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九品芝麻官开始〕〔吞噬星空之主宰〕〔修仙男院来了个女〕〔极品花都医仙〕〔你这船上怎么一个〕〔神印王座II皓月当〕〔皓月当空〕〔我在诸天修焚诀〕〔科技:开局上交可〕〔封神:我能继承属〕〔重生囤满物资,末〕〔从港综开始的诸天〕〔叶枫李蔓〕〔天行医尊〕〔木叶:重振宇智波〕〔凡人飞升录〕〔无敌医仙战神〕〔暴食之龙从地狱位〕〔孤大明朱厚照,开〕〔离婚后,荣爷每天都
泉州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喰气 第7章:装,继续装
    喰气极反之梦第7章:装,继续装谈及人、妖、魔修炼体系的划分,还得回溯到三千年前。

    传说三千年前魔族最强,以人为食,饲人玩乐。

    后有惊天地,泣鬼神之才崛起,才解放了人类,此人被后人尊称为儒圣。

    儒圣大义,以身镇魔,溃散魔气,为人族开辟适宜生存的土地;

    儒圣大才,划分天下武道,规范修炼等级,人、妖、魔修士共九品,并以一为尊。

    梦祖帝一统中原以来,也是以此为依据制定官阶,开辟了全新的修炼之道——官道。

    而秋香口中的大妖,便是超越七阶的妖。

    而她不过百年修为的九阶小妖,以她族的天赋血脉,突破七阶,谈何容易。

    李梦生笑着安慰道:“事在妖为,你总好过我吧。”

    这是真心话。

    她点点头,又迅速摇摇头。

    继而摊开手掌,“这就是妖气。”

    李梦生虽不见其形,却能感受到它。

    “公子,您在找什么?”秋香见他上上下下,前前后后看了一边,还不由的叹气,不禁莞尔问道。

    “我在找撬动金山的工具,却没有。”

    李梦生很失望,没有发现任何光团。

    ......

    李梦生此刻正如与昨晚梦境之中所说那般,他要去给狗皇帝请安。

    景文帝是大梦王朝的第十二任皇帝,自登基以来有三十年矣。

    天下盛传,当今圣上与镇北王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情比金坚。

    两人都曾为对方挡刀,是值得托付生命的兄弟,两人之间的兄弟之情更是一段美谈!

    “兄弟两肋插刀?是插兄弟儿子两刀吧!狗屁兄弟情!”

    李梦生心中发着牢骚,此时他正端坐在玉辇内,向着皇宫进发。

    方才他已经获得进宫面圣的宣册,不然如何也进不去皇宫。

    京城里里外外共三层,外城,内城和皇宫,四条大道贯通,连接着城门。

    无论那里发生意外,都能迅速支援调配。

    玉辇向着皇宫南玄门进发,这是皇宫四门之一,通常是皇亲国戚、临时诏曰进宫的人通行的门。

    抵达南玄门,交了进宫宣册以及系在腰上的玉壶,李梦生正正衣冠,势必全身上下一切都合乎礼仪,方才踏步入内。

    入目之内,除了一旁领路的小太监,再无旁人。

    但他总感觉到处都是人,还一直盯着他。

    突然觉得画风有点接地府。

    这里面庄严肃穆的气氛能令寻常人颤腿如筛糠。

    “生活在这种氛围下,得精神病都是小病吧。”

    李梦生心中吐槽缓解紧张的情绪,而脸上始终挂着温润如玉的笑容。

    “狗皇帝,休想抓住把柄。”

    永和殿,他终于看到了景文帝。

    坐在龙椅上的他,剑眉入鬓,凤眼生威,孑然独立间散发着傲视天地的强势。

    这是人皇,官道尽头的最高权柄者。

    仅仅是一个眼神的变化,便令人生畏的存在。

    “臣,拜见圣上。”李梦生俯身行礼,此世间不行跪拜之礼。

    相传儒圣解放人类之后,便称“人族已经跪得太久了,今日之后,再无跪礼!”

