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浩孟舒然〕〔我真是巨侠〕〔诛心阙〕〔动千山〕〔绿茵傻腰〕〔猎仙迷域〕〔影帝大明星〕〔都市之我真的无敌〕〔妖兽天王〕〔万世为王〕〔极品捉鬼系统〕〔神洲幻世行〕〔非洲农场主〕〔谁是幸存者〕〔全职国医〕〔精灵之隐藏的大师〕〔这个刺客有毛病〕〔最后的疫种〕〔都市爆笑修仙〕〔都市第一战王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剑神他师傅 第一章 巨影与灰衣人
    下了一场大雨,大地便又被污染了。

    即便是已经被联合王国收复的土地也是一样,只要没有智慧生物聚居,没有神赐的守护的地方都会被污秽暂时夺走,很快就会有秽兽从被污染的土地中出来。

    所幸只要在王国境内,这些污秽便只是无根之水,在生出秽兽后土地反而会得到“净化”,只要不让秽兽有吞食灵魂的机会,及时将它们清除就好。

    数百年过去了,智慧生命早已挺过了灭绝的危机,短命种们其实已经渐渐适应了现在的生活,如果不是碍于那些长生种,所谓的早就变成了——实际上暗地里这么想这么说的人已经是主流了。

    可凡事总有例外。

    当携带着污秽的大雨落下,那亵渎的气息便会充斥所有人口密度不够的区域,即便设下再多的结界与法阵也不能保证不会有擅长隐藏气息的秽兽潜入王国境内。

    随着雨势渐渐变小,一只失去气息掩护的怪物隐约露出了身形,它仿佛是一个巨人的影子,被某种存在用蛮力从地面上扯出来了一半,在拥有一个大概的人形的同时却又和地面粘连不清,那十数米高的恐怖阴影用极快的速度踉跄着前行,每一步都像是摔在大地之上。

    它不该出现在这里的,这里的环境中根本没有可以支持它那庞大身躯的污秽之力,本就一直处于饥饿状态的巨影在渐渐失去雨水的支持后变得更加疯狂,在吞噬,或者说,淹没了周遭的所有其他秽兽后,仍然得不到满足的它只能朝着最近的有着灵魂的气息的地方走去。

    此时在斯普润普村的防护罩的边缘,一只鹿形的秽兽正在成型,还不稳定的它艰难地从地面上努力想要把自己拔起来,然而这一举动却已经耗光了周遭的土地中随着雨水而落下的污秽——它成型的太晚了,雨就快停了。

    为了获得力量,这头鹿的影子无谋地冲向了村庄的防护罩,几乎把自己撞成一滩烂泥,惹来了护罩对面的一串青春的笑声。

    若是有大人看到了这一幕,定是要勃然大怒的:是有几条命才敢在大雨刚停的时候站在护罩的边缘的?要知道这时候的大部分秽兽还没有变得虚弱,却已经足够饥饿!

    观察着一只倒霉鬼的自灭过程的少年们对此倒是不怎么在意,他们现在所处的地方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不再是边境了,一场大雨无非就是又生出几只秽兽,说不定都不需要雇佣冒险者,村里的自警团就能解决掉了。

    一般来说下大雨的时候他们都会去围观那些因为污秽的气息而躁动的牲畜们,不过有个人发现了这个在村边成型的倒霉鬼,于是少年们自然就放弃了早就有些看腻的牲畜了。

    说来有趣,二十岁在这个村子里成了一个分水岭:亲身经历过大规模的秽兽袭击的成年人们和被长辈吓唬了十几年,却只看到过秽兽的尸体的少年们之间已经隐隐形成了代沟。

    对少年们来说自警团在村外设下的乱七八糟的陷阱还比较吓人,基本上所有试图偷溜出村的少年都吃过亏,都要让人怀疑这些陷阱到底是用来对付谁的。

    不过偶尔有游商经过,却又总能从他们口中听到其他村子的事。

    因为大雨所生出的秽兽伤了多少多少人,甚至死了多少多少个人的故事。

    直到去年以前,这些故事讲到最后还总是以游商们对这个村子的安全的感叹收尾,而现在则统一换成了一句话:“真不愧是少年剑圣的故乡啊!”

    想到这里,看着防护罩外的景色打发时间的一伙闲人中有人笑了一声道:“咱们少年剑圣的便宜师傅也不是一点用处没有么,虽然跟他学剑的其他人一个有出息的没有,但是咱们的自警团至少守得住村子不是?”

