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进击的主公〕〔我真是学神〕〔最强重生之学霸女〕〔九零后天师〕〔随身空间好种田〕〔农门娇女:神医王〕〔农门辣妻之痴傻相〕〔施法诸天〕〔孽权〕〔武灭阴阳〕〔小妻爱你如初〕〔我行走在诸天世界〕〔异灵妖域〕〔次元经纪人〕〔唐诗薄夜〕〔界河之祖〕〔江山祭:倾城太后〕〔我和末世有个交易〕〔我,活了万年〕〔霍少你被OUT了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006 三爷:靠我近点,腰很软
    宋风晚刚从包里拿出手机,正打算给司机打电话,让他过来接自己,没注意到一辆轿车急速驶过,飞溅起来的雨水,落了她半身。

    “下雨天还开这么快的车。”宋风晚恼怒得咬了咬牙,低头擦去手机屏幕的水渍,视线中却出现一双黑色男士皮鞋,熨烫服帖的西装裤……

    那人靠自己很近,因为撑着伞,将她笼罩在一层暗色的阴影下。

    “宋小姐。”他声音在雨中,清雅舒淡。

    “三爷?”宋风晚一抬头,眼底划过一丝错愕,她从没想过会在这里遇到他。

    傅沉生了一副极好的皮相,仙骨妖异,瞳仁比寻常人更为深沉幽邃,淬着点柔光,好像夜空中的璀璨星河,流转生辉。

    他今天没穿黑衣,而是黑色西装裤搭配白衬衫,身高气质都显得格外优越。

    好像春花绚烂,又如冬梅冷寂,精致优雅到了骨子里。

    “怎么会在这里?”傅沉不动声色的将伞往她那边挪了几分。

    云城一中在前面那条路上,现在是放学时间,为了错开人流,傅沉的司机才选择从后面这条路走,遇到宋风晚实属意外。

    “有点事。”宋风晚没直接提傅聿修的事情。

    “要去哪儿?我送你。”他说话客气,就像个和善的长辈。

    宋风晚本想等雨停或者等家里司机过来,可是雨势渐大,凉风乍起,她衣服已经半湿,再等十几二十分钟,肯定得感冒。

    “谢谢三爷。”宋风晚素来不会委屈自己。

    **

    另一侧的车内,几个人趴在车边,一瞬不瞬盯着从廊檐下出来,正准备穿过马路的两个人。

    “咱家三爷什么时候开始关心人了?”

    “作为长辈,体贴晚辈也正常。”

    “除却老夫人,他连老爷子都不体贴,正常个鬼啊。”

    “三爷该不会是……”

    车内一片沉默

    “怎么可能,咱们三爷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一心向佛,而且这宋小姐差点成他侄媳妇儿,比他还小那么多,三爷不会喜欢这种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吧……”

    车内还是无人说话,直到一人忽然吼了一句。

    “我靠,三爷不会真这么想不开,给我们找这么小的主母吧。”

    此刻的傅沉和宋风晚共撑一把伞正站在斑马线一边等绿灯。

    宋风晚对傅沉并不熟,却听过他的不少传言,心底里对他崇拜又敬畏,知道他不爱与人接触,她便小心翼翼控制着两人之间的距离,生怕碰到傅沉一片衣袖,惹他不快。

    他身上有股子淡淡的檀木味,混在着雨水的冷香,无孔不入的往她身体里面钻。

    “今年高三?”傅沉偏头看她,他呼出的气息带着股热意,落在她脸上,湿热酥痒。

    声线温柔富有磁性,华丽的尾音带着一丝颤音,听得人心尖酥酥麻麻。

    “嗯。”宋风晚莫名有些紧张,自己只到他的胸口,在一个伞下,有种全身都被他笼罩包裹的错觉。

    “学习压力大吗?”

