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宠妻山里汉:种田〕〔乡间轻曲〕〔高龄巨星〕〔向往的生活之娱乐〕〔重生在90年代〕〔一朝穿越王爷手到〕〔第一战王〕〔我在抬头你在看〕〔王妃C道出位〕〔穿越后,我成了国〕〔萌妻难追:总裁爹〕〔都市无上仙尊〕〔惹火娇妻:闪婚老〕〔镇魂风云录〕〔穿到七年后我成了〕〔帝少追缉令,天才〕〔都市之无限返现〕〔神级至尊奶爸〕〔溺宠神医狂后〕〔独步九天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时光微微甜 第598章 我要报警
    “你以前有多糟糕,现在就有多好,以前有多讨厌,现在就有多可爱。”

    凌则屿炙热的眸子盯着她,一字一顿道:“老子喜欢的女人,天下第一好,记住了吗?”

    认真的眼神,眼神的话语,一点也不像是在安慰她或是哄她。

    好像……他说的就是事实。

    心,再次不受控制的狂跳。

    咕咚,咕咚,咕咚。

    疯狂的像是要从嗓子口跳出来了。

    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心慌的厉害,连他的眼神都不敢去看,迅速垂下眼帘,额头抵在他的胸膛,暗暗的吞咽了下,始终没有说话。

    凌则屿也不在说话了,大掌牢牢的扣住她的细腰,看她像是一只小猫乖巧的趴在自己的胸膛。

    第一次。

    第一次想跟一个女人就这样到地老天荒。

    ……

    墨园。

    叶微蓝被人扔在床上,黑影下一秒笼罩下来。

    这熟悉的场景,这熟悉的剧情……

    就在靳仰止低头要吻上她的唇时,叶微蓝的手抵在了他的唇瓣上,眼眸闪烁着狡黠的光,“宝贝儿,游戏不是这么玩。”

    上次他玩出水来,倒头就睡,完全不顾洪水决堤,醒来还倒打一耙,这次怎么也不能再让他颠倒黑白了。

    靳仰止漆黑的眼眸一眨不眨的看着她,也不说话。

    叶微蓝轻笑,“宝贝儿,你的制服我还没看过,不如你去换上给我看看?”

    剑眉紧蹙,显然是不愿意,低头就要吻她!

    “n!”叶微蓝侧头避开他的唇,“你要按照游戏规则来。你换一件制服,我就脱一件衣服,怎么样?”

    靳仰止面无表情,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她的唇,见她神色笃定,只好从她身上下去。

    转身走向衣柜,拿出熨烫笔直的制服。

    叶微蓝兴奋的搓起小手手,连忙拿出手机调出射向功能。

    等靳仰止走回来,手机已经放好位置了,完美的避开她,只拍到靳仰止一个人。

    叶微蓝坐在床头,望着他咬了咬唇,“先把上衣脱了。”

    靳仰止放下制服,骨骼分明的手指解开衬衫的扭开,露出健硕的胸膛,健康的肤色……

    匀称的线条让叶微蓝忍不住的舔了舔唇瓣。

    啊!

    这该死的性感身材,真的是让她又爱又恨啊!

    靳仰止脱掉衬衫直接丢在地上,拿起制服衬衫穿上,一颗扣子一颗扣子的扣上。

    不等叶微蓝发号施令,他直接解开皮带,裤子瞬间掉到地上,他抬腿踢开……

    腿部的力量和线条是最完美的力与美的结合,看得叶微蓝小心脏怦怦乱跳。

    小腹下的风景,更是让她忍不住捧住小脸……

    嘤嘤嘤!

    这是她最满意的地方。

    靳仰止站着不动了,平静的眼眸深沉如渊般看着她,像是在等待什么。

    叶微蓝反应过来,立马解开自己的衬衫外套,露出若隐若现的事业线。

    因为她衬衫里面还穿了一个y字形的小吊带。

    靳仰止开始动了,把……最后的屏障也脱了。

    叶微蓝:“……???”

    他就这样大辣辣的站在她面前,没有一点不好意思。

    叶微蓝耳朵泛红的扭过头,我的妈呀……喝醉以后的宝贝儿也太……可爱了叭!