    便是人间帝皇,亦是遵循儒圣之言。

    “你还未及冠,无需多礼。”景文帝带着和煦的笑容,语气中充满了亲近。

    “禀圣上,道德仁义,非礼不成。教训正俗,非礼不备。

    纷争辩讼,非礼不决。君臣、上下、父子、兄弟,非礼不定。

    所以行之有礼,与年龄无关。”李梦生义正言辞地怼道,优雅而不失礼貌。

    见到要杀自己之人,他忍不住想驳斥几句,经由一番斟酌,才说出这番有理有据的话。

    景文帝似乎被哽了一下。

    世人给北原世子打的标签便是:虎父犬子、好色嗜酒、大错不犯,小错不断……

    通篇下来就写满了两个字:废物。

    他也没料想到传闻中的草包竟如此伶牙俐齿,便收敛起笑容:

    “忤逆长辈之语,合乎礼乎?驳斥君王之言,合乎礼乎?”

    殿内气氛一泄,变得凝重,仿佛一切色彩都被抹去。

    不过转瞬即逝,随着景文帝的笑声响起,色彩纷至,如春风拂面。

    “都说镇北王世子烂泥扶不上墙,可我今日一见,并不没有那般不堪嘛!”

    他口上虽不留情,但颇为亲热地向着李梦生招手道:“你且过来,让我好好瞧瞧,李长风的儿子!”

    李梦生方才被惊了一身冷汗,现在面对一脸和蔼的皇帝,有点拿捏不准。

    装,继续装!他心中mmp,脸上笑嘻嘻。

    边说边向景文帝凑近:“传闻不可轻信呐,小侄可是上敬长辈,下爱百姓。”

    “冰原城就是你的一言堂,你上敬谁?下爱百姓恐怕是指青楼女子吧!”

    景文帝哈哈笑道:“长得倒是仪表堂堂,性格却与你爹那个武呆子大相径庭。”

    李梦生对其父并不了解,甚至只见过几次。便来丝兴趣,好奇地问道:“我爹当真是个呆子?”

    景文帝略带自豪地说道:“若他不是武呆子,武道之巅谁争锋,唯有北原李长风。这句话便不会流传天下!”

    不过他话音一转,“但想起他第一次进教坊司时手足无措的模样,便让人发笑,哈哈哈.....就连花魁也教不会他………”

    李梦生看着这位与父亲年龄相仿的中年男子的笑脸,恍惚间觉得他真的是位仁慈的叔父。

    但这个念头一冒出来,他便立刻打消。

    仁慈?人皇?

    两者永远划不上等号。

    他心中暗暗警惕,莫要被表象迷惑。

    而景文帝谈起过往,便如夏天的知了——嚷个不停。

    “我和你爹乃不打不相识,我于宫中久闻镇北府有一稚童:

    八岁入武道,九岁能举鼎,名为李长风,天赋卓绝,世间罕有....”

    西楚某霸王直呼内行!

    李梦生惊了:那怎滴就生了个废物儿子?

    “...我与之比斗,被他毫不留情地捶翻在地,躺了几天...…

    但我屡次邀战,屡次被按在地上摩擦。旁人劝说都无用,拉都拉不住。”

    打得好!李梦生却是适时插嘴:“我爹果然是个武呆子,只认打架。”

    “后来有人忍不住向他暗示我乃当朝太子,岂料他下手更重了。

    事后他说:趁他还是太子,能多揍一次是一次,以后机会就少咯。”

    景文帝哈哈大笑,“这哪是呆子,明明就狡猾得紧。”

    李梦生直呼干得漂亮,我特么也想梆梆给你两拳。

    “圣上当时不恨我爹吗?”

    “恨?有一个不在意我身份的真诚朋友,是我儿时渴望的。你爹的出现,填补了我心中的空缺...”

