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灵境行者〕〔特拉福买家俱乐部〕〔择日飞升〕〔万古神尊〕〔我一眼就看出我不〕〔最长一梦〕〔魏晋干饭人〕〔朝仙道〕〔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重生都市之我是仙〕〔玉花女神〕〔洪荒:我带领混沌〕〔诸葛重生,熬死司〕〔极品花都医仙〕〔第一鬼神〕〔天行医尊〕〔无敌医仙战神〕〔术师手册〕〔穿到年代当姑奶奶
泉州文学      小说目录      搜索
种田玩家浑身是肝 178.练气与赌(4.6k)
    种田玩家浑身是肝海岛求生178.练气与赌“于吉......”林德呢喃了一声,背对着月亮的他脸上的阴影厚重。

    “起来吧。”

    看着匍匐跪倒在自己面前的于吉,林德轻声道。

    这是系统的能力,每一个岛民都在登记的过程中被刻上了系统的烙印,只不过他们本就是自愿追随林德而来的,所以表现得并不强烈,但是于吉不同,他对林德的恶是真的,所以系统对他的反应是其他人的数十乃至上百倍。

    所以才有了之前那种对抗的场景,以及此刻于吉如同奴仆的表现。

    归根结底,系统是为林德一个人服务的,其他人在系统的眼中仅是一段游戏中的代码而已。

    “谢岛主不杀之恩。”于吉从地上站了起来,眼神中的恶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宁静祥和。

    林德点了点头,转过了身面朝大海,月色下的大海散落着磷光,海面的波浪让这些磷光影绰,像是忽明忽暗的萤火。

    林德迈开步子朝前走去,身后的于吉不用吩咐,自觉的跟在了后头。

    直到林德走到了码头的附近,他才开口问道。

    “炼气士的实力,你还剩下多少?”

    于吉低下了头颅,轻声道:“不到全盛时期的一成,但是给贫道两月时间,便能将魂种内的灵气吸纳完毕,恢复如初。”

    林德背着手点了点头,前面已经能看到火光了,铁根正在那熬煮着海盐:“两月时间到是不长,说说你的本事吧。”

    于吉随着林德的脚步往前走着,只不过他的头一直都是低垂着,不敢抬起:“贫道一生所作‘太平青领经’其中,画符,布阵,望气,攻伐,炼器,制丹,皆是贫道擅长之所在。”

    “本事不小,从明天开始,教我练气。”

    走到了铁根煮盐的地方,黄橙橙的火光将林德面上的阴影抹去,露出了一张面带笑容的俊朗脸庞,他平静的说道,身后的于吉躬身到底。

    “谨遵岛主大人令。”

    =============

    三国世界。

    徐州外的那条大江。

    自数月之前,这条江上便开始飘荡着滚滚白雾,导致附近的渔民捕鱼时都不敢靠近这里,但是今天,江上的白雾开始散去,渐渐的露出了其中所包裹着的两道身影。

    “唉,时也命也,师弟啊师弟,一切早有定数。”

    南华看着对面那具已经失去了生机的躯壳,沉痛的悼念着,他知道,自己的师弟已经达成了他想要的目的,所以才会面带着笑容的羽化。

    “罢罢罢,既然你想脱困于这片天地,那你便好生的去吧,这方世界的路,师兄替你走完。”

    片羽零落洒向了浮于江上的两人身边,下一秒,南华的身影消失不见。

    天空上,一道清亮的鹤鸣之声响起,南华赫然在上,而于吉所残留的躯壳早已化为了齑粉,随风而散。

    几天后,南华的仙山上,数百只白鹤朝着四面而飞,它们的爪间一封封的竹简随着这些白鹤的飞翔散落于天地之间。

    高山上,南华背着手看着那些白鹤离去,山顶的木屋旁,一座孤坟立在了那里,墓碑是一段普通的树木,上面写道。

    “师弟,禁武已不再可取,为兄觉得,这个世界需要晋升。”

    伴随着鹤鸣,南华一摆长袖,剑指向天。

    ==============

    一个晚上,林德与铁根两人煮出来将近20斤的海盐,等他们收拾好东西回到营地,太阳都已经快出来了。

    睡眠不足,从来不是困扰武者的问题,加上系统的建筑属性,早上七点左右,两人便清醒了过来,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不过工作是属于铁根的,而林德早已养好了精神,带着换上了道袍的于吉,去到了密林后的湖边。

    “你这道袍不错。”

    两人席地而坐,林德看着于吉身上那崭新的青袍夸赞了一句。

    挥了挥手中的拂尘,于吉轻笑了一声:“贫道习惯了这身打扮,所以耗费了些许灵气。”

    相比于昨天,今天于吉风轻云澹了不少,身上的道家高人气息愈发明显。

    林德点了点头,看来他所说的擅长炼器不假,这身袍子与他手中的拂尘光凭肉眼便能看出些许的不同寻常。

    “岛主,贫道为您也准备了一件,这道袍乃是贫道师兄设计,这上面的阵法对于服气有些好处。”

    于吉从袖口一伸,拿出了一件相似的道袍,只不过这件袍子上的光彩要比他自己身上穿的更加夺目。

    “你还有师兄?”