    这句“公道话”一说出来,这些因为刚下完大雨以至于没事做的少年们可算找到了解闷的话题。

    “你说得那些个没出息的人,是不是也包括你自己啊?”

    “说得跟你没偷着找他学剑一样!”

    “……我觉得,是不是还是咱们天赋不行啊?”

    “得了吧!根本就是他没有真本事!之前都城那不是来了好一帮大人物?说是要请少年剑圣的师傅给他们看家护院……”

    “你可别说话了!还看家护院呢,大人物那是给军队找教头来的!不过嘛,要是那家伙真有本事,当时就应该被请走了才对,干嘛还待在这个破村子里?”

    “你是史密斯家的小鬼吧?”一个沙哑的声音从最后发言的少年背后响了起来。

    仿佛纺织房里进了个老鼠,少年们都跟女工一样吓得说不出话来,生怕一出声自己就要成为目标。

    再怎么是便宜师傅,再怎么觉得他没真本事,人家也是那个当红的少年剑圣的师傅啊!

    少年们哪个没在家里被父母要求过要记得讨好那个便宜师傅罗特,免得将来被他穿小鞋,这下可好,背后说坏话被抓了个正着!

    站在少年们身后的罗特叹了一口气,他晓得这些少年对自己没啥好感,毕竟一群孩子,一个个都指望自己也能当下一个少年剑圣,百般讨好之后却一无所获,失望之下背地里说点坏话算什么。

    罗特往后捋了一下自己因为太长时间没理而直挡眼睛的头发,对少年们说道:“刚下过大雨,不要在护罩边缘闲逛,赶紧各回各家!记得告诉你们家长,就说我出去巡逻了。”

    得了许可的少年们呼啦一下就跑散开来,还罕见地没有人趁跑走的时候说两句骚话找场子。

    罗特确认了少年们都离开了视线后,迈出了护罩。

    淡淡的光华在他身上萦绕,净化着稀疏的雨水中的污秽气息。

    这是神的守护。

    据说在联合王国成立之时,已经无比虚弱的神灵以近乎永久的沉睡为代价为所有的幸存者们赐予了最后的守护。

    这份守护会从污秽中保护智慧生物,当他们聚居的时候还会生成护罩,过滤与净化水源与土地。

    神把希望寄托给了祂的子民,而祂的子民也没有辜负这份期待。

    各民族的人类,精灵,矮人等早与人类有所交集的种族,甚至是暗人和可怕的蚁人都在世界的危机面前团结了起来,这才诞生了这名为的联合王国。

    世界曾一度濒临毁灭,而现在的年轻人已经可以看着濒死的秽兽取乐了,难道不是一件好事么?

    罗特拔出长剑,划过了仿佛初生小鹿一般的秽兽,给了它一个痛快。

    随后看着自己的剑,联想到少年们刚刚的讨论,不由得有些出神。

    生来就是村中自警团一员的罗特曾经有一个徒弟,就是那个三年前离村出走跑去当冒险者的约尔。

    他教过现在村中几乎每一个成年人剑法,但是真的正正经经把他当成师傅的只有那个小子而已。

    那个夺走了自己的梦想的少年,成长的速度竟可以快到如此地步!

    不过两年,就被人称为少年剑圣了,那么现在呢?以后呢?

    在发现约尔出走的那一刻起,他的人生目标就只剩下“配得上自己的徒弟”这一个了,可现在看来……

    大地的震动打乱了他的思绪。

    气息,声响,以及那令人窒息的感觉。

    仿佛突然回到了二十年前,这是大规模袭击的前兆!

    连思考为什么的时间都没有,罗特拔步冲向了震动的源头。

    数分钟后,他找到了目标,那是一大群最低级的秽兽,没有依附实体,所借用的也只是野生动物的影子,最有威胁的也不过是一个老虎的影子而已。

    但数量太多了,仿佛方圆百里所有的秽兽都在朝这里进军一般。

    就算现在去通知自警团也来不及了,伤亡固然不可能会有,但是田地可能要保不住了!

    这对罗特来说是不可接受的。

    深吸了一口气,他收起了长剑,表现得太过有威胁会让这些家伙直接从自己身边逃开的,这个数量自己再怎么追杀也赶不上。

    没时间思考到底为什么会有这种不正常的情况出现,他控制着自己的气息,尽量让自己显得诱人一些,试图引开这些秽兽。

    可它们仍旧只是奔跑着,这些饥饿的野兽竟全然不理会一个可口的灵魂出现在了它们面前。

    罗特的背部被冷汗浸湿,这不是一场袭击,这是逃亡!

