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进击的主公〕〔我真是学神〕〔最强重生之学霸女〕〔九零后天师〕〔随身空间好种田〕〔农门娇女:神医王〕〔农门辣妻之痴傻相〕〔施法诸天〕〔孽权〕〔武灭阴阳〕〔小妻爱你如初〕〔我行走在诸天世界〕〔异灵妖域〕〔次元经纪人〕〔唐诗薄夜〕〔界河之祖〕〔江山祭:倾城太后〕〔我和末世有个交易〕〔我,活了万年〕〔霍少你被OUT了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143 她的滋味儿,能让人发疯(5更)
    程岚看着站在门口的男人,心头狂跳。

    她第一眼见到傅沉,就无法自拔的爱上了他。

    初初见他那会儿,她刚从乡下上来,跟着爷爷去傅家走动,当时傅沉正和傅老对弈,十岁模样,已然有大家风范。

    她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宛若天神般的人物,当时就失了心魂。

    只是那时候年纪小,即便喜欢,也不敢说,直至后来傅沉出国回来,想和傅家联姻做媒的人不胜枚举,程家那时候也今非昔比,她才咬了牙,开始对他穷追猛打。

    他喜欢穿深色对襟长衫,抑或是称体精良的西装,像今天这般穿着,她还是第一次见。

    虽然是西装,却不如寻常那般工整,袖口挽起一小截,领口微微敞开,隐约可见一小段脖颈,略显瘦削,寒风窜入门里,将他衣角鼓得猎猎而动。

    凛冬的风,凄冷凌厉,将他头发吹得随意翻飞,狂野肆意。

    神色如常淡薄,只是眉眼间的萧瑟冷峻,凉薄如冰。

    以前是芝兰玉树,温润如玉,现在透着狂妄。

    她心脏不受控制得跳动,眼神定格在他身上,就再也无法挪开半分。

    “三爷?”程国富揉了揉眼睛,酒精作祟,他口齿不清,看着傅沉,神智都有些模糊。

    他怎么会突然来这里?

    “傅三,这一家人真是太不要脸了,还特么贼喊捉贼,要把我扔出去!这么冷的天,我就穿了这么点,这是要谋杀我啊。”段林白叫嚣着。

    “是你自己闯进我们家,你……”程天一捂着脸解释,撞到傅沉的眼,身子觳觫,筛糠般颤了两下。

    他不曾忘记,那个晚上,这个男人说要断他双手时的狠戾。

    语气冰冷彻骨。

    “三爷,您这……”程国富搓着双手,想要谄媚讨好,却又如从下口,

    傅沉偏头看了眼紧跟过来的商场经理,那人立刻叫保安将抓住个一个记者拖上来。

    程岚视线片刻不离傅沉,直至看到那个记者,心跳骤停,身子抑制不住的颤抖。

    “……真的和我没关系,我都和您说清楚了,都是程岚给我的消息,她说万宝汇那边有大新闻,让我们去守着……”

    “你在胡扯什么!”程岚抵死不认。

    “真的是她!十点多给我打电话,我带了几个人过去,然后就看到两个小混混试图猥亵一个小姑娘。”

    记者不傻,程岚如果不认,这黑锅只能自己背。

    他哪儿敢开罪傅三爷,肯定什么都据实相告。

    “胡说八道!三爷,你别听他瞎掰,我又没有预言功能,怎么会提前预知会发生些什么。”

    傅沉挑眉看他,眸深若海,幽邃,透着杀机。

    “你确实没能力提前预知,但你可以撺掇你弟做这个事,他没什么脑子,听你挑拨,找人滋事,如若事情得逞,你再借媒体的手,趁机曝光。”

    “对一个女生来说,被人非礼猥亵,甚至有人羞愧抑郁自杀。”

    “媒体再口诛笔伐,大肆宣扬,程岚?你是想要她万劫不复?”

    傅沉字句温吞,一字一顿,咬得异常清晰。

    “三爷,不是的,我……”

    “手段之恶毒,令人发指。”傅沉语气平静,却又透着迫人的强大气场,扑面而来……

    程岚浑身血液凝结凉透,紧紧攥着手指,“光凭他的一面之词,就能认定背后的人是谁?”

    “我这里有录音的,她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录下来了!”那个记者再次跳出来。

    “我们这些人没权没背景,我也怕被人当靶子,所以我自己留了一手,就在我手机里,我可以拿出来对峙的!”

    记者仓皇摸出手机,手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攻略:男配滚〕〔全身只有一滴血〕〔倾世女帝〕〔异灵妖域〕〔战争狂想曲〕〔第一糖婚:神秘娇〕〔校花的全能保安〕〔修真聊天群〕〔诡秘之主〕〔九星毒奶〕〔神秘娇妻,别凶猛〕〔明朝败家子〕〔清穿之今天开始做〕〔我真没想出名啊〕〔选择吧!名侦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