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古神尊〕〔我一眼就看出我不〕〔最长一梦〕〔魏晋干饭人〕〔朝仙道〕〔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重生都市之我是仙〕〔玉花女神〕〔洪荒:我带领混沌〕〔诸葛重生,熬死司〕〔极品花都医仙〕〔第一鬼神〕〔天行医尊〕〔无敌医仙战神〕〔术师手册〕〔穿到年代当姑奶奶〕〔仙穹彼岸〕〔昆仑一黍〕〔乔乔有个大神男友
泉州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喰气 第23章:结案(一)
    喰气极反之梦第23章:结案镇抚司衙门外,人头攒动。

    高台早已搭好,白虎卫站在边缘面向围观的百姓,气势逼人。

    高台上摆着大堂案,作为官府衙门权利和威仪的象征。

    其上摆有官印、文书、案卷、签简、笔架、朱砚、惊堂木等。

    高台一侧立着铜鼓,另一侧摆着几个长桌,用白布盖着。

    上官淑娥坐在大堂案中,左侧站着的正是贾医师,右侧是负责笔录的文官。

    “时辰已到,升堂!”

    高台上的铜鼓咚咚咚的响起,台下众人那怕有冲天的怒火,此刻也安静下来。

    “威武——”

    两边白虎卫低沉的嗓音拉开了审案的序幕。

    啪!

    上官淑娥变成了大众熟悉的真白虎,不再是善良的小姨模样。

    正襟危坐,威风凛凛。

    “今日,便是青山惨案的审判之日,定将把凶手绳之以法,让死者安息。”

    场下窃窃私语,白虎卫说一不二,白虎卫指挥使说的话分量更足。

    “白虎大人威武,将凶手绳之以法,游街示众!”

    “游街示众!”

    众人高呼,宣泄压抑的怒火。

    紧接着,贾医师将凶案现场的一切线索全部告知众人,没有一丝隐瞒。

    “死者共八人,其中六名青山儒生,以及两名前去探查,被炸死死的更夫。”

    “除了死于非命的更夫,六名儒生死者皆被分尸后用铁锥重组钉在墙上。而分尸的工具正是这把柴刀。”

    一侧长桌上的白布扯开,八具残缺不全的食堂暴露在空气中。

    站在高台后面,候审的伊丽莎不忍再次看见师兄们的尸首,依偎在伊柏怀里哭泣。

    场下众人神态各异,有不忍,有气愤,有悲哀……

    “这就是凶手分尸的柴刀和用来固定的铁锥。”

    贾医师又将证物举起,让众人看清楚。

    小小的柴刀,却背负着几条人命。

    “凶案现场曾被凶手撒下大量火磷,因更夫手提灯笼进去而被引燃,导致了爆炸。这使尸体残缺不全,血肉近乎焚烧殆尽。”

    “根据残存的服侍和令牌,以及死者同窗伊丽莎的指认,确定了死者身份,是朱潜之、张三、……”

    “爆炸声之后,第一时间巡逻队便赶到现场,扑灭残火,以及逮捕了双手血红的祝博涛。”

    待这一切说完,贾医师便不退回一侧。

    声讨声似要掀翻穹顶,“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让凶手尝尝分尸之痛,火灼之苦。”

    上官淑娥面色威严冷峻,民众的反应比想象的更激烈。

    一拍惊堂木,她厉声道:

    “压犯人上台!”

    祝博涛被架着带到高台,他爹紧随其后。

    不过祝贺之一言不发,闭着眼睛站在一旁。

    他的确去找过圣上,自家儿子免不了当替罪羊的结局。

    不过民愤解决后,会翻案重新调查。

    就算他有千百般不愿,但自家儿子嫌疑最大,圣意难违。

    “台下何人!”上官淑娥带着官腔,询问道。

    “在下白鹿圣院儒生,祝博涛。”

    “你对指认你残杀青山儒生,包括朱潜之等六人,以及故意引诱两名更夫引燃火磷毁尸灭迹,导致了共八人的血案,你可有异意。”

    “有!”

    公审之前,祝贺之已经找过他了。

    咬死不认罪,等上刑了再认罪。

    之后翻案,才能借屈打成招为由。

    他声泪俱下,哽咽道:“冤枉,我是被人诬陷的!”

    上官淑娥还未接话,场下便吵闹起来。

    啪!