    而巨影仍在迅速而又蹒跚地前行着,巨大的体型用笨拙的动作捕食着那些全速逃亡的小东西们。

    驱使着它的不仅是饥饿,更有被囚禁多时的愤怒,它渴望发泄!

    那个囚禁过它的人,正和其他贵族一起,通过一个水晶球观察着它的一举一动。

    “现在收手还来得及吧?那可是未来剑神的师傅啊!”一位留着完美的棕色八字胡的白皮肤的威肯人摸着自己的胡子,用稳健的声音劝说道。

    一个身穿用大量的蕾丝搭配亮紫色布料的西式西洛风格长裙的,东方秦汉国面孔的女性,用扇子遮住了半片脸以掩饰自己的表情,同时却毫不在意地把情绪用语气表现了出来。

    她说道:“下次你若还有意见,请务必在计划正式实施之前说出口。真是难以想象你这样优柔寡断的人也能成为贵族……”

    另一位东方面孔,身着秦汉式铠甲的男性武将各打一棒地说道:“娟尔,拉夫特可是战功贵族,你必须给他足够的尊重!不过娟尔所言亦有道理,拉夫特,你的个性一直在扯你的后腿,我真切地希望你可以在战场上有更好的发挥,我们还有大把的属于人类的失地要去收回!”

    “我们可以停止无谓的人身攻击了么?”一位身着多处镂空的诡异铠甲,露出了大量肌肤的俊美精灵不耐烦了,“拉夫特,正因为他是我们的未来剑神的师傅,我才会把这么珍贵的宠物贡献出来!他若是活到了剑神登基之日,定然会作为从神一并升华,你们真的希望一个废物骑到我们头上去作威作福么?”

    “若是他有真本事呢?你们希望和一个未来的神灵结仇么?”拉夫特那夸张的眉毛和胡须把他的苦涩心情完美地表现了出来。

    “他有本事?那更好!”东方武将喝道,“我们就可以多出一位强者,我们夺回这个属于人类的世界的速度就会更快!”

    “谁能知道此事与我们有关?”娟尔扇动着扇子,“谁会告密?你?还是我?那个村子在二十五年前与二十年前分别有两次遭到巨型秽兽袭击的记录,现在不过是再多一次而已,不会有人怀疑的。”

    “……那么频繁?在那段时间那个村子里难道有……”拉夫特眼睛一亮。

    “快看!有人出现了!”没有参与其他贵族的谈话,一直监视着水晶球的皮肤微红的西洛族法师把众人的注意力重新拉回了现场。

    只见一个身披灰色的斗篷,浑身缠绕灰色气息看不清面容的持剑人出现在了巨影身前。

    “拉↑夫特!”娟尔用近乎歌剧演员的控制能力把自己的尖叫在一个字之内就压了下来,“你不是说过不会有冒险者出现在这一带么!”

    “那不是冒险者,至少不会是登记在案的。”拉夫特摸着自己的胡子道,“我们的未来剑神正准备回乡,这一带的注意力都在他那。而且斯普润普村对冒险者来说是出了名的没油水,有可能在这个时间段经过这个地点的冒险者的资料我都背下来了,那个灰衣人绝对不是冒险者,没准是你们秦汉的什么侠客……”

    精灵在娟尔尖叫半声的时候露出了嫌弃的表情,摇了摇头后对法师问道:“那遮掩了面容的灰气是什么?他发现自己被监视了么?”

    “他不可能发现,他身上也没有任何干扰我的法术的东西,我可以保证你们通过这个水晶球看到的景象与身在现场毫无区别。”法师手上浮动了数个符文,但是水晶球中的景象没有发生任何变化,监视者们仍然无法看清灰衣人的样子。

    “那么他是在遮掩些什么?对秽兽隐藏身份有什么意义?”

