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影视世界无限传送〕〔萝莉大法师〕〔抗战之烽火战神〕〔龙城〕〔死灵法师在漫威〕〔抗战之我为纨绔〕〔野蛮修炼〕〔穿越之腊梅花开〕〔都市极品医仙〕〔莫道乾坤〕〔嗜宠小娇妻〕〔霍长渊林宛白小说〕〔老婆快对我负责〕〔重生之超级银行系〕〔赘婿之神豪无敌〕〔美女总裁的龙血保〕〔医妃读心术〕〔一吻成瘾:总裁老〕〔坏总裁的枕上盛宠〕〔校花的绝品狂医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158 晚晚情窦初开,三爷吃醋
    半夜似乎下了小雨

    冷风拍打着窗户,道不尽的凉意。

    宋风晚昨夜喝了太多水,若非被尿意憋醒,她恐怕得睡到日上三竿,她摸爬着下床,凭感觉摸到洗手间,一路都恍恍惚惚……

    直到拧开水龙头洗手,微冷的水流,激得她神智回笼,她才睁开眼看着镜子中的人……

    她的嘴怎么……

    又红又肿。

    她脑海中瞬间想起昨晚那个半真半假的梦。

    她颤抖的伸手摸了摸嘴唇,下唇内侧还有被咬破了,丝丝麻麻,有点疼。

    做了很多次关于傅沉的梦,也有接吻之类的,但是隔天醒过来,绝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她抄水冲了把脸,脑海中断断续续浮现昨夜的事情,傅沉和她说得许多话,她虽记不清完整句子,却也有几处印象深刻。

    跌撞跑出房间,她摸出手机,开始百度芒克的诗。

    梦是自己脑海中加工制造的虚镜,她都不知道芒克这个人,又怎么会清楚他的诗,她手指颤抖的打下几个字,网络页面很快跳出这首诗的完整内容……

    傅沉手机屏保的诗句,赫然在目。

    昨晚发生的一切……

    不是梦。

    宋风晚跌坐在床边,攥着手机的手指,略微发烫,脑海中浮现两人耳鬓厮磨的情形。

    他将她抵在墙上,双手撑着,低头吻着,含着,吮着,轻轻舔咬……

    她心脏跳动得越发剧烈。

    所有事情的发生都是有所征兆的,想着这两个月自己和傅沉接触相处,确实比寻常人亲昵许多。

    就连基本的牵手,拥抱,两人都在不同情况下发生了很多次,他总喜欢逗弄自己,那种程度显然已经越界,失了分寸。

    宋风晚私心把他当长辈,有时候想到那方面,私心以为可能是自己的一些错觉。

    因为傅沉总能适时的分寸把握得非常好,虽在挑逗,却又隐忍克制。

    可是现在这一切,宋风晚已经不能用单纯的梦境来欺骗自己……

    傅沉喜欢她?

    她心底反复确认这件事,似乎并没有想得那么抗拒,难以接受。

    她仰面躺在床上,胸口热得发烫……

    茫然无措,不知接下来该怎么办?

    **

    直到乔西延过来敲门,她才猛地从床上跳起来,舔了舔嘴唇,莫名有种做贼心虚的错觉,隔了好久才去开门。

    “怎么这么慢?”乔西延虽然昨晚喝多了酒,第二天对他却无半点影响,穿着精致的西装三件套,神色冷峻。

    “刚睡醒,爬起来收拾一下,女孩子都有点慢的。”宋风晚侧身让他进屋。

    乔西延进去之后,看了一眼她堆放了一桌子的复习资料,“昨天回来还看书了?”

