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婚约已至总裁求娶〕〔灵境行者〕〔特拉福买家俱乐部〕〔择日飞升〕〔万古神尊〕〔我一眼就看出我不〕〔最长一梦〕〔魏晋干饭人〕〔朝仙道〕〔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重生都市之我是仙〕〔玉花女神〕〔洪荒:我带领混沌〕〔诸葛重生,熬死司〕〔极品花都医仙〕〔第一鬼神〕〔天行医尊〕〔无敌医仙战神〕〔术师手册
泉州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喰气 第10章:儒道有我
    喰气极反之梦第10章:儒道有我“何事?”

    李梦生心思不在其上,而是盯着秋香头顶的白色光团。

    虽然没有那么亮,但出现得莫名其妙。

    “我招了门房和一些伙计......公子,我头上有什么吗?”秋香报告着府上的事,却见对方盯着自己脑袋,忍不住过问一句。

    “没什么..你继续。”

    李梦生摸摸她的头,顺势摘了光团。

    对于这个光团的来历,他隐隐有了猜测。

    真是好事成双。

    .....

    梦境之中,李梦生望着闪闪发亮的关团,露出老父亲般的微笑。

    其中一团与其他的格格不入。

    想必就是秋香那一团。

    “就从你入手。”

    他粗暴地抓住秋香那一团,光团随即消散。

    气!

    真的是气。

    李梦生激动得无以言表,他感受到丝丝气融入他的身体,滋润着他的身躯。

    他不由舒服地哼出:“秋香这一团,真的润。”

    不过快感很快消散,这一团不够大,不够多。

    随即那令人蛋疼且羞耻的信息浮现在他心头:

    :谁说人与妖无法共通,不然人妖是怎么来的?

    哦~这该死的信息处理器。

    然而,睡梦中的李梦生并不知道,现实中正发生着巨大变化。

    .....

    魔域,西北方的某一处。

    背长血色双翅,头顶弯曲双角,浑身散发着魔气的怪物正不断轰击着它眼中宛如蝼蚁大小的人族。

    突然,大魔王似乎心有所感:“吼!”

    一声巨吼声中,夹杂无比的兴奋。

    它停下了猛烈的攻击,向着某处飞去。

    一直被迫防守的人族男子也紧跟过去,每一次奔跑都踩碎地面,每一步都跨出几百米。

    直至一魔一人驻足空中,远眺着前方发生的巨变。

    “吼——”

    冲天的魔气从地面中渗出,一声似乎蕴含千年的怒火的嚎叫从地底深处传来,震慑人心。

    此时,地面竟被魔气撑破开裂,缓缓形成一张深渊巨口。

    红得发黑的魔气宛如实质,向四周倾泄过去,所过之处,染成一片猩红。

    深渊仿佛贯穿地心,深不可测,一阵阵令人心悸的威压从中弥漫而来。

    令人震惊的是,漆黑的巨口中有一颗耀眼的金光。

    如大海中的灯塔,如黑夜中的星辰。

    深渊的黑盖不住它的光芒,它的亮也消不了深渊的黑暗。

    两者似乎势均力敌。

    但事实并不是,因为深渊裂开了。

    它能干扰到地面之上了。

    但无论如何,它们一时半会儿分不出胜负。

    大魔王亦不敢靠近深渊,在它眼中,那金光如炽阳那般灼热,仿佛能泯灭世间的一切黑暗。

    被大魔王追杀的人更不敢靠近,深渊的黑仿佛能吞噬他的灵魂。

    一魔一人僵持不动,谁也不想动手,因为现在还不是你死我活的时候;

    但谁也不想对方离开,因为他们离开时便是你死我活的时候。

    “这就是魔神被镇压之地吗?”

    一声冷冽的声音打破了两者的僵局。

    空中闪现出一只九彩妖狐。

    众所周知,妖的最强形态就是妖本身。

    大魔王:“吼!”

    它感觉到一丝压力。

    “你来得挺快,国主!”

    人类说话了,声音沙哑低沉,似乎很久没有开口了。

    “啊..就在人家家门口,不快都不行呀。”国主语气变得妩媚,像是完全换了一个魂。“作为世上最强的男人,你快不快呢?”

    话毕,银铃般的笑声传遍整个深渊。

    大魔王:“吼!”

    “魔气再此肆虐,最先遭殃的就是妖国。你确定想在这里讨论快不快的问题?”

    “真是不解风情呢。”国主舔了舔爪子,伸了伸修长的腰身。“那先把它干掉,在讨论吧....”

    大魔王:“吼!吼!”