    林德接过袍子,开口问道,他也没矜持,当着于吉的面将自己身上的衣物褪去,换上了这件道袍。

    道袍着身,林德当即就觉得舒爽无比,似乎像是将全身的毛孔打开了,贪婪的吸收着空气中的物质。

    “嗯,南华师兄领我入得道门,这道袍上的阵法也是他当初为贫道特意设计的。”

    于吉有些追忆的说道。

    林德点了点头,穿上道袍后他的确觉得世界与之前不同了,舒展了一下筋骨,林德沉声道。

    “开始吧。”

    于吉一甩拂尘,恭声道:“唯。”

    “岛主,要想练气,便要学会服气,天地间万物皆是气,服之当可化气,气,流转与身,身容纳万气,气成,即可脱胎。”

    面朝着湖泊,于吉绕着林德转了几圈,一边转着,一边向他述说着练气的法门。

    林德盘腿与蒲团之上,将于吉说的一点一滴全都记了下来。

    这里是于吉选的,照他的说法,初次练气,选择水气充足的地方最佳,因为水能滋养万物,是炼气士入门的最佳选择。

    来之前,林德还问,既然水气充足的地方最好,那为什么不直接去海边,于吉说,大海虽然水气充足,但同样火气也过甚,相克之下,反而不如这处密林后的湖泊。

    林德选择相信,到不是他无条件的相信于吉,他相信的是自己的系统。

    “以水为基,岛主今后的练气之路会好走不少,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五行圆满,岛主便可从服气士,晋升为练气士。”

    盘腿坐在蒲团上的林德睁开了眼睛,看着面前泛着波浪的湖面,问道:“服气这一步,我需要走多久?”

    掐着剑指转着圈的于吉停下了脚步,立于林德的右后侧,一甩拂尘朗声道:“贫道服气70年,练气三百载,才有今日造化,岛主可莫要急功近利。”

    “不过,此界与贫道所在的世界不同,加上岛主亦可往返于不同的世界,所以岛主的服气时间可能要不了那么久。”

    《仙木奇缘》

    林德点了点头,毕竟是修仙嘛,时间长点是应该的,再者说,服气晋升练气后,便直接是武者的七阶浑然境,光从这一点来看,就已经比武者要强了,要知道普通的武者想要攀升至浑然境,那也是需要几十乃至上百年为单位的时间。

    炼气士的唯一缺点可能就是在晋升为炼气之前的服气阶段,是没有什么攻击力的,但是这一点林德可不怕,他跟旁人不同,他的能量转换是通用的,所以,服气阶段打不了人,林德的武者气机能打。

    “练气之后呢?”林德想起自己以前看过的无数本,有些好奇的问道。

    “练气之后啊....”

    于吉叹息了一声,多了些惆怅:“练气之后即为抱丹,但是三百载练气路,贫道与两位师兄都没能看清前路,只在一些古籍上看到了些前人的只言片语。”

    “兴许你们是被世界的等级所累,所以才没能踏上抱丹的道路,现在你不一样了,跟了我,天地已是无限,总有一天,你能超越抱丹,去往更高一层的境界。”

    林德看出了于吉的惆怅,所以甩出一张大饼,让这位曾经心怀不轨的炼气士能够全心全意的为他服务,毕竟,自己的特殊性可是万界中的唯一。

    “哈哈哈,贫道再次谢过岛主的不杀之恩。”于吉放声大笑,虽然事与愿违,他没能得偿所愿的侵占林德的身体,但是福兮祸所依,谁又能保证自己在得利后是否能像如今这样,充满无限的可能。

    聊了些沉重的话题,林德也觉得差不多了,于是再次闭上眼睛,伴随着于吉如同诵经般的吟唱声,渐渐的沉浸在了气的世界里。

    世界消失,林德沉浸在了一片无空的空间里,这里一片寂静,没有了天与地的界限,就像是立于混沌之中。

    只不过在这一片混沌里,他能看见无数的光点,有红有蓝,有绿有金,还有数量最多的褐色。

    在于吉的讲解中,他自然明白这些光点代表的是什么,红色的火,蓝色的水,绿色的木,金色的金,以及世界的构成,土。

    既然选择了以水为基,那么林德此刻的服气对象自然不用多说,用于吉所教的方法,林德将自己的精神力散开,开始捕捉起天地间的水气。

    山中无岁月。

    虽然此刻林德没有待在山上而是在一片湖边,但是等他睁眼的时候,四周已经是漆黑一片了。

    于吉坐在他的身侧,同样也在服气,只不过他现在服的,是他种在魂种内属于自己的气。

    林德睁开眼,于吉像是有所感应,在下一秒也同样的睁开了眼睛。

    “岛主之能是贫道所见中最特殊的,常人服气,光是入定就要花上数天的功夫,但是岛主今天初次尝试服气,不仅入定的快,就连服气时间也远超了常人。”