    “看了一会。”宋风晚沿着床边坐下,心虚的心脏猛跳。

    她昨夜回来,确实看了一会儿书,后来犯困就睡了,半夜口渴难耐,下楼喝水,这才……

    “收拾一下东西,我们下午回去。”乔西延说得漫不经心。

    其实昨夜醉酒,他完全可以多睡一会儿。

    可是清晨5点,隔壁就传来木鱼与诵经声。

    喋喋不休。

    吵得他脑壳儿疼。

    恨不能踹开怀生的房门,将他胖揍一顿。

    其实乔西延并不是个好脾气的人,十几岁时,年少轻狂,也是个行为乖张的,虽然从小拿刻刀长大,真正对这门手艺感兴趣,还是在十六七岁时候,醉心雕刻,十分磨人性子。

    他的脾性也是那时候才内敛起来。

    这小和尚若是碰到以前的自己,非把他扔出窗户。

    “下午?”宋风晚咬紧嘴唇,心底咯噔一下,“表哥,今天是圣诞节。”

    “西方人的节日有什么可过的?再说了,又不是只有京城才过圣诞。”乔家传统,除却传统节日,外国节日是一概不过的。

    “可是……”宋风晚低头盯着自己的拖鞋,“下午出发,得多久才能到家啊?”

    “晚上七八点吧,姑姑说等我们吃饭,吃了饭就能休息,还有四天考试,你也能好好复习冲刺。”

    云城的艺考时间,恰好排在了元旦节之前,各省份不同,有地方艺考都已落下帷幕,云城算是迟的。

    “那你和三爷商量了?”

    乔西延忽然挑眉,英气冷秀的眉头,微微一拧,看着宋风晚的时候,眼神审度中,透着一丝打量。

    “你……”宋风晚被他看得后背发凉,“你这么看我干嘛?”

    “前几天就和他说了,最近会回去,具体时间,我们定就行,和他商量做什么?”

    宋风晚差点忘了,自家表哥素来是个我行我素的人。

    “再说了,我接你回去,与他有何干系,回头亲自去和他道别就好,难不成他不让我们走,你还不回去考试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宋风晚手指绞在一起,她家表哥也太犀利敏锐了。

    “方才我就想问,你嘴巴是怎么回事?一夜睡醒,怎么肿了。”乔西延挑眉。

    宋风晚呼吸紊乱,心跳砰砰作响,几近要撞破肋骨……

    “我昨夜起来喝水,脑袋晕乎乎的,不小心被热水烫到了,舌头都要烫掉了……”她飞快的扯了个慌。

    昨晚……

    宋风晚他的舌尖曾深入自己口腔,咬了一下自己舌头,她头脑发麻,心悸不止。

    “以后小心点,行了,你赶紧收拾东西吧,我就不打扰你了,吃了中饭我们就回去。”乔西延知道自家表妹乖巧,压根想不到她会骗自己。

    乔西延一走,她身子松弛,伸手捂住脸。

    要命了……

    怎么一直在想那件事啊。

    宋风晚,你怎么会这么下流。

    **

    宋风晚将东西简单收拾一下,装箱打包,才温吞得往楼下走,生怕遇到傅沉。

    她还没做好心理准备,不知如何面对他。

    待她心烦意乱的走到楼下时,年叔才和她说,“三爷带怀生去学校办理手续了,估计中午回来。”

    “嗯。”宋风晚扯了扯衣服,松口气之余,还隐隐有些失落。

    “晚晚,收拾好了吗?”乔西延下楼时,仍旧穿着那日过来时的长风衣,冷冽清瘦,给人一种扑面而来的冷意。

    宋风晚点点头,她来时带的东西就不多,压根不需要收拾什么。

    “待会儿要去拜会傅老和老太太,你现在就跟我出去吧,买点东西,就直接过去。”乔西延和年叔打了招呼就往外走。

    宋风晚回屋拿了自己的包,就跟他出门。

    这一路上总是有些心不在焉。

    这几年圣诞节的节日气息越发浓厚,街上热闹非凡,她却一点兴致都提不起来。

    **

    傅家老宅

    乔西延和宋风晚到老宅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多,忠伯领着他们进去,还一个劲儿说,“不用带礼物,这也太客气了。”

    “应该的。”乔西延仍旧是一副冷脸。

    两人进屋后,才发现,傅家有客人。

    “呦——宋妹妹。”段林白笑着从沙发上跳起来,“你怎么来了?”

