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灵境行者〕〔特拉福买家俱乐部〕〔择日飞升〕〔万古神尊〕〔我一眼就看出我不〕〔最长一梦〕〔魏晋干饭人〕〔朝仙道〕〔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重生都市之我是仙〕〔玉花女神〕〔洪荒:我带领混沌〕〔诸葛重生,熬死司〕〔极品花都医仙〕〔第一鬼神〕〔天行医尊〕〔无敌医仙战神〕〔术师手册〕〔穿到年代当姑奶奶
泉州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喰气 第36章:天下诗会(完)
    喰气极反之梦第36章:天下诗会一曲艳全场,紫色压群芳。

    此刻,伊丽莎的内心也翻江倒海,砰砰乱跳。

    现场或许只有她才知晓,李梦生是在何种境地作出的四首诗:

    重伤之躯,刚刚从死亡边缘回来……

    “他……真的如我所写,只应是画中人。”

    她又喜又忧,“我真的差他太多了~”

    塔内世界,紫色浩然之气凭空凝聚着文字。

    “《秋思》!我就说是一年四季。”

    “把这首放在《江雪》之后,原来是为了压轴呀。”

    在场之人无一不翘首以盼,心痒难耐。

    就连在苦苦镇压磅礴的浩然之气的三位大儒,也都抽出心思来细读此曲。

    “枯藤老树昏鸦,

    小桥流水人家,

    古道西风瘦马。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众人朗诵的声音越来越小,直至哑然。

    好的诗词不需要他人鉴赏,因为它能引起共鸣。

    漂泊他乡,一心求学的游子而言,这短短二十八字就完美地表达了他们内心的对思念和倦于漂泊的凄苦愁楚之情。

    甚至有人一度哽咽,泣不成声。

    塔内好长时间无人讲话,那股凄凉悲楚的情绪萦绕在每个人的心间,令人堵得慌。

    “此曲完全配得上金色......”

    苏儒深深吐出一气,就算身为大儒,他的心境也被此曲给扰动了。

    “如此佳作,怎能没有人赏析。”

    “不说来我心里赌得慌....两位忍一下,我要一吐为快。”

    华儒和赵儒眉头直跳。

    又是你这个老小子,风头全占了!

    “华老头儿,加把劲啊!苏老头儿不当人子!!!”

    ......

    “阿姐,我大哥怎么样!”冷轻歌得意洋洋地说:

    “至今为止,他面世的诗皆是传承之诗!

    这就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呀。”

    冷轻舞此刻也收起了傲气,李梦生就像一座大山压在她身上,令她喘不过气来。

    那是她抬头也看不见的高度,直至一生或许也达不到....

    突然,她如面若寒霜,冷冷地问道:

    “他什么时候做了你大哥”

    正当冷轻歌支支吾吾不知怎么回答时。

    她展颜一笑:“他应该做你姐夫!”

    “哈?”

    打不过就让对方加入的意思吗?

    都不需要我撮合,女兄自己就送上去了?

    大哥,替你默哀三秒....

    冷轻歌膛目结舌,纵使内心有太多槽要吐,却一时不知从何吐起。

    “此曲全文二十八字,却无一个‘秋字’。”

    众人寻声望去,一道骨瘦身影浮现,飘飘然而独立。

    正是苏儒现身在塔底,此刻他也是热泪盈眶。

    “是苏院长!”

    “他竟然也哭了....”

    “我听说苏大儒也是一位羁旅游子....”

    苏儒继续说道:“它却描绘出一幅凄凉动人的秋郊夕照图。前三句一共列出九种景物,言简而意丰......”

    “有道:‘一切景语皆情语也’,‘枯’‘老’‘昏’‘瘦”、’等字眼使浓郁的秋色之中蕴含着无限凄凉悲苦的情调.......”

    “而最后一句“断肠人在天涯”作为曲眼更具有画龙点睛之妙.......”

    “全曲景中有情,情中有景,情景妙合......”

    苏儒说了很多,若不是怕另外两个老家伙坚持不住,他能讲三天三夜。

    随后,他沉声道:“此作——可谓‘秋思之祖’。”

    全场呆滞,随后爆发出空前的响声。

    “如此高的评价....不过完全担得起....”

    苏儒没去打扰他们,只是临别时,轻轻甩下一句:“北原世子,乃白鹿圣院夫子.....”

    华儒、赵儒:不当人子!

    占了大把便宜就算了,临走还要捞一把,过分了。

    苏儒尴尬地“咳咳”两声,正经道:“现在浩然之气足够开启通天之路了吧!”

    趴在床上的李梦生还在遐想:“要是我有一个名望系统,现在应该噌噌噌往上涨了吧。”

    正当这时,轰的一声巨响以及相伴而来的地面震动让他差点以为是地龙翻身呢。

    “公子!我……被捅破了……”

    外面断断续续传来莹儿的惊呼声,但他没听清。

    “你的什么被捅破了?”

    要不是还得假装重伤在身,他都跳起来了。

    莹儿慌慌张张地跑进房间,气喘吁吁的拍着似乎能包含万物的双月。

    “你慢点,晃得我头晕。”

    李梦生似乎对“峰峦如聚,波涛如怒。”有了更深的见地。

    “我看见…天…天被捅破了。”

    李梦生没想到就差几个字,前后意思竟然相差甚远。

    “扶我起来……”

    平地起惊雷——

    整个京城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道捅破天穹的光柱上。

    ——一道五彩斑斓的光柱。

    直插云霄,声势浩大。

    “还是让他们成功了!”

    ‘老人’仰望着光柱,目光深邃,嘴里喃喃自语。

    三位大儒皆吐出一口气,折腾这么长时间,终于完成此事。

    这条五彩缤纷的通天之路越过千里,翻越高山,跨过魔域,抵达镇魔之地。

    无数魔族在此刻对着它嚎叫,却无可奈何。

    它的气息,它的光芒,能灼烧他们的皮肤震慑他们的灵魂。

    伴随着光带刺入乌黑的深渊,照在洁白的儒圣像上,来自深渊的低吼愈发的衰弱。

    猩红的魔气从地面上收拢进深渊,助力深渊中的存在抵抗无暇的儒圣像。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李梦生了,老天就是跟他对着干,每每他要扬名就有更大的事件发生。

    这彩色光柱并没有持续多久,而京城百姓也只当看了个热闹,继续接着奏乐接着舞。

    感受最直观的便是浩然塔内的众多读书人。

    有人心有余悸地说道:“塔好像破了……”

    磅礴的浩然之气瞬间呼啸出去,就如同决堤洪水把塔尖冲走来一般。

    三位大儒此刻又现身,是为了解释儒生的浩然之气消失的原因。

    “浩然塔正在缓慢苏醒……所以你们的浩然之气被它吸收了。”

    半真半假,众人也接受了这个说法,并感到兴奋。

    “待浩然塔完全苏醒,这次参加诗会者都会有机会进入塔内修行。”

    这一消息无疑引爆了现场的气氛。

    浩然塔对儒道修行的益处不用多说,大家自然明白。

    “三位院长,不知大儒们是否圣院考核录取名额存在不公一事!”

    来了,该来的总会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大乘期才有逆袭系〕〔道诡异仙〕〔古神在低语〕〔蛊真人之行天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我的治愈系游戏〕〔宇宙职业选手〕〔崛起诸天从圣墟开〕〔什么叫游走型辅助〕〔我真没想重生啊〕〔我在惊悚游戏里封〕〔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