    她不脱,靳仰止就不穿。

    叶微蓝强忍着想爆笑的冲动,将小吊带脱了……

    靳仰止又开始动了,将裤子穿上,然后将外套穿上,只是没扣扣子……

    肃穆中带着几分斯文败类的气质。

    叶微蓝真的是爱死他这种亦正亦邪的模样,毫不犹豫的将长裤子脱了。

    权当是穿了泳衣。

    靳仰止走到床边,站在她的面前,大掌伸向她的细腰……

    叶微蓝一怔,还没反应过来他想干什么……

    下一秒,她想杀了靳仰止的心情都有了。

    然后,一晚上都处于想杀人的状态g。

    ……此处省略三千字……

    基地。

    姜小鱼是独自住一间房,看完最新的医学周刊,去洗了一个澡。

    刚走出浴室就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进来的战南望。

    欣长的身子靠在门上,脸色涨红,额头满载着汗水,眼神炙热如火。

    她一怔,“你……”

    刚开口,战南望忽然站直身子大步流星的走到她面前,大掌扣住她的后脑,低头强势的吻上她的唇。

    姜小鱼一怔,双手抵在他的胸膛上,“战南望……你疯了?”

    战南望扣住她的手腕,干燥的薄唇在她莹润的唇上肆意的蹂躏,喑哑的嗓音道:“要么给我,要么杀了我!”

    拔出腰间的枪塞进了她的手里,抬起的黑眸炙热而深情似海。

    姜小鱼清冷的眉眸凝满不解,“你到底怎么了?”

    战南望没说话,呼吸急促,抓着她的手都在抖,拉开保险,将枪口抵在自己的胸口……

    “今晚要么跟我睡,要么你就一枪打死我!”他喑哑的嗓音里带着孤注一掷的绝望。

    姜小鱼看着他,被蹂躏的红肿的唇瓣轻抿,清冷的眸子复杂的看着他……

    眉心拧起,很快就反应过来,“你被下药了?”

    战南望没有解释,大掌紧扣着枪管,咬肌微动却没有说话。

    “我帮你打针。”姜小鱼抽回手,转身就走向书柜。

    刚走了一步,身后忽然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将她包围住,像是要将她的命运彻底扭转。

    战南望的唇瓣在她的耳畔厮磨,“小鱼,别再折磨我了……我想要你,想的发疯……我不想再只能脑子里想着你,用手解决。”

    从他的情窦初开,到现在……他所有的幻想都是她。

    只有她!

    再这样下去,他不疯也要憋坏了。

    姜小鱼单薄的身子在他怀里僵硬住,那股热气不断在耳畔回荡,拼命的想往她的心里钻,想驱赶走她心里那一片荒凉。

    “小鱼,小鱼……”他痛苦的低喃,“我只想要你,想的快疯了。”

    “南,南望……”姜小鱼抿唇,声音莫名的颤抖起来,“我们,我们再努力……也不可能有结果。”

    没有人会祝福他们的。

    “有!”战南望扳过她的身体,捧起她的脸颊,鹰眸里尽是平日里不曾有的深情,“这是我们唯一能够在一起的机会了。”

    姜小鱼清冷的眸子迎上他的眸子,像是被他眼底的炙热融化了,眸底的清冷一点点的退散,涌上温热与柔情。

    像是心有灵犀知道他要做什么,轻轻的摇头,“不行,不可以!!”

    “可以!”战南望捧着她的脸低喃的声音无比坚定。

    “不可以!”她又很大声的重复一遍,“不能拿你的未来做赌注,万一还是不行呢?你这辈子就毁了……”

    “那也好过现在这样。”他沉声道,炙热的眸子闪烁着无比笃定的光,“小鱼,这辈子我只要你,你值得我冒任何的风险。”

    姜小鱼怔住,清澈的眸子里滚下一颗都豆大的泪珠,“值得吗?”

    这样做,真的值得吗?

    “值得!”战南望低头吮干她眼角下的泪珠,呼吸越发的滚烫,晕染着她的脸颊,“我爱你,我真的很爱你。”

    从幼时第一次见到她起,他就喜欢上她,从单纯的喜欢到男女的情爱,她占据的是他生命里的整片空白。

    姜小鱼怔怔的望着他,垂在身侧掐着掌心的手指蓦然松开,樱红的唇瓣抿开,笑了……

    “好,战南望……就算是下地狱,那也让我们一起下吧。”

    从此以后,谁也不要丢下谁了,即便是堕落无边地狱,也要在一起。

    有了她这句话,战南望再也绷不住了,低头就吻上了她的唇。

    身体里的药物,让他变成释放天性的野兽,迫不及待的撬开贝齿,吸吮,搅弄,霸道的不留余地。

    姜小鱼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接受他的吻,也接受了这多舛的命运。

    ……

    窗外天空泛着鱼肚白。

    简陋的宿舍里单人床上两个人紧紧相依在一起,空气里弥漫着浓浓的,散不去的情爱气息。

    两个人纠缠了整整一夜,直至筋疲力竭,但谁也没有睡着。

    床很小,姜小鱼大半个身子都趴在他的身上,手指抱着他的腰,在他的怀里安安静静,像是在想什么。

    战南望搂着她的肩膀,白皙的肌肤上密密麻麻的欢爱痕迹,低头在她的发心亲了一口,“天亮了。”

