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灵境行者〕〔特拉福买家俱乐部〕〔择日飞升〕〔万古神尊〕〔我一眼就看出我不〕〔最长一梦〕〔魏晋干饭人〕〔朝仙道〕〔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重生都市之我是仙〕〔玉花女神〕〔洪荒:我带领混沌〕〔诸葛重生,熬死司〕〔极品花都医仙〕〔第一鬼神〕〔天行医尊〕〔无敌医仙战神〕〔术师手册〕〔穿到年代当姑奶奶
泉州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种田玩家浑身是肝 29,岛上的战争
    种田玩家浑身是肝海岛求生29,岛上的战争湖边。

    下午

    风将湖水吹得荡漾着涟漪,一处土丘下,几颗稀疏的树木歪歪斜斜的生长着。

    一道光圈忽的亮起又消失不见,只留下了.....

    “吼~”

    一声如同狮吼般的叫声猛地在这里响起,惊得懒散晒着太阳的十几只大猫腾的一下就起了身,大猫们四肢低伏,龇牙咧嘴的低吼着,慢慢的靠成了一团。

    土丘上,一道身影站在那里,将整个脖颈都包裹住的短髯被下午激烈的风吹动着,它的目光盯着底下的大猫,露出了人性化的垂涎。

    “吼~~~~”

    张开大嘴,又是一声音浪极大的吼叫,已经苏醒的大猫们从中走出了一只同样生长着短髯的大猫,看样子这应该是它们的首领。

    面对不速之客,大猫首领同样回敬了一声狮吼,围在这只首领身边的大猫们,慢慢的向周围散了开来,除了几只半大的崽子还不懂这里发生了什么,其他已经成年的大猫们,大致上已经知道接下来会发生怎样的事情了。

    土丘上。

    忽的出现在这里的雄狮四肢一用力,便从土丘那儿直冲下方的首领,四肢腾飞,把地上的砂石溅起老高。

    面对直扑自己的年轻雄性,这只已经统领了狮群数年之久的首领并没有畏惧,而是低伏着身子趁着年轻雄狮腾空的瞬间猛地杀了过去。

    肉垫里的利爪亮起一道寒芒,片刻间便将年轻雄狮的腰肋处抓出一道深深的伤口,鲜血溢出,滴落在沙地上没等晕开,便被沙土给吞没了,只在地上留下了点点梅花。

    狮群首领几乎每年都会遇到这种一下子就冒出来挑战自己统治权的年轻雄狮,它们年轻而它已经岁数大涨,但是首领的经验却远远不是这些年轻雄狮能比的。

    腰肋受伤,年轻雄狮非但没有畏惧反而气势更凶,常年的流浪生涯让它对于疼痛已经不在那么敏感,广袤的草原上生长着不知道多少的猛兽,它是在一次次的生死危机中成长起来的。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间就从茫茫草原上来到了这里,但是荷尔蒙已经占据了这只常年得不到宣泄的年轻雄狮大脑,让它对这些想不通的问题不感兴趣。

    腰肋受伤并没有对年轻的雄狮造成多大的影响,这让给习惯性等待年轻雄狮惊慌失措,而自己在慢慢扑杀的狮群首领有些触不及防,这几年都是这样,怎么今年的挑战者不按常理出牌呢。

    狮群首领触不及防之下脚步有些顿挫,而年轻雄狮可不管这些,它可不懂尊老爱幼,一个闪身来到狮群首领身后,大嘴一张便朝着吊在两腿间的两个球状物咬去,这是年轻的雄狮常年跟草原鬣狗搏杀中学会的招式,用来捕猎那是一咬一个准。

    “咔哒。”

    年轻雄狮咬空,牙齿与牙齿磕碰到了一起,甚至有一颗尖锐的獠牙刺穿了自己的嘴唇,一招扑空,年轻雄狮继续上前,两只爪子狠狠的扣在了刚刚前扑出去的狮群首领的屁股上,几道伤口陡然出现,鲜血涌出。

