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是剑仙〕〔大明镇海王〕〔婚期365天〕〔试婚365天:霍先生〕〔婚约已至总裁求娶〕〔灵境行者〕〔特拉福买家俱乐部〕〔择日飞升〕〔万古神尊〕〔我一眼就看出我不〕〔最长一梦〕〔魏晋干饭人〕〔朝仙道〕〔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重生都市之我是仙〕〔玉花女神〕〔洪荒:我带领混沌〕〔诸葛重生,熬死司〕〔极品花都医仙
泉州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喰气 第17章:席卷京城的风波
    喰气极反之梦第17章:席卷京城的风波今日下雨,滂沱的大雨。

    却挡不住书生游行的热情。

    “还我名额!”

    “拒绝后门!”

    铿锵有力的呼喊,甚至盖过了天上轰隆隆的雷声。

    “一场夏雷后,要变天了。”

    一位白发暮年的老人望着天喃喃道,随后颤巍巍的走进了屋里。

    外面太吵,不适合老年人。

    镇北王府,

    “外面太吵了,不适合睡懒觉。”

    李梦生睡眼惺忪地吃着好久不见的早餐。

    “巡逻队不管吗?白虎卫不管吗?狗...够了够了,喝不了这么多。”

    他吐槽道,这都第三天了。

    仰头把豆奖喝尽,大雨也连下了三天。

    “事关读书人,巡逻队不敢管。又没犯法杀人,白虎卫也插不了手!”

    莹儿喝着小粥,面色红润,精神饱满。

    “莹儿姐—你房间—有好多—好多耗—子汪汪。”

    莹儿脸色发白,颤声问道:“真的?”

    笑笑极为认真的点点头,边埋着头干饭,边说:

    “这几天—晚上半—夜我都—被吵得—睡不着—嗯嗯啊—啊的吵—死了汪。”

    “傻丫头,哪有耗子这...么...叫...的..啊....”

    莹儿话说到一半,耳根瞬间发红,一旁的李梦生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紧接着,笑笑又补充道:

    “公子房—间里也—有后来—跑莹儿—姐房间—里了汪。”

    该死的发簪,该死的雷法。李梦生面色一僵。

    继而平静道:“笑笑神通真强,今天加练一,不...两个时辰!”

    纯洁的笑笑不知道为何自己会遭受这等报复,难道他们都喜欢耗子吗?

    ........

    “师妹,那日我也不曾想到事情会发展到如此地步。”朱潜之有点懊恼,语气诚恳。

    “对啊,师妹。刚烈师兄也是为了咱们书院更容易地争得圣院名号。”

    伊丽莎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可到头来没有人出声提议再增一所圣院。

    因为圣院数量或者说圣院名额数量不是问题的根本,他们想要的是公平。

    “现在事情完全失控,别说会不会耽误了,可能连招生考核都要受到波及,更别提招生后为书院争名号了。”

    一切都平稳进行,怎么就突然失控了呢?

    就因为师兄几句话?

    她想不明白。

    “圣院也没人处理此事,任由其发展。”有人苦恼道。

    “圣院中亦有夫子公开支持游行,这场争论压不住的。”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愈想愈觉得此次任务难以完成。

    圣院的名号,都是争出来的。

    首先要满足硬性条件,一则是有大儒,二则书院夫子数量有要求,三则是儒生数量及书院规模等。

    其次便是要获得京城三圣院的认可,亦或者说要‘打服’他们。

    自从伊柏晋升三品立命境,获得大儒之位。

    青山书院便有了晋升成为青山圣院的底气和可能。

    关于夫子和大儒的考核几乎不会出现问题,毕竟追根到底大家都是为了儒道更加繁荣。

    儒生级别比斗就显得尤为重要,毕竟评判一个书院的优劣往往会以儒生的能力作为参考。

    青山书院原计划是在青山儒生在圣院招生考核中夺得头筹,然后在将争夺‘圣院名号’摆在台面,届时一切水到渠成。

    更让他们兴奋的是,天降祥瑞。

    圣上提出,让他们多了一个展现实力的机会。

    可如今一场游行,一场史无前例的争论让他们的计划化为泡影。

    有人提意道:“要不.....我们干脆直接提出申请,现在三大圣院可能正愁无法压下游行,或许会顺水推舟,同意我们的申请。”

    “虽然这样平息不了这场风波,但至少能缓解。但足够让三大圣院让步了。”

    几人皆有意动,轻轻松松得到,岂不美滋滋。

    伊丽莎却冷冷道:“争夺圣院名号岂能趁人之危,不正不当得到的名号还能叫圣院吗!

    我宁愿再等三年,下次考核再来,也不愿要这名不正,言不顺的名号。我相信院长也是这么想的。

    我们青山书院有这个实力,堂堂正正地获得它,而不需要投机取巧,诸位师兄不便多言。”

    众人静默,相顾无言。

    “请院长出面吧,他并不是圣院大儒,游行的人会听他的,届时院长代表游行之人再与三大圣院商榷解决办法。”朱潜之此时说道,众人亦是眼睛一亮。

    伊丽莎却摇摇头,父亲大人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院长昨晚来信,非生死之事不得扰之。”

    众人再次沉默,心中蒙上一层阴影。

    争夺名号显然不在‘生死之事’的范畴之内。

    如今还有其他的方法吗?

    难道真的再等三年?

    不甘心!

