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骁勇强护〕〔鸡毛蒜皮都是情〕〔红尘篱落〕〔装甲武神〕〔我的超级庄园〕〔私人娇妻苏医生〕〔重生之绝世废少〕〔高龄巨星〕〔我有个神级选择系〕〔修仙小神农〕〔来自娱乐圈的泥石〕〔雪颜谜传〕〔绝世无双:师尊,〕〔最强妻管严〕〔盛世余生只为遇见〕〔我家天使萌萌哒〕〔重生之豪门导演〕〔汉末之吕布再世〕〔一剑破道〕〔龙血战神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时光微微甜 第630章:红颜薄命
    看完结好书上【完本神站】地址:.wanbentxt. 免去追书的痛!

    她成了所有人唾弃的荡妇,是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因为十六岁那年——她怀孕了。

    没有人知道孩子是谁的,不管白龙家的人怎么逼问,她始终不肯说出孩子的父亲是谁。

    白亦然从人人艳羡的白龙家的公主,变成了人人唾弃的荡妇,所有人提起她皆是谩骂和讥讽。

    白龙家因此名誉受损,不是没想过让白亦然拿掉肚子里孩子,只是泰国是信仰佛教的国家,不允许堕胎,否则就是犯法会被判刑。

    白亦然在谩骂和嘲笑中十月怀胎,生下一个儿子,只是身份一落千丈。

    从白龙家最好的房间搬去了佣人的房间,吃着是佣人都不如的饭菜,甚至不允许她出门,觉得她出门就是在丢白龙家的脸。

    就这样过了五年,白龙家忽然对外宣布白亦然病逝,香消玉殒,而白亦然的那个孩子因为母亲的死打击太大,跑出白龙家,踪迹全无。

    这件事当年被津津乐道很久,再后来所有人都不再记得白亦然这个如天使般的少女,更不会有人在意她那个父不详的孩子。

    白亦然三个字,在白龙家更是成为一个禁忌,谁也不愿再提及。

    唯有白卓,在继任白龙王的位置后,命人寻找白亦然的那个儿子——白飞龙。

    ……

    叶微蓝看着白述发过来的照片,是白亦然十五岁的模样。

    五官清秀,肤若凝脂,明眸皓齿,不过是十五岁的年纪,身高已经有一米七,亭亭玉立,倾国倾城。

    只是一想到这样一个美人十六岁未婚先孕,二十一岁就香消玉殒,难免有些唏嘘。

    靳仰止听到她的叹气声,起身去倒了一杯水递给她,“怎么了?”

    叶微蓝接过杯子,撇了撇嘴,“这个白亦然真应验了那句话,自古红颜多薄命,我只是很好奇她的那个孩子究竟是谁的。”

    靳仰止站在她的身后为她捏了捏肩膀,“白龙家的事,我们不能插手,我们的任务是带回战宁。”

    叶微蓝轻啜了一口温水,放下杯子合上电脑,扭头看向他,“我知道,放心吧,我不会管白龙家的事。”

    虽然她真的对白亦然很好奇,不过这里不是京城,由不得她胡作非为,最重要的是她不能影响到宝贝儿执行任务。

    靳仰止轻轻的拍了下她的肩膀,扫了一眼手腕上的表,“这个时间点战南望应该回来了。”

    叶微蓝托住下巴,“大概是担心战宁吧,毕竟现在凶手未名,所有生活在白龙家的人都有可能是下一个目标。”

    靳仰止拉开旁边的椅子坐下,沉静的嗓音道:“我和上面已经汇报了计划,等石瑞他们过来,上面的命令应该也会下达,我们就可以开始行动。”

    “倒时候我们就能回京城了。”叶微蓝艳丽的脸蛋上涌上笑意,侧身整个人靠在他的怀里,“有一段时间没见小心肝和放放了,也不知道这两个小没良心的有没有想我们啊。”

    靳仰止搂住她的腰,低头在她的额角亲了下,“你想知道,打个电话给他们不就清楚了!”

    她笑,掀起眼帘往了他一眼,神色傲娇,“才不要!我才不要做一个只知道围绕儿女转的家庭主妇,我的人生理想是星辰和大海……”

    靳仰止:“说人话。”

    “不想当娘,想去浪……”叶微蓝俏皮的笑了笑。

    靳仰止捏了下她的小脸,“那我呢?”

    她眨了眨眼睛,“我带着你一起去浪。”

    靳仰止薄唇含笑,没有接话。

    叶微蓝白皙的手指戳了戳他的胸膛,“你笑什么嘛?”

    靳仰止握住她的小手紧紧攥在掌心里,“没有什么,觉得你可爱。”

    叶微蓝坐正身子,抬头看他,“就只是可爱吗?你不觉得我更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倾国倾城?”