    它率先出击,扇动翅膀,瞬息间如山头大的骨拳就送到了国主脸上。

    那个人族很强,先把这只发情的狐狸处理了。

    “嘤嘤嘤,长风哥哥救我。”国主声音发嗲,像只受伤的小猫。

    大魔王拳风一泄,国主闪现逃跑。

    “吼!”

    大魔王誓死要捶爆嘤嘤怪,对着妖狐穷追不舍。

    .....

    远在一方的中原九州,亦不平静。

    “吼!”

    一声饱含怒火的声音宛如来自地狱的低语。

    响彻在这片土地上每一个生灵心中。

    哦,除了梦境中的李梦生。

    人们从睡梦中惊醒,看见的便是血色染红的天空和一轮血月。

    大梦皇宫,景文帝这位人间帝皇眼睛失了神,喃喃低语:“血月当空,魔神再起。”

    九州内外,不安,惶恐,充斥着每一个人的心。

    “血月怎么都不像吉兆啊!是灾祸的征兆吗?”

    有人从床上翻滚下来,匍匐下来祈祷:

    “妖魔鬼怪快离开,妖魔鬼怪快离开!”

    “桀桀桀...”

    有人在黑夜中嚎叫,露出狰狞的笑容:“魔神到了,我主还会远吗?”

    “大梦,该亡了。背叛的代价该交付了。”有人隐藏在人群中,望着京城的方向,眼中闪过狠厉。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该渡众生了。”木鱼一响,此话传遍各大佛岛。

    “喀喀喀。”鲛人立在礁石上,舔了舔嘴唇,却被利齿划破,恼羞成怒地拍打着海浪。

    ......

    京城,宣和殿。

    大梦王朝最具权威的人皆在此列。

    一皇帝,一督长,一宰相,三大儒。

    曾经满头乌发的景文帝此刻双鬓发灰,眉头紧锁。

    他散发出无与伦比的帝威,仿佛是为给于自己安全感,也或许是震慑未知的恐惧!

    “血月之事众爱卿已经知道了,如今局势该如何是好啊!”

    天下大多数人,都不明白血月出现的真正含义,只认为不祥。

    但并不包括在场的人。

    一高大男子率先接下话茬,语气平静,似乎任何事都扰乱不了他的心绪。

    “首先要解决两个问题,一,安抚天下百姓;

    二,寻得异象背后的原因;阿嚏...

    第三,便是震慑那些杂碎,将他们伸出来的手剁掉!”

    说话之人正是大梦镇抚司总督长,魏贤。

    世间武道第二强者。

    “安抚百姓,臣有一计。首先我们打造一个祥瑞异象,消除百姓阴影;

    其次号天下百姓做出应景之诗,转移注意力;最后,逮捕暗中制造恐慌者,杀鸡儆猴。”

    当朝宰相,上官问天稍加思索,便干脆利落地说道。

    “可!”景文帝盖棺定论。

    “还需各位大儒携手帮助。”宰相补充道。

    三大儒乃三大圣院的院长,本就是心系天下之人,随即点头应下。

    “百姓情绪可疏,不可压;对付危害百姓利益者,手段要强硬,要果断....”

    景文帝道出总方针,起定海神针般的作用。

    而他担心的问题并非第一个。

    突然,他面色微变,似乎收到了远方的消息。

    “至于第二个问题,朕已经知晓了。”

    景文帝凝聚一道金色文字,紧皱的眉头松了又紧:

    在场其余五人看完亦是喜忧参半。

    儒圣镇魔在普通百姓眼里不过是天下儒道编撰的传说,以提高儒道逼格的故事罢了。

    因为民间还有《武神手撕魔神》、《论人、妖的第一次合作》、《佛陀救世》等多个版本。

    但在场之人都晓得,儒圣镇魔并非传言,而是真正发生的。

    此时白鹿圣院院长开口道:“儒圣像并非不能修补,祂的传承中提过,祂曾用过的物品皆蕴含有祂的气息。那么可以炼化这些物品内的气,以修复圣像。”

    另一个大儒接着补充道:“这些至宝散落在人间各处,经过几千年时光的变迁,早已不见踪迹……唯有那一件!”

    他的话还未说完,便被打断了,青蒿院长摇了摇头,叹气道:“那一件,至今无人能唤醒,我等又如何炼化其中之气呢!

    不过青山书院倒有一物,虽比不那一件,但修复儒圣像裂纹,加固封印却是足够了。”

    三位大儒皆若有所思,青山书院的宝物可不是轻易能得到的,儒圣像也不是那般好修复的。

    “那修补圣像就劳烦几位大儒了。”景文帝鞠躬答谢,不为人皇之位,只为苍生!