    李梦生:啊这。

    两人都沉默了。

    “及冠之后,我们相伴游历,脚踏诸州,惩奸除恶;

    翻过天穹山脉,去了西方万妖之国,在大妖口下极限逃生;

    去了北原,守卫长城,阻击魔族;去了东方海外诸岛,与光头和尚探讨美色;

    更是在南海之中见到口含玉珠的鲛人...”景文帝随即打破沉默,娓娓道来。

    “而且在归途中结实了一位人间绝色...”

    他看了李梦生一眼,幽幽地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后来她成为了你娘亲。”

    李梦生感觉有被冒犯到,问:“圣上何故叹息?”

    “小时候的你粉雕玉琢,像个瓷娃娃。现在,啧啧啧,长残了...”景文帝摇着头,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李梦生呆了,现在的颜值比得过阿宴,超得过阿祖,竟然被说长残了....

    他只有原身三岁起的记忆,所以他从未见过母亲。

    说来也奇怪,就连画像都没有见过。

    每当听到他人说娘亲没美时,他都很难想像她到底有多美。

    死后也霸占着天下第一美的称号,就算一副画像都未留下。

    紧接着,景文帝语出惊人,打断了他的思绪:

    “没想到她选择了你爹这个呆子,无视了将来的人间帝皇...”

    李梦生:???

    因爱生恨?

    兄弟反目?

    夺命三角恋?

    一连串的设想不断从脑海中冒出,这位人皇不会还对母亲的选择耿耿于怀吧?

    上一辈的爱恨情仇,能不能别扯到下一辈啊!

    不过,这一切都得打上问号。

    景文帝目光黯淡,似在追忆:

    “我由衷地祝福他们,也见证了他们的幸福....但好景不长,她诞下你三年后就与世长辞...”

    “她怎么...去世的?”

    十五年前发生了什么?

    原身母亲是那时候死的,父亲是那年远走的,而自己也是十五年前开始做梦的。

    狗皇帝要用那么明显的方法杀我的原因是不是也隐藏在其中?

    “因疾而薨。”

    李梦生以为能得到不同的答案呢,却和从小府上的人对他说的那般说辞。

    “我爹呢,他为什么同年也离开我?”

    “因为你娘亲的事,我与他大吵一架,他因此举府搬到了冰原城。远赴魔域自然是为了消减心中戾气....”

    您听听,这话您自己信吗?

    李梦生自知无法得到正确答案,识趣的没有纠结这个问题。

    “愧对你娘亲,还有你...”

    所以你就想送我下去和娘亲团聚吗?

    李梦生心中大骂,嘴上却轻声安慰道:“人各有命,祸福难测。圣上莫要自责而伤了身体....”

    “我心甚慰啊。”

    李梦生不想与之相互飙戏,所幸将小香一案提了出来:

    “其实小侄前日便来到京城,只是牵扯到一件命案之中,所以未及时进宫看望圣上。”

    “朕知晓此案。”说起正事,景文帝也不在称我。

    此事因为牵扯到世子,镇抚司第一时间便禀告与他。

    “虽然案情背后牵扯不小。不过,你不必担心,这并非针对你,圣院医师已经验过酒中无毒。”

    无毒?

    但这也在情理之中,行凶不成,将怨龙毒炼走,免得打草惊蛇,引起动乱也合情合理。

    至于杀死小香,是为了转移注意力?

    “那位死者背景也清清白白,巫蛊师这群蛀虫竟敢来京城撒野,真是活腻歪了。”

    装,继续装。

    李梦生暗叹:知晓内幕的我极力配合你的表演。

    “只有他把和这两个问题解决,一切皆会水落石出。”

    李梦生假装拍拍胸口,舒口气道:“那就好...那就好。”

    景文帝霸气侧漏,强硬地说道:“你放心,谁敢动你,伸手宰手,伸头砍头。”

    李梦生微笑道:“我--谢谢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道诡异仙〕〔蛊真人之行天下〕〔诸天从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天启预报〕〔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游戏也太真实了〕〔签到种田,我在流〕〔什么叫游走型辅助〕〔我的治愈系游戏〕〔渊天尊〕〔赤心巡天〕〔深海余烬〕〔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