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初中:学霸女〕〔战神,你家萌狐要〕〔都市之至尊魔主〕〔我的野蛮老祖〕〔大妖猴〕〔穿越星际:妻荣夫〕〔宴先生,她回来了〕〔诸天投影〕〔最高之战〕〔重生绝世天帝〕〔重生大富翁〕〔侠女来袭:本王妃〕〔女友有个系统〕〔万古神龙变〕〔有钱就是了不起〕〔重生毒女:王爷您〕〔急诊科恋人〕〔异食斋〕〔天价婚宠:权少赖〕〔绝世宠妃:妖孽夫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时光微微甜 第576章 万念俱灰
    ——我爱你,以一颗肮脏的灵魂无比虔诚的爱着你。

    “他是爱我的……”楚兰音眸光呆滞的望着叶微蓝,眼角的泪水无声无息的落下。

    绯唇轻挽,不断的重复一句话,“他是爱我的……”

    这么多年她从来都没想过他竟然是爱自己的。

    “啊!”忽然头像被重物狠狠重击了下,疼的楚兰音捂着头直接弯下了腰,脑海里忽然就涌上很多很多陌生的又熟悉的画面。

    从国到巴黎,从巴黎到伦敦,那一桢一帧的画面如潮水般涌入脑海了。

    沾着泪珠的睫毛不断的颤抖,眼底的潮湿却越来越多,眸光破碎,又震惊。

    回来了……

    她失去的记忆又回来了。

    楚兰音像是受了什么刺激,忽然起身飞跑出房间。

    坐在监控器前的傅临渊剑眉蹙起,厉眸里闪过一丝疑惑。

    他从未见过楚兰音这般失控过。

    厉眸在监控器上盯了良久,最终还是起身走向门口。

    楚兰音离开的急促,并没有唤醒叶微蓝,她还在被催眠的状态,还困在那个梦境里走不出来。

    叶微蓝皱着眉头,平静的神色再次变得难受起来,放在身前的手不由自主的抓紧衣服。

    她看到了男人神色悲凉又哀伤,他将玩偶放进小蓝蓝的怀里就走了。

    小蓝蓝睁开眼睛,目光呆滞没有焦距,身子硬邦邦的起身赤脚走在地板上,抱着怀里的玩偶走出房间。

    叶微蓝没有犹豫的跟在她的身后,跟着她下楼。

    小蓝蓝走到楼梯的转弯处突然停下脚步,缓缓蹲在楼梯上,透过护栏的缝隙看向楼下。

    粉雕玉琢的小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甚至眼神里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好像躺在下面死掉的人与她毫无关系。

    叶微蓝顺着她的眼神就看到了满天的火光,一滴的鲜血。

    躺在地上的妈妈,爸爸,还有二叔与靳澜。

    烟眸倏然一怔,渐渐像是被大火烧红了,不可思议的眼神在小女孩的头顶和楼下不断的徘徊。

    她看见了……

    原来当年她看到了事情发展的全部过程。

    可是——

    为什么自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为什么自己记不得是谁杀了她的爸爸和妈妈。

    叶微蓝往下走了两步,一把抓住小女孩的肩膀,情绪激动的问道:“告诉我,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低着头的小蓝蓝忽然抬起头看她,空洞的眼神变得阴鸷阴戾,樱唇勾起一抹阴森恐怖的笑容……

    抱着玩偶的双手沾满了鲜红色血液,将身前的玩偶也染红了……

    叶微蓝被这突如其来的笑容惊的后背涌起无限的寒凉,蔓延四肢百骸。

    手指松开她的时候,心神恍惚没站稳,整个人往后仰去,迅速的从楼梯上滚下去。

    “啊——”