    “或许还有一人能帮到我们。”

    轰——

    “这么响的雷声也吵不醒它,当真羡慕啊。”

    李梦生细心地为妲己梳理毛发,这小白狐已经沉睡了好几天,莹儿说这是妖化形前的征兆,他才放心下来。

    “这是它的福,没有妖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准备化形,也只有在公子身边它才如此安心陷入沉睡吧。”

    莹儿羡慕的说,目光中全是追忆。

    曾经也有一个人守在她身边,令她无比安心。

    一想到身边又多一位化形的妖,李梦生就暗暗高兴。

    养不养眼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付出终于有回报了,可以摘光团了。

    这时,立于他身后的笑笑又抽动着鼻头,一脸厌恶地说道:“讨厌的—味道汪!”

    笑笑的神通,据她自己的描述,是增强感官的。

    能听见细微的动静,这点莹儿有社死发言权;

    能闻道极淡的味道,但还没听过她厌恶过什么味道。

    不多时,一行人进入庭院,是青山书院的儒生。

    伊丽莎心中原本有点小期待见到李梦生的,可见到的画面令她有点小烦躁。

    这服饰简直有辱斯文。

    果然贪图美色,哼!

    对于一向冷脸的伊丽莎,李梦生已经适应了。

    “劝退游行?游行不是有利于你们外地书生吗?”

    她清淡而没有一丝温度的声音再度响起:“不瞒世子殿下,我等此番来到京城并非参加圣院考核。而是为了给青山书院争取圣院名号,成为大梦王朝的第四所圣院。”

    李梦生才把前后串连起来,明白了她的意思。

    京城权贵与外地学子的矛盾不解决,青山书院的圣院名号就无从谈起。

    “我很同情你们的遭遇,但就算我鞭很长,也莫及呐。”李梦生坦白地说。

    浩浩荡荡的游行队伍,他又怎么劝得住。

    何况这是他们维护自己的权益的方式,又没有错。

    而且挑起争论的是你们青山书院,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伊丽莎一时语塞,请求世子出面也不过病急乱投医罢了。

    刚烈师兄污蔑世子引起争端,虽然时候道了歉,但乱说的代价还是需要承担的。

    正当众人心灰意冷离开时,李梦生提醒道:

    “席卷全城的风波不可能是三言两语引起的,这一切的背后恐怕有人暗中推波助澜。

    找不到幕后黑手,我出面根本没有用,就算我是圣院夫子。”

    李梦生点到为止,圣院至今没有出面解决此事,可能也有幕后之人操作的影子。

    至于引发混乱的原因,谁又知道呢。

    伊丽莎等人听完,为之一震。

    “多谢殿下指点。”

    她不着痕迹的看了朱潜之一眼,又觉得不可能。

    如此大的风波八品儒生搅动不起来,不过还是留了个心眼。

    等几人走后,李梦生连忙问道:“笑笑,谁的味道?”

    笑笑一脸嫌弃地说:“是站在—漂亮姐—姐旁边—的那个—人身上—的味道。”

    “朱潜之?”

    可惜笑笑不知道那是种什么味道,只觉得讨厌。

    ......

    连续三天的暴雨终于停歇,它似乎也熬不过游行的读书人。

    今天是游行的第四天,红火的太阳似乎要在第一缕秋风刮来之前榨干全部的热力,无情地烤着地面。

    所以,今晚月色很明。

    所以,就有形形色色的人擦着月色,偷偷摸摸地干着事情。

    被游行之人弄得心烦意乱的祝博涛就属于其中。

    此时,内城教坊司的气氛还很火热。

    祝博涛正气恼地喝着闷酒,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京城读书人争论,他自然是避不开这个漩涡的。

    特别是身为尚书大人之子的他,更是外地书生紧盯的对象,一旦犯了点错误或者说错某句话,便会被夸大,成为攻击权贵学子的佐证。

    在这种氛围下,他自是过得不如意,所以今天他便向父亲大人编造了个谎言,说将与好友探讨问题而留宿在外。

    实则是偷摸来教坊司放松放松。

    因为他尚未及冠,这些风月场所自是不敢明目张胆地去。

    但哪能想到,外面的战火已经蔓延到教坊司这片‘净土’。

    所以不难看见家里有矿的外地书生带着同窗好友一起逛青楼,自称同道中人,势必要拿下青楼这块阵地。

    祝博涛被迫‘参战’,而抱得佳人睡顺理成章地成为胜利的代表。

    可几轮打茶会下来,他都未能入了佳人之眼。

    这还不是最气的。

    让他郁闷的是几次赢得佳人青睐,被引入闺房的都是外乡之人。

    几轮下来,外乡人的看待他的眼神都变得轻视。

    若不是顾忌自己的身份,恐怕就要出言嘲讽了。

    明明出来找乐子的他,偏偏成了别人的乐子。

    所以只得喝闷酒。

    不知过了多久,没得到佳人青睐的人要么找个丫鬟陪睡,要么转场。

    祝博涛自然不会随便找个丫鬟陪睡,他认为那是投降的表现。

    带着几分醉意,他竟不管宵禁,踩着月光往家里赶。

    偷摸干事的不只他一个,距离教坊司不远的深巷内,一道黑影正在不断的挥砍,发出噗噗的声响。

    借着月光,依稀能看见飞溅在高墙上的是猩红的鲜血。

    这时,醉醺醺的祝博涛为躲避宵禁巡逻,走进了深巷.....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大乘期才有逆袭系〕〔道诡异仙〕〔古神在低语〕〔蛊真人之行天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我的治愈系游戏〕〔崛起诸天从圣墟开〕〔宇宙职业选手〕〔什么叫游走型辅助〕〔我真没想重生啊〕〔我在惊悚游戏里封〕〔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