    “还好。”

    “你很怕我?”傅沉视线简单直接。

    “没有啊。”宋风晚不是怕他,是敬重他。

    傅沉忽然往宋风晚那边挪了半步,两人本就靠得很近了,他这么一动,两人胳膊碰到一处,一冷一热,一个柔软,一个坚韧,宋风晚下意识屏住呼吸。

    “伞不大……”他声线柔软,“靠得近些才不会淋雨。”

    “嗯。”宋风晚猛地跳了一下,不敢乱动,视线笔直得看着不远处的指示灯。

    红灯转绿,两人才徐徐往马路另一边走。

    从马路到车边也就一分钟而已,两人并没说话,到了车边,已经有人帮忙打开车门。

    “宋小姐,您请。”

    “谢谢。”宋风晚也不客气,伸手拢了一下裙摆,就打算上车。

    跟着傅沉的人都长得魁梧壮实,几个人守在车边,给人一种莫名的压迫感。

    宋风晚忽然有些后悔了,她和傅沉也不熟,在此之前,两人之间的交流都没超过三句话,和陌生人差不多,贸然上他的车会不会有危险?

    而且他手下都生了一张冷脸,她一个弱女子……

    犹豫不定中,她一脚已经踏上了车。

    “宋小姐?”其中一人小声提醒,他们家三爷还站在雨地里呢,她怎么僵在车门口愣是不上去啊。

    宋风晚正想着如何才能不上车,那人声音洪亮,嗓门又大,惊得她心头一跳。

    鞋底沾了泥水本就有些湿滑,结果一个踩空,整个人身子一歪,就往后侧倒去。

    我去!

    这么大的雨,她这一摔,以后还能见人吗?

    她下意识伸手去扶车门稳住身形,肩膀却撞到一堵温热的墙,扑面而来的檀木味,松软清冽,瞬间将她包裹起来。

    她腰上忽多出一只修长清隽的手,稳稳扶着她,她下意识伸手抓住那个的胳膊,稳住身子。

    那人宽厚的手指,扶着她的腰,克制又不失力道。

    温热的手心贴在她的腹部,像是燎原之火,她整个身子都有些发烫,急忙缩回手。

    “小心点。”傅沉声音从她头顶响起,手指从她腰上抽离,坦荡不失分寸,脸上一片平静。

    他给人的感觉温润,可是手臂却柔韧结实,明显是经常锻炼。

    “谢谢三爷。”

    “雨天路滑,一定要当心。”语气平和,就像普通长辈。

    “嗯。”宋风晚急忙钻进车里。

    她上车之后就在反思自己,人家明明是这么慈祥体贴的长辈,下雨好心送你,你居然以为上了贼船?

    本来是她被占了便宜,她此刻却有种对不起傅沉的感觉,他是君子,自己却以小人之心揣度他,真是不该。

    此刻车外的傅沉却不动声色得收紧手指,嘴角勾起一抹极淡的弧度。

    话说这女孩子的腰,都是这么……

    又细又软?

    ------题外话------

    我之前是不是说过,三爷虽然老,但是很苏很撩,你想靠人近点就直说,第一次正式碰面,就摸人家腰,你可以啊?还装得那么好。

    三爷:把老字去掉!还有……【靠得近点】这话我确实直接说了。

    我:……

    晚晚,你要相信自己的直觉,女人的第六感是最准的,你真的上了贼船,某个老男人没安好心……

    晚晚:……

    **

    我:三爷让大家多收藏多留言啊~

    三爷:我没说这话。

    我:……要多和读者互动,人家才会爱你!

    三爷:我不说,人家也爱我。

    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攻略:男配滚〕〔全身只有一滴血〕〔倾世女帝〕〔异灵妖域〕〔战争狂想曲〕〔第一糖婚:神秘娇〕〔校花的全能保安〕〔修真聊天群〕〔诡秘之主〕〔九星毒奶〕〔神秘娇妻,别凶猛〕〔明朝败家子〕〔清穿之今天开始做〕〔我真没想出名啊〕〔选择吧!名侦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