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婚约已至总裁求娶〕〔灵境行者〕〔特拉福买家俱乐部〕〔择日飞升〕〔万古神尊〕〔我一眼就看出我不〕〔最长一梦〕〔魏晋干饭人〕〔朝仙道〕〔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重生都市之我是仙〕〔玉花女神〕〔洪荒:我带领混沌〕〔诸葛重生,熬死司〕〔极品花都医仙〕〔第一鬼神〕〔天行医尊〕〔无敌医仙战神〕〔术师手册
泉州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喰气 第34章:天下诗会(五)
    喰气极反之梦第34章:天下诗会天下诗会举办第一天,怎一个惨字了得。

    北原世子在浩然塔内被蛊师偷袭至重伤,生死未卜。

    一场出乎意料的袭杀,浇灭了儒生们的热情。

    更别指望他们作出脍炙人口的诗篇。

    “都骑到你们头上拉屎了,你们都毫无察觉!

    朕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明日朕要见到这群毒虫的头颅。”

    景文帝罕见的爆粗口,龙案被他一掌震碎。

    而底下以魏贤为首的几人只得把头埋得更低。

    他又沉声问道:“世子他……怎么样了?”

    底下的人战战兢兢的回答:“回圣上,殿下他…他至今为醒……”

    景文帝痛苦地闭上眼睛,仿佛被抽空了全身精力。

    “备驾,朕…要去王府。”

    …………

    “你怎么动北原世子!”

    又是一条幽静的小巷,“老人”语气中夹杂着怒火。

    四季蛊供奉不咸不淡地回道:“他自己找死,替别人挡,我有什么办法。

    况且——他死了影响不是更大吗!”

    说完,小巷内响起他肆意的笑声,此番作为大大提高了古灵教的威望。

    幽暗中一股无形的力量突然掐住他的脖子,笑声戛然而止。

    “我劝你不要自作聪明!”

    “老人”的话中充满了不容置疑的语气。

    “像老鼠一样躲起来吧——景文帝要拿你们开刀了。”

    小巷内,四季蛊供奉内心久久不能平复。

    “他怎么找到我的位置……”

    他作为四品蛊师,有冬蛊的帮助仍旧逃不过对方的探查。

    而他对“老人”的身份没有半点线索,是男是女,是老是少,都无从差起。

    而且对方知道的情报太多,且又及时。

    “难道是皇帝身边的人”

    镇北王府——

    两道倩影趴在床边睡着了,原本有四道的。

    笑笑和上官淑娥去执行任务了,有绩效考核那种。

    李梦生被转移到王府,两妖一女哭的稀里哗啦。

    不知道的还以为哭丧呢,索性李梦生还陷入昏迷,不然指不定真被哭走。

    “总算回来了……”李梦生悠悠醒来,感觉背后酥酥麻麻的。

    伤口已经没有继续恶化,他也不敢全力自愈,这样会暴露的。

    一想到还得这样趴一两月,他就蛋疼。

    他轻微的动静还是弄醒了床前的一人一妖。

    “公子——”

    “男朋友——”

    两道惊喜声同时响起,

    “你怎么醒了!”

    说完两女又哭了起来,若不是李梦生背上有伤,她们恐怕要趴在他身上哭。

    “那我走”

    “不不不!”

    “医师说你三日内都可能……”

    伊丽莎摆着手解释道,脸上挂着泪痕,连沾满血污的衣服都没得换。

    “公子,圣上来看过你。称有消息要第一时间告知他。”莹儿不愧是百多岁的少女,没有乱了方寸。

    狗皇帝怕不是想听我的死讯吧……李梦生开口道:“那赶快禀告皇上,让他乐呵乐呵。”

    ………

    “你不必自责,这是我自己作出的选择。”他想替伊丽莎擦一下花脸,但趴着实在不方便。

    “你是千金之躯——”

    伊丽莎话还没说完,便被他打断了,插嘴转移话题道:“过去几天了,诗会举办完了吗?”

    他本就是昏迷后进入的梦境,所以并不能如以往那般感知外界。

    伊丽莎摇摇头,“明日是诗会最后一天,你现在这种情况怎么还惦记着诗会呢。”

    “这不是赢了你,可以看你穿水手服嘛。”

    伊丽莎低着头,细细地说道:“你……等你好了…我……我穿就是了。”

    “何须要好了才行,我受伤的又不是眼睛!”

    “不行的,你养病期间不能上……火。”

    她连忙劝说道,尽管这个理由听起来不怎么正经。

    李梦生笑了笑,又询问她:“诗会以什么为题,有什么限制吗?”

    “圣上不是说,邀天下人共赏京城美景,作应景之诗。

    那自然是以京城异象美景为背景,颂天下河山,颂百姓安康,颂王朝永存……”

    伊丽莎倒是看得很透彻,这段时间也一直为诗会做准备。

    “那你明日去参加诗会吧……去替你师兄们完成心愿。”

    眼看伊丽莎眼眶又红了,李梦生逗趣道:

    “原来你一直崩着脸是装的,其实是个爱哭鬼!”

    “哪有~”

    ………

    终于把人哄走,李梦生迫不及待地想试验一下四季蛊的能力。

    “全力自愈的话,这伤一晚上就能痊愈,恐怖如斯!”

    他稍微试了一下,连忙止住。

    就这么一会儿他就觉得自己能下床走路了。

    紧接着,他又把目标转移到屋里的盆景,一股力量使之肉眼可见地疯狂拔高。

    “要达到梦境里化为千万手臂攻击的地步还有很长一条路要走啊!”