    “那最后个问题,便拜托魏爱卿去办了!”

    众人散去,景文帝这才松了一口气。

    他扬手一挥,空间中又有一段金色文字浮现:

    景文帝挥散金色字体,眉头紧凑,深深叹了一口气:“有些事,不是你想退就能退的………”

    .....…

    时间往前推一推,镇魔之地万里之外。

    三族至强者正打得惊天动地。

    “嗷!”

    一声刺耳的叫声刺破夜空,国主全身炸毛。

    “李长风,还不拔刀?魔族本就强于同阶的我们,你还要藏到什么时候!”

    “谁说我在藏了,我只是在等待机会...”

    国主闪现躲开大魔王的口气,闪着宝石般的眼睛,“什么时机?”

    “就是现在!”

    李长风眼神如炬,背负的巨刀仿佛感受到了主人的战意,兴奋地颤抖。

    只见这时,大魔王爆发出远超二阶的气势,突兀的变化,让国主再次炸毛。

    “李长风,你真嗷嗷嗷...”

    空间中残留着嗷嗷声,国主被一阶魔主轰成重伤,侥幸利用空间神通逃走,不知死活。

    而李长风拔出长刀,凌天的气势瞬间刺破了黑夜。

    想刀一个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这一刀,你可知我藏了多久!”

    魔主:“吼?”

    “十五年!”

    此刻他的气势不比一阶魔主弱。

    一刀,如迅雷的流星。

    夜,挡不住它的锐利,藏不住它的锋芒。

    仅仅一瞬,便划到了魔主头上。

    “吼!”

    魔主扇动肉翅,惊险避开颈脖。

    差点被分头行动。

    唰,如切菜一般丝滑。

    魔主的一条手臂掉落。

    而它趁机血盾,消散在漫天的魔气中。

    李长风等感知不到魔主的气息时,一口闷血吐了出来,气息又骤减到了二品。

    “能换一阶的一条胳膊,不亏。”

    魔主隐藏实力,他早已知晓。

    所幸坑一把万妖国主,“它不死也是重伤了。”

    这一切,都在他的算计之中,因为挥出那一刀后,自己一时半会儿也回不到巅峰状态。

    景文帝说得没错,他打架时,长满了心眼。

    这才公平嘛。

    至于诸如邪巫恶蛊和海外妖、佛这些小杂碎,千年老二能对付的吧?

    魏贤:阿嚏。

    随即他扬手在虚空中书写,点点金光消散后,他极目远眺,似乎想看破黑暗,跨过大山大河,看到日日夜夜思念的人儿。

    他接着叹口气,终究目力有限,看不到家,看不见人。

    虚空中又浮现闪闪金字,似乎承载了万般思恋渐渐散去。

    .....

    外面闹翻天,梦境中的李梦生正喜滋滋地享受着光团的滋润。

    特别是阿宾的,最润。

    儒道有我,我有乳道。

    嘶...

    李梦生:我的信息处理器一定被原身污染了。我本是阳光男孩!

    “看来,我猜测得不错。

    秋香利用我赠送的口鲛珠修炼,所以结出了白色光团,助我修妖道。阿宾等人亦是因为我的诗获得浩然之气,所以才结出光团。”

    大胆文抄公,竟厚颜无耻说是自己的诗!

    咳咳!

    “那么思路就简单了。为妖花钱,为儒抄文。至于其他道,还得摸索!”

    那定个小目标,先养两只妖。

    这是李梦生思考后的结果,首先把妖道追上儒道,才能利用好遮掩气息,悄悄变强。

    现在刚刚能掩掉儒道气息,都快漫出来的那种。

    其次,不能养太多,一则怕被冠上勾结妖族的罪名,被狗皇帝趁机宰了;二则呃...没钱。

    秋香不是亚麻蝶,而是吞金蝶。

    她在四季阁当顶流吞了这么多金,还只是九阶小妖。

    可想而至,她胃口多大。

    其三,只得养温顺可奈的兽耳娘,一则不怕养了白眼狼,反咬一口;

    二则正好利用好色的标签,掩盖事实,所以不能养公妖,有损形象;

    三则,为奴为仆的妖大多都很弱小,天赋强的,京城没有。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大乘期才有逆袭系〕〔道诡异仙〕〔古神在低语〕〔蛊真人之行天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我的治愈系游戏〕〔什么叫游走型辅助〕〔崛起诸天从圣墟开〕〔宇宙职业选手〕〔我在惊悚游戏里封〕〔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