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婚约已至总裁求娶〕〔灵境行者〕〔特拉福买家俱乐部〕〔择日飞升〕〔万古神尊〕〔我一眼就看出我不〕〔最长一梦〕〔魏晋干饭人〕〔朝仙道〕〔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重生都市之我是仙〕〔玉花女神〕〔洪荒:我带领混沌〕〔诸葛重生,熬死司〕〔极品花都医仙〕〔第一鬼神〕〔天行医尊〕〔无敌医仙战神〕〔术师手册
泉州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喰气 第21章:包在姨身上
    喰气极反之梦第21章:包在姨身上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那个想法一旦滋生了,就挥之不去,越想越觉得可能。

    “去镇抚司,验尸!”

    李梦生眼睛中迸发出精光,一扫颓态,神采奕奕。

    凶手的作案手法他已经推测出来了,现在只需查验尸体,验证想法,他一刻都等不及。

    “公子,吃点再走啊!”

    太阳已经下山了,月儿在夜色的衬托下更显皎洁。

    李梦生想在宵禁前赶往镇抚司,头也不会地回道:“你下的面太咸了,还得多练练...”

    镇抚司,除了值夜留守的人,其他的人都点卯下班了。

    给李梦生开门的还是雷什长,这是他听声音辨认出来的。

    满脸胡茬的中年大叔解释道:“不当值时就不用戴,戴着不舒服。”

    李梦生端详了一会儿略显沧桑的雷什长,颇为赞同的点点头:“戴着的确不怎么舒服。”

    雷什长听到后哽咽了一下,无从下口。

    李梦生注意到他身着便衣,于是随口寒嘘道:

    “什长大人不当值怎地不回家?”

    “家里没人了,衙里还热闹点。”雷什长语气落寞,一脸的忧郁。

    李梦生想说点什么,最终还是没有开口,两人便一路沉默地走到了西侧二楼。

    上官淑娥平时也住在衙里,敬不敬业的无所谓,主要是回上官府里会被父母催婚。

    谁又能想到凶名在外的白虎,会是一个怕催婚的人。

    此时她正在躺在浴盆内,享受着片刻的安逸,外面的门却响了。

    “老大,世子殿下找您,事关案子。”

    她早就吩咐过,李梦生找她,就直接带过来。

    不过令她略感意外的是,小屁孩儿这么快的吗?案件就有进展了。

    李梦生独自局促地站在茶室里,貌似在认真的打量屋内设施。

    其实是听着内室里哗哗的水声和悉悉索索的穿衣声。

    才第二次见面,就洗澡给我听真的好吗。

    他脑中飘过的各种出浴图,都不及眼前所见。

    “香脸半开娇旖旎,当庭际,玉人浴出新妆洗。”

    上官淑娥瞟了他一眼,俏皮的勾起唇角。

    她揩拭着湿漉漉的头发缓缓走近,李梦生能看见她琼鼻上还残留着水珠。

    她身穿丝绸长袍,白色腰带轻轻系在蛮腰上,收拢着春光。

    不过白皙的长腿总是不经意地从缝隙中露出,撩拨着少年的眼光。

    她凑近娇喝:“我可是你姨!”

    这副万种风情的模样,与雷厉风行,一句一个老娘的形象大相径庭,判若两人。

    李梦生满脸尴尬的收回目光,自然的拉开距离。

    虽然他很想回一句:不是亲的。

    望着故意放空目光,一直盯着房梁看的李梦生,上官淑娥不由扬起嘴角,就像找到了心爱的玩具。

    “案件找到突破口了吗?”

    李梦生四十五度仰望房梁,点点头。

    哥装的不是忧郁,是腿太白,晃眼。

    “此番前来,是想验尸......”

    他想在此情此景谈人生理想,而不是尸体。

    “贾医师分析得还不够清晰?”上官淑娥蹙眉,刚刚洗的澡耶。

    李梦生自然没想到对方的心思,继续说道:

    “我需要验证我的推测。若成功了,凶手就找到了!”

    上官淑娥又吃了一惊,他快到这种地步了吗。

    “你先出去等我……”

    你不是喜欢玩火吗?李梦生老老实实的守在门外,等待她着装。

    镇抚司,停尸房。

    李梦生承认高估了自己,从卷宗看到的远远不及现场亲眼所见时产生的感官冲击。

    停尸房里非常昏暗,而且如同冰窖。

    为了防止尸体过快的腐烂,还散了一些黄色粉末,但空气中依旧弥漫着一股恶臭。

    他也是适应了许久,才直视这些惨不忍睹的残肢断臂。

    只挂着些许血肉的骨头,焦黑的残躯被摆放在长桌上,拼成六具残缺的尸体。

    李梦生依照心中推测,紧锁着眉头,撇着头摆弄着残尸。

    虽然很是嫌弃,但他还是不停比对,搬弄......

    他的行为让上官淑娥十分欣赏,‘追求真相不是常理吗!’的话语还萦绕耳边。

    小屁孩儿不赖嘛!至少不说空话。

    她心中有一股莫名的自豪与喜悦。

    她插不上手,只得旁观李梦生一声不吭地胡乱拼接尸体:

    从这具尸体上拿出一条小腿镶再另一具上,又拿那条尸体的大腿搬过来。

    如同稚童玩拼图,不过他的拼图有点太阴间。

    “小屁孩儿,你胡乱拼什么?”她忍不住问道。

    “第一,我不叫小屁孩儿!