    “肃静!”

    “你且说说你冤枉在哪!”

    一切都如同剧本,按部就班的演下去。

    只不过这次是由祝博涛自己说出来而已。

    “我与青山儒生几人无冤无仇,我为何要残杀他们。”

    “满口胡言,那日镜湖诗会,你和朱潜之有过口舌之争。”场下有人义愤填膺的说道。

    祝博涛据理力争:“君子动口不动手,争辩几句,我怎可起杀心!”

    人群中有人还击:“你算什么君子……”

    “我也没这个实力,能杀了他们几人。青山儒生的行踪我又从何处得知!”

    “你祝家乃京城权贵,做到这些事根本不难!”

    祝博涛声嘶力竭地呼喊:“我利用家族杀人,那我为何要留在凶案现场。

    根本就是臆想,胡乱猜测,污人清白。”

    台下全是指认他是凶手的人,他们眼中全是厌恶。

    他们根本不理会案件中的不合理之处,只疯狂臆想其中的关联。

    他的一大群朋友呢?你们怎么不帮我说话。

    “那你在中途的一个时辰在做什么!那柴刀为何被你丢弃。”

    上官淑娥结束了这无意义的辩论,眼睛游走于场下人群中。

    只见李梦生拉着一个俏俏的女子,在人群中转来转去。

    “笑笑,闻到了吗?”

    笑笑气喘吁吁地摇摇头,公子已经拉着她转了半个时辰了。

    难道不是他?李梦生心想,朱潜之的嫌疑在他心中无疑是最大的。

    祝博涛痛苦的闭上眼睛,听到这话,就该用刑了,自己不认罪都不行了。

    但自己真的要屈辱地认罪嘛?

    见祝博涛沉默不语,上官淑娥大手一挥,“不见棺材不落泪,用刑!”

    除了场下热情高涨的读书人和民众。

    高台上知晓真相的人都不忍看见眼前的一幕。

    两根大棒,轮流伺候着祝博涛的屁股。

    噼噼啪啪的声音不断交替,可想象中祝博涛认罪的声音并没有响起。

    他的屁股已经皮开肉绽,鲜血将囚衣染红。

    认罪?

    死也不!

    祝博涛如此想。

    场下有太多人想看我认罪,我怎会让你们如愿。

    就算事后无罪释放,自己曾经也屈服过,一身清名荡然无存。

    一滴墨水能染黑一桶水,事后无论添加再多的清水,黑色依旧存在。

    无论黑色变得多淡,它依旧让这桶水不再纯洁。

    死读书?腐儒?不知变通?

    不!

    这叫文人风骨,士可杀不可辱。

    用刑的白虎卫面具下的脸庞冷汗直冒。

    再打下去,就要死人了。

    还是冤死。

    “祝博涛,你还不认罪!”上官淑娥喝道,实则提醒他,可以认罪了。

    “不是我!不是就是不是!”他大喊出来后,就如同泄了气的皮球,气若游丝。

    祝贺之怒目圆睁,想叫停,但这岂不是辜负了儿子。

    以自己的身份阻碍执刑,事后祝府都要背上骂名。

    可再不叫,就要被打死了,他怒视案首。

    上官淑娥也没想到祝博涛如此硬气,她知道祝贺之升堂前肯定给他通过气儿的。

    叫停,祝博涛不认罪,那之后呢?今日已经是第三日了。

    不叫停,祝博涛就冤打致死了。

    而且他爹已经要动手了,这样只会让事情越来越糟。

    此刻,时间仿佛放缓了千倍,

    祝贺之就要出手阻止继续用刑,事后的烂摊子,之后再说。

    伊丽莎眼含热泪,祈求的拉扯着父亲的袖口,其中之意尽在不言之中。

    上官淑娥闭上眼睛,圣上的旨意是她的准则。

    今日必须要有凶手!

    “停下——凶手不是他!”

    ……

    ps:下午还有一章,此章为“鲍民”加更,感谢支持。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大乘期才有逆袭系〕〔道诡异仙〕〔古神在低语〕〔蛊真人之行天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我的治愈系游戏〕〔宇宙职业选手〕〔崛起诸天从圣墟开〕〔什么叫游走型辅助〕〔我真没想重生啊〕〔我在惊悚游戏里封〕〔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