    这些都是春蛊的力量,而冬蛊的能力更令他惊喜。

    “逼真!”

    此时的他面容换成了沧桑的中年大叔。

    呃——就是雷什长的脸。

    “这样以后不就可以大摇大摆地使用修为了。”

    几经变换,他终于搓出一张符合他满意的脸。

    普普通通大众脸,毫无特色,让人看了就扭头就能忘了的程度。

    “稳!”

    不过冬蛊的另一个控冰能力他还不能使用,制造一点点冷气倒还行。

    他自我调侃道:“冰镇气泡水有着落了。”

    此时夜已过半,李梦生又铺好纸笔。

    “作诗是不可能作的,但是抄还是能抄几首的……”

    现在有机会出去浪了,而且身体里的蛊虫就是一个定时炸弹,他得尽快提升实力。

    妖道八阶,那么儒道的提升就要加紧了。

    次日,阴云密布。

    浩然塔内外,近乎聚集了京城的所有儒生。

    就算没有发生世子遇袭一事,今日的诗会也是比昨天更为热闹的。

    小有名气的儒生大都选择今日提诗,有着压轴出场的意味。

    三为院长昨天并没有出面,自青州回来,他们就全心全意地投入解决如何聚集天地间产生的浩然之气。

    因为截取他人的浩然之气,阻碍灌顶有违天道。

    所以现在齐他们三人之力,也仅仅能聚集儒生三品产生的浩然之气。

    好在这儒生三品是参加天下诗会的主体,有足够大的基数获得足够的浩然之气。

    不过经昨天一事后,就说不准了。今日他们已经在浩然塔的高层做好准备。

    一旦聚集足够的气便将炼化的“儒圣之气”送往镇魔之地,修复圣像。

    “看来古灵教已经得知诗会、青山书院和儒圣像之间的联系。”

    赵儒气得胡须颤抖。

    “天机婆婆,王朝的数次围剿都是因为她的提前防备而遭受失败。”

    “血月降临那一刻起,天下浩劫就来了,躲不掉,逃不了……”

    三声叹息同时响起,语气中充满了无奈与担忧。

    塔下——

    已经有人开始提诗,昭示着诗会的开始。

    提诗就是把想作的诗词写下来便可。

    在浩然塔内,就算不是传承诗,也能引来浩然之气产生异像。

    而浩然之气的多寡便是评判诗会胜负的标准。

    “哼,一群土鸡瓦狗。”

    冷轻舞看着着身穿各种样式儒袍的儒生不屑轻哼。

    “好大姐,您就低调点吧!”

    冷轻歌总感觉背后凉嗖嗖的,跟自家女兄待一起迟早要被打。

    “哼,菜还不能说了?”

    昨日冷轻舞本打算给这群书院读书人一个下马威。

    但发生那事后,人心惶惶,她便放弃了那个想法,今日才来提诗。

    “陆景来了。”

    人群一阵骚动,就连正在提笔作诗的人都停了下来。

    “陆师兄”、“兄台”不绝于耳,人群自动让开了一条路,让陆景站在了最中央。

    “我陆景也是寒门出生,也是外地学子。

    今天我站在这里,只想证明一件事:寒门学子并不差。”

    冷轻歌看着中央挺拔的身姿,不屑道:“装模做样!”

    你怎么谁都要怼两句,没人能入你眼了吗?冷轻歌满头黑线,反驳道:

    “我觉得他说得挺好的……”

    塔内的寒门学子都鼓起了掌,看向陆景的目光充满了敬佩。

    赵儒问道:“这就是你的得意门生”

    苏儒点点头,“他心中有气,哎——考核改革迫在眉睫啊。”

    陆景说完,便提笔作诗。

    众人屏息以待,只见他笔走龙蛇,行云流水,毫不拖泥带水,一首诗便完成了。

    笔落,纸上迸发白色光芒。

    “白色传承诗!”

    众人惊呼,就连冷轻舞也微微吃惊。

    浩然之气如云雾盘旋上空,陆景自然也是欣喜万分,这首诗是他精挑细琢的结果。

    可浩然之气并没有落下,反而消失在塔顶。

    “方才我提诗过后,也没有得到灌顶,我还以为是因为自己作的诗得到的浩然之气太少了哩。”

    越来越多的人如此说道。

    “诗会之后,三位院长会亲自解释。”主持诗会的大儒开口道。

    “诗会照常继续,凡是佳作,我等定会点出精彩之处,并记录在案,诗会之后交由圣上评鉴。”

    见大儒出来说话了,众人就也不追究此事。

    纷纷把注意力放在了方才的传承诗上。

    “此诗不错,标新立异…………”

    大儒还在赏析陆景的诗,一道白光再次出现!

    “好大姐,你就一定要挑这个时候吗?”

    冷轻舞没有理会弟兄的埋怨,仰头傲然地看着中央的陆景。

    “又是白色传承诗!”

    “我知道她,冷白大儒的后生,冷轻舞。”

    “十八岁,六品的存在!”

    人群中再次哗然……

    “我不管各位是寒门,还是士族,是京城的,还是外地的。

    今天诗会魁首,定是我的!”

    此话一出,现在一片寂静。

    “我的姑奶奶啊!”冷轻歌奔溃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大乘期才有逆袭系〕〔道诡异仙〕〔古神在低语〕〔蛊真人之行天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我的治愈系游戏〕〔什么叫游走型辅助〕〔崛起诸天从圣墟开〕〔宇宙职业选手〕〔我在惊悚游戏里封〕〔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