    于吉的眼睛精光闪过,像是看透了林德此刻的状态,他再次感叹道:“一日服气可比常人数日,按这个速度下去,岛主只需百天,即可稳固基石,开始吞服木气。”

    林德握了握拳,看着月色下的湖面,不由的皱了皱眉头。

    他之所以能快,那是因为系统赋予他的特殊,是能量间的无障碍转换,以武者之气往炼气士之气演变,没想到即便这样,他还是需要百日时间才能稳固基石,时间太久了,一百天的时间都够他前往三个新世界了。

    “太慢!有没有能提速的办法?”

    林德想于吉问道。

    “可这....”于吉也皱起了眉头,在他看来百日固基已经是飞快的速度了,但是一想到林德的特殊,他又恍然,眼前的这个可不是寻常的炼气士。

    “到是也有,若是岛主能有相关属性的天材地宝的话,巩固基石的速度就能够更快。”

    “但是天材地宝可遇.....”

    于吉话没有说完,勐地他的表情就凝固住了。

    林德的手中赫然多了一条微微颤抖的触须,仅是一根触须,于吉就仿佛在上面看到了一片海洋,以及些许天道的气息。

    “这是!

    !”

    他惊声了起来,太荒唐了,实在是太荒唐了,林德现在的样子就如同是一个尚在襁褓的婴儿扛着一枚战术核导弹一样,画风实在是让人不适。

    “这个东西能不能让我固基更快?”

    林德握着触须,望向了一脸见鬼了模样的于吉。

    于吉有些呆愣的点了点头:“可...可以。”

    “那就行,等我吃了它,晚上继续服气。”

    说罢,林德便打算将这根海神触须给直接生吃掉,就在他吧触须塞到嘴边的时候,于吉又是一声大喊。

    “岛主且慢!

    !”

    “嗯?”

    林德不解的看向于吉,问道:“干嘛?”

    触须已经到了嘴边,林德停了下来,这根微微颤动的触须也挺直了身子,像是被吓了一跳。

    “岛主,给贫道两天时间恢复点灵气,两天后,贫道能已此物为君,炼出不少于三枚的天水丹,届时岛主服用天水丹亦可缩短固基时间,并且天水丹还有增寿的功效!”

    “增寿?”

    林德诧异的看向于吉。

    于吉郑重的一点头:“确能增寿,一枚天水丹能增寿上百载,即便是贫道,也是眼馋。”

    “你有把握?”林德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于吉咬了咬牙,再次匍匐跪倒在了林德跟前:“岛主,贫道以道基立誓,今后为岛主之令行事,若有违此誓言,便让贫道终身不得入抱丹境!”

    于吉大声的立下誓言,正当林德还一脸疑问的时候,于吉继续说道:“贫道在缺少药材以及灵气辅助的情况下难以炼制出天水丹,但是若能让贫道师兄出手协助的话,那贫道有十成的把握在两天时间里炼制出来。”

    “只是....”

    于吉停顿了下来,没敢在继续往下说,但是林德却听出了他话语中的意思。

    “你想要一颗?”

    “是!”于吉匍匐在地上,从声音听得出来,他整张脸都埋在土里。

    “你要天水丹何用?”

    “救我左慈师兄,他为我挡下了黄巾起义后的天谴,寿元大损,我欠左慈师兄的,我想还他!”

    于吉很急切,就连自称都改变了。

    林德抬头看向天空,沉思了良久。

    就在于吉感受到万分的失落之际,那根触手,落在了他的手边。

    光门乍现,林德花了点的财富值再次打开了三国世界的门扉,对着还跪在地上的于吉说道。

    “我只给你三天时间,三天时间后,这道门扉会再次出现,若是你没回来,那么你的那个世界将会被我标记,等我成长到能毁灭一方世界的时候,你们将会是我的第一目标,明白?”

    于吉抬起头重重的磕在了地上:“从今往后,于吉便是岛主座下童子,为令是从!”

    捡起地上不断扭曲的触手,于吉将它塞进了袖子中,起身,走向了那个他曾经视为牢笼的世界。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大乘期才有逆袭系〕〔道诡异仙〕〔古神在低语〕〔蛊真人之行天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我的治愈系游戏〕〔宇宙职业选手〕〔崛起诸天从圣墟开〕〔什么叫游走型辅助〕〔我在惊悚游戏里封〕〔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