    “没有。”法师像是没听懂这是一句反问一样。

    在精灵发火之前,他总算又补上了一句道:“可能一,这是他的习惯;可能二,这是某种副作用,他也无法控制。”

    东方武将一言不发,只是看着那个灰衣人手中之剑。

    水晶球中,巨影面对着既令它垂涎三尺,又让它恨之入骨的灵魂气息发出了可怖的咆哮,如大厦倾倒般扑向了小小的灰色人影。

    灰衣人谨慎地向后跳出数丈,同时以长剑划出剑气,斩向了巨影。

    巨大的冲击力直接撞散了剑气,巨影身上被斩出的伤痕在不到一息的时间中便已愈合,一扑不中的巨影又以双手奋力前抓,边爬边打地碾向了灰衣人,每一击都会在地面上留下一个黑色的大坑。

    灰衣人见状,没有继续后退,反而主动迎了上去,跑向了巨人的侧面。

    巨影一拳甩向了他,灰衣人虽然已经全速奔驰,但手中长剑还是与黑色的巨人手臂的侧面碰撞,长剑上的灰色的气息被打散,露出了萦绕剑身的三尺剑芒。

    他在这一撞之下被击飞数米,然而巨影的手臂与地面粘连的部分也被他在交错之间尽数斩断。

    巨影的手臂微僵,但很快许多黑色的影子就如同榕树的气根一般重新生长了出来,把它重新与地面连接了起来。

    看到这里,东方武将猛地一拍大腿,指着水晶球喊道:“看到了嘛!那剑芒!约尔那小……我们的未来剑神亦是修炼剑芒的!”

    拉夫特皱眉道:“秦汉国的奉剑门不就是擅长养剑芒么?虽然因为难学难用,即便联合王国建立后经过了数百年的剑术交流,这招除了他们本门外还是基本没人学,但也还是有特例的。没有进行过冒险者登记,爱管闲事,藏头露尾,这完美符合你们秦汉的所谓侠士的行事风格。”

    “侠士何曾藏头露尾!根本就是你们在这些西方人的官僚不知变通……”这句话似是触动了东方武将的哪根弦,一下就把他带跑题了。

    精灵看着自己的“宠物”的弱点被发现,反倒不急了,对娟尔说道:“在未来剑神的故乡附近出现了一位没人认识的剑芒使用者,真的有这种巧事么?女人!就算看不清面孔,你的话应该也可以把握到这家伙的其他身体特征,他和剑神的那个师傅有几分相像?”

    娟尔白了他一眼,目光路过他裸露的肌肤的时候顺便揩了下油,说道:“很像,不过右臂应该重了2千克,左臂的话1千克左右,他左臂发力次数不多不好判断。两条腿都比那个罗特重了至少五千克,至于腰腹我没办法通过水晶球就下判断。”

    “差了这么多?”精灵不可置信地问道,“明明体型看上去没有那么大的区别才对……”

    “我们人族和你们精灵体质不同,斗气,或者说内力充盈的时候肌体是会变重的。”娟尔因为受到了质疑有些不开心地挑眉道。

    “那么你的结论呢?”拉夫特一边偷偷在自己左臂上凝聚斗气试验娟尔刚才的话,一边问道。

    “结论就是很像,但是不能肯定,毕竟那个罗特没有这么充沛的斗气,我只见过现在的他,所以也没办法去推测他要是有了更多的气会是什么样的。”娟尔干脆用扇子挡住了脸。

    “那这个……”

    “快分胜负了!”法师打断了众人的分析,再次把大家的注意力拉回了战斗本身。

    在发现巨影失去了那些与地面粘连的“根”之后行动就会变得迟缓,而且那些“根”的恢复速度也算不上很快后,灰衣人就开始一边围绕着巨影奔跑,一边频频出手斩击。

    很快巨影就因为大部分“根”都被斩断,变得只能紧紧贴着地表匍匐前进了,即使靠着巨大的体型行动的速度其实也不能算慢,但是面对一个不断绕着它转圈的敌人,变得过于笨拙的巨影还是只能被动挨打。

    而它那恐怖的再生能力在连续不断地受伤与愈合的过程中,也终于被灰衣人找到了破绽。

    虽然看上去是瞬间愈合,然而灰衣人经过不断地观察发现,每个伤口总有一侧恢复的更快,而通过在巨影的全身各处制造伤口,灰衣人成功确认了一件事。

    那些恢复的更快的一侧,都指向了同一个点。

    灰衣人不再试探,迅速绕到了巨影背后,向它连跳三步,每一步都更远,更快,并在第三步跃出的同时举剑猛刺向了那一点!

    “荷马流派的三段冲刺!”拉夫特惊道,“用着东方的修炼方法,却主要使用西式的剑术,和未来剑神一样的风格!”

    “如果真的是那个罗特的话还好,如果是罗特教出来的另一个徒弟的话,这就有点可惜了啊……”精灵有些苦恼地说道。

    “这是何意?”东方武将不解道,“有潜力的新人多了一个不是好事么?”

    “因为他可能就要死了啊。”精灵摇头道。

    在水晶球显现的景象中,异变突生!

