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傻娇妻:调教〕〔女总裁的特种保镖〕〔总裁的恶魔小妻〕〔文艺女神改造计划〕〔篮球极少〕〔种田山里汉:神医〕〔我家有间万事屋〕〔我的地下城没有问〕〔最强帝师〕〔诸天修道者〕〔万界疯人院〕〔雪狼出击〕〔快穿之不是炮灰的〕〔惊雷〕〔我真是个富二代〕〔大仙官〕〔牧神记〕〔福星高兆〕〔超神辅助系统〕〔重生之侯门邪妃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144 三爷很流氓:是你招惹我的
    卧室内静谧深沉,除却加湿器细微的嗡然声,傅沉只能听到耳畔强劲有力的心跳声。

    怦然跃动。

    他坐在床边,半斜着身子,怕压着她,身体略微悬空垂在她上方,衣服蹭着被子,紧贴着她的唇……

    手指扣着她的,怕碰到她手上的伤口,细细摩挲她的手腕。

    呼吸纠缠。

    他小心翼翼碰着她的唇,含着,吮着,却又不敢过于冒进……

    她唇边还沾了药水的味儿。

    他却觉得入口生津般。

    “唔——”宋风晚许是察觉到有些压迫感,身子不安的扭动两下。

    傅沉忽然直起身子,生怕她睁开眼,瞧见自己这般模样。

    她挪了下身子,睫毛略微抖动,忽然张着小嘴,喊了一声……

    “三哥——”

    傅沉呼吸一窒,眸底像是枕着星河,黑亮璀璨……

    “晚晚,你叫我什么?”傅沉伸手将她脸侧的一缕发丝别在耳后,目光落在她小巧的耳垂上,伸手摩挲了两下。

    小巧圆润,手感极好。

    宋风晚觉着耳边酥酥痒痒,忍不住嘤咛一声,以示抗议。

    傅沉本就忍得难受,她那声音,娇弱无力,听得他心尖直颤,因为裹着被子,小脸红苏诱人,他喉咙滑了滑……

    “晚晚,这可是你招惹我的……”

    话音未落,他就猝然低头,含着她的下唇,略微用力地咬了一下,抵开牙关,舌尖钻了进去……

    宋风晚觉得身上热得难受,梦里那人似乎越发放肆,紧挨着她,脑子晕眩,身体像是失了重量,电光火石,地动山摇。

    身子软了,酥麻得浑身失重无力……

    妈妈,我可能病得太重了,难受得都不能喘气。

    傅沉尝过那滋味儿,知道宋风晚没醒过来,便越发得寸进尺,舌尖抵住她嘴里喊着那块糖……

    香甜的橙子味。

    此刻外面忽然传来几声狗叫声,傅沉蹙眉,身子陡然抽离,紧接着就是段林白略显欠揍的声音。

    “来呀来呀,追我呀……”

    “卧槽,你没断奶的时候,就是老子伺候的,你居然想咬我,你来呀,你敢咬我一下,我弄死你。”

    “你个蠢狗!”

    ……

    傅沉手指攥紧,面色不虞。

    而宋风晚被他含着咬着,本就半梦半醒的,此刻被外面声音吓到,直接醒了……

    她猛地睁开眼,傅沉那张脸猝不及防映入她眼里。

    她呼吸一窒,提着心,视线游离,想起方才梦里的香艳。

    下意识咬了咬小嘴儿,心慌如麻,惴着不安,小脸红了又红。

    傅沉盯着她的嘴儿,暗暗下了个决定。

    以后总有一天,他得痛痛快快,尝个遍。

    “三爷,你怎么在这儿。”说话时候,那股藿香正气水的刺鼻味,扑面而来,她下意识蠕动嘴里的糖块儿。

    方才喝了药就睡着,现在嘴巴真是……

    好臭。

    她单手撑着,试图半坐起来。

    “刚才有急事要处理,才把你一个人留下。”傅沉伸手扯了边上靠枕放在她后腰处,手指礼貌克制的扶住她腰上一寸的位置,帮她调整坐姿。

    “没事。”她嗓子有些哑,说话更是细声细气。

    “还想吐?”

    她摇头,总觉得那个梦来的过于真实,她的唇边湿湿热热,似乎沾染了一层不属于她的气息。

    这个梦好像太真实了。

    “饿不饿?”

    傅沉说这话,她瞥了眼床头的电子钟,才发现已经下午三点半,出事之后,吐了半宿,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体内有个神明〕〔御灵之神妃医绝天〕〔美女总裁的窝囊未〕〔超级抗战:铁血东〕〔海贼之日日果实〕〔战争狂想曲〕〔你给的黑夜那么长〕〔农女福妃,别太甜〕〔我有一百个神级徒〕〔美利坚捡宝王〕〔无限世界重叠〕〔修罗帝尊〕〔神工〕〔梦幻西游之神级合〕〔全能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