    “傅爷爷、傅奶奶好。”宋风晚先和两位老人打了招呼,才喊了声,“段哥哥。”

    客厅里除却这三人,还有个她并没见过的中年男人,成熟稳重,鼻子嘴巴与段林白有几分相似,他俩又坐在一起,肯定是他父亲了。

    “叔叔好。”

    “嗯。”那男人点头应了声,看着自己儿子傻乐呵的模样,多看了宋风晚两眼。

    段林白虽是自来熟,对异性却不甚热衷,就会打嘴炮,过过嘴瘾罢了。

    “你说你俩人来就行了,带这么多东西干嘛啊。”老太太拉着宋风晚坐到自己身边,“我就感觉,你才刚来我们家,这怎么就要走了,我还真是舍不得。”

    “我有空会来看您的。”宋风晚笑着。

    “你们这些孩子,就爱说这种话糊弄我,都说常回家,又都忙得要死……”

    宋风晚讪讪笑着。

    “待会儿你和西延就留在这里吃饭,我让人和老三说一声。”

    宋风晚此刻提到傅沉还心乱如麻。

    老太太说什么她就点头应着。

    乔西延则坐在傅老那边,两人聊天的话题,无非又是针对他父亲而已。

    宋风晚看着对面的段家父子,压低了声音靠近老太太,“傅奶奶,您还有客人,要不您先招呼他们?”

    让人家干等着,怠慢他们总是不礼貌的。

    “不打紧,我们两家太熟,一家人一样,不在乎那些。”老太太握着她的手。

    忍不住叹了口气,这孩子是真懂事,傅聿修这个没福气的蠢东西,三言两语就被一丫头给哄骗了,以后有他受的。

    “对了,西延,你来得倒是巧了。”老太太忽然想起什么,冲着乔西延一笑。

    乔西延陡升一股不好的预感。

    “小白过来,是商量相亲的事,我给他物色了不少好姑娘,你正好跟着一块看看,要是有合适的,等你有空过来,我安排你们见见。”

    乔西延嘴角霎时僵硬,“我住吴苏,怕是不太方便。”

    “这有什么不方便的啊,现在交通这么发达,你想来,这不三五分钟就能搞定的事嘛。”

    “这以后要是成了,人家可能并不愿意跟我回去?”乔西延总是想找理由搪塞过去。

    “这事我肯定会提前和人家打招呼,姑娘愿意远嫁,才会和你见面,这以后两人情投意合,说不准,你还想定居在京城呢,八字都没一撇,想那么远干嘛。”

    老太太这人嘴皮子溜,乔西延这种“笨嘴拙舌”的人,哪里说得过他。

    “你看啊,照片很多,你和小白两人先看看。”

    乔西延压根没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会落得和段林白这种二傻子一样的境地。

    段林白却开始幸灾乐祸,有人跟着自己一起遭罪,总比他自己一个人好。

    **

    这边两人看着照片,宋风晚则一直和老太太说着话。

    约莫十几分钟后,外面传来车声,忠伯笑道,“应该是三爷和怀生来了。”

    宋风晚心底咯噔一下。

    也就一两分钟的功夫,傅沉牵着怀生出现在门口,他与段林白的父亲打了招呼,就从鞋柜里翻出一双拖鞋递给怀生。

    “怀生呀,快点给奶奶看看。”老太太喜欢小孩子,看到怀生,就急忙迎了过去。

    宋风晚就有些落了单。

    她端着水杯,喝着已经半凉的茶水,不敢抬头去看傅沉。

    忽然对面的中年男人,对着她开了口,“乔老的外孙女吧?”他说话很艺术,没提宋家,只着眼乔家。

    “嗯。”宋风晚礼貌性的回答。

    “你和我们家林白很熟?”

    “还好。”

    “平时有什么兴趣爱好吗?”

    “就看看书,画画。”她一高三学生,除了这些还能干嘛啊。

    “那可巧了,我们家林白也喜欢看书,他以前学古典音乐的,你会画画,都是搞艺术的。”

    段林白瞠目结舌,他爸这是在干嘛?