    第二,我不是胡乱搞,是验证——”

    李梦生头也不抬,已然拼好了一具近乎完整的尸体。

    上官淑娥看到这具尸体后,隐隐抓住了什么。

    当第二具尸体拼凑出来后,她终于抓住了刚才脑中一闪而过的念头。

    上官淑娥心中翻江倒海,却静默不语,安静地等待着李梦生。

    “呼——”

    看着长桌上五具完整的尸体,李梦生吐出一口浊气。

    和他推测的一样,死者只有五人,所谓的第六个死者不过是用其他尸体部件组合成的。

    “和我推测的一样,凶手就是死者中的一员。”

    他看向呆滞的上官淑娥,说了一句相互矛盾的话。

    “难怪只有五个脑袋……

    难怪之前看到的六具尸体感觉有点怪异……”

    她喃喃道,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李梦生。

    “你如何想到的!”

    谁叫我是穿越来的呢,以前看过类似的作案手法。

    李梦生耸耸肩,一脸淡定。

    “基操,勿六!”

    他自始至终都对青山儒生的死亡抱有怀疑。

    这让他不会被凶手制造的场景造成刻板印象——死者是六人。

    没了这层思想的束缚,又结合上一世的见识。

    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这不,就搞出来了。

    上官淑娥兴奋之余,又疑惑道:

    “这些死者面容尽毁,又如何确定凶手是谁?”

    李梦生如今也只能推断出凶手是青山儒生中的其中一人。

    不过他倒有一个不错的怀疑对象——朱潜之。

    但他没说,这是直觉。

    “既然已经缩小了目标,便从死者入手。

    如此残忍的杀人手法,日常生活中或许能留下蛛丝马迹。”

    上官淑娥也明白了他的意思,立马就要行动起来。

    “先不要声张……”

    上官淑娥挑挑眉,“这事儿我比你懂。”

    要是凶手藏起来了,就功亏一篑了。

    李梦生琢磨道:“不过离三日之期还有一天时间,慢慢排查到抓捕,时间不够啊!”

    “那就只能先委屈祝博涛先蹲几天大牢了。”上官淑娥说这话,倒像是替李梦生出气。

    “或许,要不了这么久,但需要你帮忙办一件事。”

    …………

    “爹爹——”

    伊丽莎扑到父亲怀里,嚎啕大哭,将这几天压抑的情绪全部释放。

    安抚好女儿的情绪,伊柏了解了此案的来龙去脉。

    他说道:“祝小生是被冤枉了。”

    “爹爹,你去让圣上宽限几天吧——”

    伊丽莎也不想别人含冤而死,这样不就中了凶手的套。

    伊柏自然知道圣上定下三日之期的真正原因,他细声安慰:

    “圣上这样做自有深意。君无戏言,又岂是我能改变的。”

    “那祝博涛不就冤死了,那我们不也是杀人凶手了。”

    “傻妮子,圣上希望尽早破案,目的是什么?”

    “解决民愤。”

    “那让祝博涛做替罪羊能解决?”

    “当然能,京城百姓就是被凶手迷惑了。”

    “那不就对了,他能解决圣上的燃眉之急。

    而且,祝博涛他不遵循宵禁规矩,本就有错。

    让他坐几日大牢也算小小的惩罚。

    之后抓到真正的凶手,他不就可以无罪释放了吗?

    这叫缓兵之计!”

    面对父亲的谆谆教诲,伊丽莎做着最后的挣扎:

    “要是之后找不到真正的凶手呢?”

    解决了民愤,找替罪羊不更好找吗?

    伊柏没将心里话说出来,反而讲起道理: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说不定,案子已经破了呢!”

    ………

    “将公堂搬到大街上去?”上官淑娥微微蹙眉,如此严肃的公堂岂能如此戏弄。

    李梦生道出理由:“圣上想解决民愤,公开审理,让全城的人都来见证。

    这不是最好消除民愤的方法嘛?”

    理儿是这个理儿,但我觉得小屁孩儿还有深意。

    见对方还是不同意,李梦生只好放大招:

    “姨,你就说能不能办!”

    上官淑娥顿时眉笑颜开,立刻答应:

    “包在姨身上。”

    青山书院——

    “收到消息,他已经到京城——动手吧!”

    大肌霸一马当先,话音刚落,人就已经立于书院后山上空。

    他隆起全身的肌肉,体型增大了一倍有余。

    身体内一条条肌肉如臂如指,能被他随意调控。

    他扬起硕大的拳头,全身的肌肉都向着拳尖发力。

    摧枯拉朽的一拳重重地轰击在幻境上,瞬间将仙境般的后山破开了一道口子,露出其中的真容。

    “切——”他不屑地甩了甩拳头,似乎不满意这幻境的强度,头也不回地钻了进去。

    “吸溜——真是暴力呢~”

    旗袍女瞧见大肌霸进去了,勾起舌头舔舔,也紧随其后。

    兜帽男迟疑片刻,化为一团黑烟,也钻入了口子。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大乘期才有逆袭系〕〔道诡异仙〕〔古神在低语〕〔蛊真人之行天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我的治愈系游戏〕〔宇宙职业选手〕〔崛起诸天从圣墟开〕〔什么叫游走型辅助〕〔我在惊悚游戏里封〕〔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