    灰衣人成功在巨影身上穿出了一个大洞,而那个大洞也确实没有立刻恢复。

    可下一刻灰衣人却没有乘胜追击,反而全速地试图逃走!

    巨影发现猎物要逃,也不再掩饰,竟是放弃了巨人的形状,如浪潮般扑向了灰衣人!

    东方武将也惊讶道:“那个核心竟然是假的!?它竟拥有这种程度的智慧么?”

    “你不要把我对宠物的标准想得太低啊。”精灵哼笑了一声道,“不过只要拥有一口气把它切成两半的能力,这种小伎俩就派不上用场了,还不如那些单纯只是恢复能力强大的秽兽。只能怪这个灰衣人实力不济了。”

    话音刚落,即将被黑色浪潮吞没的灰衣人爆发出了巨大的剑芒,撕开了巨影,强行冲了出去!

    “右腿重伤。”娟尔不知从哪提起了一杯红茶,抿了一口后又不知放回了何处,无情地叙述道,“他逃不掉了,还拿不出什么杀招的话他就要死在这里了。”

    拉夫特却对法师说道:“斯图科夫,你应该有办法出手吧?既然对方可能是未来剑神的师弟,而且也表现出了不错的实力,要不要在这里救下他?这样还可以让未来剑神欠我们一个人情。”

    精灵坚决反对:“如果这个灰衣人就是那个罗特呢?这种实力有什么资格成神?”

    东方武将嘴上没有说什么,心里却忍不住腹诽了起来。

    这个精灵现在分明就是不满新神中人族的席位可能多出一个罢了,如果这个灰衣人真的是罗特,那就说明这个人有能力在自己等人面前隐藏实力,虽然现在所表现出来的战力仍然一般,但也不失为有可取之处的战士。

    之前他同意这个计划,只是因为不希望一个废物成为人族在新神中的一个代表,但若是罗特有这个灰衣人的实力,虽仍算不上惊艳,却也不显得丢人了。

    不过现在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他却也不觉得这个灰衣人的实力值得自己去得罪这个精灵。

    娟尔看了看在场其他四人,对斯图科夫笑道:“这下好了,一票赞成,一票反对,两票弃权。斯图科夫,你自己决定要不要出手吧。”

    西洛族法师斯图科夫回看了娟尔一眼,不满地啧了一声,说道:“你们是不是把太多的精力都用来吵架了?我在这里像个佣人一样帮你们显示那边的影像也就罢了,你们竟然还不细心看?”

    另外四人被他的反应打了个措手不及。

    斯图科夫还觉得不解气,对东方武将又说道:“拉夫特,娟尔和迈洛克尔看不出来也就罢了,王河,连你也没看出来?他什么时候需要我去救了?”

    灰衣人在冲出巨影的包围之时,右腿小腿遭到了污秽的侵蚀。

    巨影明显是有意为之,它并没有急于追上机动力已经受损的猎物,而是慢慢把自己从地面上重新“拔了起来”,之前被斩断的“根须”此时都已恢复。

    然而当它重新望向猎物之时,却发现对方摆出了一个奇怪的姿势。

    灰衣人右腿提膝,用左腿独立,右手持长剑竖剑于面前,同时左手作剑指指向天际。

    雨停了。

    东方武将王河看得目瞪口呆。

    巨影却没能理解对手的行为意义何在,它已经付出了太多的代价,必须立刻吞噬眼前这个优质的灵魂!

    就在巨影即将扑击的一瞬间。

    阳光刺破了云层,照在了灰衣人身上,灰色的纤尘无风而起,在光束中勾勒出了一把无形之剑。

    灰衣人忍痛踏出右脚,右手长剑向前猛劈。

    巨影仍未察觉到任何危险,巨大的黑色浪潮仿佛要遮蔽初晴的天空。

    灰衣人的左手却还要快过右手,在长剑斩击伊始,左手剑指拍在了剑身之上。

    长剑消失了。

    巨影的整个下半部分也消失了。

    在剧烈的震荡与耳鸣中,水晶球中的影像化为了一团噪点。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霍夫人是个小哭包〕〔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仙王的日常生活〕〔从我是特种兵开始〕〔诸界末日在线〕〔抢救大明朝〕〔第一序列〕〔山海意难平〕〔万古天帝〕〔平平无奇大师兄〕〔薄先生今天又秀恩〕〔诡秘之主〕〔穆延霆许念安全文〕〔快穿:反派洗白攻〕〔萌宝成双:霍少的
  sitemap