    叶微蓝尖叫了一声,猛地睁开双眼。

    空洞的眼神里没有一丝的焦距,呆呆的望着天花板,眼角渗出一颗泪珠,缓缓的并入了发丝之中。

    ……

    一早还晴空万里的岛屿,不知道什么时候布满了乌云,骤雨狂风来的又急又猛。

    楚兰音失魂落魄的走出大楼,走进了大雨中,身上迅速就湿透了。

    满脸的水迹分不清究竟是雨或是泪。

    她踉踉跄跄的往前走了几步,突然就摔坐在地上,双手抱住自己的头,毫无形象的痛哭起来。

    哭的歇斯底里,哭的……万念俱灰。

    傅临渊撑着一把黑色的伞走到她面前,眉眼微低,低沉的嗓音里在雨声里被冲淡的有些不真实。

    “起来吧。”

    楚兰音跪在地上半天没有动,不知道过了多久缓缓的机械般的抬起头,看向他——

    晶莹剔透的眼睛里布满水雾,沾着雨水的唇瓣微动,声音轻若柳絮,“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他是爱我的……”

    傅临渊剑眉蹙了下,清寒的一张脸并没有什么反应。

    楚兰音低头苦笑,眼睛里像是钻了虫子一样疼,“他把仅有的最后一个月生命都给了我,我们一起去了很多地方,我们度过一段很快乐的时光,然后……”

    贝齿紧咬着粉唇,用力的咬破了也浑然不知,满嘴的铁锈味和酸涩。

    “他催眠了我,他让我忘掉那一段我们一生中最快乐的回忆,让我只记得对他的恨……”

    她仰起头看向傅临渊,又哭又笑,像个疯女人。

    傅临渊将手中的伞大半都倾斜到了她的头顶上,冰冷的雨水淋湿了他大半个身子,甚至是眉眸都沾着水珠,显得更加的寒冷无情。

    削薄的唇瓣翕动,声音深沉,“他已经死了,不管他是爱你或者不爱,死了就是什么都没有了。”

    楚兰音摇头,纤细的手指抓紧他被雨水打湿的裤腿,哭红的眼睛望着他,沙哑的声音响起,“死亡并不是终点,遗忘才是。”

    声音很重,像是在说给傅临渊听,更像是在说给自己听。

    傅临渊沉默,不语。

    楚兰音沾着雨滴的睫毛轻颤,缓缓落下,手指就要松开的时候,傅临渊忽然弯腰扣住了她的手腕——

    “我不在乎什么才是终点,我只知道你既然是我的人,我就不能看着你自贱堕落。”

    她一怔,还没反应过来时,傅临渊已经伸手将她强制性的拉起来。

    大概是在雨里跪久了,差点跌到地上去。

    幸好,傅临渊拉住了她,等到她站稳才松开手,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披在她的身上。

    因为她穿的白色衬衫已经湿透,露出深色的内衣与春色。

    伞依然举在楚兰音的头顶上,冷硬的脸庞被大雨冲洗,声音比大雨更冷,“回去吧,叶微蓝还在里面。”

    楚兰音捏紧他披在自己身上的外套,眸光落在他的肩膀上,雨水溅上去又四溅飞出更小的水珠。

    她缓缓的垂下眼帘,机械般的点点头。

    二楼。

    傅临思站在窗口看着楼下这一幕,阴戾的眼眸里划过浓郁的厌恶,忍不住的骂了一句碧池!

    小五靠在玻璃上,端着酒杯笑容邪肆,“你就这么讨厌楚兰音吗?我觉得她挺好的啊……”

    他话还没说完,傅临思一个冷眼射过去,“一个荡i妇哪里好了?也不知道我哥是被她灌了什么迷魂汤,这样相信她!”

    小五喝酒不说话了。

    “我让你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了?”傅临思收回眸光,不去看让自己恶心的人,转移话题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攻略:男配滚〕〔贵女重生:侯府下〕〔倾世女帝〕〔隔世欢:富贵惹人〕〔第一糖婚:神秘娇〕〔全身只有一滴血〕〔我的体内有个神明〕〔战争狂想曲〕〔火影之幕后大BOSS〕〔我在娱乐圈修仙〕〔海贼之日日果实〕〔修真聊天群〕〔主神调查员〕〔诡秘之主〕〔原来我是妖二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