土面.....

    当然,青楼内也不尽是海鲜商人,也有卖艺不卖身的清绾。

    她们都是通晓琴棋书画的名人大家。

    出淤泥而不染的有,但不多。很多情况下,都是筹码给得不够。

    这些文化底蕴完全是前身身经百战后的经验之谈。

    说起青楼玩乐,李梦生可以大谈三天三夜而不带重复的。

    如今,秋香离开了工作几年的青楼,放弃了“顶流”的身份,成为了别人的丫鬟。

    “我咋觉得你很舍不得呢?逃出牢笼,该高兴才是!”

    李梦生见她五步一回头的模样,忍不住问道。

    秋香叹息:“日后赚钱就难办了。”

    嘶…

    是我耽误您了?

    李梦生捡起碎掉的三观,觉得要给秋香树立正确的价值观:

    “你居身于青楼,日日忍受黑龙棍,夜夜被爆浆。尊严何在?

    妖生于天地之间,岂能为几两碎银而折腰!”

    他说完,不经回忆起曾经有位弃医从文的伟人讽刺过:

    男人两大兴趣爱好:拉良家妇女下水,劝风尘女子从良。

    听完这话,秋香咧起嘴角,却比哭还难看:“不能为了尊严连钱都不要了……

    何况,那可不止几两碎银,殿下应该很了解。”

    嘶……

    “那你为何不以妖族身份做买卖,妖姬可比人贵多了。”

    “妖,不得赎身…”

    敢情你还想赚够回乡嫁给老实蝶……?李梦生心中吐槽。

    而秋香就像打开了话匣子,喋喋不休:

    “妖修炼也很烧钱的,寻常灵物便要十几两银子,更不说药浴,更是令妖望而却步………

    ………所以我努力赚钱,就是为了资源,为了成为蝶族史上的第一只大妖!”

    嘶………

    李梦生肃然起敬,没想到还是一只励志蝶。

    “为了实现你的梦想,我能帮你的,也只有倾囊相授了。”

    ………

    内城,镇北王府。

    位于内城最西边,占地百亩,与外城紧邻,仅仅被高高的内城墙所隔。

    王府十多年不曾有人入住,不过如今还是崭新如故,不出所料,该是最近重新打理过。

    诺大的王府,就亮着一处亭子。

    此时,六老正毫无形象地剔着牙,还不时的打个饱嗝儿。

    他在秋香心目中来去无踪的高人形象早已破裂。

    李梦生也面露满足之色,并非饭菜多么可口。

    而是因为白嫖。

    特别是如秋香这般视财如命的人请客。

    看着她肉疼的脸色,觉着更加下饭了呢。

    当然,并不是李梦生有什么恶趣味,单纯没钱。

    救她除了抱有摸清光团的目的,还有就是初入京城,正是用人之际。

    秋香混迹京城多年,接触的人几乎都是非富即贵,掌握的信息是他比不上的,配得上一个秘书的角色。

    有事儿秘书干,自己逍遥就行。

    “秋香,以后你就是府上的大总管了。”李梦生颇为大气地说。

    想象中感恩戴德,激动流泪的场面并没有发生。

    “合着以后吃饭都花我钱是吧?”

    秋香幽幽的说,“府上的人都被你遣散了,大总管还能管谁?”

    李梦生尴尬的挠挠头,没办法啊,养不起,也不敢养,说不准跳出来一个丫鬟就把他干掉了。

    当然,这不足以外人道也。

    “世子我像是缺钱的人吗?”

    秋香点点头。

    “………”

    秋香:“不过……当总管的月钱怎么也有十几两吧?”

    李梦生真想说她是只贪得无厌的妖,大梦王朝八品官员都没她开口的银两多。

    果然来钱快的的还是躺着赚钱的青楼“顶流”。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大乘期才有逆袭系〕〔道诡异仙〕〔古神在低语〕〔蛊真人之行天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我的治愈系游戏〕〔崛起诸天从圣墟开〕〔宇宙职业选手〕〔什么叫游走型辅助〕〔我真没想重生啊〕〔我在惊悚游戏里封〕〔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