    吃痛下狮群首领因为年迈的岁数踉跄了几步,眼神中闪过一抹惊慌,闪身想冲进狮群寻找反击的机会,哪只避开围观的狮群母狮们并没有向往常那样迎接它,反而各个避之不及。

    这座岛上没有狮群的天敌跟与之相配的对手,常年的养尊处优下,这只狮群首领难免有些招架不来,以往面对那些突然出现的年轻雄狮它还能用经验玩弄自己的对手,但是今年出现的这位,不可谓不是个狠茬子。

    “刺啦。”

    又是一声如同布匹割裂的声响,狮群首领身上再添了一道可以见骨的伤口,剧烈的疼痛下,狮群首领彻底丧失了胆气,凭借着自己对于周边环境的了解,几个闪身下,便消失在了密林之中。

    “吼!!!!”

    年轻的雄狮浑身是血,有它自己的也有狮群首领...阿不,现在,它才是这支狮群的首领!

    望着已经消失不见的败家之犬,年轻雄狮没有理会,而是两只眼睛冒着红光,气息愈发激烈的扑向几只靠上前来的母狮身上,咬住母狮的脖颈肉,年轻雄狮腰跨耸动了两下,然后就静静的趴在了母狮身上发出极度舒爽的喘息。

    休息十几秒,年轻的狮群首领从一只母狮上起身,来到了另外一只母狮身上,咬住脖颈肉,腰跨抖动,不出三秒,年轻雄狮便再一次趴在了母狮身上发出舒爽的喘息。

    土丘这边不断上演着少儿不宜的猫片,而那只落荒而逃的年老雄狮,却强忍着身上的疼痛,只想离这里越远越好,而它前进的方向,赫然就是林德落脚的那片海滩。

    --------------------

    清晨。

    猪圈里的二师兄鼻头不断的耸动着,它在睡梦中,但是却闻到了浓烈的血腥气,血气当中,还夹杂着当初追捕自己的那种生物的味道。

    恐惧将它惊醒,望着密林,二师兄发出了猛烈的吼叫声,一边叫着,还聪明的用屁股撞击着身后的土墙。

    “昂!!昂!!!”

    半梦半醒间,林德直感觉到茅草屋的后墙在抖动着,伴随着颤动,还有二师兄那杀猪般的嚎叫。

    感觉不对。林德迅速下床,一把拿起横在床头的长矛,闪身出门。

    长矛挺直,林德背靠着茅草屋的墙壁一点点的向猪圈挪去,此刻天以放光,虽然还不亮,但足够林德看清楚东西了。

    左瞧右盼,映入眼帘的却还是与往常相差不大的景色,但是林德不敢放松,毕竟这里不是现代社会,潜藏的危险,谁也看不见。

    “昂!昂!”

    二师兄还在高声吼叫着,林德撑着篱笆墙一个翻身进入到猪圈里,俯下身子轻拍二师兄的胸脯,安抚着二师兄那颗躁动的心。

    “乖,冷静,对方在哪?”

    林德的安抚起了点作用,二师兄不在像一开始那样躁动,只不过它的蹄子依旧在踩踏着沙土,眼神死死的盯住林中的方向。

    顺着二师兄的目光,林德朝那看去,清晨的阳光照不进茂密的森林,里面的景色依旧是暗沉的,聚精凝神,林德寻找着任何一点可能的不协调感,二师兄继续吼叫,这代表着危机没有选择退走,而是依旧在那紧盯着这里的一人一猪。

    林德的手掌心依旧开始出汗了,额角也因为紧张在不停的渗出豆大的汗水,但他不敢退缩,常看荒野节目的他知道,一旦选择逃避,那么林中那只位置生物就会将他定为猎物,从今往后,他在这座岛上不会有任何安全可言。

    风吹过,林间残影猛地扑了出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大乘期才有逆袭系〕〔道诡异仙〕〔古神在低语〕〔蛊真人之行天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我的治愈系游戏〕〔宇宙职业选手〕〔崛起诸天从圣墟开〕〔什么叫游走型辅助〕〔我在惊悚游戏里封〕〔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