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是剑仙〕〔大明镇海王〕〔婚期365天〕〔试婚365天:霍先生〕〔婚约已至总裁求娶〕〔灵境行者〕〔特拉福买家俱乐部〕〔择日飞升〕〔万古神尊〕〔我一眼就看出我不〕〔最长一梦〕〔魏晋干饭人〕〔朝仙道〕〔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重生都市之我是仙〕〔玉花女神〕〔洪荒:我带领混沌〕〔诸葛重生,熬死司〕〔极品花都医仙
泉州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种田玩家浑身是肝 44,遭袭
    种田玩家浑身是肝海岛求生,遭袭酒楼。

    还是之前那间,林德跟张玄张叔三人落座,这间酒楼的生意不错,现在还没到吃饭的时间,大厅里却早已坐满了人。

    大堂里人声鼎沸,林德大着嗓子唤来了一名小二。

    “小二!三壶桂花酿,在上一些你们大师傅的拿手菜!”

    “好嘞,贵客三位!”

    跑堂的店小二给林德他们送来了一壶茶水,和一些小菜,扯着嗓子往后堂去了。

    “这酒楼生意不错啊,这些个时候人就上的差不多了。”

    从筷筒里扯出几双筷子,林德给自己三人各倒了一杯茶水洗了洗,然后将洗筷子的茶水直接倒在了地上。

    “林公子过的就是精细。”从林德手里接过筷子,张叔打趣了这么一句。

    一旁的张玄也冲林德笑着点了点头,两人的目光这才让林德想起这不是以前下馆子,便自嘲的笑了笑:“以前的习惯了,一时半会改不过来。”

    也许是看出了林德话语中有些唏嘘,张玄拉开了话题,将刚刚林德说的问题答了一遍:“这桂花楼有两道招牌,一是林小哥爱喝的桂花酿,二就是饭菜的鲜香。”

    夹了一筷子店家送的干炒黄豆,张玄开始给林德介绍起了桂花楼的招牌。

    “是啊,桂花楼的酒菜向来都以鲜闻名临州,这次要不是林公子做东,我可来不起这。”

    张叔就没有张玄那般优雅了,抓起一把黄豆就一颗颗的往嘴巴里送,牙齿咀嚼黄豆的嘎吱声,听得林德牙齿发酸。

    “哦,是吗,上次吃了一次,倒没怎么注意,这次可要细细品味一番。”

    这不是林德瞎说,上次吃了一次,虽然是感觉好吃,但也没有他们说的这么厉害,至于说的鲜,林德细细琢磨了一下,也不比以前的路边摊强多少,甚至还有些不如。

    不过张玄二人都这么说了,那林德自然也不会去驳他们的面,就着话题聊了起来。

    三人谈天论地,林德的见识给张玄二人糊弄的一愣一愣的,一时间关系到是拉近了不少,谈话间,林德点的饭菜跟酒水,被跑堂的小二给端了上来。

    “几位慢用,又需要尽管吩咐。”

    店小二退了下去,林德起身给自己三人一人倒了一杯桂花酿,举起酒杯说道:“这次多谢张叔帮忙,这杯酒我敬你。”

    张叔连忙回敬林德,酒水下肚,桌上的氛围更加的热切了,一时间交杯换盏,喝的不亦乐乎,三壶酒很快就喝完了,林德赶忙让店小二拿了一坛子过来,三人继续喝。

    一条鱼,一只鸡,一碟小菜,还有一碗羊肉汤,别看只有四道菜,但是量足啊,林德三人吃的肚皮溜圆。

    不过唯一遗憾的就是,今天的桂花楼没有起什么冲突,这让一直翘首企盼的张玄跟林德有些小小的遗憾,酒饱饭足,三人都有点微醺,当然,张玄两人是真的微醺,而林德则是假装的。

    在柜台给了钱,三个人一共吃了二两银子,其实这里虽说是高档酒楼,但是饭菜真的不算贵,这二两银子里,大部分是酒钱。

    走在临州城的主道上,张玄跟张叔二人酒劲上来了,走起路不免有些摇摇晃晃,于是林德便走到了二人中间,一左一右的搀扶着了两个人,现在的林德可不比之前,铁匠技能入手,+2的力量下,他的前缀从变成了。

    别说是搀扶两个人了,就算是让他扛着这两个人走回去也不是什么难事。

    “额呃,林公子,我老张没佩服过什么人,但是论喝酒,老张服你,额呃。”

    打着酒嗝,张叔含糊不清的说着话,而林德另一只手上的张玄就含蓄多了,他已经快闭着眼睡着了。

    走过一条无人的小巷,一道劲风猛地向林德的后脑袭来,海岛上养成的警惕心这次救了林德一命,他往前一滚,张叔张玄两人,哎哟的在地上痛呼出声,酒意瞬间醒了大半。

    林德连忙爬起,手伸进了腰间挂着的一个钱袋子。

    “哪个不开眼的,临州张家的少东家也敢当街打劫!”

    一边摸着钱袋子,林德一边用言语恐吓着逐渐围上来的几个人。

    “临州张家?哼,张家我们不惹,我们要的是你这小子!”

    为首的一个脖间刺着黑青图案的光头冷笑道,他早就打听清楚了,眼前这个人初临临州,城中可没啥亲戚,上次跟发小喝酒,无意中听到有人用一个古怪瓶子在他们当铺换了五十两白银,于是这才心生歹念,不过他也不是莽撞人,花了好几天的时间打听消息,这才准备动手。

    “冲我来的?”林德心中一凛,他在这个世界可没得罪什么人,唯一有可能的那就是当铺的人了。

    心中了然,林德注意到地上张叔的手不易察觉的往地上挪了挪,心里一转:“既然是冲我来的,那就放了我这两位朋友,你想要什么我心里清楚,放人,我这就给你!”

    说着还示意一下手里腰间的钱袋子,表示他想要的东西就在钱袋子里。

    “是条汉子,没问题!”

    为首的刺青光头话语刚落,地上躺着的张玄下定了决心:“张叔!”

    “明白!少东家!”

    张叔一拍地面,整个人就立了起来,而张叔立起的瞬间,林德伸在钱袋子里的手也瞬间掏了出来,不过拿的自然不是光头刺青男想要的东西,而是几块石头。

    “咻咻咻!”

    张叔冲向围在他们身后的几个泼皮,而林德的目标则一开始就是为首的刺青男人。

    石头的块头可不小,各个都有一个黑布林大李子那么大,加上林德如今的力气,几声痛呼顿时响作一团。

    而身后的几个泼皮也完全不是走南闯北过的张叔对手,几息间便散作一团,张叔扶起地上的张玄,林德朝他们歉意的一抱拳。

    “他们是冲我来的,到是让张哥儿糟了难。”

    “不打紧,林哥儿讲义气,被人围住先想的也是我们,你这朋友,我张玄认下了,张家在临州还是有些面子的,这些人,我来处理。”

    说着,便走向了倒地痛呼的那个光头刺青男人。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大乘期才有逆袭系〕〔道诡异仙〕〔古神在低语〕〔蛊真人之行天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我的治愈系游戏〕〔崛起诸天从圣墟开〕〔宇宙职业选手〕〔什么叫游走型辅助〕〔我真没想重生啊〕〔我在惊悚游戏里封〕〔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