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品丹仙〕〔风云饲养师〕〔我在一人之下中长〕〔万界淘宝店〕〔陛下别演了,皇后〕〔侠女轻狂:大小姐〕〔鬼怪契约:我靠杀〕〔大明:我教朱元璋〕〔隋末之群英逐鹿〕〔科研三年,国士身〕〔大明之拯救崇祯〕〔半仙〕〔开局召唤汤姆猫,〕〔重生之全球首富〕〔大明之南洋再起〕〔盖世人王〕〔九龙归一诀〕〔大唐之神级败家子〕〔出笼记〕〔洪荒:开局忽悠后
泉州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种田玩家浑身是肝 53,委屈的二师兄
    种田玩家浑身是肝海岛求生53,委屈的二师兄七根带根的竹笋被林德种在了砖房后面十几米的距离之外,依次种开,每根间隔都有两米多的距离,等到竹笋破竹到时候它们自己就能长成一从一从的竹堆。

    有工具就是舒服,手锄挖坑比自己用木棍刨快多了,没用多久,林德便将七根带根的竹笋都种了下去,原木桶早就打好了水,在太阳下面已经晒了一小会,水温不像刚打上来时的那般冷冽,竹子在移栽的初期,每天都要浇水,等到能看到竹尖冒头的时候,就不用去管了。

    擦擦额头上的汗水,穿回了现代服饰的林德一身的轻松,提着手锄,晃悠悠的回到了家里,将机械表的时间调了调,自己这次回岛,发现太阳的位置还是在早晨,这让林德知道,自己外出时,岛上的时间流逝的很慢,或者直接就停滞了。

    其实手表的时间早就错乱了,林德戴在手上,只是想看个大概的时间,将机械表调回十点左右,林德这就准备吃午饭了,没办法,虽然岛上的时间还在十点左右,但是他在大梁返回时,已经是正午过后了,此时林德的肚子早就饿的咕咕叫了。

    这次从大梁带了不少东西回来,除了必要的粮种不能吃,被林德先搬到了砖房里储存以外,其他购买的东西,像两大袋小米跟绿豆,这是林德给自己准备在种田期间的粮食。

    “先吃饭,吃完饭把东西归置归置,就可以开始种田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遮阴恢复,几只小奶狗已经开始在砖房里探险了,呜咽呜咽的像是在熟悉环境。

    为了不让这几只小奶狗乱跑,林德拿了一块藤板将门口栏了一下,这样一来他自己可以自由出入,而这些没长大的小奶狗们就跑不出去了。

    生火准备做饭,中午林德打算喝点小米粥就算了,上次还剩不少的鹿肉没吃完,已经用盐腌成了腌肉,陶锅装米,林德装了大半锅的小米,在水井旁将米淘洗干净,装了满满一锅水之后,林德就放到了砖房里的火塘上开始做饭了。

    至于这锅最后是煮成粥,还是煮成饭,全看天意了,陶锅放在火塘上,任由底下的火焰舔舐锅底,抽空,林德将腌制的鹿肉切了好几片也扔进了锅里煮。

    不得不说,张记铁匠铺的手艺真心没得说,菜刀锋利,这让饱受贝壳刀顿挫的林德差点热泪盈眶。

    饭开始煮了,林德也不用时刻盯着,所以开始归置起了这次带回来的东西,猪圈那边,二师兄满脑子疑惑的看着十只鸡鸭侵占了自己的地盘,看看猪圈,又看看砖房,没错啊,这是它家啊,咋出去一趟,家都被偷了。

    跳进猪圈里,顿时整个猪圈都响起了一片“咯咯咯!”“嘎嘎嘎!”的声响,这让跟雄狮搏斗过的二师兄差点以为自己干啥了,有些心虚的跳出猪圈,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自己曾经的家,垂头往砖房走去,它要问问铲屎的,他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猪了。

    铁锤,铁铲,铁锄头之类的铁器工具都是两把,这是林德以前怕坏了好歹还能有个替代品,现在到是不需要了,因为他自己已经学会了打铁。

    将这些工具类的铁器搬到工棚放下,林德想了想还是将一柄斧头给插在了腰间,这是短柄的砍柴斧,不是很重,所有腰绳倒也能承受的住。

    买的渔网林德将它们挂在了自己晒衣服的晾衣架上,近期可能用不上它们,最起码也要等林德扎个木筏,才能去近海捞捞鱼。

    猪油麻油罐子放回了砖房里的置物架上,炒菜锅也挂在了下面,到时候炒菜也方便。

    被褥狐裘都放在了木床上,两床被褥,一床垫着一床盖,加上系统的加成,林德相信自己能睡得很舒服,忙活了半个小时,林德拍拍手看着已经焕然一新的砖房,心里涌出了满满的满足感,一切都在向着好的一面改变。

    煮了半个多小时的陶锅已经开始散发香气了,几只奶狗围在离火塘有些距离的地方,正咽着口水盯着那锅不断冒着热气的小米粥

    板车上的东西搬得差不多了,就剩几筐铁锭跟炭在上面了,那些林德暂时没去管,等吃完饭再说吧。

    砖房外面,二师兄悲痛欲绝的看着本该是自己第二个家的砖房里,多出了几只奶狗,它确信了,铲屎的在外面不仅有别的猪了,甚至还有别的狗的,嘤嘤嘤,哭唧唧的二师兄,将自己蜷缩在水井旁,悲痛欲绝的它,倒头就睡。

    还没睡着了,砖房里就传出了阵阵香气,那滋味,勾引的二师兄流下了一串的哈喇子。

    “二师兄!吃饭啦!”

    吃饭了!二师兄的耳朵一下子就支棱了起来,去它的悲痛,现在谁都不能组织它干饭!

    砖房里,二师兄简单的就跳过了那面拦路的藤板,这一下把屋子里的小奶狗给吓得不轻,小奶狗们奶声奶气的冲着跳进来的二师兄犬吠了起来,之前卖狗的大爷说的最凶的那只纯黑色的幼崽,冲着比它妈还高的二师兄就冲了过来。

    一边冲,还一边龇着牙,像是要狠狠的在二师兄身上咬下一块肉一样。

    “诶诶诶,你们鬼叫个屁啊,老实待着!”

    林德将满满一锅的小米粥搬到了地上,一把就捏住了冲着二师兄冲过去的黑奶狗的脖颈肉,提溜了起来,本来还一脸凶相的黑奶狗,此刻被捏住了命运,一下子就乖巧了起来,奶声奶气的呜咽了两下,一脸无辜的看着提着它的林德。

    “跟你的兄弟们老实待一边去,啊,以后它就是你们的亲大姐,别乱叫了啊!”

    也不管听懂没听懂,反正大概率是听不懂的,林德指着二师兄就将黑奶狗放回了它的兄弟们旁边,然后看向了一脸委屈的二师兄。

    刚一进来,二师兄就被那几只奶狗给怼愣住了,不是它害怕,要是在别的地方,别说几只奶狗了,就算是一群狼跟它这样叫,二师兄早就一个猪突猛进过去了,但是这在林德身边,虽然它不是很懂,但也知道这些事林德的东西,不能随便伤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道诡异仙〕〔签到种田,我在流〕〔这游戏也太真实了〕〔蛊真人之行天下〕〔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明克街13号〕〔什么叫游走型辅助〕〔天启预报〕〔我祖父是朱元璋〕〔宇宙职业选手〕〔赤心巡天〕〔我真没想重生啊〕〔黎明之剑〕〔我家娘子,不对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