    “呵呵,是嘛?”宋风晚低头喝着茶,她也不傻,这叔叔从方才开始,就一个劲儿盯着自己看,她压根没多想,现在怎么就……

    “我们家林白今年26,还没谈过恋爱,名下有一家娱乐公司,还有几家娱乐媒体,存款很多,还有不少车子,京城房子三套,在国外还有一个别墅……”

    “爸——你在胡说什么啊!”段林白被吓得都懵逼了。

    余光瞥了眼傅沉,他正慢条斯理的脱外套,那神情,冷嗖嗖的……

    我的亲爹啊,你特么这是把我往火坑里面推啊。

    “叔叔,我还是学生……”此刻所有人视线都聚焦在她身上,她不懂傅沉有没有看她,却莫名心虚。

    “学生没事,咱家林白目前也没有结婚的打算,可以接触接触,试试看。”

    “爸!”段林白气结,急忙跑过去阻止。

    “我刚才看你对人家小姑娘亲亲热热的,又是妹妹,又是哥哥的,我还没见过你对哪个女生这么殷勤谄媚,自己不主动,我帮你还不成?”

    “压根不是这样的,你想多了。”

    段林白欲哭无泪,她是傅沉看上的人,傅沉又是个睚眦必报的性子,讨好她,抱住大腿很重要。

    “就是叔叔,我和段哥哥就是普通朋友。”宋风晚也跟着解释。

    “你是瞧不上我们家林白?”段家父亲似乎还不死心。

    “不是,段哥哥很好,就是我现在没那个心思。”

    “那你什么时候有这个心思打算啊?”

    宋风晚简直想哭,这都什么神逻辑啊。

    “爸,真不是,我压根不喜欢她,您真的想多了……”

    乔西延也是没想到这家人会忽然把矛头对准自己表妹,回过神才帮忙拒绝。

    “段先生,实在不好意思,我妹妹还小,况且之前发生了不少事,她马上又要开始,真的不想再因为其他事分神……”

    “实在抱歉。”乔西延处理人际关系,还是进退得宜的。

    这人是他长辈,若是同辈人,打自己表妹主意,乔西延断不会给他半分好脸色。

    “确实是小,不过不急,以后有机会来京城玩,我让林白带你四处转转……”乔西延话说到这个份上,他虽然是妥协了,但很明显并未死心。

    “你这也太突然了,你瞧把人家吓的。”老太太笑着出来打圆场。

    “就是啊爸,我对她真没半点想法!”段林白这话也是说给傅沉听的。

    “我就是觉得她不错,年纪小,也不是什么问题,正好有时间培养感情……”

    他一直在观察宋风晚,虽然年纪不大,说话处事倒是不错,长得也端正,温婉乖巧,和他家林白正好互补。

    **

    宋风晚听了这话,这才松了口气……

    忽然感觉到身侧沙发往下塌陷,一个人坐在她身边,几乎是紧挨着她,一股窜着凉意的檀木香味,瞬间侵袭她的四肢百骸。

    傅沉刚从外面回来,周身带着寒意,坐在她身边,肩膀擦碰……

    又湿又冷。

    神情无恙,宋风晚却明显感觉到,他心情很不好。

    ------题外话------

    二浪要哭晕在厕所了。

    人家都是儿子坑爹,他这是被亲爹坑啊,日子没法过了……

    晚晚知道三爷喜欢她了,哈哈,可喜可贺,撒花撒花

    **

    今天是圣诞节,大家圣诞快乐~

    明天就是26号啦,大家一定要帮月初把月票留到明天哈~

    爱你们,么么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体内有个神明〕〔御灵之神妃医绝天〕〔美女总裁的窝囊未〕〔超级抗战:铁血东〕〔海贼之日日果实〕〔战争狂想曲〕〔你给的黑夜那么长〕〔农女福妃,别太甜〕〔我有一百个神级徒〕〔美利坚捡宝王〕〔无限世界重叠〕〔修罗帝尊〕〔神工〕〔梦幻西游之神级合〕〔全能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