    姜小鱼听懂他话里的意思,沉默不语,只是将脸埋在他的怀里。

    “你终于是我的人了。”他沙哑的嗓音里掩饰不住的喜悦和骄傲,“姜小鱼,这会是我这辈子最骄傲的事。”

    他把他的女孩变成了他的女人,这样的成就感其他任何事情都替代不了的。

    姜小鱼还是没说话,像是睡着了一样。

    战南望知道她没有,因为胸膛感觉到了湿意。

    她在哭。

    温热的大掌在她的头发上摸了摸,最终微微的动了下,伸手将床头柜的手机拿过来。

    “小鱼乖,解锁。”

    姜小鱼摇头,沙哑的声音带着说不出的娇媚,“我不想这样,战南望……我们一定要这样吗?”

    战南望笑,抓着她的手指,用她的拇指解锁,一边按电话,一边说:“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姜小鱼仰头,水雾氤氲的眸子望着他俊朗的脸,眼泪一颗一颗的往下掉。

    电话通了,战南望将手机放到她耳边,常年摸枪磨出老茧的手指轻轻抹去她脸颊上的泪。

    姜小鱼听到电话里的声音,在战南望眸光含笑的注视下,松开了紧闭的绯唇,“喂,我要报警……我……我被人强l暴了。”

    刚擦掉的眼泪再次落下。

    战南望笑着低头吮干她脸颊上的泪水。

    搂着她的手臂越收越紧,像是要将她揉进自己的骨血里。

    ……

    窗外天色大亮,叶微蓝枕在靳仰止真睡的安稳。

    床头的手机突兀的发住震动,持续的嗡鸣。

    靳仰止先从梦境里醒过来,先低头看了一眼叶微蓝,睡的很沉,没有被手机吵醒。

    小心翼翼地将她的头转移到枕头上,起身拿起手机接听电话……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清隽的脸庞顿时寒冽,言简意赅道:“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刚掐断电话,就听到女人娇媚的嘟囔声,“大清早的谁特么的扰我清梦。”

    昨晚被靳仰止折腾惨了,现在还浑身酸软,困得不行呢。

    靳仰止放下手机,低头在她脸颊上窃香,“抱歉,吵醒你了。战南望出事了,我要过去一趟。”

    战南望?

    叶微蓝倏然睁开眼睛,“他出什么事了?”

    昨晚墨黎不是送他去医院了,难道药效太强,医生束手无策,战南望受不住血管爆裂了?

    靳仰止眉心拧着,语调平静听不出什么情绪,“有人报警说他强i奸,人已经被带去警局了。”

    “我艹!”叶微蓝困意瞬间没了,直接坐起来,“他该不会是把人家小护士给强了吧?”

    靳仰止摇头,“不清楚,还是先去警局看清情况吧。”

    “我跟你一起。”叶微蓝不假思索道。

    怎么说战南望也是他兄弟,昨晚又是在她的酒吧出事,她不可能袖手旁观。

    靳仰止点头。

    两个人利落的起床换衣服,洗漱下楼。

    靳仰止开车,叶微蓝打电话给墨黎,“昨晚我不是叫你送战南望去医院了,他怎么把人给强了?”

    “什么?没去医院?!”

    叶微蓝语调扬起,不知道电话里墨黎说了什么,她抬起手揉眉心。

    靳仰止开车,余光扫到她揉眉心的动作,伸手拿住她的手握在掌心里。

    叶微蓝侧头与他对视一眼,没说话直接掐断通话。

    “昨晚墨黎在送战南望去医院道路上被人劫持了,墨黎下车解决那些人,战南望自己开车走了。”

    “墨黎解决完人找到车子的时候,车子停在基地门口,他的身份敏感不方便进去,打电话给战南望,战南望自己说会处理。”

    叶微蓝解释完,忍不住嘟囔道:“他说的自己会处理就是把人家强了??”

    她只想骂:智障!!!

    靳仰止没说话,目前情况不明,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

    警局审讯室。

    战南望一夜没睡,眉眼里的疲倦掩饰不住,眼眶里更是布满红色的血丝,看着吓人。

    被带回来的时候,他穿着昨晚的衣服,经过一夜的蹂躏早已皱巴巴的,狼狈的不像话。

    叶微蓝看到门一关,火爆脾气压不住的怒道:“战南望,你可真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山海意难平〕〔谪龙〕〔虎婿杨潇全文txt下〕〔枕上婚宠〕〔海贼之日日果实〕〔玄幻:我能吸收属〕〔承蒙你出现〕〔诡秘之主〕〔超维术士〕〔这个光头很危险〕〔修真聊天群〕〔第一序列〕〔我的体内有个神明〕〔九星毒奶〕〔美利坚捡宝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