    靳仰止无奈的笑,低头在她的唇上亲了一口,“是,我的蓝蓝美艳绝伦,举世无双。”

    “这还差不多。”叶微蓝露出甜蜜的笑,直接坐到他的身上,纤细的双臂搂住他的脖子,仰头热情的回应他的吻。

    她哪里知道,靳仰止心里在想的是:我的蓝蓝,一生潇洒不羁爱自由,而我凭什么要将她的一生禁锢在靳家,在靳氏集团。

    后来当他尽完肩膀上的责任,站在荣耀的顶峰,在所有人都要费力仰视他的时候,他却选择卸下所有的光环和荣耀,回归平凡。

    此举掀起了惊天骇浪。

    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百思不得其解,各种版本接踵而至的时候,他却只是云淡风轻的回应一句:“前半生我是军人,保国为民是我的责任,而后半生我只是叶微蓝的丈夫,一个普通的丈夫,余生惟愿不负时光,不负她。”

    ……

    战南望回到酒店,跟靳仰止叶微蓝交换了一下信息。

    目前能确定是战宁不记得以前的事,更不记得战南望,至于他究竟经历了什么,记忆是怎么没有的,还需要再调查。

    战南望说完,准备回房间休息,刚起身要走,靳仰止忽然开口,“等一下。”

    战南望和叶微蓝见他神色不对,瞬间提高警惕。

    “有人朝着我们的方向过来,大约有二十人。”战南望根据脚步声判断道。

    叶微蓝迅速走向窗口,他们的方向刚好可以看到酒店的正门,“楼下有人监控,目测是五个人。”

    靳仰止迅速打开电脑调出监控,“停车场已经被占据了,后门还没有……”

    叶微蓝迅速放下窗帘遮挡住房间,以免有狙击手伏击,走过来道:“从后门走,穿过后巷到对面的巷子后,那儿我提前放了两辆车子。”

    靳仰止仰头看她,眼神熠熠生辉,带着几分赞许。

    叶微蓝像是得到老师表扬的小学生,露出骄傲的神色,“跟你学的,未雨绸缪!”

    像当初他可是把靳澜算计的连裤衩都不剩。

    战南望忍不住白了个白眼,没好气道:“我说都什么时候了你们两能不眉来眼去的吗?人家都杀到门口了,我们现在连房门都出去。”

    “出不去那就不出去咯。”她老神在在道。

    靳仰止和战南望对视一眼,又看向她,“你有办法出去?”

    叶微蓝扬了扬下颚,冲战南望道:“你说一句叶微蓝天下最美,我就带你出去。”

    战南望眉梢微抽,“叶微蓝,现在都什么时候你还有心思开玩笑?”

    叶微蓝眨了眨眼睛,“谁跟你开玩笑啦?你是不是不说?那好,我们就一起死咯。反正我跟宝贝儿在一起,就算是去黄泉路上也不会孤单哦。宝贝儿你说是不是?”

    战南望:“……”

    无奈之下瞪向靳仰止:还不管管你老婆。

    靳仰止像是没看到,温润的眸光宠溺的望着叶微蓝,“是,只要是跟你在一起,去哪里都好。”

    战南望:“……”

    真想骂一句:狗男女!!!

    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眼看着即将要被破门而入了,战南望强忍着掐死他们的念头,咬牙切齿,“叶微蓝天下最美!”

    叶微蓝勉强的点头,“看在宝贝儿的份上算你过关。”

    音落,转身从沙发后拿出一个黑色包,打开一个正方形一样的塑料盒直接贴在了门上,瞬间发出“滴”的一声,倒计时开始。

    战南望扫到门上的炸弹,“艹,你打算带我们一起自杀吗?”

    “要自杀你自杀,我可没兴趣。”叶微蓝白了他一眼,扭头看向靳仰止立刻颜笑眉开,“宝贝儿,我们走。”

    靳仰止轻笑颔首,跟着她的步伐走向浴室。

    战南望不知道这夫妻两葫芦里到底卖着什么药,听到脚步声已经到门外,眼下只能硬着头皮走向浴室。

    叶微蓝走到浴室,从黑色包里又掏出一块黑色的炸弹粘在墙壁上,回头看到站在身旁的战南望,“还不走远点?想被炸成肉块啊?”

    战南望立刻退避三舍,退到浴室门口。

    叶微蓝也转身走到靳仰止身边,声音轻悦的倒数,“五,四,三,二,一……”

    “嘭!”

    炸弹爆炸的瞬间,靳仰止的双手覆盖在了叶微蓝的耳边。

    炸弹的分量计算的刚好足够炸掉一面墙,又不会伤到房间里的人。

    墙壁被炸出一个窟窿,尘土飞扬。

    “咳咳……”战南望挥了挥手,被灰尘呛的快被呼吸了。

    “嘭!”

    客厅的方向也传来一声爆炸,明显比浴室的大。

    靳仰止知道他们是进来了,一把抓住叶微蓝的手,当机立断:“走。”

    战南望紧跟其后。

    隔壁房间没有人,他们直接进入房间,然后拉开房门。

    门口的地上躺着好几具尸体,还有些及时扑开,爬到地上,被炸得还没回过神。

    靳仰止和叶微蓝先下手为强,将要反击的几个男人一一击毙,战南望出来帮忙。

    颤抖之间,靳仰止先清理了左边的通道,“蓝蓝,先走。”

    叶微蓝一脚踹在男人的肚子上,毫不迟疑的回应,“好。”

    一边跑向左边的安全通道,一边拿枪……

    这个时候不能乘坐电梯,那是最危险的地方。

    靳仰止和战南望断后,刚处理完堵在门口的人,电梯方向又涌来十几个人……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家的味道〕〔倾世女帝〕〔山海意难平〕〔副本掌控者〕〔九星毒奶〕〔诡秘之主〕〔绝对一番〕〔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修真聊天群〕〔傲世仙尊〕〔海贼之日日果实〕〔我真没想出名啊〕〔赘婿当道〕〔变成血族是什么体〕〔第九守秘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