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小青梅超萌哒〕〔玄天龙尊〕〔你来挺好,不走就〕〔全能赘婿〕〔天界打工皇帝〕〔万能女婿〕〔荒原闲农〕〔都市绝品狂尊〕〔幺女好养活〕〔巨富女婿〕〔偷心透视小村医〕〔卓岳的修仙日常〕〔修仙强者重回都市〕〔安得在一方〕〔都市最佳仙婿〕〔我的日本文艺生活〕〔引凰为后〕〔恶魔专属,国民校〕〔豪门盛宠:神秘老〕〔人间异传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时光微微甜 第722章:我愿意接受任何惩罚
    看完结好书上【完本神站】地址:.wanbentxt. 免去追书的痛!

    手机震动持续了好一会才停下。

    顾简放下手,从嘴里拿出体温计看了一眼——38°2。

    唉,做人果然不能惦记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你看现世报来的也忒快了。

    扔下体温计,翻身趴在床上被子拉高,装死挺尸……

    ——

    靳景行在办公室心情烦躁的等了一上午,接到电话京城的各大医院都没有顾简的就诊记录。

    也就是说他没去医院。

    那他去哪里了?

    想到自己昨晚干的事,靳景行心头就堵得慌,也不知道昨晚自己是怎么了……

    以前也喝醉过,但没做过这样的禽兽的事!

    一想到那个孩子每次用干净清澈的眼神看着自己,是那般信任和敬仰,而自己却……

    这件事自己必须给那个孩子一个交代。

    靳景行深呼吸一口气,拿起手机打电话让人把顾简的住址发给自己,又吩咐小陈备车,自己要出去一趟。

    小陈开车把靳景行送到顾简的公寓门口。

    靳景行让他留在楼下,而自己独自一个人上楼敲门。

    小陈以为靳景行是关心顾简昨天是不是喝多了,心头感慨中将平日里看着冷冰冰的,不苟言笑,对顾简要求也严格,没想到还是挺关心顾简的嘛。

    靳景行按门铃,等了好一会不见有人开门,又摁了一下。

    门铃响了两声后,依然没有人开门。

    靳景行蹙眉,难道不在家?

    打电话叫小陈去问问物业的人,顾简是不是出去了。

    小陈很快回话,保安说顾简凌晨三点回来就没出去过了。

    靳景行脸色倏然阴沉,二话不说一脚踹开公寓的门,“顾简……顾简……”

    进屋来不及打量屋子的装修布置,直奔房间的方向。

    一把推开门……

    顾简睡的迷迷糊糊的,听到动静,坐起来不耐烦的吼道,“谁啊?吵死了……”

    话音还没落地,惺忪的眼眸看到站在门口的男人,瞬间发出土拨鼠般的尖叫:“啊——”

    靳景行被她的分贝刺的不由的蹙眉,不过见他没事,悬空的心瞬间落地,他还以为……

    “中,中将……”顾简一脸懵逼,连忙抓起被子把自己裹起来,一双迷离的眼眸惊慌失措的望向他,“你……你怎么进来的?”

    “踹门。”靳景行言简意赅的回答。

    顾简:“…………”

    气氛一瞬间凝固起来,两个人四目相对,谁也没有说话。

    顾简想到昨晚发生的事,脸颊暗暗发呆,缓缓的低头,用被子遮住自己的脸,只露出一双小鹿般的眼睛,无措的看着他。

    靳景行也想到昨晚的事,冷峻的五官上不由的涌上几分尴尬,喉结滚动几下,轻咳了两声,故作镇定自然的开口,“我们,谈谈。”

    “啊?”顾简一怔,瞬间心就提到嗓子口了,眼眶逐渐红起来,湿漉漉的,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该来的,还是要来吗?

    还以为自己能多逃避几天呢!!

    靳景行一看到他眼眶红了,心头像是被什么蛰了下不是滋味。

    多好的孩子却被自己给祸害了。

    “你别怕,我就是来给你一个交代的。”虽然大家都是男人,但是这孩子体力差,力气小,是自己欺负了他。

    顾简眨了眨眼睛,没说话,心头止不住的难过。

    所谓的交代就是把她赶走吧。

    “你……”她抿了抿下唇,微哑的声音道:“你先出去,我想先换身衣服。”

    靳景行想着肯定是昨晚的事给他留下阴影了,否则也不会刻意避开自己换衣服。

    “我在客厅等你。”

    房门关上,顾简沉沉的叹了一口气,放下的被子露出身前的轮廓……

    他都已经知道了,再穿不穿束胸其实也不重要了,只是穿习惯了,突然不穿感觉怪怪的。

    顾简一件一件衣服穿好,又去浴室简单的洗把脸,然后带着比上坟还要沉重的心情拉开房间门。

    靳景行听到动静,起身回头看他,“过来坐。”

    顾简蜗牛般的速度挪到沙发前,挑了一个离他最远的单人沙发坐下,将靠枕抱在怀里,清澈的眸子望向他,对视一秒,又迅速的落下。

    靳景行注意到他走路的姿势不对,一定是昨晚自己伤到他了,顿时心里的罪恶感更深,沉声道:“顾简,对不起。”

    顾简葱白的手指紧紧扣住抱枕,低脑袋没说话,丧气的像是在等待宣判死刑的犯人。

    “虽然我们都是男人,但是我对你做出那样的事……”靳景行开口,脸色自责又尴尬,“做错了就是做错了,我愿意接受任何惩罚。”

    “哈?”顾简快低到地上的脑袋猛然抬起,一脸懵逼。

    他说啥?

    我们都是男人?

    男人?

    难道他昨晚喝多了,连自己进的是哪里都分不清楚?

    靳景行神色歉疚,以为他是不相信自己的话,语重心长道:“你不用害怕,虽然我是你的上司,可我既然做错事就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顾简一脸懵逼,完全不明白他到底想干嘛。

    靳景行抬头,黑沉的眼眸认真的与他对视,“你可以去医院做一个验伤报告,然后去起诉我,我会认罪。”

    “啊?”顾简更加懵逼了,“我……我为什么要去起诉你??”

    昨晚的事虽然是他带着几分强迫的性质,可自己也算是……半推半就。

    双方都有责任吧!

    靳景行皱眉,眸光复杂的盯着他看了半天,若有所思道:“也是,被男人强一奸对你来说是很丢人,还会让你父母蒙羞,那我自首认罪,我会向法官请求对你的资料保密,不会给你再带去二次伤害。”

    说着,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就要报警……

    “等等……中将……”顾简终于反应过来了,他这是以为强了自己要去认罪??!

    起身连忙夺走手机,着急道:“中将,你疯了啊!你这样做你的前途全毁了!”

    靳景行的手机被他抢走,起身道:“我不能为了前途就能无视对你的伤害。我现在根本就不配穿那一身的军装,你把手机给我!”

    顾简连忙将手机藏到身后,“不给……中将你没有伤害我啊!”

    “我伤害你了!!”靳景行厉声道,“你不要因为我是你上司就维护我。”

    “我没有!”顾简避开他伸过来的手,步伐往后退,猝不及防的撞到茶几上,“啊”的一声整个人往后倒……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攻略:男配滚〕〔贵女重生:侯府下〕〔倾世女帝〕〔隔世欢:富贵惹人〕〔第一糖婚:神秘娇〕〔全身只有一滴血〕〔我的体内有个神明〕〔战争狂想曲〕〔火影之幕后大BOSS〕〔我在娱乐圈修仙〕〔海贼之日日果实〕〔修真聊天群〕〔主神调查员〕〔诡秘之主〕〔原来我是妖二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